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64期  > 【學做同奮】

廉—貧賤不能移 富貴不能淫 威武不能屈

清虛師心.廿字詩心(四)

廉隅之士懷清白,垂棘不能汙青蠅,
飲水曲肱常樂道,萬鍾千駟民無稱。

詩譯:

「清廉的人品行純潔,胸懷清清白白,

就像潔白的美玉,不染一絲一毫的污垢。

飲一瓢清水,彎著胳膊當枕頭,

自有淡泊的樂趣在其中,

那些坐擁富足與尊貴卻沒有德行的人,

老百姓也不會稱頌他們的。」

 

  大凡名位利益當前,卻仍不受蠱惑,不作非分之想的,正是「廉隅之士」。〈禮記.儒行〉:「近文章,砥厲廉隅。」關於「廉隅」,較合宜的解釋應該是「行端志堅」,意指「行為端正,志向堅定」。因此,本詩首句:「廉隅之士懷清白」,說明了「廉」的精神,就在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利誘威逼當前,也不為所動,清清白白,天人共鑑。

  是的,清清白白,天人共鑑。承此意,於是詩的第二句說:「垂棘不能汙青蠅」。「垂棘」,比喻一種美玉,潔白無瑕,「青蠅」,則意指污垢,髒穢不堪。兩相比較,成為一種強烈的對比—即使在「青蠅」的污濁環境中,「垂棘」依然出淤泥而不染;在「青蠅」的烘托下,更顯「垂棘」的清雅。在此大膽以「譬喻」的角度來看,「垂棘」就像一個人的清廉之心,「青蠅」則是「欲望」,在「欲望」的試煉中,我們是否能清心寡欲,不順慾逐物?還是為慾所執,為物所役?

  「飲水曲肱常樂道」,指出了「廉」的境界,就在「淡泊」二字,唯其淡泊,可以不受物慾薰染。鐘鼎山林,人各有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能游心於物外,並不容易。或許有人覺得物質的豐盈,才代表著人生的成功,但是能甘於簡約,從尋常飲水中品出樸直的況味,更貼近人生的真實。物質的堆砌常令人腐化,精神的昇華更令人踏實,真正懂得追尋心靈安頓的人,即便是飲一瓢清水,彎著胳膊當枕頭,依然可以安然自得,處處都是人生好時節。

  「萬鍾千駟民無稱」,在此引用論語一則典故為說明。〈季氏篇〉:「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意指齊景公有四千匹馬,到死的時候,老百姓卻不覺得他有什麼好的德行可以稱頌。萬鍾千駟,象徵著享不盡的權勢,用不完的財富,該是多少人夢寐以求。假設榮華利祿是命中該有的福報,那麼不求福而福自臨。然而假如用不當的手段取得富足與尊貴,不僅無福消受,甚且造下惡業、埋下禍因,終至「民無稱」,無德以稱,遺臭萬年,人生至此,有何意義?

  當我們手裡握得緊緊的,常常就只是得到手裡的一小部份;當我們懂得放開,往往會看到更寬廣的世界。捨不得,並一定能永遠擁有;捨得,卻往往有意外的收穫。當我們從一杯平淡的白開水中,也可以領略出幸福的滋味,那該是多麼快意的一件事。

  〈莊子‧應帝王篇〉:「遊心於淡,合氣於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或許是「廉」最好的註腳—

  簡單,而有豐沛的愛。

  平常,而有深刻的心。

  淡泊人生,且向尋常飲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