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46期  > 【廿字真言的生活啟示(十八):真】

在「真」面前純真以對

大大的讚美背後,
是否確是真相?
所謂「一針見血」的傷人,
不過是取決於說與聽者的態度罷了!

  一次受邀到一位很有品味的朋友夫妻家吃飯。

不禁懷疑這少見的真誠

  說很有品味是因為,曾經參加他們所辦的宴會,那個餐廳只接受預約用餐,一次就只有二、三十位客人,席間不乏政商名流,所以從上菜的侍者、餐盤、菜色、口味,無不是極盡巧思,真是讓我開了一次眼界。

  即使宴會上處處驚喜,但是會後跟老闆聊天,朋友的先生還是發現有許多毛病需要挑剔。聽得老闆眉頭都皺起來了,臉色頗有凝重之感。

  但是卻沒有人不開心,因為朋友的先生把餐廳老闆當成知己,他覺得他的批評是真誠的,希望老闆能夠做得更好,真是鼓勵的意思。

  本來我聽得有點擔心,後來竟爲這社會上少見的難得真誠,而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真的不是一個只是任性的有錢人嗎?當時我認為,這需要觀察喔。

  那麼,他們家裡怎麼吃東西呢?老實說,我有點不安,我那才剛在家掌廚一兩年的朋友,怎麼抓住她老公的胃?

  當我在和主人聊天的時候,我那朋友已經在廚房裡忙進忙出,還拿出食譜準備放在廚房的桌上,邊看邊作。

  我開始露出不太放心的表情。作菜還要把食譜擺旁邊,這在稍有點烹飪經驗的我想來,都覺得有些不妥,這樣能夠掌握住時間嗎,如果不是已經把食譜看得很勤,或者作得很熟練,很容易看走眼,把菜作壞的。而且,他們不會是把客人當成試驗品,要來吃新菜的吧。

夫妻倆當成是品味人生

  主人看我這般不放心,大大地向我保證了一下,他覺得太太的手藝挺不錯的,學得很好,我的朋友也開心地從廚房出來對我笑了笑。反正我是逃不掉了。

  結果菜總算是上桌了,看起來挺不錯的。但是,總是他先生先試吃,彷彿這是什麼默契似的。

  他一樣一樣看,一樣一樣吃,然後皺起眉頭來,每一樣都挑剔。

  可是別以為他不高興,這是他們家每日的料理課,太太聽了張大眼睛,像是在聽老師改作業的表情,先生也極盡所能地把自己的老饕心得全都說出來。倒是他們的媽媽聽了不太是滋味,她說,所有的菜都被批評過了,誰還有胃口吃。

  但是,朋友的先生大不以為然。他覺得傳統的家庭主婦就是這樣,只是把作菜當成工作,沒有享受,沒有品味,他覺得雖然他批評,但是他太太知道他的意思,兩個人把作菜和吃飯當成品味人生,品味生活,很當一回事地在談,所以一點都沒有心情上的困擾。

這種讚美很難讓人進步

  這倒讓我想起曾經上過一位英國教授的課。在他的課上,我們得到了非常多的鼓勵,因為不管我們問什麼問題,他的第一句話都是,真是太棒了,這麼好的問題。但是,後來從他的解答中,我發現他根本沒聽懂我們的破英文。但是,我的同學卻以一種非常仰慕的心情跟我說,當這位教授的太太一定很好,因為不管她煮得如何,這位先生都會非常滿足地吃光,並且大大地讚美一番。

  當然事實如何我是不知道,但是可想而知的是,這位太太如果手藝真的不佳,那麼,恐怕很難從這種讚美裡面得到進步。

  雖然說說真話,「一針見血」很傷人,但是,事實上這是需要的。甚至,這件事情本身不會有壞處,會產生壞處的,僅僅是說和聽的人的態度。試問自己是不是可以在「真」的面前,純真且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