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日本宏教幹部訓練班開訓典禮師尊訓詞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90期 » 第二期日本宏教幹部訓練班開訓典禮師尊訓詞

 1991-07-25 09:15

天帝錫福大和民族 關心日本國家民族災難希望大家誠心檢討

  專程從日本來到台灣參與天帝教的各位同奮,本教今天特別為各位舉辦為期十五天的訓練,全教的同奮代表也來此參與開訓典禮,虔誠歡迎各位來自日本的同奮。

  天帝教是宇宙間最古老的宗教,由於本地球西元一九八0年代,蘇聯與美國兩個超強國家對抗到了最後決戰的邊緣,世界第三次大戰也就是核子毀滅戰爭一旦爆發,世界人類的命運也面臨毀滅的邊緣,因此 天帝特准天帝教在一九八0年十二月重來人間,在台灣寶島復興,負起 天帝交付搶救世界人類毀滅浩劫的天命。

  首先在一九八三年七月前往日本,準備在富士山舉辦一場化解人類毀滅危機祈禱大會,在我到了東京以後,得到通知:日本有一位氣象學家相樂正俊先生在一九八三年春天曾經發表預測──一九八三年九月十一日至十五日間,富士山火山爆發,緊接著東京發生八級以上大地震。各種傳播媒體均加以大幅報導,許多朋友聽到天帝教準備在富士山舉辦祈禱大會,祈求 天帝化解世界大戰,便向藤岡先生表示,希望這位台灣來的老先生既然可以為避免世界大戰而祈禱,是不是也能為富士山火山爆發的災禍來祈禱。當時我即告訴藤岡先生:火山爆發與地震是大自然的現象,我不可能哀求 天帝化免,但是可以哀求 天帝減輕此一災難。因此,天帝教富士山祈禱大會有兩個目標:第一、化解人類毀滅危機;第二、減輕日本重大天災。祈禱大會訂一九八三年九月四日在富士山標高二四00公尺新五合目舉行,日本宗教界代表以及專程由台灣組團前去的同奮代表共二百多人參加,尤其是台灣的同奮,自帝教復興以來,早早晚晚「不為自己打算,不求個人福報」祈禱哀求 天帝化延世界核戰毀滅戰爭,幾年來早已成為一種宗教生活習慣,所以在祈禱大會上,想到一旦核子戰爭爆發,日本首當其衝,結果不堪設想,都痛哭流涕,忘了地上凹凸不平的磨擦與痛苦,相信這是中國人到日本富士山為整個人類以及日本天災而祈禱,可能是日本歷史上少有。

  到了九月九日晚上,我得到天上傳來消息:九月十一日至九月十五日的富士山火山爆發與東京大地震是事實將發生,但是由於天帝教九月四日參與祈禱大會同奮的精誠感格天心, 天帝特准「暫緩執行,以觀人心」。第二天(十日)我即寫兩封信:一封寫給中曾根康弘首相,表示日本人所關心的富士山火山爆發與東京地震一案,由於帝教四日在富士山祈禱大會感動 天帝,現在我們得到天上來的消息,可以暫緩執行,特以此信告知。第二封信寫給相樂正俊先生,告訴他:你的預測是有科學根據,但是由於帝教在九月四日的祈禱,參與的人誠心感動天心,因此得到天上消息,已經奉准暫緩執行。直到九月十五日也過了,一切平平安安並未發生火山爆發與地震,此一段經過,本教日本幹訓班第一期今天在座之藤岡光忠以及光成同奮均很了解。

  在這裡我還要告訴大家一段插曲,九月十五日以後,相樂先生即暫時失蹤,以躲避各傳播媒體的追蹤。幾年以前,我聽到中央日報社長當時中央日報東京特派員黃天才先生來到本教天極行宮演講,提到當時富士山下的許多觀光業者向法院提出控告,要求相樂先生賠償損失,相樂先生即將我的信送上法庭,表示:一位八十三歲從台灣來的老先生告訴他,他的預測有科學根據,但是由於天帝教的祈禱大會而延緩,因此,這一個案子在日本法院不了了之。但是天上的案子,到今天已經七年多,當時天上指示「暫緩執行,以觀人心」,現在應如何了結?因為我關心日本國家、民族的災難,所以在今天開訓典禮時特別提出來,希望大家誠心檢討:如何了結?

  同時,我要告訴日本同奮,天帝教一九八三年到日本,是為了「救劫」而去,並不是為「傳教」而去。因為一九八三年時,東西雙方對抗到了最後決戰邊緣,日本正處東西雙方的中間,戰略地位很困難,所以才去富士山舉辦祈禱大會,哀求 天帝化延此一災劫;另一方面打算,如果天意不能挽回,為了保護日本民族命脈,所以在京都三重縣危(尾)高山下引接寺中,設立一個光殿,奉 天帝賜名「玉和殿」,殿主為天照大神,副殿主:日蓮上人,總護法:不動明王,總參議:大日如來,連同日本境主:神武天皇,在無形中顯化,保護日本。玉和殿的「和」字意義深長,是 天帝慈悲希望維護日本大和民族永久生存下來,因此,無形中的關係太大了。危高山形勢雄偉,在美蘇戰爭爆發時,此地可以做為核子避難所,是 天帝特別選擇的地方,自成立光殿以後,我即交由藤岡光忠、桶口光和兩位日本同奮負責,根據我的了解,由於引接寺的債務糾紛,被人接收,所以將玉和殿拆除,我不是責怪光忠、光和同奮,因為他們的力量太小,並不是不出力。我今天特別提出來,是說明天帝教當年去日本不是為傳教,而是為救劫,從設立光殿在偏遠的尾高山到拆除,一切的經過都是證明天帝教為救劫而去。當時第一期日本訓練班總共有六位同奮,今天來了兩位:藤岡光忠、劉光成。儘管人數很少,但事情做了不少,都有相當的功德,比方這位光成同奮,回到台灣以後,生意做很得好,現在這所學院建築都是他一個人奉獻。今天的第二期訓練有七位同奮,我相信從今天開訓典禮開始,各位的成就一定會更大,此一成功不但是天帝教的成功,也是大和民族命運的成功。

  恭禧各位,今天開訓典禮到此結束!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