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79期  > 【學做同奮】

清虛師心.廿字師心(十七)

及時 誠敬 莫忘-孝(二)

秋霜春露祭蒸嘗,夏凊冬溫奉高堂。
一點敬心常繫念,自然頂上放毫光。

詩譯:

 秋涼,霜露既降,春暖,雨露既濡。

 在時序變換之際,祭祖追思。

 夏天當為父母扇涼床席,冬天則應溫暖被褥。

 對父母常存恭敬之心,自然就能誠中形外,頂上放祥光。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詩經》

  父母的恩情,怎能用文字載說?而孝養父母,更何必自書中學得?孝,一種出於深愛之不容自已,一種自然天性的感情流露。翻開中國文化的典籍,處處收藏著「孝」字的傳統倫理精神,不僅印證了「孝」的重要,亦告訴我們:「孝」,是不隨時空湮滅的至親至情。詩的首句:「秋霜春露祭蒸嘗」,便以《禮記》、《詩經》的典故,揭示「孝」是一切道德的起源,更是行善的根本。

 

  《禮記》.〈祭義〉:「是故君子合諸天道,春禘秋嘗。秋,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春,雨露既濡,君子履之,必有怵惕之人,如將見之。」

  《詩經》.〈小雅.天保〉:「禴祠烝嘗。」

  秋來,楓紅暈染,潔白的霜寒與之相映,映成一片乾淨又透明的肅穆之氣。春臨,雨露潤澤,在濡濕中驅散寒氣,帶來和暖的生機。「秋霜春露」,不僅揭示遞嬗的規律,君子履之,必生悽愴、怵惕之心,於是在此時「祭蒸嘗」,延續為祭祀先祖時,慎終追遠的嚴謹誠敬。

  「蒸嘗」之「烝」,指「冬祭」;「嘗」,指「秋祭」,二字皆是古代季節性的祭祀。何以在<孝>字篇中的首句要提到祭祀之事呢?

 

  《孝經》:「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

  「祭蒸嘗」,便是「祭則致其嚴」。告訴我們,為人子的盡孝,不僅只有生時的承歡膝下,尚包含往生後的歲時祭禮。對父母的孺慕之思,無論春去秋來,永遠是生命中無法被代替的一塊角落。有一天,當我們在人世間的緣盡,當父母離開我們辭世,那該是多深的悲慟?思念之情又該何以言表?「爸!媽!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祭祀追思,不僅撫慰為人子無止盡的風木之思、霜露之感,更代表著父母永遠活在內心深處。

  「夏凊冬溫奉高堂」(註),亦出自《禮記》.〈曲禮〉:「凡為人子之禮,冬溫而夏凊,昏定而晨省。」冬天寒冷,當使父母著厚衣、蓋暖被,以抵禦寒意;夏天溽暑,則扇涼居室、枕簟,以驅除暑熱。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不辱,其下能養。」「夏凊冬溫」,正是對父母盡孝的最基本之道。

  讀完詩的前二句,使筆者想起《論語》中,孔子回答孟懿子問孝,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秋霜春露」,正是「祭之以禮」,「夏凊冬溫」,則是「事之以禮」。要之,無論父母生時或辭世,盡孝皆不可違背「禮」。於是再讀下句,我們便可瞭然於心。

  「一點敬心常繫念」,點出了「禮」的背後,乃以「敬」字貫穿其中。《左傳》:「禮,國之幹也;敬,禮之輿也。不敬,則禮不行。」又曰:「敬,德之聚也。」孟子亦曾在其思想中強調,在「孝」中也得有「敬」的思想,「敬」不但是禮的內涵,更是一切道德的內涵。

  關鍵在,我們如何將「敬」的精神真正落實在盡孝的過程中呢?

  且引用《人生指南》.〈孝字篇〉一段,或可為「服敬侍親」的具體例證:

  「一曰飲食。菽水可以承歡。故家常蔬菜,祇要味汁調和,生熟中節,不可任意潦草,若有美食,先奉父母,但能博得父母一日之歡,即為人子一日之孝。至於年老氣衰,脾胃虛弱,所陳食品,必需香美軟熟,易於消化之物。

   二曰衣服。平常布服,祇需冷暖合宜,換洗周密,亦可以安慰父母。

   三曰起居。其行住坐臥,必需顧料扶持,使父母安閒自在,快活度日,即為人子盡心之處。

   四曰疾病。父母年老氣衰,容易受病,病則加意調攝,小心奉侍,左右相隨,不可稍離時刻。飲食藥餌,親自為之。」

  最令人感動的是這段話:

  「父母在病中,有污床褥,為人子者,必勤勤拭換,不可稍有嫌惡之心。試思彼在懷抱時,便溺糞污,父母何曾嫌惡耶?」

  各位同奮,我們若能在飲食、衣服、起居、疾病等層面,皆能盡到為人子女應盡之心,這或許就是「一點敬心常繫念」吧!

  「自然頂上放毫光」,初讀此句,即聯想到明朝楊黼苦尋得道高僧,後來了悟家中披衿倒屣之高堂母親就是活佛的故事。沒錯,世間之人往往向遠方求佛,殊不知佛即在於堂上。為人子女,若能竭誠盡孝,時時刻刻莫忘,佛即在心中,如有仙佛菩薩頂上之祥瑞之光。讀到此處,內心才恍悟,本師世尊以兩篇的篇幅詳盡闡述著「孝」的含意,並多處引用文化古籍的典故,當是切切叮囑我們:

  孝之真諦無它-及時,誠敬,與莫忘。

 

註:「凊」,讀音ㄐㄧㄥˋ,意指「寒氣萌生,使之變涼。」勿錯認為「清澈」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