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家庭見證(光雷、敏應) 佈施過程就有喜樂

奮鬥家庭見證(光雷、敏應) 佈施過程就有喜樂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06期 » 奮鬥家庭見證(光雷、敏應) 佈施過程就有喜樂

口述 黃敏應 採訪 宋靜貴  2001-04-01 11:55

雖然發了願,沉重責任相繼而至,
但也因發了願,人生得能步步向前,
家人更有無數的感應與顯化……

  我和光雷婚後,隔年(七十五年)相偕到台中主院皈師,從此之後婆家和娘家親友陸續皈入帝門參與奮鬥,在這十數年的奮鬥歷程,個人在閱歷上成長不少,一家人更有無數的感應與顯化。

太多感動,家人陸續皈依

  夫妻兩人皈帝之初,受到家人不諒解,大家各自信仰不同宗教,母親更是虔誠的基督徒,光雷不為所動,每次上光殿便祈禱請求上天顯化,自此感應不斷。當時,為了祈求母親健康,光雷在桃園敏容家親和室誦唸寶誥(桃園尚無教院),常夜宿該處。某一晚,光雷很奇妙的感應到師尊前來提靈,肉體有強光熱流貫穿,四肢感覺靈體出入時的變化,以及觀看到的景色,其間過程光雷意識都相當清楚,這個不可思議的現象,讓光雷奠下了日後不惑的奮鬥信心。

  光雷全家除了二哥及姊姊尚未參加靜坐班,其餘均已皈入帝門,這其中亦有很多顯化。當時光雷父親住院,在光雷為其炁療後,即可脫除呼吸器,光雷母親感動之餘的呼應,使得家人陸續皈依。

  最值得一提的是,家裡最鐵齒的姊姊在某一因緣下,因腳痛被父親帶到台北始院,請求天人炁功療理,在找不到同奮幫忙的情況下,請不常出手的敏臺幫忙,敏臺很緊張,趕緊上光殿祈禱,在療理過程中,光雷姊姊看到敏臺的手指射出金針進入她的體內,感應殊異,也因此因緣,姊姊才肯皈依帝門。

  後來光雷的母親罹患癌症,當時曾祈求師尊幫忙,師尊不詳答,但語透玄機。在光雷母親開刀後,光雷在上班途中發生車禍,其母在十個月後逝世。師尊說,光雷與其母有前世之因緣,光雷發生車禍乃是為其母承擔。師尊又說:為人子女雖希望能留住親人,但是否曾想過病人很痛苦,強留在人世間,只讓病人受更多的苦,我們又於心何忍?

  這其中又有一感應,光雷在車禍期間,剛在上先修三期靜坐班,出院前去上課時,先去叩見師尊,得師尊當場賜予幾張黃表紙,在返家就寢時,頭底下和包在腳下的黃表紙同時衝入一股能量,然後往胸前交會,非常舒服,對於病情大有助益,現在想起來,還由衷地感謝師尊。

  光雷母親的葬禮,決定採用帝教禮儀,這是北部第一次舉辦的飾終大典,師尊特派張光籌同奮北上協助,恰逢光雷父親先修五、坤八期同期學員們同來參加,當天祥光普照,莊嚴神聖,毫無一般葬禮陰霾之氣,其母在天之靈想必也是安寧祥和。

父親開刀前,竟不藥而癒

  我的娘家除了弟弟以外,父母、兄嫂、姊姊及姊夫等,也都已入帝教,且為靜坐班結業,當時他們遠從花蓮至天極行宮上課,非常辛苦,母親楊貞湘雖不識字,但非常認真,反覆聽姊姊(敏夫)為其錄下的錄音帶,勤加背誦,牢記口訣。父親是最晚參加靜坐班的(八十七年),他一直認為,做好人行好事即可,未必要入教,但在參加靜坐班之前,他一直有感應,也許是無形媒壓吧,他的感應事蹟很多,在此僅舉七十七年間之感應略加敘述。

  七十七年某夜,父親腹絞痛,曾昏厥過去,隔日清晨送醫診治,醫生根據X光片,告知父親腎臟呈黑色,需開刀割除,當時我已辭去教職,在家照顧幼兒普聲,為能讓父親開刀順利,便依規定時辰於家中靜室廿字匾前,勤誦北斗徵祥真經、廿字真經,並上光殿發願,願終生為教奉獻,並願承擔父親痛苦,甚至折壽予父親(後來才知道哥哥光掌、姊姊敏夫也曾發下相同願力)。直到開刀前一夜,我還不斷虔誠地持誦北斗徵祥真經。

  隔天於預計開完刀的時刻,撥電話回花蓮,才知有大顯化。在手術當天凌晨,父親如廁時尿出許多髒血,早上開刀前,醫生為求慎重再做一次檢查,並再照X光,結果令醫生非常驚訝,直追問,到底父親吃了什麼,或做了什麼,X光片呈現的是完好正常的腎,他從不曾碰過這麽奇怪的事。其實驚訝的不只醫生,還有父親和我們。我深知是 上帝顯化,若非無形的力量,若非全能的 上帝,有誰能旋轉乾坤,免除父親開刀之苦。

  這件事還有一奧妙經歷,就是在父親先前因劇痛昏厥之時,曾看到一位仙人,牽著他的手,帶他到天上,在天界看到許多美妙仙境:既莊嚴又祥和,有幾位老者在下棋、喝茶,邀父親留下一同下棋,父親說:我還想回去,我有很多事尚未交代。老者說:很多人想來都來不了,你還要回去。父親仍堅持回到人間,所以他醒了,才有後來送醫診治之事。我當時曾以本教方式詢問父親病情之事,答案是壽元已盡,所以我想若非 上帝的安排,就沒有後來陸續的顯化及圓滿的結果了。

  父親於八十七年參加靜坐班,首席賜其道名為「平生」,且告知「生」有獲得重生,生命重新開始之意(首席並不知父親當年的奇蹟),我想若和七十七年之經歷相印證,會覺得其中之妙,妙不可言,每件事都環環相扣,依序推進,終於能讓我最牽掛的事實現—父親參加正宗靜坐班。感謝 上帝及無形仙佛。

轉任教育界 教化下一代

  我個人於七十五年初入帝教後,當年十月份便任專職,七十六年為育養幼兒而辭職,七十八年又重任專職,擔任首席使者辦公室行政專員,這段時間陸陸續續的兼任天帝教總會、帝教出版社、極忠文教基金會等行政工作。八十一年五月極院成立,轉任教財中心工作,直至八十九年辭職。在這頗長一段時間裡,充實又忙碌:很高興能在師尊關懷下為帝教盡心辦事,也很懷念當年光中開導師、維剛樞機等長官的帶領,在他們能專職全力的投入下,教院才能有條不紊的展開運作!

  或許是先天的願力吧,讓我這世得以發願全心奉獻天帝教!雖然發了願,沉重的責任,負擔相繼而至,但也因發了願,讓我的人生能步步向前邁進,我想若無帝教這十幾年的磨練,我的人生恐無法如此大豐收,只能在紅塵中隨著塵緣打滾……。

  我會於去年辭去專職轉任教育界,最主要是因連年的工作壓力,讓我喘不過氣,為了重新調整自己,讓自己更為壯大,便暫時辭去專職。選擇擔任老師,是因師尊對同奮們擔任教育界皆樂見其成,因教育界也是在教化人心,且自己對作育下一代早有夙願。

  因為有了這幾年在帝教的歷練,我今日才有教書的能力,中文系畢業的我,現在在私立高職擔任國文教師,只要有機會便以帝教精神教化學生,白天教書,晚上進修電腦,同時協助台北掌院教財中心工作,很少有時間誦誥。反而光雷上光殿的時間比我還多,光雷現在科技單位服務,並兼職天安太和道場電腦資料整理工作,我想等我下學期晚上課業告一段落後,能有較多時間上光殿奮鬥!

未來要重返專職 面對挑戰

  如果有機會我還會再回帝教專職,前陣子因突破不了心中癥結,使我必須至社會中再充實,我期望這段時間的磨練,能讓自己更為壯碩,將來重返專職時,不但能面對更嚴苛的挑戰,也能協助有心結的同奮們,解開心鎖!更希望現在徘徊在十字路口的同奮們,能速速回頭,人生很短暫,隨著身體的老化,生命會越來越茫然,唯有持續不斷的奮鬥,生命目標才能越來越篤定;生活越來越快樂!

  我也希望藉著這一段時間,以客觀的角度重新瞭解專職同奮角色,以我這幾年的經驗,我覺得專職同奮之定位,宜予以再界定清楚,否則在工作範圍無限擴張、道長們無法專職負責、工作時間過表、人道無法兼顧情況下,極易被擊倒。也希望天帝教之財源能更充裕,讓有心同奮在無後顧之憂情形下,能全心全力為教奉獻!

  元月七日參加了台北市掌院舉辦的園遊會,很高興見到許多老同奮,彷彿又回到家了!看到如此多的同奮,為了活動不計盈虧的在叫賣、忙碌,真的很感動!我想帝教的團結力除了源自共同的使命感外,另外很重要的是,同奮們有歸屬感,相處在一起像一家人!當然必須先有無私的付出,有服務他人的心,才能有此感受!師尊曾說:犧牲享受、享受犧牲,我想在佈施過程中就能得喜悅,自私的人是得不到 上帝的真道,昊天心法的精神就是無私的奉獻,能做到此,也就能體會師尊的心!很意外的在園遊會中光雷摸中了頭獎,我把它當成是上天給我們的鼓勵,要我衝破難關!

  今日尚能留在帝教奮鬥的人,實屬不易,因在帝教做不為人所知的事、聽不到掌聲、也得不到名聲,但我想這群默默付出的同奮們,內心是很篤定的,今世認真行道,將來功成圓滿,能回天繳旨就是最快樂的時候!

奮鬥家庭小檔案

光雷:

父:許雜孝

兄:許光矜(已歿)

弟:許光傅

弟妹一彭敏妍

 

敏應:

父一黃平生

母一楊貞湘

兄一黃光掌

嫂一顏靜握

姊一黃敏夫

姊夫一林光欲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