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81期  > 【小同奮園地】

廿字真言故事集──談明

桃園縣初院湯賢萱

  「明」就是光明,代表乾淨、純潔、善良、美好的一面。、我們做人處世要光明磊落:上不欺天,下不欺人,內不欺自己,有如青天白日一般光明正大,凡事不怕讓人知道,便是「明」。「明」字的意義,除了光明,還包括了解、清楚、智慧等多種意義,又如明理、明白、聰明等。

  每個人從一生下來,就有一顆與生俱來光明潔淨的本心,即赤子之心,又叫做善良的心,但是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就逐漸受到社會的不良習氣所污染了,酒色財氣通通來,是非不明,善惡不分,最後,讓物質的慾望矇蔽了我們善良的本性。

  如果社會上每個人都能夠去除私心,發揮光明的一面,做人通情達理、明辨是非、處處表現「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精神,自愛互愛、自助互助,那麼社會必定更進步繁榮,人間必定安定和諧。

  小朋友該如何從「明」字下功夫呢!孔子說:「富貴於我如浮雲」若能認清這點並且確實遵行下面兩項,當能明白事理而心地光明純潔了。

  一、充實知識:「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一個足不出戶的人,廣泛的汲取各項知識後,天下大事也能瞭如指掌.知識往往能給我們洞察事理的智慧及解決問題的能力,讓我們能夠判斷是非,分別善惡,而不會迷迷糊糊的做出危害國家民族的事來。

  二、懺悔反省:每晚臨睡前,一定要檢討當天做人處事,有沒有違背良心,如果有錯,就要在 上帝面前懺悔痛改,何時有錯,何時改,若能持續有恆的做下去,總有一天,將成為堂堂正正的好國民。反省懺悔就是在擦拭我們的「心鏡」,把私心、私慾打掃乾淨,處處為他人著想,不為自己打算,胸襟就會開朗,而不會做出愚痴的犯罪行為,心地自然光明,良心也就顯露出來了。

  現在社會道德淪喪,是非不分,如果每一位小朋友都能點燃心中的明燈,再照亮你周圍的親友,使人人視榮華富實如浮雲,酒色財氣如糞土,那麼二十一世紀必將是中國人的世紀,中華民族必將煥發出耀眼的光芒,影響所及,全世界、全人類也因而有光明燦爛的前途。

故事舉例:戚繼光

  戚繼光是我國明朝時候的人,他從小就很愛讀書。他的父親對他管教很嚴,常常跟他說:

  「一個人要忠、要孝順,做事要公正廉明,做人要光明磊落。」

  後來,他長大後的做人處事,他父親的教誨,對他的影響很大。

  在明朝的時候,日本的海盜常常在我國的浙江、福建沿海地方,到處殺掠善良人民,戚繼光奉了朝廷命令抗禦海盜。他管理軍隊很嚴明,就是他自己的親戚朋友犯了錯,也同樣受到處罰。

  他剛到的時候,看到軍隊沒有紀律、缺乏訓練,於是他親自訓練,製造新的兵器,經常給海盜迎頭痛擊。敵人只要是聽到戚繼光來了,都嚇得四處奔逃,漸漸的,沿海地方安定下來了。

  有一次,正在追剿海盜的時候,有一個部下為想要領取獎賞,殺害了一個老百姓,割下人頭,冒充是敵人的,這時,有一個人痛哭著,追在後面大喊:

  「那不是海盜的頭,是我弟弟的頭,被他砍下來冒充的。」

  嚴明的戚繼光,察明了是非,立刻把冒領獎賞的兵士殺掉了。

  戚繼光在沿海圍剿日本的海盜,打了九年多,他一面把地方上不守法的人緝捕,不准許他們胡作非為,同時把地方人民組織起來,這樣不但為國家省下很多的金錢,也增加了防禦海盜的力量。

  最後,終於殺死了海盜的首領,俘虜了好幾千的海盜,把擾亂人民的海盜平定了。戚繼光成為我國歷史上一位很了不起的民族英雄。

  各位小朋友,戚繼光一生行事光明磊落、明辨是非,治理軍隊嚴明而不存私心,他平定了沿海的倭寇,替國家人民立了很多功勞,他的所作所為,是不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呢!

包公案──畫軸裏的秘密(二)

  倪守謙是位百萬富翁,有一個兒子叫善繼。善繼的娘後來生病死了,倪守謙又娶了一個叫梅先春的姑娘,也生下一個男孩,叫善述。

  善繼是個貪心的人,他最恨的事就是善述將來要跟他爭財產,因此經常想害死弟弟。倪守謙看在眼裹,十分擔心,等他染上重病後,吩咐善繼說:

  「你已經二十歲了,爹爹想了很久,知道只有你有能力料理家產,所以把家裏的財產統統交給你管理。等善述長大後,你替他討房媳婦,分給他十畝田,和右邊那間小屋子,不教他餓著、凍著就可以了。」

  善繼看見父親把財產都交給他,沒有和弟弟對分,心裏十分高興,再也不想害弟弟了。梅先春心裏難過,就抱著只有一歲大的小善述,向倪守謙哭訴,倪守謙安慰她說:

  「你放心,這裏有一幅畫,你好好收著,以後善繼如果沒有照我的話把田宅分給善述,你就將這幅畫交給一個廉明清正的官老爺,讓他替你們母子倆做主。」

  過了幾個月,倪守謙終於病死。春去冬來,歲月匆匆,轉眼善述已經十八歲,他要求哥哥把父親答應給他的田宅分給他,誰知善繼一樣也不給。梅先春記起倪守謙當年交代她的話,就連忙趕到包大人那裏,把倪守謙留給她的那幅畫交給包大人,請他做主。

  包公打開畫,只看到畫裏畫著倪守謙的像,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一隻手指著地上,包公看了又看,一直不明白這幅畫的意思。退堂以後,他把畫掛在書房裏,仔細想了又想,看了又看,突然,他的視線停在畫的軸子上。

  「咦,莫非這畫軸裹藏著什麼?」

  包公想到這裏,立刻打開畫軸。軸內果然藏著一張字條,上面寫著:「老夫大兒子善繼,貪心不仁。小兒子善述,只有一歲。老夫恐怕善繼為了獨占家產而起了害弟弟的心,所以把倪家產業和兩棟新房子全給了善繼,只留下右邊那間老舊的小屋給善述。這間小屋子右邊角落,埋著五千兩白銀,分別裝在五個罐子裏,左邊也埋著五千兩白銀和一千兩黃金,裝在六個罈子裏。這些銀子都是要給善述的,以後有廉明公正的清官看到這張字條,請為倪家主持公道。至於一千兩黃金,善述必需拿出來答謝這位官爺。

  包公看完後,傳梅先春到公堂上,對她說:

  「這件家產糾紛,要等本府到你家查看後才能下斷。你這就回去通知倪家的親戚朋友,一起來作個見證。」

  梅先春走了以後,包公隨後坐著轎子到倪家。只看到倪家門口站著許多人。大家看到大名鼎鼎的包大人來了,自動的讓出一條路歡迎他。

  包公走下轎子,作了一個揖,恭敬的對著前面說:「倪員外,您先請!」到了大廳,包公又作了一個揖,說:「倪員外,您請坐。」坐下以後,包公對著一張空椅子說:「倪員外,您的兩位公子爭家產,究竟是怎麼回事?」只看到包公側著耳朵,頻頻點頭,好像倪員外真的坐在對面跟他說話。包公一會兒說:「老夫知道,右邊那間屋子是要給小公子的。」一會兒又說:「這當然,小屋裹的一切東西自然都屬於小公子的。」最後,包公突然站起來,謙虛的說:「一千兩黃金太多了,老夫萬萬不敢收。」

  善繼,善述和梅先春,以及在場觀看的倪家親友,沒有一個人不看得張口結舌,驚訝不已,他們都相信是,倪員外顯靈,回到倪家來處理分家的事。

  包公對善繼說:「剛才你父親告訴我,除了右邊那間小屋之外,其他的東西都是你的,至於那間小屋子裹的一切東西,都屬於你弟弟的,你同不同意?」

  善繼心想,那破屋子除了些磚瓦,雜木會有什麼稀罕的東西,於是他很快的回答:

  「同意。」

  包公說:「很好。現在大家隨老夫到小屋去。」

  一群人像看熱鬧似的跟著包公到了小屋。包公對大家宣布:「剛才倪員外對老夫說,屋子裏的右角落埋著五千兩白銀,分別裝在五個罈子裹,叫老夫挖出來給善述。」

  善繼聽了以後,呵呵大笑,不相信的對親友說:「這裹如果真挖得出銀子,就是有一萬兩、十萬兩都給弟弟,我倪善繼絕對不要一文錢!」包公說:「也容不得你要!」

  包公叫身邊的四個衙役拿著鐵鍬挖右角落上的泥地。不久果然掘出五罈亮光光的銀子,每罈一稱,足足有一千兩重。大家看了都哇哇的叫了起來。善繼尤其吃驚,兩眼直盯著銀子不放。接著,包公再叫人把左角落的五罈銀子和一罈黃金也挖了出來,四周立刻又起了一陣驚呼聲。包公說:「這些白銀是倪員外留給小公子的,另外的一千兩黃金,是倪員外要賞給老夫作酬金。不過,老夫是絕對不會接受的,原封不動還給善述和他娘吧!」

  善述母子兩人聽了,欣喜若狂,立刻跪在包公前叩頭稱謝,說:「這一千兩黃金是大人的,我們怎能要呢?大人如堅持不要,不如拿來救濟貧民,不知大人覺得如何?」

  包公大笑,說:「很好!很好!」

  倪家的親朋好友紛紛拍手叫好,團團圍住善述母子贊許他們的行為,對於倪員外細心的安排更是讚不絕口。這時候的善繼,卻早已昏坐在地上,被兩個家丁扶著,只聽到他喃喃的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各位小朋友!包公就是包青天,他是宋朝的一位傳奇性人物,據說,包公是北斗第一星──魁星來投胎轉世的,包公為官公正廉明,他審理過千奇百怪的案件,每一件都主持正義和公道,把光明帶給了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