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75期  > 【封面故事】

先覺覺後覺 天命可畏不可違

與會感想

國父的人格感召了我,讓我喜歡上三民主義,師尊提出的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以及「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又與中山先生「天下為公」的精神不謀而合,讓我深深感動。這次與會後,我相信,一定會出現一群有天命、有使命感的人,讓中華文化在廿一世紀對人類產生相當的影響力。未來,我們要學習國父十次革命的精神,一棒接一棒,直到一個中國一個主義完成為止。

天命思想非常人能理解

  主義是一種思想、一種信仰、一種力量,同樣的,孫文論壇若無思想、信仰,便無法產生力量去推動完成。

  師尊是先知先覺者,當年他建請陳立夫先生於國民黨代表大會上提出「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將其列入黨綱,時至今日,許多社會人士包含部分同奮並不瞭解師尊的真正想法,認為天帝教是國民黨的外圍宗教。所以,這一切有賴後知後覺者的後世弟子,來告訴不知不覺者甚至誤解天帝教的普羅大眾。就像當年摩西告訴以色列人,以色列人是 上帝選民,以色列人必能建國一樣,當年又有誰能證明摩西的確是 上帝的使者,是先知先覺者?這樣的論點,不也充滿政治意涵?但是確實有許多人能認同摩西的時代使命與天命思想,不然不會追隨他渡過紅海,邁向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末劫從中國而起 亦從中國邁向康同

  師尊在世曾自比摩西,八十歲接天命,至於是否像摩西一樣傳達 上帝歷久彌新的「十誡」,以及有政治意涵的誥命,筆者試圖從六十九年十二月廿七日李特首相傳達天帝教教主詔命:「再造和平一統之中國」這句話中,找尋出孫文論壇舉辦的必要性與相關性。

  「再造和平一統之中國」這段文字可以分解為:再造、和平、一統、中國,幾段不同的意義。首先「再造」表示以前曾發生過,今天仍要造成這樣的結果,「和平」這是任何宗教的訴求,教義第七章提到〈和與亂〉:「宇宙天理之真象在一『和』字」,和平與和諧更是「和」字的最佳寫照。一統跟統一絕對不一樣,「統一」很容易讓天帝教陷入統獨之爭,甚至被認為政治色彩濃厚,以為我們是絕對統派人士,但請大家別忘了,這地球上有不同的國家、不同的黨派、不同的主義、不同的膚色、不同的人種語言等等,如果斷言 上帝是絕對統派,為何本地球還有那麼多的不同,本教不也提出「敬其所異、愛其所同」?「一統」就不一樣了,我比較認同敏憲院長的想法:「一」就兩岸目前現況,也就是三民主義,「統」──就我的個人淺見──有中華文化思想的國家、人文思想涵蓋中華文化的便是「統」,新加坡及其他華人地區也是一統,絕不是狹義的地理位置上的統一,廣義的說,凡是認同中華文化思想的也算「統」。據師尊說,中國是三期末劫的主角,三期末劫是從中國而起,從他總人口數佔全世界人口四分之一強,地理位置也對全世界舉足輕重的角度來看,將來必定也從中國邁向康同世界!

中華文化定會對人類產生影響力

  讀高中的時候,三民主義是我的最愛,是三民主義的小老師,大學聯考三民主義是全班最高分。為什麼喜歡三民主義?因為覺得國父孫中山先生是中國歷代以來唯一真正不想當皇帝的,他的人格感召了我。進了天帝教以後,本師世尊提出了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我深受感動,尤其「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這與中山先生的「天下為公」的精神不謀而合。

  以往帝教對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以祈禱的無形力量來推波助瀾,今年孫文論壇在香山飯店的舉行,是具體行動的一小步,卻是帝教的一大步。

  為什麼我會參加這個活動?其實我只想為兩岸的中國人做一點事情,自小我就覺得很幸運,祖宗三代都從事醫藥,生活物質不虞匱乏。但是同樣身為中國人,對岸經過十年文革,台灣卻是十年的經濟起飛,是中國的河山吸引了我,是同文同種血濃於水的民族情感號召了我投入這次的活動。尤其十一月十日對岸胡錦濤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提出要復興中華文化,更震撼了我,這不就是帝教「保台護國和平統一迴向文」的目標之一嗎?當台灣漸漸不再對中華文化感興趣的時候,對岸卻正要復興中華文化,或許這就是天意吧!中華文化不會在這個地球上消失滅跡的,一定會有一群有天命、有使命感的人,讓中華文化在廿一世紀對人類產生相當的影響力。

三民主義會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中華文化究竟是什麼?我個人認為應該就是一個和諧的社會、和諧的世界、和諧的國家、和諧的人群,「以和為貴」是中國人老祖宗治國平天下的理念,誰也不希望看到戰爭;而帝教提出和而不同的理念─敬其所異,愛其所同,儘管兩岸的政治理念有所不同,但是中華文化卻是兩岸的共同點,繼承中華文化一貫道統的三民主義,或許正是兩岸的一條可行之道吧。

  活動那幾天,私底下與幾位同奮親和,他們也深深覺得只有「感動」兩個字,可以作為參加此次論壇的最佳寫照,是怎麼樣的感動?或許是我們這一代弟子把師尊的遺願用具體行動走出了第一步吧!就像開幕式的同時,維生首席跪在黃庭面前,向本師世尊稟報一樣。這次與會的學人、來賓,就像一顆種子,寒冬過去以後仍然會發出嫩芽,開花結果。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畢竟是第一屆,未來還有第二屆,第三屆......,或許我們該學習國父十次革命的精神,一棒接一棒,直到一個中國一個主義完成為止。

  海峽兩岸的差異歷經了將近六十年一甲子,一時之間想要找到共通點還不是那麼容易,但是在這塊土地已經歷經了五千多年的中華文化就是我們所找到的共通點。中山先生說「知難行易」,經過這次活動我真的佩服中山先生的先知先覺,早在十九年前我就讀高中時覺得這事很困難,但是今天做了以後卻覺得並不那麼困難。只要我們肯做,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後記

  光弘至今並未參加任何政黨,任何政治活動也一向敬謝不敏,甚至高中時是看黨外雜誌長大的,但一直深深以中國人及中華文化為榮!這次活動接觸到的大陸教授來自不同學校、不同領域,不約而同提到中國大陸目前的領導人,他們民族主義之使命感甚於以往,讓中國富強的企圖心全中國有目共睹。固然經濟成果得之不易,但任何犧牲民族主義的舉動,會讓他們寧可忍受經濟的一時挫敗,而求民族統一,這與台灣少數人認為中共不會武力犯台的一廂情願是相悖的。

  本師世尊提出了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正是他老人家高瞻遠矚,首要目標就是保護台灣,試想,今天你若在台灣街頭喊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口號」,旁邊的人可能會質疑你不知自己活在那個年代?相反的,海峽對岸卻願意接受孫文思想,並在中國各地舉辦各種活動,不得不讓身為同奮的我體悟何謂「天命可畏,不可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