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二期  > 【教訊第二期】

臨別.我命由我不由天

/師尊臨離日本前贈言

  首席師尊於七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下午三點,在日本東京虎門霞山會館,舉行演講會。演講內容分兩部份:

  ●臨別(師尊於十二月廿七日回國)敬請日本有道長老、大德君子奮起支持擴大祈禱以救日本國前途而維國脈於不墜書。

  ●我命由我不由天。 以下是全文:

  本人此次到貴國,勿匆已經四個多月了,這次來到貴國主要的使命,是為救劫,為救日本國而來。是希望使民主自由經濟繁榮的工業大國─日本,在未來的第三次核子大戰中,能維持到國運不墜。承蒙各位的熱誠支持:

  (一)富士山祈禱大會成功:天帝教主辦之化解減輕災劫祈禱大會,能順利地完成使命,首先在此感謝各位。

  (二)設立危高山天帝教日本主院:以前向各位談過,未來的美蘇核戰,貴國居於世界戰略地位,首當其衝。所以本人此次最重要的任務是在貴國找一個地點設立 天帝教壇,以作為將來逃避核戰浩劫之所。這個地方與日本皇室淵源很深,就是三重縣、危高山下引接寺。承館長中山法元大僧允准,選十一月廿五日舉行開光大典。

  綜觀最近國際局勢,自美國雷根總統訪日後,於東西方情勢而言,美、日之關係是更增進、更加的密切,對民主自由世界而言像是好的現象,但對第三次世界大戰而言,恐怕越來越快了。一星期前,四位國際現勢專家代表(包括蘇俄、日本等)互相研討。其結論曾於日本國家電視台發表過,認為現在是二十年來東西方關係最壞最緊張的時刻。同時看看最近報上的消息,英國、西德,遵照北約組織規定已準備于十二月中旬,裝備美國潘興飛彈。義大利也於昨日(十一月十八日)獲得國會通過裝設。這種飛彈是中距離中程飛彈,直接可命中蘇聯的心臟地區。而至今蘇俄卻還未在中南美洲找到一個適當地點裝設SS廿飛彈,以對付美國。因此,這對蘇俄而言,是非常不利的,所以蘇俄非常的緊張,隨時隨地想先發制人。所以美蘇決戰如發生在眼前,亞洲的國家都沒有準備,貴國是否有準備?(師尊問日本人,答稱沒有準備)。

  但本人奉了 上帝之命來到日本,為貴國作了一個準備。因為戰爭一發生,臨時大家都沒有一個選擇,必定首先對準工業最發達之大國─日本首當其衝,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在貴國關西三重縣危高山下,選了一個地方,作為避難逃劫之所,以保留日本元氣,維護日本皇家命脈,將來重建家園。

  天帝教首席使者來到日本,非為傳教而來,是為維護日本而來,在人事及工作的推展上必要有一組織,因此成立了 天帝教日本主院,及其教壇,所以希望貴國有道長老大德共同來維護這個教壇,這個教壇─即是 上帝的殿。可作祈求保佑日本國脈的地方。我誠懇地敬請各位大德,共同維護這個教壇(日本人大家拍手稱讚)。

  本月廿五日,本人將前往關西為教壇開光,然後於廿七日返回台北,所以今天專誠向各位女士先生告別,在臨走前有很多話要向大家講,但由於語言不能溝通,因此寫了一篇臨別贈言,把本人此來之緣由,向各位報告:

「臨別贈言」

  (一)本人如今的年齡已屆八十三歲高齡,精神有限,不能普遍與貴國人作廣泛的充分交流,因此四個多月短促時間內,無法收到自己理想的效果,感到抱歉難過。

  (二)天帝教的發祥地在台灣,到(十二)月才滿三年。所以基礎很薄弱,尤其財力方面,益感短絀,此次是奉 上帝之命犧牲奉獻,來到日本,不能帶很多錢來,不過這四個多月來都用天帝教台灣教徒同奮的捐助,並不收日人及華僑之分文協助,因此在貴國不能作更多貢獻,感到雖過。

  (三)日本五位大神大佛:1.天照大神、2.日蓮上人、3.不動明王、4.神武天王、5.大日如來等,在九月四日富士山祈禱大會當天晚上,前來本教臨時光殿,請借天人交通工具,要向日本同胞一吐多年心中鬱積,經派本教天人親和院副院長楊子光贊,侍筆接靈,楊子光贊是與天帝教中華民國代表團一起來參加富士山祈禱大會的,奉命後不到三天,把五位大神要講的話全部紀錄,經會商後訂名為「大和民族的無形吼聲」(簡稱大和吼聲)。由藤岡先生把它翻成日文,由在台灣的天帝教始院印一萬本(五千本費用七十萬元),即於日本印五千本台北印五千本。請各位先生多多助印,免費贈閱,希望日本的同胞,都有機會一讀此一極有價值之文獻。

  本人常同藤岡先生、樋口先生,及陳福坡先生等提起,本人此次來日是以觀光身份,只有三個月時間,再經他們的協助也只能加簽延期二個月,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實在無法為貴國做更多的奉獻,感到非常道慼。

  接下來本人再講一個題目:「我命由我不由天。」敬請各位指教,同時留個紀念。(日人都在拿紙、筆作筆記)

「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命」:(一)命運之命,(二)生命之命。

  我命可分兩種,一種是命運之命;一種是生命之命。先講命運之命。

  中外古今世上之人類,凡是有知識之人都相信人有命運,即所謂之「定命論」。人一生下來,認為命就註定,一切靠天。不知自己努力上進奮鬥,一切聽天安排。此種人如果生在農業社會的太平時代,並沒有關係,如果這種人生在今日工業科技社會的時代,就非常危險;必定落伍,而被淘汰。因此我們既然生在這個高度科學化的時代,我們就應該要向天奮鬥、向自己奮鬥。並且積極地從向自己奮鬥開始。向自己奮鬥,就是要造命:

  一、自立自強與惡勢力奮鬥,與環境奮鬥,創造未來命運(前途)─能造命之人,最後才能(便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師尊問五行是什麼?三界是什麼?日人搖頭不知)。

  五行是什麼?金、本、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因此普通凡夫都在五行中。

  三界有兩種說法:

  (一)天曹、地曹、人曹。(二)色界、欲界、無色界。

  人都在三界中輪迴、旋轉,只有能造命之人才能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

  二、積善培德,多行方便,肯發大願,救世救人之人也能跳出三界之外。

  尤其今天這個非常危險的時代,如果大家存一切靠天的觀念,不知趨吉避凶,則將來命運,禍福吉凶,不堪設想!

  現在面臨核戰的威脅,如果大家存一切靠天,沒有絲毫防核準備,後果大家有沒有想想會如何呢?

  請各位想想,一九四五年美國在廣島、長崎投下了原子彈,當時美國並沒有事先通知日本說要在某時某地投下此原子彈。而今天的核彈,其威力等於當年原子彈的千倍,你們說今天要不要準備?核戰要來,如果一切靠天,則玉石俱焚,當可預卜。如果相信一切「由我不由天」則大家該要有準備。美國政府巳知核子大戰之可怕,早已在全國包括政府、大中小學,都在教導防核之知識,及一切應變措施。反觀亞洲地區,包括經濟工業大國的日本,有那個政府在做此種準備?因此本人此次來到日本,替各位日本朋友準備一個防核避難所,保留日本的元氣,以便劫後作重建工作。─「盡人事,以待天命。」第一部門命運方面講到此為止。

  現在談生命之命:

  人生「生命」短促,古人言:人生如朝露,幾十年光陰,一剎那便消失於地球上。我看到東京一千兩百萬人,每天為生活,為事業而奔波勞碌。每個人都在迫求名利,貪圖享受,如此週而復始,死而後已,這與草木、禽獸又有何異?人生的意義,生命的價值又如何呢?

  為父母乎?

  (盡人道、修人道。)

  為妻子乎?

  為自己前途乎?(修天道)

  為父母是應該,為妻子、子女也應該,有謂為自己前途?怎樣的前途?每當深夜捫心自思,心靈不免有空虛之感!

  為人一生忙到最後到底為了什麼?如果能永久長生不老,才有價值,才有意義。但卻是不易做到,因此應該要修道,要靜坐,才不會有空虛之感。

  天帝教所主張的修道,是要先盡人道,再修天道。修道並非出家,而是一面修人道,一面修天道,兩者兼而顧之,進而得之。所謂盡人道,便是以盡做人的責任。

  為人父母以及為妻子,則是修人道。

  為自己─即是修天道。

  修道不是逃避現實,而是與現實奮鬥。必須把握現在軀體(假我),自己奮鬥創造─即自奮自創,鍛鍊人生生命之三大原素─精、氣、神三寶。從現在之肉體生命,以創造未來之精神生命。

  此一新生命(真我),是由肉體的舊生命蛻變而來,(如蠶之蛻變)不受軀殼之束縛,便可來去自如,永生共生!

  所以今天我講之題目:「我命由我不由天」,則從上分析可作結論如下:

  (一)打破定命論。

  (二)盡人事以待天命。

  謝謝各位!

  師尊演講結束後,在場聽眾分別提出疑問及感想:

  大山先生問:李老師八十三歲高齡,站著演講幾個鐘頭,聲音又那麼宏亮。我自己七十幾歲,走路要帶拐杖,實在很欽佩李老師。現在日本人都為自己打算,都不知核戰可怕,有生之年一定要盡力宣傳,盡力支持天帝教。

  師尊答:你還有天命,要更奮鬥。忘了自己的年齡,並把自己忘了,請大山先生「忘年」、「忘我」此乃長壽之道。

  大山先生(跑到前面黑板上)寫四字,無我奉仕!

  師尊答:無我、無人才能天人合一。

  小笠原先生:我們中、日兩國是兄弟國家,李老師為大和民族出心出力之偉大精神,我非常敬佩,也非常感激!

  師尊答:應該的,應該的!

  船木先生:聽老師演講後,願年青日本人聯合起來,為將來而奮鬥。

  師尊答:奮鬥!奮鬥!前途無量!

  市川先生:因身邊事情多,不能常見李老師感到抱歉,以後必更加奮鬥。

  小笠原先生:(站起來)唱一首歌恭送李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