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39期  > 【春劫觀景窗】

論保台護國(上)

-試從本師世尊天命信心奮鬥中開闢中華子孫共生共榮之道

氣運進入春劫後,保台護國使命,一躍變成當務之急,不管天上或人間,都一再急急呼籲。然而,我們在虔誦兩誥之際,是否不解「保台護國和平統一迴向文」之用意?宗教為何要跟「政治」有所關聯,兩岸為何一定要和平統一?這是因應當前局勢而有的對策?亦或有高遠的歷史長河可溯源?也許我們先要深入了解師尊主張保台護國的本意,以及歷年來殫精竭慮的奮鬥歷程,也才知道,為什麼身為帝教同奮,必須以保台護國為第一要務;我們又該如何順應時代環境需要,發展出合乎人心的詮釋,以吸引更多志同道合之士同心努力。也唯有如此,我們的奮鬥才有深厚的動力,我們的同心才能泣鬼神、感天地,保台護國的使命才能達成終極標的,闢開濛昧,世界重現大光明。

前言

  保台護國是本教當今最迫切的時代使命,也是師尊未竟的第三天命,如果說師尊是為了保台護國而證道回天,一點也不為過,在師尊最後的一年半時間,筆者有幸追隨師尊,親眼見到師尊為保台護國如何犧牲奉獻而至油盡燈枯的經過。師尊對保台護國之操切,可以從〈本師世尊囑咐全教同奮書〉裡看到:「復興基地不保,遑論弘揚天帝真道。」然而隨著時代變化,政治局勢瞬息萬變,一方面中共政權雖然有所謂的「一個中國的新三段論」,然而在國際上對台灣的打壓仍然未見舒緩;另一方面台灣本土意識高漲,呼籲以台灣為主體,去中國化,進一步要求台灣獨立,或是轉以正名運動為訴求等等,在在都顯示海峽兩岸人心的變化。

  面對如此局勢,筆者深感不應把師尊的教誨當作教條式的信仰,因為教條必流於僵固,僵固必將被時代淘汰。目前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深入瞭解師尊主張保台護國的本意,這是不可變的部分,把握這本意,然後順應時代環境的需要,發展出合乎人心的詮釋,這是必須要變的部分。唯有如此方合乎教義所講:「宗教要有常住不滅的革新精神,方能為人類之傳統信仰,而保持宗教本身的長存價值。」

  換言之,也唯有如此,保台護國使命才能面對潮流時代環境,真正解決兩岸人心問題,而為天帝教同奮乃至世人所普遍接受,在歷史洪流中留下可長可久的一頁。

師尊在保台護國使命中做了什麼?

  這個問題從大處來看,可以分成無形、有形兩方面,但筆者需強調,天帝教的精神一向是「無形應化有形,有形配合無形」,二者不可須臾分離,所分別者只是某些事情師尊從無形去努力,以期應化有形;另一些事情師尊直接從有形下手,以期配合無形。

  無形方面有二:一是「以鐳炁真身運化世局」;一是「爭取保台方案提報至金闕、無生聖宮通過」。有形方面有三:一是「分別針對兩岸領導人致二封公開信」;二是「舉辦四期保台護國法會」,三是「追薦二二八亡靈,化解台灣冤孽怨氣」。

無形應化有形-兩大用心

一、以鐳炁真身運化世局

  師尊曾言:「鐳炁真身之道法本來就不是為了自己。」《宇宙應元妙法至寶》說:「首席所煉的鐳炁真身是一種引導鐳能,而依念力佈施于全世界,進而影響到整個世局的妙法。」按照教義理論,這是一種媒壓、媒挾的作用,蓋教義認為今日人心日趨迷亂,戾氣充塞天地,反過來又控制住人心,因此師尊以鐳炁真身之力量澄清氣運,以喚醒人心向善。尤其政治領導人影響世局往往是一念之間,牽一髮而動全身,動一人而影響千百萬人,此等人均負有天命,背後均有神、魔護持,端視該人一念之轉,若一念向善則魔去神來,當有福至心靈的感受,而做出有益蒼生的決策;若一念向惡則神去魔來,導致情緒偏差,最後做出錯誤的抉擇,終至賈禍無法自拔。是以傳統宗教家均有祝福、祈禱之說,並非全無根據。

  師尊以鐳炁真身佈施鐳能於大空中,一方面穩定整體氣運,引導氣運,使得客觀局勢逐漸改變,迫使相關決策者在時代潮流之巨輪下自然選擇趨於天理之方向,此之謂「媒挾」;另一方面對影響兩岸關係至大的雙方領導人亦有澄清氛圍、無形啟發靈感的積極目的,此之謂「媒壓」。教內有明文記載的,是師尊對鄧小平先生的支持,除了支持他陽壽超過八十五歲以利大陸政經改革外,也支持他認清潮流時代環境,放棄共黨一黨專政。然而無形應化尚須有形配合,因此師尊才會二度致函鄧小平先生,並將全文公開在全世界主要的華人報紙上。

  至於李登輝先生,師尊則以刊登在報紙的文告方式來支持他,筆者雖然沒有文獻證據,但根據師尊一貫做法以及教義理論,筆者深信師尊在無形中以鐳炁真身力保,尤其師尊在文告中說道(註一):

  「當民國七十七年元月十三日李登輝副總統依照憲法繼任總統之職時,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副總統人選已奉 天帝御定,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為李登輝、副總統為蔣緯國……」

  筆者深信這是師尊靜觀兩岸局勢及台灣未來發展,深思熟慮後向 天帝薦舉力保,而有如斯御定。

二、爭取保台方案位列金闕、無生聖宮

  師尊為何要爭取保台方案位列金闕、無生聖宮?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要提高保台方案在無形天界的位階,用人間法律來比喻,就是提高它的法律效力。金闕是管理宇宙的最高中心,無生聖宮是孕育宇宙生命的源頭,當保台方案成為此二天界的「列管方案」時,諸天神媒都要一體護持台灣這塊地方,一般講的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在保台方案的位階之下都需另外處理,不能違反「保台」這個最高原則。筆者以為,師尊這個苦心,反應在有形上的,便是台灣五十餘年來在中共文攻武嚇下,卻能免於戰火蹂躪,從一資源貧乏的小島蛻變成亞洲四小龍之一,在全世界烽火戰亂不曾歇止的情況下,真不可不謂奇蹟。

  根據維生首席看法,保台方案應源於民國七十二年師尊寫信給蔣經國先生之時(註二),但筆者認為同一時間天極行宮開光, 天帝遴選中山真人、中正真人為玉靈殿正、副殿主並交付三大特定任務,更明顯是保台方案的具體措施。這三大特定任務如下:

  一、結合無形有形力量,鞏固台灣復興基地。

  二、策動大陸人心思變,導發反共革命。

  三、迫使中共褫魂奪魄,放棄共產主義,接受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很明顯,第一條特定任務就是「保台」;第二、三條特定任務是「護國」,後者師尊在早期常詮釋成「復國」,其中的順序頗有深意,為何要先「鞏固台灣復興基地」?因為台灣不保一切都是空談,為何先是「策動大陸人心思變」然後才是「迫使中共褫魂奪魄」呢?這就是「媒挾」作用,驅動時代潮流使得中共政權自然轉變,將原本可能的流血、戰爭轉化於無聲無息之中。

  值得注意的,這三大特定任務主要是玉靈殿殿主、副殿主在無形中去運作,並非天帝教同奮要組織特務人員潛入大陸策反;換言之,這三大任務是「無形任務」,不是「有形任務」,人間做的主要是以誦兩誥的念力來支持無形。因此,筆者認為「玉靈殿三大特定任務」與「保台方案」息息相關,應是保台方案最早之起源。

  但「金闕保台方案」四字首次出現則在民國七十六年十二月師尊致蔣緯國將軍之信函中,周靜描同奮的研究(註三)指出,在目前可以找到的資料中,這是最早的證據。緊接著民國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蔣經國過世,隔日師尊發動「保台護國法會」,同年二月十二日巡天節開始,「保台護國方案會報」(後來改稱保台方案會報)首次列入 天帝巡天的行程中,二月十七日(正月初一)師尊在始院春節團拜時再度提出「金闕保台方案」。因此周靜描同奮認為師尊正式將保台方案提報金闕通過,最有可能便是在民國七十七年二月的巡天節期間,至於何時提報無生聖宮通過尚無明確證據,最多只注意到同年十月二十五日師尊有提到玄玄上帝主持保台方案,同日中山真人一篇聖訓則補充是由兩位聖師祖(太虛子、玄玄上帝)主持,兩位聖師祖是無生聖宮左相、右相,這或可視為保台方案通過無生聖宮之間接證據吧。

  無生聖宮、金闕既有「保台方案」,當然必有組織在運作,這方面的資料一直沒有完整公開,只有師尊歷年來在精神講話中多少透露一些,直到今年「第四期傳道傳教使者訓練班」期間,無形正式公布「保台方案組織」(註四):

 

名稱        總主持     統帥或直轄單位

無生聖宮保台方案  太虛子

金闕保台方案    玄玄上帝    統帥 萬法教主 副統帥 九天玄女

帝教總殿保台方案  首任首席使者  直轄 天帝教各級教院教壇、中華神州守備道、

          (夲師世尊)     台灣守備道、崑崙山、清虛宮弘法院

 

  原則上每月初三召開無生聖宮、金闕保台方案聯合會報,作為本方案最高決策中心,列席參與之組織及負責神媒有:帝教總殿(本師世尊)、清虛宮(三期主宰)、金闕保台方案正副統帥(萬法教主、九天玄女)、崑崙山(崑崙老祖)。

  此外在帝教總殿保台方案所直轄的單位中,「天帝教各級教院教壇」指的就是各教院之光殿,因此各光殿之殿主、副殿主、總護法全都參與本方案。「中華神州守備道、台灣守備道」分別指台海兩岸各省無形中的境主,在台灣境主是延平郡王(鄭成功),新任副境主是護國都帥(蔣經國)。「崑崙山」指的是地仙系統,他們以御物之術配合本教祈禱之御心之術,心物合一,直接投入在第一線上。「清虛宮弘法院」指的是清虛宮常設的弘法院教師群,這就暗示了兩岸之間的問題已經從以往的軍事直接對抗,轉移到人心、文化、制度的各種衝突對立。

  保台方案之重要性由以上無形組織可略窺一二,簡言之,最大關鍵在於「提高決策位階,使諸天神媒一體護持」這二句話,因此除了無形運作外,人間不可能一無作為、一無所感,根據周靜描同奮的研究(註五),筆者稍加補充整理,將人間對應的作為列舉如下:

  一、玉靈殿三大特定任務「刻」在天極行宮牆壁上,以昭天下,而正人心。

  二、舉辦三期乃至長期保台護國法會,無間斷祈禱,以兩誥之精誠配合無形。

  三、師尊而後繼任首席,每年定期到各地做無形勞軍,感謝諸天神媒一體護持並在台島上空形成防護罩的美意。

  四、每年巡天節專列「保台方案會報」,使行劫、救劫嚴密配合,不得失誤。

  五、師尊分別致函兩岸領導人,並公開之,匯聚共識,以期震破低霾氣運,扭轉乾坤。

有形配合無形-三大努力

三、分別致兩岸領導人各二封公開信

  嚴格來說,師尊對李登輝先生是以「文告」的方式在報紙刊登,並非以信函方式傳達,其目的固有公開消弭國民黨在第八任總統候選人上之激烈政爭,其內容卻充滿對李登輝先生之建言與期望,故視之「致函」亦不為過;致鄧小平先生的兩封信則相反,是以函件的形式轉達,然後才在海內外報紙上公開,此間的差別與致函目的、兩岸政治情勢不同有關。

  師尊第一篇文告(註六)重點在破除當時國民黨政爭,支持李登輝先生為總統、蔣緯國為副總統,同時引述 天帝確保台灣四十年的史實,期望國民黨及李登輝先生順應天命,貫徹天命。這篇文告發表在民國七十八年十月三十一日,並公開刊登於同年十一月六日之中央日報、十一月八日之聯合報、十一月十三日之中國時報,以及自立晚報、英文中國日報、中國郵報、美國國際日報、少年晨報等,並印單行本以廣流傳。

  第二篇文告(註七)重點在告訴李登輝先生如何畏天命、盡人事、安人心,提醒作為一國之領導者必須「懼以生慎,慎以生敬,敬以生儉,儉以生和,和以生文,文以生治」,方能承接自蔣中正、嚴家淦、蔣經國四十年來一貫之天命,否則「懼以生疑,疑以生忌,忌以生忿,忿以生變,變以生亂」。天命亦會轉移,台灣社會對立衝突升高,數十年奮鬥成果可能毀於旦夕。這篇文告發表於民國七十九年四月五日,也就是第八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結束之後,因李登輝先生並未謹遵天命提名蔣緯國為副總統,師尊在此文告中再三重申畏天命、盡人事、安人心之重要。其後並於四月五日、六日、八日分別在聯合報、中央日報、中國時報全文刊登。

  到了民國八十年一月十五日,師尊致鄧小平先生第一封信,先從自己的立場談起,接著指出九十年代「和平統一是天心民意所歸」,然而如何和平統一呢?師尊強調台灣實驗三民主義,大陸實驗共產主義,兩地同時起步,四十年來事實勝於雄辯,結果是共產黨宣布改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不就是三民主義?兩岸殊途同歸,不宜以一國兩制威逼台灣,否則玉石俱焚釀為悲劇。最後師尊希望鄧小平能把握機會,開放黨禁,公平競爭,開誠布公舉行會談,先保障台灣人民安全福祉,繼由兩邊政府協商統一,重新制憲、重立國號,共建一個自由民主富裕的中國。

  民國八十一年六月五日第三期保台護國法會行將結束前,師尊再度致函鄧小平先生,將前函整理成五大重點,強調共產黨並非毫無建樹,三民主義也不是國民黨專利。依據維生首席的分析,師尊致鄧小平的第一函內容完整,說之以理,本函則主要是動之以情,期望鄧小平能毅然乾坤一擲,放手一搏。(註八)

  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本教復興十二週年,師尊公布這兩函全文,並於隔年(八十三年)三月起,在中央日報、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立晚報、美國世界日報、巴黎歐洲日報等公開刊登。

四、舉辦四期保台護國法會

  「法會」是一般宗教為了特定目的所舉辦的一種儀式,通常在數日左右,少有超過一個月以上,然而本教的保台護國法會至今持續了十六年,日日都在法會當中,當屬絕無僅有之例子,之所以如此,與本教時代使命以及師尊「不貫徹天命絕不終止」的奮鬥精神息息相關。

  嚴格而論,本教保台護國法會舉辦了三期,第三期結束隔日開始,改為長期保台護國法會,直至兩岸真正和平統一,天帝教中華民國主院搬回大陸為止。筆者以表格方式將四期保台護國的起迄時間、迴向文、緣由註明如下,以供參考。讀者們由表中可以瞭解,保台護國法會分期舉辦,都與當時台灣的政經局勢緊密相關,當台灣一有風吹草動,可能釀成動亂或災難時,師尊都以常人難以想像的毅力振奮而起,呼籲同奮精誠團結,把兩誥的精誠念力奉獻給國家,化除暴戾兇鋒,而徵社會祥和。

  表略

五、追薦民國三十六年台灣二二八事件死難同胞亡靈

  師尊手諭:「本教各級教院堂為追薦民國三十六年台灣二二八事件死難同胞亡靈,訂於民國八十年二月二十八日誦念一永日皇寶誥,特頒迴向文,希即遵辦;並由宇宙監經大天尊會同地曹確實查明移往蓮花聖境好好修行,同慶兩岸,和平統一。」

  迴向文為:

  「 人生自古苦沈淪,冤怨仇恨孽債深;

   蓮花聖境常清靜,而今得渡心氣平;

   無人無我見真性,蓬萊仙島是帝鄉;

   保台復國願同了,和平統一慶雲程。」
(本文作者為天人研究總院研究員)
(轉載自旋和季刊廿八期,下期待續)

註釋:

  註一:節錄自《團結和諧 安定台灣 統一中國 天命李登輝先生為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文告頁十二,天帝教始院印行。

  註二:總院於民國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舉行「保台護國專案討論」,會議上首席表示。

  註三:〈無形保台方案之措施〉,周靜描同奮研究報告,民國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保台護國專案討論」會議發表。

  註四:民國九十二年八月四日聖訓,玄玄上帝降示。刊登在教訊二三六期第六頁「保台護國相關系列聖訓專輯」中。

  註五:同註三。

  註六:同註一書。

  註七:《緬懷先總統蔣公 恭賀李登輝先生繼承天命,膺選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持續中華民國法統》文告,天帝教始院印行。

  註八:《首席闡道》,第四期傳道傳教使者訓練班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