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34期  > 【廿字真言的生活啟示】

無論怎樣 仍然要「正」

在這個總讓人感覺不斷傾斜,
可能即將要淹沒的世界裏,
對一個真正懂得「正」的人來說,
即使要花費許多的時間和力氣,
遭受不被了解甚至恥笑的挫折與痛苦,
他,還是會堅持跑到同樣的終點。

  請容許我大膽地把「正」解釋為,是一種平衡,一種你可以感覺到,但是看不見的那種盡力要去維持平衡的種種努力。

  為什麼我會這麼認為呢?那是因為九九年的一部電影,一個我已經不記得畫面的聲音,不斷在我的腦海中迴盪。那是一組弦樂團的演奏,那個弦樂團說不上有什麼特色,因為音樂的步調一如往常,團員的服裝及樂器也都一般,惟獨他們的舞台特別──那是一個不斷傾斜,以至於漸漸要潛入海底的一艘大船的甲板。我想你已經猜到了,這是那部也許你至少看過二遍以上,哭得亂七八糟的「鐵達尼號」。

  我想你每次看這部電影,一定也跟船艙上其他爭先恐後逃難的人一樣慌張,忘了這群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的樂團,而把他們當成電影的配樂,即使那跟電影當時的氣氛與步調完全不相合,你也忘了這些音樂其實給你心中曾有一絲安慰。

  多年後,在看過黑白電影版的「鐵達尼號」之後,我漸漸地忘記男女主角賺人熱淚的虛構故事,但是,我對於那組樂團卻印象越來越深刻。因為在這個總讓人感覺不斷傾斜,可能即將要淹沒的世界,有誰會用他的力量來與傾斜的、不安的、荒謬的大局勢對抗,我尋找。然而他也不是像文天祥那樣的鬥士──在牢獄裡悲憤地與排泄物等七種濁氣,以及與整個改朝換代的人心浮動、牆頭搖擺鑽營的力量對抗,祇能以「天地有正氣」來磨勵自己不動心而已(事實上,文天祥已經盡力了,他與敵軍奮戰,雖敗猶榮,最後還留給我們一篇〈正氣歌〉,千古以來仍有光輝)。我覺得那比較像是天帝教每日誦誥的「癡迷」,那是不管每天遇到什麼難關,社會上又發生什麼事情,仍然摒除掉一切的事情,就是去虔誠地祝禱,以平靜的心帶給周圍的人祝福,而不是不顧一切地汲汲營營、爭名逐利。對於真正懂得「正」的人來說,他會知道所作的一切,都是作給天看的,因為「正」的道路在這個世界上,怎麼看都越來越像是崎嶇不平的路,要花費許多的時間和力氣,忍受多大的艱難和挫折,遭受多少不被了解與受人恥笑的痛苦,才有辦法跑到同樣的終點。

  「這一天,『阿倫』又是梳著整齊的西裝頭,穿上筆挺的水藍色襯衫,足蹬黑皮鞋,這是每天出門必備的行頭。雖然還在大學唸書,但『六年九班』的他卻從不把自己當學生,開口閉口都是生意經,腦子裡除了賺錢還是賺錢。一年多來,他靠賣『科學中藥』賺了不少錢──問題是有詐欺之嫌。」這個報紙上的新鮮故事,看起來怎麼會熟悉地就像身邊那些原本以為很成功,可是後來知道底細之後頗不以為然的人一樣呢,除了他們自己,誰會知道他一開始就選擇了不正的方向,起先不覺得有什麼差別(但是成功很快就在望),卻漸漸地往歧路上走,天堂與地獄就分開來了。

  我更願意用德蕾莎修女的一段話,把「正」的意義更延伸到自己以外。她說的是一個「無論…仍然要…」的造句。無論行善如何地不被理解,仍然要行善。無論愛人多麼地無助,仍然要愛人…。希望你可以在你的生命中繼續這樣造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