天帝教教訊第47期  > 【教訊第47期】

「我命由我不由天」就是要 打破宿命論 靠自己造命

師尊九月廿三日在洛杉磯中華會館講詞

  天帝教首席使者於今年九月二日,遠赴美國宏教救劫,事前無論有形、無形都做了充分準備,周詳策劃。因此,到達美國後,即非常順利的展開各項工作,成效斐然,各方反應熱烈。

  其間先後舉辦兩次公開演講,第一次是九月廿三日,在洛杉磯華埠中華會館,主講「我命由我不由天」(見第一版)。第二次是九月廿六日,在阿罕布拉市中國文化服務中心,主講「宗教與時代」(見第四版)。首席使者的字字珠璣,句句警語,聲聲振聾發瞶,聽者皆有「正合我意」,忽然開悟的心領神會。

  玆將兩次演講全文依日期秩序刊載於后:

  (本刊洛杉磯特派員何光傑記錄整理)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同奮:

  我今天這個題目記得一九八三年秋天,我曾經在日本東京霞山會館,向日本人和華僑界講過,想不到四年後的今天,又在這裡,洛杉磯中華會館有這個機會,仍就這一個題目,以不同角度,不同時間重新講一次。

  自立自強,創造未來

  首先我們應該要了解所謂我命的「命」,我們每一個人從呱呱落地就是生命的開始,這一個命可以分「生命」的命及「命運」的命兩方面來講。先講「命運」的命,世界上的人,中外古今大都相信宿命論,從生下來,都認為一生的命運是註定的,一切靠天,受到出生年、月、日、時八字,無形中的支配。所以一方面講命,一方面講相。內五行為命,外五行為相。因此有很多人把一切都寄託在命運,不愛惜自己人生,最後便沒沒無聞,此種人如果生在農業社會的太平時代,並沒有關係,如果這種人生在今日工業科技社會的時代,就非常危險,必定落伍而被淘汰。反之,往往有很多人在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生,但是他們的遭遇並不同,這個原因過去我們中國的命相家也沒有詳細的說明,所以說,不管無形中命運如何安排,在人生的過程中,不論是王侯公卿,或者是販夫走卒,都要經過生、老、病、死,四個過程,因此,我們就應該自立自強,要積極地與週遭環境邪惡勢力奮鬥,從向自己奮鬥開始,創造未來。向自己奮鬥,這就是造命!

  培功立德,自己造命

  每一個人的價值要靠自己去創造,命運也要靠自己去創造,儘管現在時代進步到太空時代,核子時代,如果不向自己奮鬥,向天奮鬥,決不可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因為每一個人都要受五行的相生相剋,只有非常人懂得「造命」,自己創造才可不受命運的支配。

  我們知道明朝有一位袁了凡先生,好研究命學、相學,到處請教高人,知道自己的命運,官只能做到縣長,也沒有兒子,最後他決定不願與一般人一樣受命運的支配,要創造自己的前途,後來考上科舉,果然發表為縣長,在上任時與夫人商量好,公門之中好修行,要開始改造命運,研究一種「功過格」,並在公堂設一專人,專管縣長的功與過,看到的的確確替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時,就在功格上記下來;做了一件損害老百姓的事時就在過格上記下來。

  同時他的夫人在後堂聽到一件愛護老百姓的案子就在黃曆上用紅筆圈一圈,如果縣長判的不好,就圈一個黑圈,一到月終二方面對照,錯了就認錯改過,經過一年多以後,太太懷孕了生下一個兒子;而他的命運本來說是沒有兒子,後來官也做大了,升到尚書,就是現在中央政府的部長。因為他培功立德自己造命,居然超數,不受命運支配。這些事實,袁了凡先生寫了一本訓誡兒子的書「了凡四訓」中都有記載。我所以引證這段故事,就是希望每一個人都要打破宿命論,要靠自己造命。

  尤其是今天,我們生在這個非常的時代,世界人類的命運面臨核子戰爭的威脅,大家都記得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還沒有結束之前,美國發明了原子彈,第一顆投在日本廣島,第二顆投在日本長崎,請各位想想多少萬人立刻死於非命,如果日本天皇不投降,第三顆原子彈就要投在東京。

  我引用這一件事,是要今天世界的人類要提高警覺。

  世界仍處於核戰邊緣

  在一九七九年蘇俄突然出兵侵佔阿富汗,準備進一步進佔伊朗,而伊朗是西方工業國家石油供應命脈,一旦被蘇俄佔領,整個西方工業都要癱瘓,因此美國卡特總統一再警告蘇俄,中東任何油田國家如被侵佔,美國不惜使用核子武器來保衛,東西雙方緊張局勢立刻昇高,倘若伊朗果被蘇俄控制,可能擴展成為全面核子戰爭。

  天帝教教徒,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在台灣早早晚晚哀求 上帝,化延核子毀滅浩劫。

  所謂「化」,就是全面核子戰爭化為地區局部核戰,局部核子戰爭化為一般傳統戰爭,經過一個多月的哀求,無形中宇宙大主宰 上帝的力量,使得蘇俄不敢輕舉妄動,於是波斯灣緊張風雲慢慢消散。想不到兩個回教兄弟國家伊朗、伊拉克卻打了起來,一直到今天還在打,這個是 天帝無形的力量,把這一場波斯灣局部核子戰爭化為一般傳統戰爭。

  所以天帝教的教徒同奮負有二大時代使命:第一哀求 上帝拯救天下蒼生,化延世界核子毀滅浩劫;第二就是哀求 上帝,確保台灣復興基地,三民主義早日統一中國。波斯灣局部核子戰爭風雲雖然消散,但要解決整個世界問題還早得很,蘇俄征服世界的野心一天天在擴張,民主世界由美國領導與之對抗,對抗的結果隨時可以發生衝突,今天世界人類仍然面臨核子戰爭毀滅邊緣。

  人人皆應有救世大願

  天帝教一九八三年在日本東京富士山舉辦了一場擴大祈禱化解人類毀滅危機暨減輕日本重大天災大會,當年冬天我回到台灣,美國與蘇俄在歐洲日內瓦限制核子武器談判破裂,我們知道第二年一九八四年是中國人所謂的甲子年,歷史上告訴我們甲子年這一年總是有動亂,所以發動全教教徒唸了九千萬聲皇誥,直到當年雷根總統當選連任,蘇俄頭子契爾年柯一方面打電報道賀,一面建議坐下來談談,因此一九八五年三月十二日兩國限武談判在日內瓦重新召開,緊接著有二次美、蘇高峰會議,今年冬天可能舉行第三次高峰會議,因此國際局勢一天一天緩和下來,世界人類和平的希望已經慢慢出現,但是這次只談妥了中、短程核子飛彈撤除問題,還有遠程飛彈,世界和平的根本問題還沒有解決,這是雷根總統堅決反共、反俄,改造了人類的命運。

  今天我講「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可以說是大我,不是小我,是指整個世界人類的命運,假定雷根總統反共、反俄態度不堅決,相信今天中、短程核子飛彈限武談判,仍然沒有結果,所以由「我」,這一個「我」也可以是大我,雷根總統代表民主世界全體,堅決反共、反俄,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一旦俄國赤化世界,美國沒有力量對抗,只有向他投降, 上帝也幫不了忙。

  我們談小我,多談個人立身處世,只要正大光明、積極培功立德,可以改造個人小我的命運,但是,今天世界上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沒有保障,如果每一個人都為個人打算,如果美國只為自己國家打算,最後一定受共產主義的奴役,雷根總統是世界上一位偉大的政治家,他發願他要救全世界人類,我們宗教徒每一個人都應有救世救人的大願,共同以至誠來祈禱 上帝,用正氣力量來支援,因為雷根總統堅決反共、反俄,一方面增強國防有強大的談判力量,所以前幾天,蘇俄外長與美國國務卿會談,一起去見雷根總統,原則決議拆除中、短程核子飛彈,整個世界局勢急轉直下,所以「我命」就是整個世界人類的命運,「由我」就是以雷根總統為代表,幾年來始終不屈服,不妥協這種精神的感召。

  我們個人的命運是太渺小,微不足道。大家都了解,今天不管生活在地球上那一個民族,不管那一種生活方式,共產主義、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下大家都希望活命,生命從那裡來,一個是肉體的生命,一個是精神的生命,二個生命加起來才能夠得到我們人生的生命。

  生命操在自己的手中

  本人今年八十七歲,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唯一的希望是完成天帝教二大時代使命:第一,化延世界核戰毀滅劫;第二是希望三民主義早日統一中國,我仍舊可以回到華山終老。在今天,距我講話的時間,相信這兩個希望都很近。第一個使命,方才我講過美、蘇中、短程核子飛彈協議,原則上就要簽訂,希望在雷根總統任期屆滿以前,也能把遠程核子飛彈也加以廢除,這就是天帝教七年來祈禱的目的,還有一年半的時間,能不能完成,今天還是一個未知數。至於第二個希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我個人也可以回到華山終老山林,照現在氣勢來看,可能二、三年,可能三、五年內可以有個結果,所以我的「命」是不是可以等得到,看得到,要「由我」,要我自己來把握,生命是操在自己手中,今天在座有道君子都有希望可以回到家鄉,希望大家要創造自己未來的生命。

  謝謝黃主席、康會長,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