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118期  > 【焦點活動】

我的天命(六)

  民國二十六年國曆七月二日、農曆六月初一日,我辭去了財政部西北鹽務特派員職務,帶著你們師母過純華,長子子弋、次子子堅、三子子達、四子子繼全家從西安直上西嶽華山北峰行館,當時我年雖僅三十七歲,但早已看破紅塵,放棄現世的功名富貴,即自署「涵靜老人」,決心隱姓埋名潛居深山,堅守天命到底。

  毀家歸隱華山祈佑抗戰勝利

  上山之前,在人事上已作了一些毀家安排,我把僅餘內子的金飾、我的書畫古董,以及名貴家具留在西安,委託第十戰區兵站總監蕭湘及西北弟子鹽商陳子涵隨時變賣,買了糧食由西安運到華陰車站,交由鐵路警察所長周仰恭轉送上華山。此外,胡宗南將軍以及各軍師長也經常往來,上山訪道,有時送來一些糧食、罐頭、蠟燭等日常用品,就當寶貝一樣小心使用。

  我住的北峰行館是一座廟,供奉玄天大帝,大殿為「真武殿」,大殿上有個房間,借我設光殿,我一個人住正殿前院東廂房,你們師母帶四個小孩和上海同來兩位女傭住西廂房,在大殿之後有一間石室,做為上課讀書之用。七月二日上山當晚,與兒輩教師郭雄藩同道作了一首詩,是清虛集內的第一首「歸隱華山」—「悠悠華嶽幾經秋,國脈同傳亙古休。萬里黃河環玉帶;一輪明月滾金球。風雲變幻誰先覺;烽燧將傳獨隱憂。我本悲時非遯世,天心早許白雲留。」當時只知「國難將興」,但不知風雲如何變幻,過了五天,七月七日日本軍閥進攻蘆溝橋,發動侵略戰爭,於是全國抗戰開始,證明雲龍至聖轉達的天命「國難將興、浩劫臨頭」應驗了,中國一場空前的災劫爆發了!我就坐鎮在華山,看守西北門戶,並長期祈禱誦誥。叩求 天帝護佑抗戰最後勝利。

  華山地區主食是黑麵粉或雜糧做的饅頭,蕭教主擔心我一家生長南方,生活上不習慣,特地從漢口和同道蔡禹民來華山,勸我全家一起隨他老人家上安徽黃山,我因謹遵雲龍至聖轉達的天命,必須留在華山,蕭教主諒解也不堅持,就在蒼龍嶺頭留下「雲海」兩個大字,即下山回漢口,上黃山,從此我們師徒二人就沒有機會再見面了。

  無形顯化安然渡過火警考驗

  第二(二十七)年春天,蕭教主又派了同道閻勁夫道長來華山,與我同住一房長談。一天子時,吾二人上光殿打坐,當晚山風特別大,閻道長感覺混身發癢,坐立不安,就先下坐,甫下樓,發現廚房有熊熊火光,樑柱已著火,立刻喊叫:「失火了!快救火!」廟裡上上下下都起來,北峰頂的用水是一擔一擔由峰邊的兩水井中供應,如何濟急救火,北峰對面聚仙台,住有一位退休的二十九軍宋哲元部下李旅長和隨從,也來幫忙,當時北風勁厲,李旅長他們從聚仙台過來時,已看到火光穿屋了,他們認為:「沒法救了!」我與你們師母虔敬地以一杯廿字真言水救火,法源首席童子現身為龍,蟠住樑柱,才把火勢熄滅,這是上華山第一次考驗,經無形中顯化得能安然渡過。

  墜落萬丈深壑子堅安然無恙

  第二次考驗又來了,應北峰主持馬法易當家之請,經我發起在後山蓋一座藏經樓,台基已做好,在真武殿與藏經樓台基之間架一跳板往來,維生樞機他們四兄弟經常在跳板上跳來跳去玩耍,有一次子堅(維公樞機)一不小心失足跌了下去,下面是萬丈深溝,照顧他們的奶媽大叫:「不好了!二倌掉下去了。」全廟大大小小幾十人,趕緊下山去找,你們師母全身發軟,手足無措,一個多小時以後,消息傳上來:「人很好。」原來山下是北峰老道們死後的墳場,子堅正巧落在墳場一堆亂草上,問他怎麼樣?他說:有人抱我下來,放在草堆中。因此才安然無恙,真是命大。子堅在美國結婚,生了兩個兒子,請我命名,我命第一個孫子為「顯華」,紀念華山當年的這段顯化經過;命第二個孫子為「顯國」,希望不要忘記中華民國。我對子堅說: 上帝保你一命,望你對 上帝盡忠。且看他明年紐約時報退休後,如何為教奮鬥?如何報答 上帝?

  大霧協助國軍修復潼關鐵橋

  第三件大考驗又來了,過了一、兩個月,山西、陝西、河南三省交界的渡口—風陵渡被日軍攻下,設置砲兵陣地,對準隴海鐵路日夜轟擊,正巧日軍攻打河南羅山,在羅山之國軍軍情緊急,蔣委員長要求西北胡宗南將軍第一軍增援,但是潼關鐵橋被炸斷,軍車無法通過,隴海鐵路運輸司令周嘯潮就派了西安車站司令張英仲及警務段長天德教弟子王儉,帶了胡宗南將軍、周嘯潮司令親筆信上山,希望我特別想想辦法。國家正在緊急關頭,我義不容辭,立刻上光殿打坐祈禱,下坐後回信:「三十六小時內天將降濃霧,使敵炮失去目標,請備好工程車搶修,兵車隨後跟進。」你們師母提醒我要特別慎重,我因天命在身,絕對信仰 上帝,當場以覆函交來使帶下山分頭準備,到了當晚十時左右,我到華山後山藏經樓台基,對面即為黃河、渭河與山西中條山,隨即打坐祈求無形顯化,我的封靈太靈殿主、忠字主宰威靈妙道顯佑真君等則上崑崙山向鴻鈞老祖、性空祖師求援,不到晚上十二時,我張開眼睛,雲龍至聖、性空祖師來到眼前,他們要我不要動,繼續打坐,又過了約一小時餘,張開眼睛,眼前一片濃霧看不到對面的中條山、黃河、渭河了,滿天都是雲霧,我即下坐行禮,回到廟中告訴你們師母:霧已經起來了,可以安心休息了!第二天整天大霧,到第三天霧才散去,中午時刻山下來人,是周嘯潮司令派人帶信上山致謝。這段經過,抗戰勝利後在我從西安回上海時,西北同道贈送一本紀念冊,其中隴海鐵路警務總段段長全嶽青的題詞,特別提到這一段事實。

  這一件事真是不可思議!可說是人間一件大神通,由于我的信心堅定,始終不變,感動崑崙山各山各島地仙諸位祖師,無形助我顯化,支持政府抗戰勝利,我以自身經驗印證,深信當年諸葛孔明先生借東風,應該確有其事,因為孔明先生負有天命,一定也會有求必應。

  我有絕對信心完成第三天命

  從一開始住在華山北峰期間,一連串的顯化真是太多太多了,才能助我渡過重重考驗,繼續住在華山,直到抗戰勝利,完成我的第一個天命。現今正是我的第三天命「祈求一個主義、一個中國,兩岸真正和平統一」時期,兩岸同胞大家以為可能性不大,但是我有絕對的信心,深信 天帝,必定可以完成我的第三天命!
  (八十二年五月廿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