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守則第十三個字 德之極者 仁

人生守則第十三個字 德之極者 仁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58期 » 人生守則第十三個字 德之極者 仁

 1988-10-15 10:10

太極圈中一粒仁 生天生地亦生人
識來個裡真妙用 魚躍鳶飛大化行

  「仁」,這一個德目,所代表的意義十分廣博,尤其是在中國傳統文化儒家思想之中,更可以說是統攝諸德,而為心傳。我們了解廿字真言,本教之人生守則,是採擷五教精蘊而成,其中儒家乃以「忠、恕」為其精義,所謂忠恕之道,依據論語一書所載,可以「一」以貫之,此「一」也者,即為「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唯精唯一,允執厥中」之十六字心傳,也就是集儒大成之至聖先師孔子所實踐篤行之「仁」德。

宇宙之現象 動靜皆道意

  在本教教義-新境界中說明,一切物質之動靜皆有道意,此道意即生機也,天地間一切生物,莫不容和有道之生意,此即儒家之「仁」,換言之,宇宙間之自然現象,在於運行不已,生生不息,此為天心之「仁」也,而為萬性萬靈賴以生活與修行的法則。所以說「仁」為上天好生之德,生生不息之道,是故師尊在清虛集詠「仁」為:「太極圈中一粒仁,生天生地亦生人,識來個裡真妙用,魚躍鳶飛大化行。」可見「仁」是生機勃勃的,是芸芸眾生在大千世界中得以大化而行;是而四時之更遞,宇宙萬物之發育,皆本乎此天心之「仁」也!

且將爭奪心 來換個仁心

  凡人之生,與生俱來之本心本性為「仁」,由於受到物慾的薰染,往往蒙蔽此一「仁」心,以致造成現今社會種種怪現象,舉目所見,依恃勢力大欺負弱小,在國與國間互相爭戰,甚至不惜使用毀滅性之武器,使人類同歸於盡;在人與人間則你爭我奪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無所不用其極暴戾之氣彌漫整個世界、人心之險惡已達極點,一切似乎都無理性無生機,其根本的原因在於天賦之性,「仁」心之迷失以至於此。所以蕭師公在廿字心法中告示我們:「將爭奪心,換個仁心。」就是教人去除惡念,存心向善,心中念念於「仁」,自然不會存有惡念,也就不會被外物誘惑,去做違背「仁」德之事,進而使天下趨向「仁」道,自然也就無爭無奪了。

盡一己之性 開創生命力

  在人道而言,「仁」就是一種生命力的表現,把握住「仁」心,即可以創造出新的生命,在此也可以分兩方面來看待。首先在自己是個人生命求生長,亦即向自己奮鬥之意,總是應該要盡心盡力,使自己的人格生命成長更臻完美之境也就是盡己之性,發揮生命力,不存私心將愛心向外推展。進而擴而充之,與人相處,「仁」可以說是一種克己利人的工夫,以仁為人際間互動的關係,互相包容,以至於互相生養,生機洋溢,盡人之性使人際關係充滿著和諧融洽之意。孔子曰:「仁者,人也」,又日:「仁者,愛人」蓋天下事,無非人與人間之關係也,若人與人之間關係融洽和諧,則不但五倫有序且任何事物亦必圓滿完成。

贊自然化育 與天地共參

  孟子曰:「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而這惻隱之心就是「仁」心,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是存於內心的一種信念,凡是以「仁」為念,必有「人溺己溺」、「人飢己飢」之愛人如己之仁懷,以仁存心之人不僅愛人而無私心,對於其他自然界的生物也照樣以仁待之,使其盡物之性,所以「仁」推到極至,就是博愛天下萬物,即所謂的「親親仁民,仁民愛物」使這世界充滿祥和之氣。如此一來,便可充分發揮自己的本心本性,再擴而充之地盡其性以盡人與物之性,即能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這就是內聖外王的修持功夫,也就是把握住「仁」心而達「仁」德的最高境界。所以說「仁」是一種生命力的表現,可互相成就讓生命更有意義,必能再創美好的新生活。此即體天心之仁,可贊天地之化育,而與天地共參矣!如此便可永遠長存於天地間,人與天地共稱三才而並立也!聖賢之所以為「聖」在於存心以「仁」,觀天體之運行能體天地好生之德。因此我們效法聖賢,應以「仁」接物,把握住仁心,力行仁德,以仁存心,以合聖賢救世濟人之心,來回報天恩,達成人生最高境界之目的-聖賢境界也。

仁者之胸懷 憂時與憂民

  古代聖賢都是俱有「仁」德的人,其精神萬古流芳,永垂不朽,所以說「仁者壽」。有如一座大山,仰之彌高,鑽之彌堅,始終令人景仰讚頌;又如春風甘露,普惠眾生,親親仁民而愛物;因此他獲得內心的滿足,便毫無顧慮。又仁者一定是心胸坦蕩曠達,目光深遠,不被世俗名利所絆,所以不會有得失之嘆;再者他安身立命,樂道濟世,雖貧而不改其樂,所以說「仁者不憂」。然而仁者也有他所憂的,那就是惻怛的「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憂,換句話說,仁者的憂,是憂國、憂時、和憂民;這是古代聖賢仁者的存心。我們現今生活裡,就有如此一位德者仁人也;那就是我們的師尊-涵靜老人。師尊為著天下蒼生的禍福安危而憂,這便是仁者的憂,正因為師尊有著這崇高偉大的心懷,所以能夠激發成匡時救世濟人的大志,創造永垂不朽的事功-將先天天帝教在地球上復興,早晚為天下蒼生世界人類,化延核戰毀滅浩劫而祈禱!使你我得以能在 天帝仁澤的庇蔭下,在這動盪的勢局中平安生活著。師尊這種偉大壯志的仁懷,並非凡人可為,只有仁者才俱有的,我們即為天帝教教徒同奮,身為師尊的入門弟子,更應效法師尊的仁者風範,追隨他老人家的仁德大志,並且為師尊分擔其憂勞;共同負起天帝教之時代使命,不求個人福報,為天下蒼生謀福利。這便是「仁」德的發揮,也是今天我們對人生守則「仁」德的體認後,應盡的實任,這也是力行「仁」德的途徑之一。

仁德的修養 修身下手處

 

  師尊明白的告訴我們,天帝教的中心思想為「以生生不息,體天心之仁,親親仁民,仁民愛物」。先從人道做起再修天道,亦即把握現實,效法天體運行,向自己奮鬥,以求「聖凡平等」,而達「天人大同」之目標。古人說:「欲平天下,先治其國,欲治其國,先齊其家,欲齊其家,先修其身。」我們要想天下太平,以及國與家安定繁榮,人與人和睦相處,都必須從修身做起,而修身之下手處在於仁德的修養。我們奉行人生守則,作為日常生活之準繩,更應對「仁」之德,加以涵詠體會,溶化於日常生活中,處世接物以仁為本,確切的身體力行。讓我們透過「仁」德的修持,由超凡而達入聖之境界也!

以生生不息 體天心之仁
親親而仁民 仁民而愛物
「廿字真言」字義精解──仁──例證:

實例一

  仁愛及鳥

  齊景公在王宮花園裡揀到一個雀巢,就伸手去抓取雛ㄔㄨˊ鳥。看到雛鳥太稚弱,渾身透亮,還沒長毛,景公又把牠送回巢去。晏子聽到這回事,沒待景公允許就闖進花園來。景公一看是晏子,怕得直冒冷汗。「國君在玩兒什麼呢?」晏子若無其事地明知故問。「我剛抓了隻雀雛ㄔㄨˊ,還太稚弱,又把牠放回去了。」幫景公愧恧ㄋㄩˋ地回答。

  晏子慢條斯理地晃ㄏㄨㄤˋ到景公的南方,面向北朝著景公再拜祝賀道:,「國君具備聖王的條件了。」

  景公不自在地說:

  「我剛抓了雀雛,嫌牠還稚弱,所以又把牠放回去。這和聖王的條件又有什麼關係呢?」

  晏子說:

  國君抓雀雛,看到牠嫩弱,又把牠放回去;這是要讓幼弱的長大呀!國君具有仁愛的心腸,連禽獸都蒙受到恩澤,何況是老百姓呢?這就是達到聖王的條件呀!」

實例二

  廣嗣延壽

  安徽省有一王姓商人,名字叫做志仁,年已四十多歲,雖經商得法,薄有積蓄,可是唯一遺憾的,膝下還沒有一個兒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怎得不憂心如焚呢!世人在所求不遂的時侯,常喜歡看相算命,王志仁是一個凡夫,豈能例外,所以就跑到掛著「賽柳莊」牌子的相面先生那裡,看一看相,問問命中究竟有沒有兒子?那一年可交得子運?那知相面先生把他的面貌手掌,仔細端詳一番以後,對他說:

  「耳薄無輪,有鬚無髭,是孤獨之相,沒有得子的希望,並且兩眼四圍有黑氣侵襲,數月內必有大災禍,性命難逃」。

  王志仁是很信仰賽柳莊之相術的,聽了這話,他覺得自己的一切都完了,心頭的慌張,使他有些失魂落魄,六神無主;急急忙忙回到店中,準備籌劃了一些路費,捲起行李回家。在回家的途中,住在一家旅館裡,那時正是黃梅多雨的季節,王志仁在房間裡休息,忽然外面狂風大作,雨聲沙沙地打著窗子,好像擂鼓似的亂敲,漸慚地,風聲越颳越猛,雨點愈落愈大土道,這一幅悽風慘雨的景象,好比是王志仁內心憂愁的寫照。大約經過了二小時多,暴風兩雨才告停息。他走出旅館,一個人踽踽而行的散步到河濱,忽然看見前面一個村婦裝束的年輕女子,抱箸一嬰兒跳人水中,不禁大吃一驚,他急得想跳到河中去救援,但恨自己不會游泳,無法人入水營救~,正在千鈞一髮之際,拾頭看到遠處河面上有幾隻漁舟,他舉起了手向漁舟大聲呼救,喊了一二聲見沒有動靜,再連奔帶喊的說願出二十兩金子,送給救命的人,漁舟才爭先恐後的迅速划來,終於把少婦及嬰兒從水中救出。王志仁把二十兩金子如數送給漁人,就詢問少婦為何抱嬰投河的原因。

  少婦悲傷的哭著說:「我的丈夫在外傭工度日,家中養了一隻豬,預備把豬賣了償付房租,昨天有販豬的人經過家中,我就把豬賣掉,那知販豬的人走了以後,我才發覺所得的豬款都是假銀。我丈夫性情很暴躁的。他知道了一定會把我重重的痛毆一頓,我家中又貧窮得無以為生,所以我要抱箸嬰兒一同投河尋死」。

  王志仁聽了,頓起惻隱之心,就問明了豬款多少,送給她加倍的真銀,少婦遇到了這樣大慈大悲的好人,心中真是說不出的歡喜,無法形容的感激,向王志仁說了很多謝恩祝福的話,為了來日有報答恩情的機會,並將王志仁的姓名籍貫及居所等,也問了個清清處處,才抱著嬰兒,充滿了安慰的心情回家,當她回家的時侯,她的丈夫也已回到家中,少婦將賣豬的假銀,以及畏懼笞責而抱嬰投河,遇善士而獲救得銀的經過,詳詳細細的向丈夫訴說了一遍,她丈夫聽說王志仁有這樣慈悲的心腸,也非常惑動,就陪同少婦一同到王志仁所住的旅館去道謝。少婦的丈夫在門外說:

  「我們夫婦二人一同來,向王先生表示惑感謝」。

  王志仁聽到少婦丈夫的聲音,覺得沒有什麼嫌疑,才披衣起床,正把房門拉開,走出房外的時候,忽聽得房內「轟隆」「嘩啦」的突然巨響,不由得使主客三人,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原來因為房屋的牆壁,經過了幾天暴風雨的侵襲,磚瓦粱木都有損壞,以致屋牆倒塌下來,把王志仁所睡的床榻也壓碎了。

  「啊呀!好危險!如果沒有你們夫婦二人敲門叫我出來,那麼我勢必被倒下的牆磚壓死呢!」夫婦兩口子異口同聲的回答說~:

  「這是上天有眼,王先生這樣的好心人,天理不該遭橫禍」。

  王志仁回到自己家中,休息了數月,一宜直平安無事,再到原來經營的商店,繼續舊業,他想起號稱賽柳莊的相面先生,曾預言他數月內性命難逃,可是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個月,還是很平安的活著,足見賽柳莊的相術不靈,胡說八道,決定跑到賽柳莊的命相館去向其質問。賽柳莊重新把王志仁的面相仔細察看以後,帶著很奇怪的口吻說:「咦!怎麼你的氣色完全改變了?一定是救了幾個人命,積了陰德。現在你髭髯驟長,口角頤豐,金光聚耀於面目鬚眉,不獨多子,且當增壽。」後來王志仁的妻子,果然在十幾年中,連生了十多個兒子,王志仁活到九十六歲的高壽,無疾而終。(取材自德育古鑑譯語改作)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