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感應錄】一人得道 九族拔渡

【奮鬥感應錄】一人得道 九族拔渡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39期 » 【奮鬥感應錄】一人得道 九族拔渡

楊靜聲  1995-08-25 10:30

-我與先祖的親和感應

  吾等凡人皆無神通,與無形界的往來,雖頻繁且息息相關,但若非有莫大因緣,是看不到、聽不到亦摸不著的,無獨有偶本人卻因緣際會巧遇二件,今道來與大家分享。

毛骨悚然的連連怪聲

  在法華上乘正宗靜坐班先修乾十三、坤六期時,不知是媒壓、還是巧合,在無心插柳的情形下,中途插班就讀,第二天下課後,師尊補點道開天門,好險!趕得上,否則成遺珠之憾了。但在家開始靜坐後,初階段每天均無事,和諧入坐,但進入第三個星期(靜坐班第七週)開始不安寧,每晚子坐總是聽到吱吱喳喳微細的吵雜聲,本不以為意,日復一日聲音更多、更大。以為是辦公桌抽屜成老鼠窩了,決定揪出罪魁禍首,但翻遍了所有桌櫃,卻連隻蟑螂腳也沒找著,只好作罷。是夜聲音更大,這次來自門外的牆壁,好像外牆磁磚龜裂的聲音,心想冷縮熱脹之故吧!打開落地窗未見磁磚掉落,於是繼續靜坐,剛入坐又傳入另一種聲音:啵啵、嘎嘎不停,心想不得了,該不會是電線走火吧!於是起身拔下全屋的插頭,睡覺去了。

  隔夜方入坐,聲音又來了,但頻率不同,好像兒子打電腦的聲音,在夜深人靜萬籟俱寂時,這種聲音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想起師尊所教:「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於是入坐後不停的默誦廿字眞言,可是那聲音好像在和我跑馬拉松似的,我快,聲音也快,我慢下來那聲音也慢下來,煩得我忍不住自言自語說:「不坐了,去睡覺。」

  第二天週末,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情去天極行宮上課,急忙找引導員-廖靜豪問她這是怎麼一回事,靜坐時有聲音,正常嗎?連珠砲似的問題轟得她措手不及,她面有難色拉著我的手,往大同堂講台飛奔,說:「快!帶你去找『老芋仔』,他會給你答案。」搞得我一頭霧水,心想遭了。

  王光我同奮當時是師尊的侍從長,上課期間充當台語翻譯官,只見他十分慎重的說:「天帝教是最會處理鬼神的,不要道聽途說,不要浪費金錢,……因緣……因果業力。」新同奮的我如鴨子聽雷,見他口沫橫飛卻不知所云,但只聽懂一句話,誦廿字眞言、廿字真經迴向,必可化解幽魂的干擾。

尋根報恩 奉獻神主位

  掌院當時每天下午二點,在二樓平等堂由左光湘副掌教帶領同奮誦唸廿字真經二本,遠在十里外的我,冒著寒風騎機車到掌院參加誦經儀式,記得當天氣溫極低,穿上登山羽毛衣,厚厚大手套,牙齒尚不停上下親和打顫,可是一想到夜裡那煩人的聲音,還是鼓起勇氣向前衝。

  二本真經很快誦畢,下樓時,覺得鼻子塞得很難過,便找炁功中心專職敏增同奮做炁功,於是結下了一段緣。

  看她慎重的穿上白色醫師專用外套上香禱告,我也恭恭敬敬的接受診治,不停的默禱誦唸廿字眞言,看她誠懇而專注的神情,好叫我感動,心想以後我可得向她學習、看齊,也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奇怪的是,產生化學變化的人,是敏增不是我,她表情變化多端,皺了下眉頭,口中唸唸有詞,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她唸什麼咒語,但已覺得似乎不太妙,一會兒要我張口,一會兒要我抬頭,然後喝了一杯經她比劃過的溫開水,溫柔的問我:「舒服點嗎?」我誠實的搖搖頭說:「差不多。」

  她看了我一眼,又回頭看了一下廿字眞言匾,弄得我莫名其妙,我依舊是我,爐上依舊冒著煙,但她的眼神散發著怪異的光芒。她說:「靜聲!你奉獻個神主牌位好不好?」心想每年都在佛堂為祖先及陰靈超拔,只要平安,再超拔一次也無妨啊!於是告訴敏增,乾脆連娘家的祖先及陰靈也一齊超拔,人要尋根報恩呀!

通了高壓電般失聲大哭

  敏增教我如何在廿字仙佛前迴向給陳、楊二家祖先,並祈禱護佑身體健康,家庭平安。她一面填寫資料表,一面要我上香禱告。鞠完三鞠躬向廿字眞言匾稟報完道名,開始祈禱迴向時,不知哪兒來的一股電流從頭到腳迴繞著,電力之強筆墨無法形容,呆若木雞的被電住,且莫名的開始流淚,然後失聲大哭,聲音大到連在三樓光殿靜坐的敏根都嚇了一跳,飛奔下樓看個究竟,一旁的敏增更是不知所措,手忙腳亂的抓了一疊衛生紙讓我擦那一臉的淚水和鼻涕。

  圍觀同奮越聚集越多,可是我的哭聲仍然無可抑止,如通了高壓電的身體,電流不停迴繞,突然有人拿了串唸珠給我,要我跪在拜墊上,每唸一遍廿字叩頭一次,就這樣不知誦唸了幾次,直到身體不再麻,哭聲停止。

  突如其來的舉動,自己不但無法控制,亦無法理解,敏增更是面如死灰,不安的安慰我說:「不要害怕,我去問施光旅。」電話那端傳來恭喜之聲,謂此乃天人親和,喜極而泣。我只有一臉迷惘,不知真假。

  回到家中,將此事告知先生同奮,心想先斬後奏之事不知怪罪否,豈知他高興的說:「辦了就好,這一陣子也被這怪聲音煩,卻找不到原因。」原來不是我神經過敏,只是彼此心照不宣而已。當夜子坐,最高品質-靜悄悄,而且坐得渾渾噩噩舒服極了,從此以後,除了不速之客-蚊子外,再也無任何聲音。

  八十三年度秋祭超拔法會是天帝教的重大慶典,有幸參與工作小組,並請娘家二位弟弟務必參加,因楊家祖先在法會時的蓮花燈,需由他兄弟來端持,兒子和先生則持陳家之蓮花燈。

小弟在法會的奇遇

  第二天清早,尚在睡夢中,小弟來電,興奮告之昨晚的奇遇,只是對其中之境不解其意,特來電問個明白。他說在法會進行中,天空一片金光,金光中出現一棟房屋,金碧輝煌,屋前現出一條金光大道,前面二位金光閃閃的武將,人高馬大威風凜凜的引導著七個人往房屋走,那七個人黑臉金身,頻頻回首點頭,以作感謝狀。

  這事情成了存放心中的一個結,不敢問也無法證實;過去聽聞諸多同奮的感應,「死鴨子,硬嘴巴」(台語)的我,不讓我遇到還死不承認呢!幸好敏份同奮為我解開了謎題,她說當天法會時展現的情境是:「你家祖先九玄七祖,在二位金甲大神的引導之下,擁有一間修行的好道場,祖先屬陰,故黑臉,在超拔時有金光的加持,故全身呈金光,而那房子則是在天安太和道場所擁有的一個無形的牌房,即你所奉獻之神主牌位。之前的聲音,則因你夫妻二人,天門已開有光,祖先也想沾沾兒孫的光,享受一份福份,故而屢次叩門,卻因熱準、頻率不同而無法溝通,只好媒壓你和敏增,共同完成這件陰陽大事,這叫一人得道,九族拔渡。」

  憶起光旅同奮的道賀聲與小弟的奇遇,不由的感受到我們天帝教的超拔功力,三界十方、天人同沐在無形的運化中,在世子孫的培功立德,得以德澤列祖列宗,今生有幸得明師指引,加入奮鬥救劫行列,慶幸自己是個幸運兒,只能加倍奮鬥再奮鬥。

廿字眞言超拔甲魚

  總是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中,忘了自己的生日,只有在媽媽的召喚中:「明天回來,我煮個鴨蛋麵線給你吃。」才知道又過生日了。而老公每年也是有意、無意的忘了,家中的傳統,是連長輩都不過生日,故早已習以為常了。

  一天夜晚從教院誦誥回家,老公突然說:「走!吃宵夜去,慶祝你生日。」等了十三年的邀約,在入天帝教後才如願以償,感動之餘覺得如果早幾年進帝教,不就少抱怨好幾年了。師尊太偉大了,一定是晚課聽到我對媽媽的感謝,故派監護童子敲他不解風情的豆腐腦袋,迫使他請我吃點心,慶祝一下。

  到了一家海產店門口,已有四、五位朋友在那裡,手提一盒蛋糕和美酒,齊說:「大嫂!祝你生日快樂!」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怪老公做這種安排,也不讓我知道(雖然這並不是我想要的慶祝方式)。

  侍者隨即端上二杯酒,謂紅色的是鱉血、綠色的是鱉膽,請大家速飲,看到桌上二個紅綠並排的酒杯,楞了一下,心想慶生幹什麼殺生呢?而且又是以我之名而殺,即搖頭表示不敢喝,剛放下玻璃杯,倒了一杯果汁,「咻」一聲,一陣痛感穿入腦中,眾人喝得酒酣耳熱,我卻無福消受,頭疼倍增,頻頻催促老公,表示要回家。

  上了車,方轉告老公頭疼異常,額頭直冒冷汗。一進家門,服二顆止痛劑-「普拿疼」才上床睡覺,但輾轉難以成眠,早上又起不來,心想大概藥量超倍了。下午一點鐘有一堂課非上不可,只好抱著欲炸的腦袋,踉踉蹌蹌到教室。

  自喻得「教書癌」的我,平常只要站在講台上,拿起粉筆病痛自然痊癒三分,今卻異於往昔,疼痛不但未減,聽到小朋友吱吱喳喳的講話聲,又增痛三分,過一會兒,突然靈光一現,告訴學生不要吵,老師要休息,於是雙手捫心,低頭反省告慰二隻甲魚:「因為自己口腹之慾而傷及二位生命,雖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請原諒,今請我的監護童子帶領你們往天安太和道場等候超拔。」並誦廿字眞言九遍迴向,說也奇怪,在面向窗外藍天叩謝廿字仙佛之際,那股疼痛從頭頂又「咻」一聲飛出去,痛就像拔鐵釘一樣,從頭上消失了,不痛了。

  小朋友一臉茫然,不知老師今天怎麼了,一直猛向窗戶敬禮,我自己也茫然,不知天安太和道場的殿主、副殿主要收容魚類的和子嗎?但唯一確定的是頭完完全全不痛了,而且立即生效。

  眾生皆有靈覺,依其和子層次高低而決定與電子體結合成為礦石、植物或動物,也因其因緣不同,決定與和子結合的時間長短,唯一不變的則是各憑本事,各有去路。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