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86期  > 【人生守則】

清虛師心.廿字詩心(廿三)——真–(下)

詩作:涵靜老人 詩解:洪靜雯 插畫:蔡大羽

萬劫消磨不壞身,如金出鑛性光明。
本來一物無沾染,不減不增是本真。
譯:
 「歷經千古久遠的生成毀滅,真我可以跳出生死,永不朽壞。真我,就像從礦中提煉出的金子,是純陽金光的氣體,沒有生滅、有無、因緣造化、隨境生心等外相沾染,超脫是非、吉凶、禍福、生死、榮辱、增減一切相對諸相,還我虛靈不眛之真性。」

  在「真」字的第一篇中,「得還真我清虛體」這句話,為「真」字的第二篇留下了一個伏筆。從「真我」的觀念延續,或能發現,本師世尊在第二篇中,主要是從修持的角度探討,如何修證「清虛體」?那就是「借假修真」。去濁留清,去假存真,則修「真」之道得矣。

  究竟何謂「假」?何謂「真」?在《人生指南》裡有很清楚的詮釋:「假我者,即此血肉之軀,墮於四大假合,紅塵醉夢之中,是以寄跡於此,留形於此,此乃幻化之身。最久不過百年,終歸朽壞,得之不榮,失之不辱。」又曰:「真我者,即我本來面目,用功煅煉,久而久之,後天氣質之性煅化殆盡,先天靈陽之炁,日益充盈,陽氣充盈,真人乃現,可以超生死,可以出輪迴。」

  從以上的引文中,不僅清楚可見「假我」、「真我」的觀念,同時由此切入,便可了解詩的第一句:「萬劫消磨不壞身」,意指何在。「萬劫消磨」,就是墮於四大假合、紅塵醉夢之中,歷經千古久遠的成住壞空。在這樣的消解磨難中,如何保有「不壞身」?唯有用功煅煉,使先天靈陽真炁日益充盈,久而久之,當「陽氣充盈、真人乃現」,自能修得「不壞」的功夫-「超生死,出輪迴」。

  關於「超生死,出輪迴」,記得本師世尊曾經在《宇宙應元妙法至寶》提到:「人生必死,物質體是一定要毀滅,只有鍛煉精、氣、神創造的新生命,才能與宇宙共始終。…現因氣運到了三期末劫開始,地球上人類的命運危在旦夕,時間、環境根本不許可人類再在肉體上用功夫,同時天上為了搶救三期末劫,還需要培養更多的仙佛參與救劫的行列,為了壯大靈界救劫力量,天帝頒下昊天救劫急頓法門,修煉封靈,成就立地仙佛。」

  「萬劫消磨不壞身」,也就是本師所說的「鍛煉精、氣、神」、「與宇宙共始終」所創造出的新生命-修煉封靈。而修煉封靈之救劫急頓法門首先必須「煉元神」。循著這樣的脈絡,我們再來解讀詩的第二句:「如金出鑛性光明」,或許才能掌握本師的原意。

  依據《宇宙應元妙法至寶》崇道真人的聖訓降示,修煉元神就是以心性之力來煉魂制魄,發心正確合乎天心,則可以成就光明正大的元神。所以何謂「如金出鑛性光明」?正說明了元神是正氣所凝,持之恆久,元神日漸高大,可以成就極為高大的金身。但要特別強調的是,元神不是物質體。在《從宇宙生命談肉體生命和精神生命》中,本師世尊曾提到:「修成純陽金光氣體,脫離軀殼,使即清輕上昇,來去自如,不受自然律之支配,而直上天闕」,足證元神是金光氣體。因此,「如金出鑛」的「金」,不是有形的金身,而是純陽金光氣體;「性光明」,則說透了發大願力,引來先天一炁,精煉後天之軀,化氣為炁,方能煉就正大光明的無形金丹。

  「本來一物無沾染」,可說是靜坐功夫的最高境界。依據本師世尊在大寶裡的說法,靜坐功夫的最高境界,就是超凡入聖-登真。所謂登真之「真」,即是「真人」之義。到了真人的境界,凡夫一切的習氣、陰氣、濁氣都沒有了,就是所謂「凡心死,道心生」的「真人」。於是便可明白,「無沾染」,就是全身陰氣、濁氣排除盡淨,一身都是正氣,正氣就是純陽之氣。亦可看出,詩的第二、第三句可說是互相呼應。

  每每讀到關於排除陰氣、濁氣的觀念,總會想起本師世尊常常在靜坐的課程中切切叮囑:多排除一分陰氣、濁氣,即可培養一分「一己真陽之氣」,同時即可吸收一分 上帝之靈陽真炁。何以本師世尊要一再強調這個觀念呢?資深同奮應該都知道,天帝教獨有的「默運祖炁」即是要求:先修一己真陽之氣,然後接引「祖炁」-天帝靈陽真炁,這是天帝教救劫急頓法門的關鍵所在。

  問題在如何先修一己真陽之氣?唯有定靜忘我,靜到極點之時,身體內之陽氣才會從尾閭骨間經督脈慢慢昇起,然後與祖炁調和運化,這是直修「煉神還虛」的根本。於是個人體會,詩的最後一句「不增不減是本真」,是打坐時靜到極點、虛極靜篤的化境,是「將睡未睡、似覺不覺」的心理狀態,亦即「一靈常照、萬念皆空」的境界。當下,無天無地、無人無我、無色無相、無是無非、不思過去、不想未來;當下,混混沌沌、渾渾噩噩、杳杳冥冥、恍恍惚惚。

  頓時恍然體悟-

  本師世尊的「真」,是臻於形神俱妙的虛無境界;是「玄真靈覺中」的「真」。

  讀完《清虛集》的「真」字篇,一掃過去我對「真」的淺薄看法。最深的體會是,在一邊解讀「真」的同時,也幾乎將大寶裡的「天帝教法華上乘昊天心法急頓法門靜參修煉體系」整體溫習了一遍。原來-「真」,就是本師世尊的「真傳一張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