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117期  > 【焦點活動】

我的天命(五)

天德教、天人教、天帝教一脈相傳

  談到我奉天命道繼無形一案(註:指無形古佛),乃是民國三十一年冬,道統第五十四代天德教教主 蕭師上昌下明在黃山歸空證道,道統始祖 天帝以道統不可一日中斷,爰即詔命我李極初為道統第五十五代天人教教主,我在華山白雲深處感到悲戚惶恐。公元一九七九年冬,天人教主為拯救天下蒼生,化延世界核子戰爭毀滅浩劫,在台灣不斷懇切哀求 天帝返本還原,特准天帝教重來人間,旋奉道統始祖聖詔:念茲末劫,應准天帝教重來地球,在台灣寶島復興。所以天帝教教徒同奮對於天德教、天人教、天帝教三教一脈相傳的歷史,應該要有認識。

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成立與停止活動

  當年天德教是對內、對天的名稱,人間對外則是以「宗教哲學研究社」公開活動。民國二十二年冬天,首先由我邀同上海大慈善家王震、上海總商會會長王曉籟成立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此後各省宗教哲學研究社紛紛相繼成立,蕭教主想要培養一批開導師幹部,因此由我租下上海法租界內山東會館大廳,開辦「全國開導師訓練班」,全國精英有十五人參與,每天子、午、卯、酉四時靜坐,上下午由蕭教主講述修道、成道的經過,一百天圓滿,十五人奉派到全國各地宏教,蕭教主指定我到西北,師命即天命,經無形中顯化,外交部長孔祥熙接任財政部長,他同意我到西北辦道,財政部長宋子文因不准我離開上海,不到十天宋子文調任外交部長,我以財政部秘書調為財政部西北鹽務特派員,駐在西安市辦公。

  民國二十五年期間,宗教哲學研究社在大江南北相繼成立,由于精神療理診病特現效果,天德教正在盛極一時,有一天,我在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辦公,突然接到省主席邵力子來電話,請我到主席辦公室,見面第一句話就說:我早勸你辦道不要太熱心。然後拿出行政院的公文給我看,大意是說,各省市宗教哲學研究社暨附設東方精神療養院,著即一律停止活動。我們兩人對坐沉默了三分鐘,然後我說:陝西省只有聽候主席發落。於是,邵主席提筆在公文上批了「存」字,說:我相信你,你是來幫我精神建設西北,我為國家依職權處理。

只有陝西甘肅兩省繼續存在

  我一回到宗教哲學研究社,立刻打電話給南京宗教哲學研究社開導師茅祖權,問他行政院公文的事,茅祖權說,還不知道此事。我再打電話到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開導師章文通也不知道,過了三天,他們才打電話告訴我,昨天先後接到警察局轉來停止活動公文通知。因為公文層層轉達,遲了幾天才轉到,我在陝西省是邵主席直接通知我,所以很快就得知,這是無形中的行劫組織在打擊天德教,迫使天德教在全國停止活動。

  經過月餘,甘蕭省主席谷正倫打電話給邵主席,查問行政院來的有關宗教哲學研究社的公文如何處理?邵主席告訴他:我對李某人有認識,他是來幫助我精神建設西北,我權衡考慮,允許他一切照常活動。因此,甘蕭省谷主席也照辦,一直到抗戰勝利,大陸變色,全國只有陝西、甘肅兩省宗教哲學究社存在。

問題起因是在「精神治療」

  後來,我了解問題的起因是「精神治療」。天德教以「精神治療」為人治病,目的是在推行二十個字,改善人心,主要為人治病不收錢,且治好很多病人,影響到中西醫營業,因此浙江江山縣西醫公會發起,聯合浙江、江蘇、上海各地西醫公會召集會議,以精神治療影響全民健康為由,應請取締,停止活動,經南京西醫公會理事長,同時也是先總統蔣公的主治醫師,直接面呈請求,蔣公當即批示:「照辦!」行政院立刻通知各省市政府執行命令,這真是突然而來的晴天霹靂,當時天德教因無全國性的組織領導據理力爭,各地宗教哲學研究社就此解散,改頭換面,各自活動。

精神治療幫助了很多苦難同胞

  天德教的精神治療真有不可思議的功效,治好了很多人的病。以我自己的親身經驗,當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第一天,即由隔壁德國寶隆醫院轉介紹一位病人,是一位婦人動手術,割去左乳,過了一個多月,一直無法生肌肉,這位病人由我自己親自治療,我先以毛筆沾廿字真言水,將傷口洗乾淨,再以黃表紙求無形丹藥煉製表灰,再以麻油調敷在傷口上,病人當場即感到很舒服,過了三天,一大早就趕來求藥,我仍舊用同樣方法為他治療,一星期後,就完全好了。第二個病人也是一位不到四十歲的婦道人家,天癸不通,我用貫氣方法為他治療,沒有幾次經也通了。尤其到了西北後,西北地區很貧窮,醫藥設備很落後,精神治療真正幫助了很多苦難同胞。

天人教是在蕭教主歸空後應世

  蕭教主就是在民國二十五年天德教時代,宗教哲學研究社停止活動後,指派郭大化來西安,要我和郭大化上太白山,拜訪雲龍至聖,由雲龍至聖轉達天命,明(二十六)年夏國難將興,浩劫臨頭。命我於農曆六月初一日(七月二日)上華山,囑蕭教主上黃山。

  天人教是在民國三十一年蕭教主歸空後,我謹遵天命,繼承道統而應世,當時正是中日戰爭的時候,我在華山早早晚晚祈禱「抗戰最後勝利」,直到民國三十四年日本天皇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我們全家才下華山,先到西安,再回到上海,準備接受第二個天命到「蓬萊仙島」。

到了台灣準備接受第二個天命

  天人教到了台灣以後,正當國民政府剛從大陸撤退來台,迫切希望能夠確保台灣復興基地,一切的一切都要從頭做起,環境不許可天人教展開傳教活動,所以經無形中安排,我接辦了自立晚報,希望以自立晚報作為公開研究「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新境界」原名)的園地,把握時機開創傳教的有利條件。

  但是,整個國際情勢的發展愈來愈不利,中國大陸淪陷,亞洲共產主義國家有北韓、北越,歐洲共產主義佔領了整個東歐,蘇聯擴充軍備征服世界的野心越來越大,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認為美國不足為敵,想要赤化全世界、征服全世界,人類的命運危在旦夕,幾千年來宗教的努力都無法阻止此一國際共產唯物勢力的擴張,新興的天人教有什麼力量與共產主義抗爭?在這樣的環境下,天人教已沒有必要公開,我唯有在復興基地台灣寶島早晚祈禱,哀求 上帝確保台灣這個老根。

宗教哲學研究社在台成立

  民國六十六年,我到了美國,經實地了解,世界第三次大戰已將是無可避免,人類瀕臨核子戰爭威脅的邊緣,因此,回到台灣後,即在六十七年一月十五日正式成立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光殿仍為華山時代的「清虛殿」,突然想到當年在華山,上天傳下的「道統衍流」,恍然大悟,明白上天的用心所在,只有與宇宙同起源 上帝自己的「天帝教」,返本還原,重來人間,搶救本地球的三期末劫,或許人類命運還有一線希望。

開辦正宗靜坐班早晚誦念皇誥

  所以在民國六十八年七月開辦第一期中國正宗靜坐班時,我即要全體皈依 上帝、信奉 上帝,一面早早晚晚哀求 上帝,特准天帝教重來人間。到了中國正宗靜坐班第二期快結業之時,由於美國卡特總統顢頇無能,蘇聯突然改變自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以後,以滲透、顛覆的陰謀方法,直接出兵侵佔阿富汗,進一步準備侵佔中東石油國家伊朗,美國得到此一情報,由於伊朗是供應西方工業國家石油之主要命脈,美國不得不公開提出警告,如果任何一個中東石油國家再被侵佔,美國不惜以核子武器保護,於是波斯灣風雲立刻緊張。就在此一時間,我在台北新店北新路二段一五三號光殿「清虛殿」,發動第一、二期正宗靜坐班同奮早晚誦唸皇誥,不到二個月的時間,蘇聯不敢進一步侵佔伊朗,波斯灣緊張風雲遂即消散。

為挽救末劫天帝教重來人間

  但是蘇聯赤化世界的野心並沒有中止,因此我仍督促同奮持續不斷地祈禱誦誥,直到一九八0年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 天帝頒詔:為挽救末劫,特准天帝教重來人間,負起兩大時代使命:(一)化延核戰毀滅浩劫。(二)確保台灣復興基地,以三民主義和平統一中國。
  (八十二年四月十四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在天人研究總院大同堂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