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68期  > 【編輯手記】

與您談心

如果,愛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總是那樣喜歡表現?這一切無非是要人來愛我。好像「積分」越多,自己越有價值似的,是這樣嗎?

  愛人、被愛,基本上,是雲泥的兩端,完全不相干。

  被愛,是以自我為中心,眾星拱月似的。

  愛人,到達深深處,是完全沒有了自己,與天地人我交融在一起。

  有種愛,帶著誘人的甜香與外觀,刺激著六欲感官,讓你非常喜歡,這種愛,擺在那裡,要來就來,不要就散,不用沉澱、無法久藏,在立即享用後,快速得到快感,如燈蛾撲火,越是激烈在炫麗光下,越是死去活來,沉溺在狂亂中,找不到岸。

  有種愛,總是拿著天秤估算,你給我幾分,我回你幾寸,愛之前,總先惦惦自己還有多少斤兩。他似有情感、又稍嫌冷淡,總有個框框在,安全理性,將自己與人隔開。「我對你好,你該明白」,處處都要彰顯他有愛,一旦沒有相等的對待,就讓他暴跳、憎恨、自怨自艾,好像自己無悔柔情都被扔到黑龍江一般。

  有種愛,世上幾乎滅跡,但在大空中,遙遠的過去,彷彿還傳頌那樣的傳奇。這種愛,在你還未出生前就愛,穿梭過xyz軸的時空,直直的,絕不拐彎,一個世紀、再一個世紀,愛了,就愛到底,不因你好而親近;不因你壞而疏離,沒有條件,毫無算計,總是順著自然,在不同的時空,給你最需要的那一劑。

  愛你,順導你性,讓你是辣椒,就辣得徹底;是醋,就酸到心底;是糖,就甜到盡興;愛你,弗逆你情,讓你在苦痛中鑽骨揪心;在悲涼中靈肉支離,在快樂中笑到天際。導發出七情六慾,看清箇中荒謬性;瀉放出凡心扭曲,從癡迷中抽離,再適時適性,看你過熱,灑個滿頭雪花,讓你清醒;看你低迷,熱火澆淋,讓你奮起,在一點一滴中,回到孩子般的你。

  這種愛,沒有自己,千變萬化,映照著你,聽不到動作的聲響;看不到推移的影像,像 氣一樣,與你一體,無法黏膩、卻又不能疏離,那樣自然,不覺不知,沒有了,卻喪失生氣,活不下去。愛的餘蘊悠悠,千載與今同,越是深入、越是神奇,如此廣闊,沒有邊際,隨著時空挪移,讓你飛飛飛,飛到天心,與天地人我從此交心,永在一起!

  這幾種愛,我們都經過,可能深陷其中一種;可能混雜幾種,上上下下,在靈與肉永無休止的對立中,學習著,越來越自然,就像是天邊變幻的雲彩、樹上不息的蟬鳴、地面川流的江海,該動則行、該停則息,常應常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