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附近有了宏教根據地

東京附近有了宏教根據地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19期 » 東京附近有了宏教根據地

張光鏡  1993-12-25 10:05

上帝的媒壓 西田的宏願

  去年(一九九二年)九月,我追隨師尊到日本栃木縣那須郡那須高原(海拔一0六0公尺)山上重新設立的日本國主院玉和殿主持開光典禮後,留駐當地協助道務及管理等工作,直到今年五月八日才回國於台北市掌院任職。

  今年三月間,陸開導師光鵬與日本國代理主任渡邊緒堅在我中間翻譯交談中,渡邊希望陸開導師以天帝教天人炁功為人治病診心作先鋒,多多開闢日本其他各地設立院堂(支部)做為據點,以利廣渡原人,達成日本政府規定的申請宗教法人所需的法定人數三00人以上。因為現在的日本主院位於那須高原山上,一年之中約半年積雪,出入不便,因此渡人有困難,必須另設其他地方,如東京、大阪、奈良、京都等地多處為支部。在此期間陸光鵬開導師一方面專心展開渡人工作,日本同奮人數已超過一百三十位以上,參加我們奮鬥行列,總算跨出了天帝教國際宏教的初步,奠定基礎。一面尋覓適用教院地點。

  這其間磯部靜根與中村光道曾覓妥千葉縣日向市一座二層樓獨立房屋,幾番奔走幾乎成交,但想不到好事多磨,原來同奮應允的款項,臨時變化轉作其他緊急用途,眼看到手的募款竟臨時發生變卦而中途告吹,使得靜根代墊之三十萬日圓租金全數慘遭沒收,又必須按月負擔原預備弘教渡人而在附近購置住屋的分期款項,還好靜根不為所擾,參加了第四期師資高教班—由師尊派為日本第一位後補開導師之一(另一位為中村光道)

  今年的四月間,靜根同奮提起有一位西田邦彥(日本千葉縣人),對陸光鵬開導師在國際間以天帝教天人炁功治病的故事,早有所聞,恨不得早日相見求教。可惜靜根來台參加高教班而延誤,一直到十月底,靜根給我電話,要求陸開導師儘早赴日與西田邦彥會面,並帶臨時光幕,因為他很有希望皈師。於是我十一月三日先行至日本接洽後,光鵬開導師獲師尊之命於十一月八日赴日。我與中村光道以及靜根同奮相約四個人在東京車站會合,研商東京都地區將來弘教步驟與方法。

  翌日早上九點半西田先生來了,經過光鵬開導師之講解及我的翻譯後,西田立即要求皈師,正好在十一點十五分午刻,舉行了極簡單而隆重的皈師儀式。

  用餐中陸開導師表示急欲覓得一處場地作為東京附近宏教的根據地。西田聽了立即開車帶我們看五、六處場地(皆是西田本人的私有財產),由於每處風景都優美,佔地寬廣,陸開導師深恐經費不足,所以始終未曾開口表達意見。

  晚餐時,光鵬開導師幾經思考,認為成田國際機場旁佔地一百五十坪的花園洋房最合宜,屋內坪數雖僅有三十三坪,但可先設置一個小型光殿供當地同奮誦誥,日後隨教務擴展,旁邊的空地仍可加蓋大型光殿,最重要的是該地為自由區,日本政府不會干預任何宗教活動,而且建地獨立空曠,與左鄰右舍距離都遠,從該處到成田機場,僅十三分鐘車程,交通方便,極適合初期弘教之用。

  經我轉譯西田同奮,不意他竟然當場允諾願意免費將該處借給本教使用三年(屋內的家具及寢具亦包含在內),如要延長期限,提前一年通知即可,另外還提供轎車一輛供教院使用,並負擔該車之油費及維修費用,唯須經過他太太首肯。在電話中與西田夫人作了一個小時的親和,終獲其認可,當晚即進行簽約的手續。一切過程突如其來,真是令人喜出望外,只能額手稱謝,感激 上帝的媒壓與顯化。

  西田先生原為虔誠佛教徒,是位具有慈悲心腸的人,三年前身陷負債三百萬艱苦困境的他,便曾幫助過比他還要困苦的人,後來被救的人十分感恩,為了報答西田先生,提供他很多房地產買賣的機會,因而脫離困境,重奠事業基礎,正是一位自救救人的典範。後來他了解靜根的困境,又得知天帝教的宇宙大道,更是感動,因此當天晚上在靜根處所吃飯時,西田先生很坦然的說:「你們天帝教師尊來日本是為了救日本人,現在為了弘教需要據點,身為日本人之一的我怎能不出點力呢?我願無條件借給天帝教使用三年。」

  各位同奮聽了這一席話能不感動興奮嗎?如果不是 上帝的顯化,西田先生怎麼會在對天帝教的一切尚未深入了解,在皈師當天就能作這樣的表示?

  在這裏將光鵬開導師感動之餘所寫的一首詩抄錄如下:「無錢辦道天來助,誠念悲願動天心,西田護法千葉現,上帝妙現大神通。」

  真誠的力量可以上應天心,日本弘教的路途還有很多的考驗,等著我們去克服突破,但只要我們發大願,不求個人福報,不為自己著想,把 上帝的真道傳佈到世界上的每一角落,天帝教的終極理想,宗教大同、聖凡平等、世界大同之目的一定會達成。

首席師尊的手諭

  這是首席師尊給國際宏教院日本宏教小組的手諭:

一、既得天助,日本西田邦彥同奮發願無償提供千葉縣香取郡大宋町自有房屋,為本教使用三年,本教內部一切必須依照組織規定程序辦理。

二、應將此屋作為東京都掌院之教壇光殿及東京都掌院籌備處之用。

三、特派中村光道同奮為東京都掌院籌備主任,磯部靜根同奮為籌備副主任。

四、東京都掌院籌備處隸屬於日本國主院籌備處,按照一般程序進行籌備。

五、光殿陳設費用既已由陸開導師籌妥,發願負責,當然可以,惟佈置完成以後須交日本國教區接管,由賢德主任開導師開光,並於陸光鵬、林維春兩位開導師中指派一位開導師坐鎮教院,負責日常宏教事務。

六、天帝教日本國教區原則上須設於天帝教日本玉和殿所在地,但主任開導師既負日本國宏教任務,當然可以輪流駐在各級教院主持或指導院務。

七、陸光鵬開導師與日本西田邦彥同奮簽訂免費租屋合約,正本由極院日本宏教小組保管,副本分送日本國主院籌備處、東京都掌院籌備處保存。
         涵靜老人 (民國八十二年十一月廿五日)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