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105期  > 【焦點活動】

師尊在天人研究學院天人修道學院聯合開學典禮上致詞

希望兩院同奮個個擴大心胸,發大願,立大志─

一面迎新 多吸收資訊接受最新現代知識
一面復古 將五大宗教傳統優點加強發揮

各位同奮:

  我在九月二十九日從日本回來,此次匆匆來去三週,身體、年齡還經得起考驗!

  一九八三年民國七十二年,我是奉天命到日本救劫,當時東西雙方正是對抗到了最後決戰邊緣,為了告訴世人天帝教重來人間,負起化延核戰毀滅浩劫時代使命,日本為東西往來要道,一旦爆發核子大戰,日本首當其衝,因此在富士山舉辦「化解人類毀滅危機」祈禱大會。同時,希望在京都地區最高一座山下設一光殿,將來核戰發生,日本有正氣人士以及皇室可以在此避難,因此在京都三重縣危高山下引接寺設置日本光殿「玉和殿」。等到我回台灣,不到二個月,我接到日本光忠同奮電話報告:由於引接寺本身財務糾紛,被銀行查封。隔了三天,又來電話報告:玉和殿已被拆毀。我相信這是整個日本的災難。

  儘管有形宏教據點消失,但是無形中玉和殿主、副殿主、總護法照常運作,幾年來陸續媒壓原人至鐳力阿求道,參加靜坐,因此才有此次我重至日本,為玉和殿重新開光成立,前後十年,人世滄桑,都是無形中的安排。這一次最大收獲就在日本宏教據點已經重新建立,日本國主院籌備處人事也都安排好,整體佈局大致理想。

  十年前,一九八三年七月十五日我到了日本之後,有日本同奮報告我,一位氣象專家相樂正俊在春天發表預測,肯定九月十一日至十四日間富士山火山爆發,緊接著東京發生八級以上地震,死亡人數超過四至六百萬。傳播媒體廣為報導,人心惶惶不安。因此,在我適時到達日本,大家希望天帝教也能為日本救災,我告訴他們,地震、火山爆發是大自然現象,只能代求 上帝「減輕」,所以富士山祈禱大會有二大目標:第一、化解人類毀滅危機,第二、減輕日本重大天災。

  九月四日祈禱大會當天,台灣同奮組團參加,在標高二四00公尺新五合目,跪在山地上,忘了痛苦,一片丹心為天下蒼生祈禱哀求,誠心感動天心。九月九日晚上我得到天上消息,本案由於參與祈禱大會者精神感動天心,准予「暫緩執行,以觀人心」。第二天我寫了兩封信分給中曾根首相與相樂正俊,分別報告經過,一直到十四日晚上十二時,平安無事,證明確已「暫緩執行」。十年來,與相樂先生沒有往來,此次到日本,九月二十六日偶然與籌備處副主任渡邊緒堅談話,我告訴他:日本三年後(一九九五年)問題很大,十年前富士山爆發暫緩執行一案並未了案。到了下午,他拿了很多報紙、雜誌資料來,其中有一篇是相樂先生今年上半年又發表預測:一九九五年平成七年富士山火山爆發、東京大地震。真是奇妙!我請他與相樂先生聯絡,約定二十七日下午四時在東京見面,相樂先生迫不及待,在下午三時十分就來到旅館,一見面十分高興,相樂先生說:您又來日本,日本將可得救了!我問他:「暫緩執行,以觀人心」,十年來的人心有沒有改善呢?上次是奉 上帝特准,此次不敢擅專行事,但是如果日本各界、各團體請天帝教來,我亦可以請示 上帝,所以建議先組織一個學術團體,經常邀請各方面學者專家擴大學術演講,可以產生影響力,因此決定組成「日本天災研究會」,推相樂先生為會長,我為最高顧問,此案當年由於天帝教祈禱大會感動天心,蒙 上帝特准「暫緩執行」,將來結案恐仍須天帝教的力量。

  天帝教面臨三期末劫時代,儘管化延核子毀滅戰爭目標初步達成,但是還有其他天災、人禍要發生,今後應該行劫的仍要行劫,問題仍然很多,只是時間的問題,今天早上我看到報紙報導,俄羅斯將長程核子飛彈準備賣給中共,後果相當嚴重,天帝教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呢!

  從遠處看,日本前途沒有台灣安祥,道德水準趕不上中國人,對東方文化了解也只是皮毛,不夠深刻。我們能在鐳力阿內修道,研究宇宙大道,真是千載難逢,將來不只是獨善其身,還要行道渡人,兼善天下。尤其是今天的世界環境,雖然是後冷戰時代,但是千變萬化,不可預料。因此,想要培養一批具外國語文專長的宏教幹部,將來可以到各國去化渡緣人。

  我們身處資訊時代,今天雖在修道,一切凡心暫可放下,但還要面對現實世界,了解現實環境,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妥當,隨時需要去改進、去搶救的地方,因為天帝教要從二十世紀進入二十一世紀,將來千秋萬世傳下去,本教教義理論雖然絕對可以領導時代,但是你們來修道學院、研究學院,就應該效法我的奮鬥精神,更要學習我求知、求新、求學問的精神,我希望兩院同奮個個擴大心胸,發大願、立大志,將來經得起社會上種種考驗,各位都是帝教中生代,承上啟下,最為艱苦,更要身心同時並煉,虛心學習,痛下苦功!

  我們學院與一般人心目中的修道不同,一方面要趕上時代,創造時代,一方面參酌傳統宗教的優點,就是「一面迎新,一面復古」,「迎新」即接受現代知識,多吸收資訊,「復古」即站在宗教立場,將五大宗教傳統優點加強發揮,儘管時代不同,有很多古聖先賢前輩所講的話仍是至理明言,比方過去禪宗大師百丈頭陀所說: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息),用現代語就是要勞動服務。因此我們修道學院也有「苦行」項目,佛教很多宗派要求「苦行僧」式修行,就是因為有很多優點,這是制度問題。儒家孟子也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基督教如此,回教也是如此,先知先覺均是教人奮鬥,教人苦行,身心同時奮鬥,同時磨煉,最簡單的道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要知吃苦即是消業障啊!我們鍛煉身體,可以將身體內部宿疾激發出來,現代學校教育要求「德、智、體、群」四育並進,也是一樣,原則方向不變。我雖然九十多歲,但是仍然要磨煉自己的身體,不分寒暑,不怕刮風下雨,以免影響了自己的奮鬥心,動靜互相配合,身心平衡發展,相信十年之後,還可以到全世界去傳教!

  我準備在農曆九月十五日下元龍華會時,開始今年第二階段四十九天閉關,可以靜下心來做些研究,慢慢再談吧!
(八十一年十月六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在天人研究總院大同堂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