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懷母恩

永懷母恩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十六期 » 永懷母恩

楊光贊  1985-03-01 09:25

  我的母親是台灣省彰化縣員林鎮人,道名賢慈,原是員林鎮埔心鄉的大戶。有一點我最清楚的是,先母嫁到楊家以後,並沒有享受到安逸的生活、過幸福的日子。反而因家父維統行醫不苟的烈性,得罪不少同業,把先母帶過來的產業,因官司之累而幾乎花用殆盡。先母遭受到這樣打擊,其心情是何等悲痛!小時候的惡夢未了,再添上人世間的厄運。我們幾個作子女的,卻在襁褓中無憂無慮的享受幸福的母愛呢!

  我們兄妹一天天的長大,我(光贊)進入醫學院,大弟不久也進入中國醫藥學院,接著大妹,因家中再也無法供應學費,於是發憤圖強,矢志入師範學校,皇天不負苦心人,得天之佑,大妹終於順利考上高雄師範學院。而小弟不久亦放棄入工學院的打算,改投軍旅,如今他已擔任軍官職了。

  這段期間;家中所有的開支達到最高點。雖然弟妹的學費不需家裏操心,先母內心還是一再的感到歉疚,她而且常常對我說:「你的妹妹、弟弟,是我跟你父親害了他們,你與大弟,以後要竭盡所能去支援他們,好嗎?」每次我一聽到這句話;內心就引起強烈的激盪,恨不得趕快賺錢。

  在大學期間,我與大弟(光烈),就為了節省生活費用,作家教、賣參考書、爭取製作校內壁報……賺點蠅頭小利,也算是不無小補,到現在我們兄妹問對錢的分配,皆能開誠佈公。彼此照應,也是得自慈母的薰陶。

  前陣子,父母提到分家產的事,要徵求我們的意見。我們兄妹沒有一個人吭聲,還得勞煩家父,自己去分配,印章誰也不蓋,結果是由家父母自個兒處理。

  家裏的情形,我們作子女的清楚得很,誰忍得下心分父母的財產!由這件事也顯示出先母賢慈護佑子女的偉大情操!

  在家裏經濟不充裕的情況下,先母她有慈悲博施的一面。記得小時候,家門口常有定時乞討的乞丐,亦有免費求醫的貧戶。地方上的民眾服務站,每遇到重大的賬災濟貧事件就會主動與家父母連絡。先母賢慈就是一副軟心腸,一看到可憐的場面,會不加思索傾其所有,往往會一陣子的衝動,付出超過她能力所及的財物心力,以致於家裏的開支會突然短絀。這種悲天憫人的胸懷到她過世前還是不變,家父維統的可敬之處,就是對此種「愛心」的表現,一向大力支持!

  在進入天帝教時,教內正逢缺乏經費青黃不接的時刻;而此時亦是家中受他人倒會的牽連,處在拮据的狀況,賢慈卻突然決定要奉獻天真堂為教產,這令我大吃一驚,因為本來天真堂打算遷移到別地去,計劃以租用的方式來繼續堂務。當時天真堂實值一百二十萬元,已有人要購買,正擬接洽之際,賢慈此舉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這次的「獻堂」行動,也正是我「中醫診所」開業不久的同時,診所失去財力支持;此刻的處境;只有「熬」一個字勉強可以形容。

  先母的魔考來了。此時家父維統因生病,退休在家,亦無其他收入,我又接受天命,常須天人交通,到處奔波。於人道上我的診所業務,因時常不在家,求診者不多,家用時有不夠的情形發生。我有時侯內心,也很矛盾,既要行天道,又要兼顧兩方人道,一邊是妻女,一邊是父母。偏天道,就失人道;偏人道,就不能兼顧天道。所以,師尊常對我說:「你是在矛盾中修行!」

  我為了報母恩,不敢放棄天道及行功佈德的機會,希望先母能因我的奮鬥而得到永生之路;一方面又常戰戰兢兢,唯恐先母不得諒解而憤事,真是苦。所以現在我學習到「熬」與「苦」的好處;這也是要感激師尊與先母的加被!

  在先母賢慈歸天之前,一炁宗主師公曾藉著我侍筆的時候,向我訓示:

  「賢慈如果想留在我處,我就不勉強她回去了!」,於本年(甲子年)十二月十一日,引導我到「蓮花聖境」,指著蓮池上的一大片蓮花說:「你看看,這些蓮花上面都有人名,是不久以後要引接的對象,回去不可以亂說。」接著又指出一座光彩耀目的蓮花說:「這是送給賢慈的禮物,以後你好好奮鬥,不要擔心她的未來,我會儘量提攜!」

  不久,甲子年十二月十三日。下午,先母仙逝,隨著片片金光,由蓮花童子引導昇天。在此光贊要以萬分感激的心情,向師公、師尊、師母叩首,再叩首,此後先母安詳於瑤池宮修行,光贊只有更賣力來報效諸天。

  先母的歸天,在天上得到永生,在人間得到許許多多同奮的關懷,成立治喪委員會,首制天帝教的喪禮,會場只見金光,感覺不到陰氣;一掃殯儀場淒慘、沉悶的氣氛,把喪禮改變成為和詳光明的親和集會。在此感謝委員會諸位委員,更要向總幹事與副總幹事…………等,很多熱心的同奮,連日來不眠不休的籌備;光贊當以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心情,來報答諸位同奮了!

  寫到這裏,我對賢慈的描述,還不及萬一呢!我要與每個同奮共勉:凡是肯奉行四門功課,持續奮鬥的人,都可以得到上天的眷顧,尤其是在這三期末劫的時刻,也因為是「契機」之時,只要能把握奮鬥之實,修行修道、成道證果,必能事半功借的。先母賢慈的歸天,是一大明證!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