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在洛杉磯教院新廈落成慶祝大會致詞

師尊在洛杉磯教院新廈落成慶祝大會致詞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25期 » 師尊在洛杉磯教院新廈落成慶祝大會致詞

 1994-06-25 09:05

海外同奮有了自己的「家」

  暢述天帝教復興的時代背景,強調每一個宗教都適應時代環境的需要,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宗教。

各位天帝教的同奮大家好!

  天帝教是一九八0年在台灣寶島復興,一九八七年第一次跨到美國,在洛杉磯建立橋頭堡,經洛杉磯市政府許可立案,天帝教可以合法的在美國傳佈宇宙大道。一九八七年第一次設立光殿玉霄殿是在阿罕布拉市的一家民宅,第二次遷到聖蓋博市,房子是台灣同奮鍾光京、敏土夫婦的私有房產,提供本教免費使用三年,這三年是天帝教在美國開創最艱苦的時期,有了這個有利條件,天帝教在洛杉磯可以維持下去,本人今天首先要感謝鍾光京夫婦。

  現在得天上人間的共同支持,在柔似蜜市的公聽會順利通過,由天帝教正式購買這塊土地,台灣的同奮有機會在洛杉磯奉獻,建立天帝教自己的道場,經過一年多來規劃建築,才有今日呈現在大家眼前的這座道場,這是天帝教海外的同奮有了自己的「家」。人間每個人都有家,但是父母、夫婦、子女因緣聚合只有幾十年,最多一百年,總有一天要分開,只有回到自己真正的老家,精神生命才能永遠生存下去,所以天帝教同奮都明白「以教為家」、「以宇宙為家」的道理,這是今天洛杉磯道場成立對海外同奮最大的意義。

  記得我在台灣,曾在鐳力阿對同奮談話,我告訴他們:我從民國二十三年在上海參與天德教的一百天開導師訓練班,結業後蕭教主告訴我:「我今天傳達 上帝的天命,派你到西北去。」至今已有六十年的時間,經過多少狂風大浪,由西北到華山,到日本天皇投降, 上帝要我到蓬萊仙島—台灣,我憑什麼能活到今天?我特別提出來答覆今日參與盛會的各界人士,我所憑的是第一:服從師命,謹遵天命。第二:以身許道,不為自己個人打算。第三:六十年來繼續不斷地打坐(靜坐)。

  蕭教主要我到西北去時,西北是大陸最落後、最艱苦的地區,我只有三十四歲,你們師母三十二歲,正是人生的黃金時代,一般人都希望享受,滿足個人的慾望,但是師命不可違,天命更不可違,所以我第一個就問我的內人說:「蕭師尊口頭傳達 上帝的天命,要我去西北。」我內人答覆我:「既然是師命、天命當然要去,你到那裡,我就到那裡。」第二關向我母親報告,我母親深明大義,說:「西安是漢、唐的古都,你應該去看看。」最後我去報告財政部宋子文部長,當時我是宋子文部長的機要祕書,每月支薪五百廿五元,我希望宋部長調我的職務到西北。他說:「你為什麼要去西北?」我說:「政府要在物質方面開發西北,我要在精神方面輔助政府開發西北,準備辦宗教哲學研究社淨化人心。」但是宋子文部長仍然反對我去西北,想不到十天後,宋部長調任外交部長,孔祥熙先生接任財政部長,孔先生是一個虔誠基督徒,他成全我,將我調為「財政部駐西北鹽務特派員」,這個職務責任輕,不需每天上班,有時間可以辦道,相信這是無形中 上帝的安排,才能順利達成我的目標,因為我服從師命,謹遵天命,我才可以「以身許道」。

  民國廿五年蕭教主派我至太白山訪蕭教主的老師雲龍至聖,我在大雪的天氣,在太白山中經過三天三夜的尋找,好不容易才見到雲龍至聖,他老人家告訴我:「你要帶家眷到華山白雲峰下,國難將興,浩劫臨頭,你上了華山就會知道。」華山是中國大陸五嶽的西嶽,標高二千八百公尺,因為天上有任務要我上華山,我就在廿六年農曆六月一日(國曆七月二日)帶了你們師母及四個小孩上華山,首先住在北峰,五日後蘆溝橋事變發生,日本人侵略中國,全面抗戰開始,證明了雲龍至聖所傳達之訊息。

  我自從廿歲就開始靜坐,已有七十多年的經驗,真正下苦功是在上華山後直到天帝教一九八0年復興,即使在逃難之中,或生活繁忙之中,打坐從不間斷,今天以九十四歲的年齡我還可以到洛杉磯與各位見面,主要就是靠打坐,培養正氣。

  今天我們想想這個時代的背景,一九八0年代人類的命運危在旦夕,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下決心要與美國決戰,和美國進行核子武器競賽,對五十億人類的生命威脅太大了,所以 上帝把布里茲涅夫這個魔王頭子收回去。接他職位的人是安德洛波夫,他亦是行劫魔王,主張比布里茲涅夫更為激烈,出兵侵佔阿富汗,計劃下一步侵佔伊朗,當時美國卡特總統從情報中知道蘇聯下一步就要侵略伊朗,而伊朗是西方國家能源供應的命脈,卡特總統立刻警告蘇聯:如果中東任何一個國家被侵略,美國不惜以核子武器予以制裁。兩國衝突一觸即發,波斯灣的風雲立刻緊張起來,世界核戰勢必難以避免,我就在公元一九七九年首先在台灣新店市北新路二段一五三號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帶領第一期靜坐班十七位同奮,第二期靜坐班十二位同奮,早早晚晚在光殿裡祈禱誦皇誥。皇誥是 上帝的聖號,也是和 上帝溝通的「密碼」, 上帝可以因為我們誦誥的誠心而大放親和光,消除暴戾凶殺之氣。

  不到三個月,蘇聯沒有進一步行動,情勢暫時緩和下來,但是蘇聯赤化世界的野心還是沒有中止,我就在一九八三年跨出台灣到日本,九月四月在富士山舉辦祈禱大會,哀求 上帝化延核子戰爭的毀滅危機。日本是東西方往來要道,如果美蘇大戰則日本首當其衝,所以要在日本告訴世人天帝教搶救核子毀滅劫難的努力與目的。一九八三年十一月返台,十二月廿三日美蘇在歐洲日內瓦限制核武談判破裂,核子戰爭隨時可能發生,就在此時 上帝又把安德洛波夫召回去,蘇聯總書記由契爾年柯接任,他是位老成持重之人,主張和平談判,在美國雷根總統當選連任後,契爾年柯打電報道賀,一方面建議兩國重開談判,於是東西雙方緊張關係因契爾年柯的這封電報緩和下來。一九八五年三月十二日美蘇重開限武談判,契爾年柯天命完成逝世,戈巴契夫接任總書記,美國布希總統到莫斯科與他舉行高峰會議,同意東西雙方冷戰結束,這是天帝教復興的時代背景。當時美蘇瀕臨決戰邊緣,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或宗教均束手無策,唯有哀求 上帝才能化延毀滅劫,每一個宗教都適應時代環境的需要,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宗教。

  天帝教是有組織的國際性宗教,也是最古老的宗教,千千萬萬億年前就存在,中國的書經、詩經提到 上帝有一百多次,中國人信仰 上帝早於西方國家四千年,中國人不論台灣或大陸都敬奉 天公, 天公就是 上帝,與西方國家所信仰的都是同一個 上帝, 上帝創造宇宙的同時就有天帝教,天帝教的教主就是 上帝,我就是 上帝的首席使者,使者等於是一個傳令兵,首席使者是傳令兵的頭兒,同奮都是使者,都是奉命來救劫、救世、救人。天帝教的中心思想是中華文化的「仁愛思想、王道精神」,仁愛就是親親仁民,仁民愛物,王道就是民主自由。

  天帝教有十五種宇宙間的法寶,諸如:(一)教義—新境界(大經),(二)皇誥,(三)天人炁功,(四)昊天心法,急頓法門—正宗靜坐,(五)教綱—行動綱領,傳教依據(大法),都是宏揚 天帝宇宙大道的妙法至寶!

  大家都知道陸光鵬開導師是以天人炁功為傳教先鋒,凡參加靜坐班結業的同奮都會「天人炁功」。在台灣至少有一萬人以上接受靜坐班一百天的靜坐訓練,上一期有七百人左右,我一個個為他們打開天門,接引 上帝靈陽真炁,傳授天人炁功、賜道名。此次在美國地區我原本希望能密集訓練,天天晚上上課,十天完成,但是光鵬開導師建議,因美國環境不同,同奮非常忙碌,利用週六、日上課較適合,所以計劃在洛杉磯、舊金山、達拉斯各一個半月,再到日本,才回台灣,我很樂意按照計劃開辦靜坐班,但現在因為有十一位協助我辦靜坐班的工作同奮出國簽證被拒,如果下週一(二十日)他們去重簽還是通不過,本人將於廿五日回台灣。我每天早上四點起床打坐,生活起居要有人照料,你們師母因在台灣天極行宮靜坐班開訓典禮中,從講台上失足摔傷,至今尚未完全康復,也需要有人照顧,如果這些同奮不能來,我們只能短期停留就回台灣,無法按照原訂計劃開班了。

  大家在此生活很辛苦,要求生存,生存固然重要,但是要活得有意義,更重要,天帝教要求教徒同奮不為自己打算,打坐時放下一切,不間斷的天天坐,當做生活的一環,才可能返本還原,健康長壽,進而促使家庭幸福,社會祥和進步,才是生活的大目標。

  天帝教同奮每天有四門基本功課,除了誦皇誥必須到教院光殿外,其餘三門:反省懺悔、力行人生守則、填寫奮鬥卡,隨時隨地都可以做,靜坐班同奮加一門靜坐,都是應該要天天做,天天培養正氣,天天為天下蒼生而祈禱,使天帝教的兩大時代使命早日達成目標。

  今天有這個寶貴的機會與洛杉磯同奮以及社會各界人士親和,本人感到十分的高興,也藉此向大家做一簡單的報告,謝謝大家!恭禧大家!
  (於一九九四年民國八十三年六月十八日在洛杉磯教院新廈講)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