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73期  > 【學做同奮】

在刀口上煉心─忍(二)

清虛師心.廿字詩心(十三)

勞其筋骨苦其心,餓乃體膚乏乃身。
割截四肢皆不怨,方稱我佛座中人。

詩譯:

 勞累他的筋骨,堅苦他的心志,

 使他的身體饑餓,使他的生活貧乏。

 忍受割截四肢之苦,卻還能不怨恨,

 如此方能真正深悟佛性,修成佛果呀!

 

  若提昇至修行的層面來看,「忍」進入了更深遠的意涵。在「忍」字的第二篇,本師世尊將「忍」與「心」緊密相連,使我們對生命的許多試煉得以重新省思。

  忍,是煉心。此心不煉,凡夫永遠是凡夫。

  忍,是放下。放不下,眾生永遠是眾生。

  且看詩的一、二句:「勞其筋骨苦其心,餓乃體膚乏乃身。」飽經風霜之筆,這是本師世尊艱苦遍嘗,歷經無數次人道、天道的考驗之後,寫下的體會。引自孟子的不朽名句,出現在《清虛集》裡,道出了「忍」的千錘百煉: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苦」、「勞」、「餓」、「乏」,人生雖未至山窮水盡,卻已臻黯淡困頓、身心飽受煎熬之境。當我們蜷伏在人生的最低點,深感一切盡被掏空殆盡,甚或絕望至極,對人生無所眷戀時,通常會怨天尤人吧!甚且心中充滿無數問號:「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事事不順?」「為什麼別人要這樣對我?」「我這麼努力,為何上天待我如此不平?」「我做錯了什麼?」一連串對天拋出的抗議,而靜默不語的天際,卻彷彿對這一切自問冷笑以對,最後只讓自己更無力、更沮喪、更孤立無援、更陷入萬丈深淵。

  生命的轉化,從來都是生於憂患,而不是源於安樂的。生命的圓熟,也只有苦過痛過,才會柳暗花明。當我們學會在「忍」的當下,懂得謙遜地省思,於是才會明白這首詩的前兩句,真正的伏筆在:「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如是想,「忍」的真諦不過就在「煉心」二字。煉就什麼呢?

  煉一個「淡泊」,淡泊物欲。煉就「勘破」,看透世間冷暖。以及,煉一個「平常心」-順逆皆精進,毀譽不動心。「忍」的試煉,其實就是「生命」的蛻變,更是「心」的提昇。

  再看三、四句:「割截四肢皆不怨,方稱我佛座中人。」佛陀被歌利王割截四肢,心中卻無絲毫怨恨,因忍辱而證道成為佛陀,讓我們看到了成道的決心;達摩面壁九年,捨妄歸真,凝住壁觀,成為禪宗第一代祖師;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讓世人見證了宗教的情操。「割截四肢」,豈止身體割裂之痛,更進一步讓我們體會了-「忍」,也是生死大事。生與死,人生的兩大究竟,不問帶來、帶走什麼,但問-放下什麼?放下執著,捨得名利,不為物役牽絆,我想,這應已是「忍」的最高境界-無心、無念、無欲、無我。

  而重點在「不怨」。「不怨」的背後,是我們熟悉的「感恩」二字。記得本師世尊在人生最黯淡的三十六年歲月裡,總是告訴自己:「這是 上帝對我的考驗。」以感恩的心,面對一切磨考。呼應了孟子的原文中,揭示的一個關鍵源頭:「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上帝要交付你重要的使命和任務,必先讓你隨時隨地受到打擊、受到挫折,這樣才會激發起你的奮鬥意志,增強你上進奮發的心志和能力。

  相信這是每一位曾經走過生死關頭,卻從此淬煉更大成就的人,莫不心有戚戚的心路歷程。從前,我曾將這段孟子的雋語,視為一個人悲傷失志時,拿來自我安慰的話頭。然而,那確乎是太小看中國文化的智慧了。尤其,在心中奠定了 上帝的信仰之後,我總試圖在碰到忍無可忍、孰不可忍的當下,把最後殘存的心力,拿來尋覓 上帝希望我們學得的功課,當懂得了,放下了,反省了……以至無怨-才真正能體會,通過「忍」的長廊,佇立著 上帝等你打開的另一扇窗。

  「方稱我佛座中人」-打開那扇窗,登堂入室,或許,你將找到 上帝為你鋪設的逆境中,等你追尋的生命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