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講話歡迎有大志深造青年學子參加宇宙大道的精神學府

師尊講話歡迎有大志深造青年學子參加宇宙大道的精神學府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25期 » 師尊講話歡迎有大志深造青年學子參加宇宙大道的精神學府

 1994-06-25 09:55

首席師尊於八十三年六月四日天帝教大專社團同學親和座談會講話

各位同奮、各位同學:

  本人生理年齡雖然與同學有一大段的距離,但是我相信我的心理年齡同各位一樣,與各位同學之間沒有代溝。因為天帝教是站在時代的前面,我代表天帝教,所以我相信我與各位沒有代溝,尤其是我們天人研究總院下設的二個學院:天人研究學院與天人修道學院,男女學員都是天帝教同奮年輕的一代,三年來天天在一起,我有許多的話都是和他們談,感到十分的親近。

  我今年九十四歲,生長在上海,是全國的通商大市。民國廿三年謹遵天命服從師命,放棄富貴榮華,從上海到西安,開辦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甘肅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在西北傳道。廿五年的春天,蕭教主派一同道持親筆信來找我,要我與那位同道一起上太白山訪師伯雲龍至聖,我們即在農曆六月十九日(觀音大士的生日),從西安上太白山,太白山終年下雪,只有農曆六月天氣暖和,雪溶開山,中間有一條路從山底直上山頂,我們在太白山區經過三天三夜,終於碰到了至聖他老人家派來接引我們的一位大師兄,才能隨他到至聖修煉的地方,拜見他老人家。一見面他老人家說:「明年國難將興浩劫臨頭,極初!你明年夏天農曆六月初一前丟官,全家上華山白雲峰。」我們只好下山,回到西安,廿五年的中秋節,我先上華山尋找白雲峰,在東、西、南、北、中五峰之外找到了白雲峰,證明了雲龍至聖他老人家所說的話,廿六年農曆六月初一,謹遵天命,夫婦二人、四個小孩、二位教師、二位女佣、二位長工、共十二人浩浩蕩蕩地上了華山,先住在北峰行館。七月七日山底下傳來消息,蘆溝橋事變發生,日本大舉出兵,蔣委員長呼籲全國百姓對日抗戰,證明了我上華山的天命—國難將興、浩劫臨頭。

  昨天開導師會議,我告訴在場的開導師:「今天回想當年上海之一百天開導師訓練後,接受蕭教主派我的第一個天命,到西安去闡揚德教,廿三年至今整整六十年,經過了多少狂風大浪,我憑什麼還能存在?還能跑在時代的前面?」

  今早,我答覆他們:就是「謹遵天命、服從師命」。那時我只有三十四歲,人總想求舒服,尤其在廿三年左右,西北當地連年乾旱,老百姓很苦,華山山下華陰縣,鄰近一縣叫華縣,合叫「二華」,是土匪窩,我自己願意吃苦,一切物質的條件均不考慮,也沒考慮上山後要怎麼辦?只是勇往直前。在華山時經常看到日本飛機沿隴海鐵路經潼關去轟炸西安,一批炸完又來一批,不知炸死了多少人,因此我下山去,組織紅心字會,用擔架搶救傷患,民國七十九年在台北復會,就是現在的中華民國紅心字會及台灣省紅心字會。

  民國三十八年政府撤退至台灣,總統下野,副總統李宗仁跑到美國,當時台灣只有六百多萬人,加上大陸軍民撤退來台一百多萬人,總共七百多萬人,一海之隔,共產黨隨時可攻過來,三十八年五月一日,我坐上海最後一艘輪船「中興號」來台,首先到達基隆,一踏上台灣土地,我就祈禱「確保台灣復興民族」,在三十八年、三十九年之間,國家沒有元首的狀態,持續了一年多,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剛才我所說的六十年狂風大浪,就是指國家民族的動盪不安,到今天我已經九十四歲了,仍能存在,仍能可以至國外宏教,我憑什麼條件呢?

  我告訴開導師們:就是憑「靜坐」。我十九歲開始打坐,至今打坐超過七十年以上,上海到西安,上華山,抗戰勝利回到上海,我的第二個天命要我至「蓬萊仙島」,到台灣後,做很多生意都失敗,但是我相信我經得起考驗,道心不變,以「不變應萬變」,可以面對生活的挑戰,在艱難困苦的生活條件下,我每天仍然至少打二坐,不憂不懼。如此我才能承擔我的天命,才能天人合一,無形中才能給我靈感、給我力量,才能堅強奮鬥、不屈不撓。

  民國五十五年,我把自立晚報交給吳三連、許金德先生接辦,五十七年到日本京都產業大學講學,回來以後我總希望有機會來傳道,因為當時蘇聯的總書記布里茲涅夫想要征服世界,赤化世界、奴役世界,東西方陣營對抗到最後就要決戰!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核子戰爭,我覺得人類的生命危在旦夕,世界上傳統的宗教幾十年的努力,沒有辦法可以遏止共產主義,這是三期末劫,唯有 上帝自己的宗教重來人間,此一「三期」危機還有一線挽救的希望,民國六十八年十二月蘇聯發動戰爭,侵佔阿富汗,卡特總統顢頇無能,束手無策,蘇聯進一步還要進佔伊朗,伊朗是波斯灣生產石油最豐富的國家,西方工業國家的石油供應命脈,卡特總統一再地警告蘇聯:如果波斯灣任何一個石油國家再被侵佔,美國不惜使用核子武器來保衛。就在這個時間我從美國回來,在現在的台北始院創辦了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宗哲社是天帝教的前身,已經開辦正宗靜坐班,第一期結業、第二期正在上課,兩期人數不到三十人,我親自帶領三十位同奮就在光殿上早早晚晚誦唸皇誥哀求 上帝,天帝教唸皇誥就在這個時間開始,求了二個多月,蘇聯果然不敢輕舉妄動,波斯灣緊張的風雲立刻消除,但是蘇聯要征服世界的野心並沒有減低,救劫的努力還要繼續,直到一九八0年十二月廿一日奉到 上帝的詔命:特准天帝教重來人間在台灣寶島復興,普化全球,針對時代的需要,拯救天下蒼生。同時派我當天帝教的教主,我馬上就跪下來痛哭流涕,我說:世界上無人有資格可以擔任天帝教教主,求 上帝收回成命,我除了教主的名義,什麼事情都能做,出心、出力、出錢的事我來做,但是我絕對不能擔任這個「教主」名義。跪了半個鐘頭,李特首相要我趕快上一個報告,我退下來寫報告,到了晚上十二點,呈上報告,懇辭教主名義,過了兩個星期,李特首相捧詔降臨,派我為天帝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什麼是「使者」?就是傳令兵,首席使者是傳令兵的頭兒,大家都是救劫使者,我是你們的頭兒,首席使者一直做到現在。

  我雖然年老,但是天帝教的教義可以超越時代領導世界,所以我第一句話告訴大家,我與你們各位沒有代溝,現在天帝教為了要培養傑出的幹部,設立了天人研究學院,下設四個研究所,現在第一屆已有十幾位同奮快要畢業,希望我們年輕一代的同奮、胸懷大志的同奮、不為現實生活壓迫的同奮來參與。有許多年輕同奮因為家庭環境需要就業,就應該去就業,需要行人道,就應該男婚女嫁,天帝教主張先盡人道再修天道,先行人道並沒有錯啊!等到人事盡了,對父母、對家庭、對兒女都有安排,想要研究、修道,只要你的家庭、父母、配偶同意,除了研究學院也有六年的修道學院。還有許多同奮有大志,想要深造,願意到天帝教天人研究學院來,我們非常歡迎。所以今天在座的同學,不論是本教同奮或非同奮,都可以說是帝教的原人,如果生活沒有壓力,不需要急於找工作,或者對現在的工作不滿意,願意到我們研究學院來深造,只要按照我們招生的標準來報考,當然都很歡迎,等到我下半年回來,我能夠有機會同你們這些優秀的同學在一起,共同研究探討 天帝的宇宙大道,這是一件很有意義、很有價值的事。

  天帝教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第二個天命「確保台灣復興基地,促成兩岸真正和平統一」。在天帝教天極行宮平等堂有個壁告,公開 上帝交付玉靈殿殿主中山真人、副殿主中正真人的三項特定任務:第一、結合無形有形力量鞏固台灣復興基地。第二、策動大陸人心思變,導發反共革命。第三、迫使中共褫魂奪魄放棄共產主義,接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是公元一九八三年民國七十二年我從日本富士山祈禱大會回來以後,天極行宮玉靈殿光殿完成,天上頒下來的三項特定任務,我用木頭刻字釘在牆壁上以保持永久。

  七十二年到現在已經超過十年了,五年前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大家才知道「策動大陸人心思變,導發反共革命」的意思,幾十萬吃共產黨的奶水長大,受共產黨教育的青年男女,在天安門公開要求自由民主,要求民主、自由就是導發反共革命。現在大陸反共革命的火種已經點燃,終會爆發,最後迫使中共褫魂奪魄、神魂顛倒。中共為什麼會褫魂奪魄、神魂顛倒?因為共產主義的祖國蘇聯沒有了,中國共產黨老早就放棄共產主義了,想要建立一個中國式的社會主義,什麼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就是三民主義,當年國父要推翻滿清建立民國,首先創立三民主義來救國,所以三民主義就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而且是溫和的社會主義,最適合中國人的需要。

  各位想想,三十八年撤退到台灣,大陸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共產主義,台灣實行三民主義,大陸早幾年搞得一窮二白,老百姓都沒有飯吃,最近十年開始改變,廢掉人民公社,要用資本主義的方式創造經濟力量,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有一百八十度的差別,今天他們竟然要用資本主義的方式,為什麼不試著實行三民主義?台灣因為實行三民主義,老百姓生活得這麼好,所以兩岸遲早一定要走到這條路—「一個主義,一個國家」,才能統一,才能真正和平統一。

  如果是一國兩制,大陸實行共產主義,台灣實行三民主義,永遠不會統一,所以一定要走這條路—一個主義,一個中國。

  所以天帝教第二個時代使命,就是希望能夠確保台灣復興基地,希望台灣內部團結奮鬥,這是天意,大陸內部不能戰爭,兩岸更不能戰爭,台海兩岸一旦發生戰爭,自己兄弟、同胞自相殘殺,中國人就沒有希望了。這是我們的使命,直到這個使命完成,天帝教的教化才能普化到全世界,才能達到我們最後奮鬥的目標—聖凡平等,天人大同。

  所以天帝教永遠跑在時代的前面,我們有教義—理論根據,有教綱—行動綱領,只要青年同奮大家共同結合起來,發揮我們的力量,不斷的追求宇宙最後的真理來充實我們的教義,一定可以達到我們的目標,天帝教的前途掌握在我們青年男女同奮身上,歡迎各位共同參與天人之學的奮鬥行列。

  我本人在六月十一日要到美國弘教,行前要準備的事情很多,今天就長話短說,希望回來以後,看看今天在座的同學有幾位參與我們精神最高學府,到那時候再來歡迎大家。再見!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