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60期  > 【學作同奮】

生命的真諦

念字真諦
  念字堂開福壽花,清心寡慾產靈芽。
  法門不二惟誠正,我與如來本一家。

譯:

 「廿字真言深植心中,生命便能增福添壽,

  減少念頭的波動、降低私心的欲望,

  先天的靈覺就能夠自然萌發。

  契入廿字的法門無它,就只有正心誠意而已,

  聖凡同源,奮鬥精進,亦能達至仙佛聖尊的境界!」

 

  第一次和廿字真言相遇,是站在那幅亦詩亦古的廿字匾額前。

  在薰香的繚繞中,昂首瞻仰師尊的墨寶,油然生起令人肅穆的莊嚴。師尊說,那是人生守則。

廿字堂開福壽花

  詩云:「廿字堂開福壽花」,無庸置疑,如果你只是站在遠遠的地方觀覽,廿字真言永遠只是一幅精湛的書法藝術,但當你真正的走入它的堂奧,廿字真言—更是深遠的生命藝術。它不虛無縹渺,它是平易的、真實的,就在我們的生活中。當我們能落實其中一個字,甚至終身奉行自選二字,便好像點燃一盞盞生命的明燈,指引著我們往安頓身心靈的方向走去。

  人生的境界提昇了,心性的修持開闊了,自能不求福而福自來,不添壽而壽自延。

清心寡慾產靈芽

  「清心寡慾產靈芽」,這是進一步告訴我們,有兩種方法,可以讓我們的生命與廿字真言,自自然然的融合。

  一是反省懺悔。將廿字真言與省懺結合,時時持誦,反省自己:這個字我做到多少?那個字我為何做得不好?於是我們便能對自己的心性修持有一個檢測,有一個品質管控。持誦時,降低雜亂的念波、化除負面的能量;反省時,正念的熱準與無形仙佛的正電磁場共振,原靈立即前來親和;無形運化有形,有形配合無形,激濁揚清,凝聚成一股天人交感的正氣力量。

  另一種方式是靜坐。上坐前,貫念師尊聖像,默念廿字真言,慢慢的,像一杯混濁的水靜靜放久,所有污垢慢慢沉澱。放鬆、自然、無為,當我們的心真正靜到極點,與先天靈陽真 調和運化,靜坐才能起「化」的作用。當下,靈覺自能無形開啟。

  這股力量對自己而言,可以正己化人;迴向給他人,可以消災解厄;迴向給無形的萬性萬靈,因為一念之轉的正念,可以讓往生的性靈從執念解脫,超生了死。所以廿字真言在天帝教的修持法門中,是日常力行的五門功課之一,更是通行三界十方的宇宙總咒。

法門不二惟誠正

  記得維生首席在闡釋廿字真言的課程中,曾經提到鈕先鍾先生對廿字真言的疑問:東方的宗教文化以「誠」為中心,西方的宗教文化以「愛」為中心,為何廿字真言內卻沒有「誠」與「愛」這二個字?維生首席答得透徹:「廿字真言以紅心作為中心,心的本體就是愛,心的功能就是誠,以愛為本體,以誠為功夫,形成完整的廿字真言體系。」

  「法門不二惟誠正」,師尊在此點出了念字真諦,正落在「誠」的行持上。心誠則靈,如何真真正正的一門深入,行、住、坐、臥,不離廿字精神?提到「誠」的工夫,我們便不能不提到中庸,在先秦時期論「誠」的著作中,以中庸一書,最為完備,也最有深度。針對如何「至誠」,中庸第廿三章提出「致曲」二字:「其次致曲。曲能有誠。誠則形,形則著,著則明,明則動,動則變,變則化。唯天下至誠為能化。」

  致:行

  曲:局部,細小的事

  致曲:從平日一思一言一行的小處著手,檢驗在力行的過程中,是否有人欲之私,是否真實不妄,做到了極致,便能明人物之性。

  致曲,是為了使情無過與不及,也就是「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因此,首先要除去心中的私念。人心都難免有私,這點私念如果不予以化解,潛移滋長,使我們容易累積深刻的偏見,待人處世無法真誠以對;更會讓我們凡事都有藉口,以堂皇的理由來遂行私慾,這就是不誠。相反的,如果我們能將這點私念化解掉,不自欺,不欺人,這當然是誠。

  然而,這畢竟是就理入而言,正如同我們都知道「私心」是不對的,但偏偏總在不自覺間,「私心」就悄悄地作祟,能察覺已屬難得,更何況去之而後快?回過頭來,最重要的還是平日累積的功夫,即天帝教所說的「五門功課的熱準」。

  持之以恆地誦誥、打坐、省懺、守則、填卡,而不是為了求數字、做給別人看,或是繳交出亮麗的成績,這才是不欺天、不欺人、不欺心的具體行動。換言之,在「心」上下功夫,便能提昇「至誠」的熱準,蓄積「至誠」的精微能量,將「知」與「行」兩條平行線,逐步地拉近,從而相融為一個真實不妄的當下。

  中庸第二十章:「誠者天之道,誠之者人之道。」誠,是天人合一之道。因誠而提昇的心性修養,因誠而開啟的覺性,可使我們由人道返天道,與天合德,與天合一。更使我們由下而上,佈了一座天梯,坦坦蕩蕩地走入 上帝的殿堂。

我與如來本一家

  於是師尊說:「我與如來本一家。」在《清虛集》裡,我們亦能讀到「聖凡平等」的人本精神。教義有言:「神者人也。人為靈之基,聖乃人修成。神聖無足畏懼,仙佛原非尊高,盡憑凡軀自我培養磨煉超創而成。故曰:聖凡平等!」關鍵在「如何自我培養磨煉超創」?即人本精神的奮鬥方式—入世苦行,從人道的根本做起。而人道的根本,就是如何將「人」做好,將「廿字真言」融於日常生活中,只要從二十字中任何一字下手,二十字即為二十條光明大道,路路直達金闕。

  廿字,彷彿是天國的梯階,每一個梯階,都是每一個字所凝煉的心魂,反省廿字、實踐廿字,是拾級而上的不二法門。在盡頭的彼端,凡夫如我,或能找到生命的原始面貌,與仙佛聖尊竟無差矣。

  在廿字的修持中,生命提昇了,生命蛻變了,生命,找到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方向,那方向,指引著生命的來時路,就在 上帝的身邊。

  於是我明白—

  念字真諦,其實就是生命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