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67期  > 【學做同奮】

遍灑大千的人間雨—德(二)

清虛師心.廿字詩心(七)

功滿行圓各有因,慈心久著度原人。
春風吹散諸塵漏,枯木生花萬古春。

詩譯:

「無論是功德昌盛,還是修行圓滿,都各有其成因,

 關鍵在長久地彰顯慈心,不斷度化天下原人。

 君子的德行好比春風,能吹散人間的煩惱習性,

 就連枯木也能重新獲得生機,萬世長春啊。」

 

  創辦嶽麓書院的南宋大儒朱熹,生逢亂世,卻還懷抱著經世濟民之志。他曾寫下一首詩:

 

  藉此雲窗眠,

  靜夜心獨苦。

  安得枕下泉,

  去作人間雨。

 

  在亂世的困頓中,一代宗師卻仍希望與枕下的山泉,一起到人間化為雨水,滋潤世間。

  「去作人間雨」。為什麼許多聖賢哲人,最終總會走向人群,奉獻自己、犧牲承擔?本師說:「功滿行圓各有因」,那是一種自然的成道、成德的過程。

  「功滿」、「行圓」,是「德」的最高境界,但那絕不會是自了漢便能修成,一定是通過從小我走向大我的歷程,方能證得。「各有因」,說明了從小我走向大我,各有不同的因緣,出心、出力、出錢,方式不一,然而殊途同歸的是,都在走向紅塵,懷抱著攬臂縱擁蒼天眾生的心志。

  「慈心久著度原人」,「慈心」二字,道盡了「德」的精邃:「關懷人世的苦難。」德,是一種心性的純淨提昇,使人能體悟人性的醜惡;德,更是一種經過淨化的「有情」,使人能不因此鄙棄世俗,反而積極地面對、跨越人生深切的痛苦。於是,真正的大德者,走到某個生命的高度時,他會驀然回首,以悲憫的心,諦聽人世的煩惱,觀照並化解眾生的憂患。

  「春風吹散諸塵漏」,使我想起《論語》〈顏淵篇〉:「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君子的德行好比春風,可以掃盡一切塵漏,「塵漏」,是所有造成一切惡行惡業的煩惱根源,在經過德行的感化之後,將在悟道的覺醒中得到罪業的赦免,重獲清涼。於是「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當德行如春風拂過人世,必使許多人心近悅遠來,人世一片祥和。

  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感召了數以萬計的教徒;佛陀恆河講道四十幾年,成就無量正等正覺的高僧;我們的本師世尊,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燃燒殆盡、油盡燈枯的宗教情操,感化了天帝教多少同奮,更使多少同奮因此而重獲生機,讓枯寂的生命活得蓬勃有朝氣。縱身化成一道甘泉,向三千大千世界灑去,那樣的德澤,不僅令「枯木生花」,精神的延續、教化的傳承,更能「萬世常春」。

  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德,是一種生命的實證,一開始,它來自個人心性人格的成全,當它超越了世俗,最終又得入世,才能真正的圓熟。《清虛集》的「德」篇,為何有兩首?從小我到大我,從出世又入世,兩首詩的間隔,雖然只是短短的篇幅,但我想,那是如本師這般,一個真正有德的大宗師,俯瞰人間疾苦、一步一腳印的修持心路,雖高、雖遠,卻值得你我一生追尋。

 

教訊第二六六期不收稿費芳名:

金光寵、吳月行、鍾大今、吳月今、楊靜聲、詹敏悅、李維光、趙光武、

楊光楣、劉大復、王鏡恩、心星情、徐靜祈、洪靜雯、羅月聞、莊光濁、

陳靜軒、廖光胞、楊靜則、徐月段、簡璽配、劉靜散、沈緒氣、林月儀、

黃月毋、周正畏、姚國忠、尤敏懷。  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