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祝恩師天帝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主蕭公昌明百齡華誕壽文

恭祝恩師天帝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主蕭公昌明百齡華誕壽文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19期 » 恭祝恩師天帝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主蕭公昌明百齡華誕壽文

李玉階  1993-12-25 10:20

  雲海情深‧師恩永存
  謹述追隨創教奮鬥與天帝教復興天命六十年來大事經過
          九十三歲弟子 涵靜老人極初李玉階

恩師得道濟世化度 弟子感恩以身許道

  大哉恩師!天降聖人!吾師蕭公諱始字昌明,四川樂至人,七歲時遽爾夭厥,越三日,適得無形古佛靈炁倒裝,普渡末劫,假吾師凡軀而復活,復得原靈眾香妙國法王佛護持,幼年天賦異稟,好道深思,事母至孝,待人至誠。及長,得 天帝道統第五十三代道世輔宗雲龍至聖觀氣引渡,偕隱湘西深山修真,十年大成。雲龍至聖欣然告知:「你得道了,已奉 天帝詔命,封為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主,你的天命比我大,今後應以師兄弟相稱,速即下山,救世救人,我另有任務要經常往來崑崙山、太白山。」於是吾師在湘鄂一帶行道救世,得雲龍至聖「精神治療」方法以濟世,以「廿字真言」薪傳而化人。

  於民國十九年冬,吾師應北伐時期第四十軍軍長葉開鑫及其部屬之邀,到達南京首都,在城內二郎廟芙蓉照相館籌設人民團體—「南京特別市宗教哲學研究社」,以傳天德教。弟子其時任財政部長宋子文機要秘書,在丁家花園辦公,得無形媒壓,晉謁吾師蓮座,師一見如故曰:「玉階,你來了。」訝為神奇,遂皈依入教,承賜道名「極初」,從茲以身許道,當時願以創立「上海特別市宗教哲學研究社」為己任。遄返上海,邀同大慈善家王震(一亭)、上海總商會會長王曉籟申請立案,旋奉許可,民國二十二年冬成立大會新聞遍刊國內各大報,化風所及大江南北各地,風起雲湧,相繼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

上海宗教哲學社之成立與十八真君之敕封

  按上海當年仍處各帝國主義之租界時代,「上海特別市宗教哲學研究社」及「東方精神療養院」同時設在公共租界白克路,民國二十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海特別市宗教哲學研究社教壇太虛殿成立,極初恭迎吾師攜眷來滬,主持成立大會暨光殿開光大典,並賃屋於法租界薩坡賽路弟子私寓對宇,以安養吾師及師母無聲玄母凡體,暨師弟唵呢、師妹湘江、楚江,並使女弟子智忠即內子過純華朝夕奉侍。

  太虛殿既已開光,四川葉孝侯道長遵奉師命靜坐百日,勤煉侍筆,百日功圓,諸天上聖高真降筆垂演「德教闡微」、「德言」及「法言匯要」,妙義深玄,揭露天地闢闔之真機,陰陽造化之究竟,是書分十八卷三十六章一三八篇,集五教精粹之大成,誠人間未有之寶典,吾師親題「玄外之音」,弟子遵命集資精印伍佰部,每部裝訂四冊,以傳後世。

  是年除夕,南京光殿天人交通侍筆,奉 天帝頒詔:「敕封李玉階、王震、王曉籟、佘子諴、樂一鴻、茅祖權、唐懷群、孟蘭吟、劉望之、查世翰、過純華、陳恢泰、王笛卿、李希白、張頌周、閔仲謙、舒石父等為十八真君。」

  此項受封十八位天德教徒中,除京、滬八位真君外,其餘十名均散佈全國各地,金闕並限於十個月內全體集會南京光殿宣誓就職,乃立即專呈漢口吾師定奪,而吾師認識湖南、湖北兩省老弟子七名,此外均是吾師再傳弟子,最後發現三位真君為萍鄉之王笛卿、贛南之陳恢泰、安慶之查世翰,受封之十八真君乃於二十三年國慶日聚會南京光殿,在吾師監誓下宣誓拜命。六十年來,世亂時危,除王笛卿真君在台灣地區艱苦開闢天德道場業經證果外,弟子夫婦今尚健存,更不知大陸尚有那位存在?

舉家西遷西安 奉命常駐西北為宏教導師

  民國二十三年夏,吾師為統一傳道培育師資,特於上海法租界山東會館開辦天德聖教全國師資訓練班,指定佘子諴、李玉階、樂一鴻、趙連城、張香泉、謝君如、劉望之、蔡禹民、孫佩兮、包道平、應龍翔、劉卓之等十五人受訓,時值炎暑,吾師親題「君師楷模」以作座銘,並親率於子午卯酉四正會坐與講解道法要義,及當年吾師隨雲龍至聖深山修煉之史實,循循善誘,教誨不倦,百日功圓,皆大歡喜,各自領命宏教而去,並承吾師加錫女弟子智忠無量金光,暨特別傳授超拔幽靈方法,須於農曆每月朔望光殿之上,對世界各地求超陰靈予以拔渡,最後飭弟子前往西北陜西、甘肅各省,常駐西安為西北宏教導師,並曰:「這是天命。」弟子雖知「天命可畏不可違」,但須考慮人道上諸多因難,如當年上海為全國最繁華都市,西北邊陲為貧窮落後地區,我生長南方,兒輩尚幼,攜眷前往,能否適應當地生活習慣等?不料女弟子過純華深明大義,希望玉階放棄現實功名富貴,全家願意前往西安,謹遵天命,過著修道清苦生活,並蒙先母劉太夫人慈悲,不但不以親情所羈,進而鼓勵玉階勿為功利而小天地,應到民族發祥地故都居住,並開示最好遇機入山靜修,致力研究天人之學。最後一關乃請求當時財政部宋子文部長,將我調至西安工作,不獲同意且已形成僵局,未料十日後宋氏突然奉調外交部長,由時任實業部長孔祥熙接任財長,承孔氏成全,獲調財政部西北鹽務特派員,常駐西安,於是人道重要困難一一克服,寧非天意耶?弟子決心領命,於二十三年冬先蒞古之長安,今之西安市。翌年二十四年夏曆正月元宵,女弟子智忠率兒子弋、子堅、子達、子繼等亦舉家西遷。

陝西宗教哲學社成立恩師躬親主持

  弟子當時僅函告摯友陝西省政府邵力子主席:「你代表政府以物質開發大西北,我亦將挈眷西來,幫你精神建設大西北。」所以在我到達之後,邵力子極表歡迎,為弟子覓妥行館,對申請設立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一力支持,且專誠介紹西安濟生會會長兼紅卍字會會長路禾父,濟生會會址極大,庭園占地五畝餘,中建樓房,樓上供奉濟祖,樓下為辦公廳,路會長慨允全部會址,除保留樓上一間供奉濟祖,樓下會計、文書室外,其餘一概提供使用,「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得能于廿四年五月十九日在濟生會大廳成立。吾師率蔡子禹民等自漢口前來躬親主持,現身說法,邵主席亦親臨致賀,盛況空前,至此弟子恍然大悟者,乃當弟子離上海赴長安,教壇舉行天人親和歡送會時,承諸天上聖高真臨別贈言,濟祖我師所頒賜「你我同濟」之涵義。

  吾師留西安期間,曾普施法雨、講道一周、善緣廣被、皆大歡喜。並由弟子夫婦率三子子達及惸聾道人汪近勇、蔡子禹民、王子覺源等,陪侍暢遊長安古蹟,並指定遄赴咸陽,同謁周文王、武王陵、周公墓;吾師並主持天德教西北第一屆短期師資訓練班開班典禮。

太師伯雲龍至聖面諭明夏浩劫將興國難臨頭 速歸隱華山白雲峰

  民國二十五年春三月,弟子復奉命前往北平佈道,並建立北平市宗教哲學研究社于北平市內西拴馬椿。並推荐王雅之道長主持教務後返西安。

  民國二十五年夏間,吾師命長沙郭子大化攜手諭,自武昌專程至西安,囑弟子與郭大化是夏務必前往太白山叩謁太師伯雲龍至聖。太白山終年積雪,人跡罕至,每年僅農曆六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五日雪溶開山,以供朝山進香,弟子等從未見過雲龍至聖,為求達成任務,曾以天人交通請示,蒙雲龍至聖顯示法相,並指定于農曆七月十二日進山,將派大弟子流水子楊宗畏在半山相迎。弟子等遂於先一日抵達隴海鐵路郿縣車站,翌晨登山,經三晝夜在深山風雪中尋訪,始由大師兄流水子接引,進入「棲霞、雲岩」兩洞拜謁雲龍至聖,弟子等再拜請求留山學道,雲龍至聖先溫諭:「絕不可以!爾等使命未了,趕快下山。」繼而歎曰:「明夏浩劫將興、國難臨頭。」遂肅容命郭子大化:「速報爾師,歸隱安徽黃山。」復命弟子應于明年農曆六月初一日前辭官挈眷隱居西嶽華山白雲峰下,長期祈禱,看守西北門戶,且謂:「我會常來照顧。」弟子等依依再拜而辭,遵命行事。

  華山為吾國五嶽之冠,位于陝西省華陰縣,海拔二千八百公尺,為中華民族發祥地,亦為道教全真派之基地,代有高人隱士棲真成道。弟子於是年中秋後,邀約長安八仙庵唐監院旭庵,暨郭子大化、楊子紹時、翟子玠同登華嶽,尋找白雲峰。先查閱華山誌,但在華嶽五峰之外未見有白雲峰之記載,後經北峰八十餘歲之王老主持指點:「北峰側之孤峰俗名香爐峰,可能就是白雲峰。」並囑其徒馬法易引導,終於在大上方唐玄宗之妹金仙公主修真之金仙洞外,發現石碑二方,上鐫「大明萬曆年間某某等重修華山白雲峰下金仙洞」字跡,與雲龍至聖之指示符合,於是覓定大上方最大古洞玉皇洞前蒼松翠柏坡地,委託守洞主持王清箴倚山壘石結廬四間,準備翌年全家隱居。

  是年春,由以精神治療異常靈驗,且分文不取,招致中西醫界之所妒,遂有浙江「江山事件」之發生,中央密令各省以妨礙醫療法為藉詞,全國各地「宗教哲學研究社」一律停止活動。天德道脈幾至中斷。弟子得陝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之維護,保留唯一「宗教哲學研究社」於不墜,並與民國三十三年抗戰末期得甘肅省主席谷正倫許可成立之「甘肅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在西北地區照常活動,以迄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易守,亦屬天意也。

慈母劉太夫人證道先後經過

  同年秋,慈母劉太夫人病危,電召返滬,弟子因潼關宗教哲學研究社分社光殿成立,稽延一夕,迨抵上海,母已仙逝,使弟子終身抱憾,吾師聞訊親赴蘇州太湖福壽山,以望氣勘輿,選定佳城。先母生前長齋禮佛,窮究內典垂二十年,玉階謹遵遺命在鎮江金山寺修建水陸法事七永日,蒙西天佛祖敕封清淨地菩薩,並證淨元如來,繼在圓寂後百日,在西安光殿說法,承惸聾道人侍筆,垂演「明心哲學精華」一書傳世。

  弟子於雙一二事變期間,曾藉口西安等地缺鹽,以財政部西北鹽務特派員身份,攜眷赴山西省洽購食鹽,得在運城開建山西省道場,為晉南播下道根,並至安邑等地拜謁堯王、舜王及禹王陵。

  民國廿六年春,弟子攜眷返滬,轉至蘇州,為先慈劉太夫人安葬于太湖福壽山二龍戲珠穴,是穴係承吾師所勘定之墓地,先母既安葬畢,弟子得安心率眷回西安傳道,準備入山。

雲海恩深 吾師來華山力邀同往黃山

  同年七月二日弟子遵雲龍至聖之命辭官,偕女弟子純華率長子子弋、次子子堅、三子子達、幼兒子繼,暨兒輩之業師郭子雄藩等直上華山,暫居北峰之巔,行館既定,當晚有感,口占歸隱華山七律一首云:「悠悠華嶽幾經秋,國脈同傳亙古休,萬里黃河環玉帶,一輪明月滾金球;風雲變幻誰先覺,烽燧將傳獨隱憂,我本悲時非遯世,天心早許白雲留。」越五日,蘆溝橋七七事變突發,日軍侵華,對日抗戰全面開始,應驗雲龍至聖「國難將興、浩劫臨頭」之預示。

  承吾師關懷弟子舉家籍隸江南,以稻米為主食,今居華山改食麵粉雜糧恐難適應,特偕蔡子禹民、包子道平、謝子君如、應子雲從於廿六年農曆重九後,間關由老河口轉至華嶽,力勸極初攜眷同往安徽黃山靜修,弟子以已允諾雲龍至聖交付使命,居留華山白雲峰下,不便擅離,婉轉辭謝,未隨同往,吾師遂在華山盤桓旬日,並賜鼎爐一具,親題「雲海」二字,鐫石於華嶽蒼龍嶺頭,弟子於清虛集中有「雲海恩深」七律三首誌念。

  二十七年春,又承吾師派閻子仲儒自漢口持手書來山訪問,某夜與極初同在光殿靜參子坐,閻子突感心神不寧,周身似有蟻癢,乃先行下坐,驀見廚房失火,時峰頂北風勁厲,道眾自山間汲水灌救,烈焰已竄飛簷棟,情勢危急,弟子夫婦分持杯水循師授心法定風闢火,吾師顯應,俄頃風止火滅。

  同年農曆四月初七日,吾師在漢口石林啟建救劫法會,弟子奉命隨同閻子仲儒離華山遄赴當時戰都武漢參與盛會。時值中日抗戰徐州會戰,烽火緊張,未待法會圓滿倥傯往返,斯為弟子與吾師最後訣別。

恩師之大慈悲大功德 燒燬劫籍遭獲謫降

  猶記法會期間一日酉刻,吾師突召弟子隨侍,舉行天人會談。吾師高擎左掌,光生凝視,吾師肅容嚴命王天君:「速將無形全部行劫劫冊黑籍調集。」俄頃光生回報:「王天君已遵命辦妥。」吾師緊蹙雙眉,面露慈輝,毅然下令王天君:「將全部劫冊焚燬。」半嚮吾師又堅定地說:「一切責任我完全承擔。」始聽光生回答:「王天君已遵辦!」當時震驚參與法會之全國同道。

  事後獲知:吾師因燒燬劫籍,遭獲謫降,遂有吾師封靈「一炁宗主」,主宰地曹之說。吾師常有感:「人心難度,大道難行,不若度盡幽冥。」誓願宏深,人間又有幾許弟子能體吾師之大慈悲、大功德耶?

  武漢石林救劫法會結束後,吾師未及前往黃山芙蓉居,由于戰事逆轉,首先攜同師母師弟妹暫時避居湖北京山縣農場,京山地緣川、鄂交界,全無戰略目標,突遭日本軍機轟炸,師母不幸罹難,實係道魔交戰,吾師為救蒼生焚燬劫籍之貽恨也。太師母聞訊,關愛孫輩,在川選聘賢淑宋氏,電召吾師返川續弦,即現居香港之師母,然後吾師舉家能歸隱黃山,此亦吾師天道、人道所必然也。

  西安市為大後方不設防城市,弟子在北峰頂眺日本軍機自東沿渭河飛至西安,更番狂炸,得悉死傷慘重,隨即下山趕到西安,喚起各界良心發現,成立陝西省紅心字會,搶救傷患,一面舉辦社會福利事業。該會業於民國七十七年在台北復會,成立中華國紅心字會。

金闕特准「天帝立教道統衍流」

  民國二十九年冬,長子維生年方十四歲,天降重任,集侍光、侍筆、侍準天人交通任務於一身,奉 天帝御旨:特設「清虛玄壇」,長期傳佈天上消息。金闕特頒「天帝立教道統衍流」暨「道統三代」,民國三十年三月,維生侍筆,又頒「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弟子拜讀「天帝立教道統衍流」暨「道統三代」後,恍然大悟天德教之來源與吾師之偉大天命,更知凡有智慧生物之星球皆有 天帝教化,自道統五十一代教主降生地球, 天帝便因應氣運和情勢需要,派遣代表或使者降世,創教救世,行道普化,每一代經歷長短不一的時間和大小不等空間,因應不同需要而採不同教化,各代教名不同,而道統衍流則一。

恩師黃山證道 弟子拜命襲承道統

  民國三十一年臘月初十,清虛玄壇傳出噩耗,「吾師於黃山芙蓉居證道」,緣由吾師懷濟世之宏願未遂,殺劫已起於域內,嘆生靈之塗炭,劫運難挽,自請回歸自然,奉 無生聖母恩准,特派無聲玄母接迎,果證道統五十四代天德教主,歸位清肅道宮,常樂逍遙自在,並奉 道統始祖玄穹高上帝頒詔,敕命弟子為天人教主,系道統五十五代,承繼天德,接替道統五十四代之遺命,以應天心而維道脈。弟子哀毀惶悚,無所適從,一週後始獲黃山報喪電報,證實上項消息,弟子夫婦旋即下山,在長安陝西省宗教哲學社內恭設靈位,率西北門弟子成服遙祭,越三日,乃拜命陞座,襲承道統五十五代天人教主。

「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一書之完成

  「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一書亦於是年冬完成。本書經天人共同奮鬥,孕育於白雲峰下虛皇古洞,其中宇宙自然奧秘與聖凡平等天人大同之綱領,皆蒙 天帝指派清虛真人、崇仁大帝透過維生兒之天人交通不斷提示要棨,天人辨證研討,經弟子與黃維道(震遐)融貫自然科學原理和中外宗教哲學悉心整編定稿出版,蔚成今日天帝教之教義,亦即適應科學時代新宗教的理論根據,名為「新境界」。

  自弟子移居白雲峰下清虛妙境,雲龍至聖常偕崑崙各山祖師從白雲深處而來,上下古今無所不談,曾透露玄機:「氣數已定,中日戰爭了結後,中國將有天翻地覆更大之變亂。」並告弟子:「另有天命,爾應準備到蓬萊仙島。」但不知蓬萊仙島位於何處?

  民國三十三年秋,玉階率長子子弋、黃子維道下山,應甘肅省耆宿慕壽祺、水梓等先生之邀,西溯天水至皋蘭,於蘭州黃河沿北塔山上建立光殿。並經甘肅省政府主席谷正倫許可,在蘭州市成立「甘肅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傳道闡教。翌年夏,始由蘭州東返,道經平涼崆峒山,憑弔黃帝訪廣成子遺跡,然後回西安。

謹遵天命坐鎮華山得保關中一方淨土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日,美國原子彈迫降日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國抗戰最後勝利,舉國歡騰!八年抗戰,弟子謹遵天命坐鎮華山,得保關中一方淨土,而符民國二十七年春,日軍佔領晉陝交界黃河風陵渡口,砲轟潼關,河防危殆,人心惶恐,弟子曾吟「天定勝人,人定亦勝天」七絕一道云:「可憐三晉劫黎多,劫來劫去可奈何,且坐山頭舵把穩,笑他不敢渡黃河。」又占「樂土樂土爰得我所」七絕一首云:「早奉天公賜合同,一方淨土留關中,十方三界齊擁護,豐鎬重開太平風。」以慰戍守西北之胡宗南將軍。此當感謝吾師上海開導師訓練班所賦予之精神靈感!

  得天之助,在抗戰期間,自擁有數十萬大軍之胡宗南將軍以至軍長師長(見清虛集)大都登山求道,將星往來不絕於大上方道上,得極初之策勵,回到防地均感有不可思議之力量。

  弟子遵師命挈眷赴西北辦道,旅秦十有二年,隱居華山八年,於民國三十五年八月,全家平安回歸上海,以慰吾師在天之靈。

奉天命至寶島願與台灣共生死政府共存亡

  民國三十六年夏,雲龍至聖,遣淤馳道人到上海面授天機,並指示:「蓬萊仙島為台灣寶島。」弟子為遵天命,乃準備舉家遷往台灣。是年冬天因有投資台灣福台公司之舉,於三十七年來台北接管,未料該公司早已負債纍纍,資產均係虛報,支撐年餘只能宣布破產辦理結束。當時大陸局勢惡化,幸弟子全家於三十八年春安全來台,此亦吾師在無形所作安排。

  民國三十八年一月,先總統蔣公為弭戰銷兵,宣告引退,四月共軍大舉渡江,南京不守,政府播遷廣州,十二月間大陸全部淪陷,政府宣告轉進台灣,定台北為臨時首都,代總統副總統李宗仁出國赴美,中樞頓失領導中心,人心惶恐不可終日。弟子閉關靜觀,公開發表時勢預測,強調三點:「(一)世運之轉變。美國將最先採取軍事援華,防守台灣。(二)台灣前途樂觀,直至世界第三次大戰結束,始終可以確保為中國之自由樂土、世界之桃源。(三)天命仍在蔣公,應在中秋後重振威德,主持國政,完成時代使命。」

  是年冬陳立夫、余井塘、洪蘭友三先生來訪,詢問國家前途,弟子對曰:「蔣先生明年(三十九年)正月元宵如不復職,我們大家唯有跳海一途,希望各位趕快發動勸進。」嗣經各方奔走呼籲,蔣公終於翌年三月一日(農曆正月十三日)復行視事。

  在感覺上,從弟子下華山到台灣,這段離亂歲月中,吾師直接間接、有形無形,時常在我左右,誘導我,督策我,鼓勵我。因之弟子自從基隆登岸抵臺後,自訂祈禱詞為:「第一、願人心復古,抱道樂德,回天轉運,人類浩劫化減於無形;第二、願人心不惑,澄清赤魔氛;第三、願天佑中國大陸同胞,掙脫無邊苦海,早出火熱水深;第四、願青天白日放光明,我居自由安寧;第五、願與台灣共生死,政府同存亡。」

  民國三十九年公元一九五0年,北韓突侵南韓,聯合國出兵制裁,派麥克阿瑟將軍為總司令,聲討北韓, 天帝全力媒壓毛澤東出兵抗美援朝,美國杜魯門政府對我政策立即轉變,第七艦隊、第十三航空隊奉命協防台灣,美國軍援與顧問助我裝訓三軍,世局發展正與弟子預測相符,天佑台灣安定得救。

接辦自立晚報致力爭取新聞言論自由

  弟子正擬修道俟命,台北自立晚報因副刊編輯失察,奉令停刊,永不復刊,數十員工大都係大陸避難來台,頓陷絕境,該報負責人通過子弋、子堅兩兒關係,誠懇挽請弟子出面向當局緩頰,請求解禁,經弟子多方說項,決策者主張:若由弟子接辦,當准復刊。民國四十年九月弟子以在野之身,盡書生言論報國之責,依法申請接辦台北自立晚報。且自智忠以次全家投入,慘淡經營,冀以該報作為「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公開討論之園地。並承黨國元老于右任師以其當年鼓吹革命,在上海創辦民立報之專欄「天聲人語」四字轉贈,勗勉文章報國,弟子遂以「天聲人語」專欄,親自執筆,評騭時政,貶箴人心,尤以爭取新聞言論自由,開啟民主政治思潮,雖在三年之內曾受到二度停刊處分。捫心自問,亦已竭盡國民之天職矣。

  民國四十七年夏間,政府決定修訂出版法,民營報業積極反對,弟子不顧三十餘年黨齡,遂宣佈脫離國民黨,在自立晚報報頭下方標示「無黨無派獨立經營」字樣。復以二度停刊處分,嚴重之打擊,元氣大傷,經商得吳三連、許金德等,三方合作改組,始得在穩定中發展。

「無黨無派獨立經營」為中國報業史上空前創舉

  在弟子夫婦七十雙壽,台北市民營報業各負責人特集文出版「玉涵集」,以紀念玉階當年團結民營報業為求生存,奉獻心力艱苦奮鬥之事跡,特摘錄幾家報紙負責人敘述弟子為民營報業及國家前途之貢獻,如聯合報發行人王惕吾在壽文中以「奮鬥的夥伴」為題,指出「民營報業在政府播遷台灣之初,工商業甚不景氣,商業廣告極少,報業發展異常艱難,虧累不堪,在玉老領導設計與奔走力爭之下,民營報業遂取得政府與公營事業定期之公告廣告收益,奠定大家生存之基礎,並提出聯合申請貸款辦法,爭取大宗銀行貸款,使民營報業得以更新設備,以求發展,而有今日蓬勃現象,此一辦法之主要推動與負責向台灣省政府及銀行交涉者均由玉老一人承擔」。范鶴言社長在「民營報業奠基之李玉老」壽文中云:「為我民營報業之大團結,出力最多,設想最周,計劃最密者首推李玉老,玉老坐鎮民營報業聯誼會,運籌帷幄,策劃周詳,功不可沒。」中國時報余紀忠發行人以「壽玉老七十」為題,其文曰:「每憶及玉老在當時剖析事理當仁不讓之言論風貌,歷歷如在眼前,玉老為人治事有所爭,亦有所讓,其所爭者為公義,所讓者為私利。玉老接辦自立晚報慘淡經營,先後遭受兩度停刊處分,其為爭取新聞言論自由所出之代價至高。」自立晚報發行人吳三連在其「堅忍不拔,松柏永青」壽文中云:「本人忝與玉老有共事之雅,復以廿載莫逆私交,據我所知,自立晚報曾經兩度奉令停刊,無異乃致命之打擊,任何人處於此境,均必氣餒,而乏重振旗鼓之勇氣,但玉老秉其堅忍不拔之毅力,於兩次停刊期滿,竟能復刊,若非玉老待人以誠,克己以儉,自立晚報於如此困境之中能不夭折者,殆亦幾希矣,三連最敬佩玉老為爭取新聞自由之決心,在當時自立晚報報頭下方標明『無黨無派,獨立經營』八字,此在自由中國報業史上實屬空前創舉,玉老之特立獨行,由此可見一斑。」

  綜上諸文所記載弟子為人處世之道與奮鬥力量,可說皆得自追隨吾師辦道與修持中體驗而來,民國五十五年冬,弟子主持自立晚報已十有五年,對國家前途竭盡言責,問心無愧,認為塵緣已了,決心退出自立晚報,還我自由之身,安貧抱道與世無爭,以我本來面目迎接新命。

美蘇對抗瀕臨決戰邊緣、決心傳播天帝真道拯救三期末劫

  民國五十七年弟子應日本京都產業大學校長之邀赴日講學,由臧子廣恩接待,並將「新境界」約請各大學教授翻譯日文,得為今日天帝教日本同奮應用,當時因傳教時機尚未成熟,未允各方所請,月餘即返台北。

  民國六十四年四月五日清明子夜,先總統蔣公於狂風雷雨中大星殞落。弟子遵循天意,肯定宣示「天命仍在蔣公」,台灣前途與中興復國之重擔,落在大忠大孝時任行政院長蔣經國先生之肩上,以維復興基地台灣寶島之安定。

  玉階有鑒於世界自唯物無神共產暴力崛起,以至中國大陸赤化之後,蘇聯征服世界野心日亟,美國蘇聯對抗瀕臨決戰邊緣,乃於六十五年春,弟子夫婦率三子維光夫婦赴美考察「美國與蘇聯對抗情勢」,次子維公夫婦迎候於加州,至紐約華盛頓等地參觀訪問,月餘始返國,此行諸多感觸,深感美蘇核子戰爭勢不可免,核子浩劫瀕于眉睫,決心返國,傳播 天帝真道,搶救三期末劫。

  遂結合同道積極籌組吾師所創辦之「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宗教哲學研究社光殿奉 天帝詔命名「凌霄寶殿直轄寶殿」,於六十七年元月成立於台北,並訂定研究發展方案,循序進展,每月舉辦「宗教學術講座」,邀請各宗教領導人與名流學者講演及座談,作純學術性之闡發,不作任何傳教活動,同時每月出版「宗教哲學」期刊,藉宗教哲學之研究與探討,養成學術自由研究風氣,以為「宗教大同」舖路,並為天帝教復興之前身。

日夕禱告哀求 上帝特准天帝教重來人間 終蒙恩准繼開道統拯救蒼生

  同年十二月蘇聯突出兵入侵阿富汗,並有進佔伊朗,切斷西方工業國家石油供應之企圖,美國卡特總統乃一再發表強硬聲明,決心以核子武器保衛波斯灣油田國家。當波斯灣風雲緊張之際,正值弟子開辦正宗靜坐班開課伊始,乃率領兩期學生三十餘人,日夜祈禱持誦皇誥,皇誥是 天帝聖號之簡稱,誥文為「慈心哀求,金闕玄穹主,宇宙主宰赦罪大天尊,玄穹高上帝」。同心哀求,希望波斯灣局部核子戰爭,化為一般傳統戰爭,果然天從人願,發生嚇阻作用,蘇聯不敢妄動,波斯灣一場核戰雖得倖免,卻引起伊朗與伊拉克兩個回教兄弟國家八年傳統戰爭,此可謂持誦皇誥力量之證驗。惟核子戰爭隨時可能一觸即發,不惟地球將有玉石俱焚毀滅之虞,而且宇宙和諧亦將同受影響。此一空前浩劫既非現有任何宗教所能挽救,且各宗教自身亦同陷于浩劫危殆之境。氣運所趨,勢非五十五代天人教返本還原,弟子基於此一認知,日夕禱告,懇切哀求 道統始祖玄穹高上帝特准第一代天帝教重來人間,以期旋乾轉坤,化延並化解核戰毀滅浩劫,拯救蒼生,繼開道統。

  乃於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天帝頒詔,略曰:「念茲末劫,天帝教既在地球復興,應設置教主,特派李極初充任。」極初聆詔,惶恐萬分,以復興先天天帝教,旨在傳播 天帝真道搶救人類,延緩核戰,天帝教在天上既係 天帝立教,與宇宙同起源,人間無人可擔任教主,但願有生之年為 天帝效命,跪地痛哭,懇辭教主一職,至誠感格,至該月二十七日蒙 天帝再度頒詔:御定 天帝自任教主,位證無形,改派極初為「天帝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

天帝教正式成為中華民國十大宗教之一 救劫宏教同時並進

  極初拜命,遵以台灣寶島為起點,宏揚 天帝宇宙大道,針對世局演變,呼籲世人急起從根自救,擴大人類生存合作思想領域,祛除侵略鬥爭凶暴心理,邁向精神重建,道德重整,號召教徒同奮不為自己設想,不求個人福報,必須負起兩大時代使命,一心祈禱誦誥,哀求 天帝妙想神通:一、化延並化解世界核子戰爭毀滅浩劫,二、確保台灣寶島復興基地,早日實現以三民主義和平統一中國。

  弟子認為天帝教重來人間應以「救劫」「宏教」同時並進,而宏教須有建教憲章弘化方案,以為後世依據,爰即親自擬訂「天帝教教綱」,凡十章二十八條,附件十五宗,奏奉 天帝御定,並通令三界十方,一體遵行。

  民國七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奉內政部許可天帝教自由傳播。民國七十五年七月奉內政部台內民字第四一七九0八號函准許設立「財團法人天帝教」,天帝教正式成為中華民國十大宗教之一,奠定人間復興基礎。其中周折,實為天人奮鬥之痛苦經驗,亦實極初時時記取吾師創教行道之艱辛教訓也。

教徒信守吾師手訂人生守則,教堂高懸吾師法像

  天帝教奮鬥十三年來,依照教綱在復興基地配合台灣省行政區,先後成立各級宏教教院,計有二十二所教院、十五所教堂,並有三所直轄道場:天極行宮、鐳力阿道場、天安太和道場,以及四個直屬輔翊團體: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中華民國紅心字會、中華天帝教總會、極忠文教基金會。各級教院、教堂、直屬道場教壇光殿與大同堂,均高懸道統五十四代教主吾師法像,以垂後世,而為教徒同奮瞻仰禮拜。

  天帝教教徒同奮依教綱規定,必須信守吾師手訂之人生守則,朝乾夕惕,反省懺悔,犧牲奉獻,堅持天命、信心、奮鬥,積極培養正氣,持續日夜祈禱誦誥,使地球戾氣化為祥和,美蘇兩國關係恢復正常,得見世界核子武器毀滅大戰化延,避免導致玉石俱焚、靈肉同毀之慘劇發生。全教同奮現正繼續日夜精誠祈誦,為確保台灣復興基地安全,完成保台護國和平統一中國天命而奮鬥。

  極初行年九十有三,以三分之二人生歲月,踵武吾師,為天下蒼生,為 天帝真道,創教弘法,立身行道而奮鬥。個人之生死、家庭、名利、毀譽,早已棄諸物外,因吾師有形、無形長相左右,不斷策勵、誘導,幸免隕越。

雲海情深師恩永存,時代在變,極初之道心不變

  雲海情深,師恩永存,欣逢吾師百歲華誕,謹敬追述創教行道六十餘年之奮鬥大事,以免信史「年久失真,年近失偏」之誤。六十年來,時代在變,一切在變,極初之道心不變,我信仰 上帝之誠,一天比一天堅定,我銘懷吾師之心,一天比一天彌親,謹以本文頌揚吾師普濟渡人陰超陽薦之功德,並以表明對帝恩、道恩、師恩之忠藎。

  謹錄「雲海恩深」華山時期戊寅重九作七律三首於次:

  「師徒應運喜逢原,三六劫前是本源,不是無形一炁化,極初那得運乾元。婆心一片漏天機,法雨繽紛洩道微,氣接虛無復本性,三期了結萬流歸。德教闡揚列第一,光明廿字篆龍文,無形結了有形果,普化大同報師恩。」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