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83期  > 【學作同奮】

清虛師心.廿字詩心(廿一)——節

詩作:涵靜老人 詩解:洪靜雯

寄命托孤不可奪,時逢世亂顯忠烈。
寧為玉碎勿瓦全,凜凜高操光日月。

詩譯:

「無論是寄百里之命,或是託六尺之孤,皆不可奪志,

 愈是遭逢亂世之時,忠烈的氣節益加顯露昭著。

 寧願為正義而犧牲,也不願屈辱而茍全偷生,

 剛烈崇高的節操令人敬畏,足與日月同光,千古長存。」

 

  在眉宇之間,它,有一股懾人的剛毅。於是,在凝眸的眼神中,有誓死不移的清輝;在挺直的腰際下,有以死明志的風骨。

  節,保全了生命最純淨無瑕的尊嚴。面對時而平靜,時而恣肆的浪濤,他選擇不變的姿態,永遠挺立在海天之間。面對詭譎的環境,他永遠一如坦蕩的君子,恆立在日出日落的循環中。

  在岩壁崢嶸的山崖上,也能看見青松從土裡鑽出、從石縫迸生,形成群山中唯一的蒼勁之美。那一份高潔的神態,是歷經一番風雨、一份堅持而化育完成。那一分蒼翠,亦是經過重重難關淬礪而成,才更顯得出眾。

  節,便是那般不凋的身姿,縱然千磨萬考橫亙眼前,它只會選擇不悔的堅持、不屈的節操,以及「千萬人雖不為,吾往矣」的氣魄。

  「寄命托孤不可奪」,可參考《論語》〈泰伯篇〉的典故,曾子曰:「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六尺之孤」,是指死去父親等待繼位的幼小君主。「百里之命」,是指諸侯之國的命運。「寄命託孤」意指寄託諸侯之國的命運,託付年幼待位的君主,兩者皆象徵著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浩劫將臨、生死之際,誰能「不可奪」?惟其保有氣節的人,依然保持大節不變。

  換言之,詩的首句,即是本師世尊常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時逢世亂顯忠烈」,有太多歷史的人物可引以為不朽的印證。文天祥被囚數年,其間元世祖不斷以高官厚祿、錦衣玉食相誘,都被義正辭嚴地回拒。

  文天祥終臨一死,留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清」的千古名句。

  蘇格拉底被判處死刑,身邊的人都勸他逃亡,他堅持道:「我寧願為真理而死。」於是服下毒藥,仰天而盡。

  蘇軾幾經謫貶、縱歌赤壁的瀟灑。

  陶潛不為五斗米折腰、隱入田野的安適。

  孔子周遊列國、宣揚仁政的泱泱睿智。

  岳飛悲壯的滿江紅、悄然滴落的英雄淚。

  凡此種種「死有輕於鴻毛」的氣節,在愈是遭逢亂世之際,益加顯然昭著。

  「寧為玉碎勿瓦全」,乍看有一股強烈的悲劇色彩,然再細想,腦中直覺想到的是本師世尊在民國三十四年所寫的「感懷明志」。

  他在第一句「捨身奮鬥非為我」這句詩下註有:「為真理、為天人、為救世,誓願犧牲到底,奮鬥到底,願步耶穌教主後塵,不求成功。」與最後一句「希聖希賢有何憂?」下註有:「蓋聖賢事業標準不一,凡能犧牲小我,為大眾謀幸福,救世救人者,必定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堅持意志,勇往精進,自有完成使命之一日。」

  每每讀到本師世尊一再提及「犧牲」兩字,身為天帝教弟子的我,總是默然地向老人家由衷致敬。師尊是人不是神,他的「犧牲」便是為眾生承擔共業,用一生的生命對「寧為玉碎勿瓦全」做了最好的註腳。

  平凡如我,談不上「犧牲到底」的崇高境界,但站在宗教信仰的角度來說,「寧為玉碎勿瓦全」頗值得檢視修道人面對磨考時,是否意志堅定、不變初心。

  當我們面對道考、財考、色考、名考….等等考驗時,我們是否還能一本初心地誦誥、靜坐、反省懺悔?

  當有誦不完的誥、開不完的會、講不完的課、聽不完的是非、數不盡的挫折,天道試煉之餘,再加上人道的家考、親情絆阻、身體病痛,然後在屢仆屢起時,又迎面一個當頭棒喝、冷嘲熱諷。當下,你仍無怨無悔、堅持修道的初衷、 上帝的信仰嗎?

  原來,「寧為玉碎勿瓦全」,無非考我們一個「誓願作宇宙先鋒」的大無畏氣節啊!

  在充滿誘惑的世代裡,有太多的人沉淪於其中而迷失自我、放棄原則。逢迎阿諛、見風轉舵的人,得以擄獲他想要的利益;譁眾取寵、立場鄉愿的人,往往最能獲得他人的支持和肯定。

  淹沒在道德淪喪的真假是非中,常常赫然發現:擄人勒贖的嫌犯,竟成為人民心目中的英雄;破壞他人婚姻的第三者,竟搖身蛻變成令人同情的弱者;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淪為貪瀆互殘的名繮利鎖。

  「節」的精神何在?想起,前往鐳力阿道場的路程中,在純樸的南投鄉間,穿著清涼火辣的檳榔西施,一幕一幕映入眼簾。貞節、氣節、冰清玉潔,難道已是落伍退時的假道學嗎?何其可悲!

  「凜凜高操光日月」,且引用維生先生引述新儒唐君毅先生的一段話:「豪傑者,個人自作主宰之精神,突破外在之阻礙、壓力、閉塞,能使客觀的精神重現生機,如春雷動,天地變化,草木滋繁者也。

  因此,『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孟子是豪傑;『眾濁我清』的屈原是豪傑;

  刺秦的荊軻與椎秦的張良都是豪傑。」

  依此標準,師尊說:「為喚起全體軍民同胞與台灣共存亡的決心,爰撰〈時勢預測〉,藉安人心,而鞏國基。」於是,我們便可明白,什麼是「凜凜高操」?那就是全然不顧個人的生命與毀譽得失,推倒開拓、擇善固執的道德勇氣。

  道德勇氣,常為當世所不解、所不容,然而這股清流卻禁得起時間的驗證。它們在沒入土中的瞬間死亡,卻在後來的足踵上獲得新生。如此便可體會,「節」,何以「光日月」。一粒麥子如果不死,仍舊是一粒麥子;一粒麥子如果落入泥土裡死了,卻結成更多的麥穗。

  節,是佇立在蒼茫中,最素樸不過的一株風骨。沒有麗似夏花的璀燦,沒有美如秋葉的繽紛,但在生命的盡頭,節,給我們永不放棄的堅韌與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