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大甲鎮鎮瀾宮媽祖進香團 連續八晝夜沿途天人炁功服務

追隨大甲鎮鎮瀾宮媽祖進香團 連續八晝夜沿途天人炁功服務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48期 » 追隨大甲鎮鎮瀾宮媽祖進香團 連續八晝夜沿途天人炁功服務

隨行記者 陳光難  1996-05-25 10:30

結合民俗信仰 宣揚廿字真言

四月四日 出發前一日

  四月十三日及十七日已開過二次籌備會,參與的同奮約定十九日下午二點(前一天)在大甲天甲堂會合。三點不到隨行的五輛車全到齊,各自佈置教旗、宣傳佈條,也把有天帝教字樣掩飾,因為這次是以紅心字會名義參與的,避免宗教參與太過敏感。

 下午五點卅分於二樓大同堂,由光舒主持出發前最後會議,五輛車分配的人員及職責如下:

 一號車:廣告車,領隊緒拓,光帛的員工陳永星、陳明裕。

 二號車:天甲堂,緒丘和鄭仲偉父子,財務敏弱。

 三號車:天極行宮,天人炁功負責光請、光超。

 四號車:台中縣初院,緒渭、顯延、顯鑛。

 五號車:台灣省掌院,公關光住,文稿記錄和通話聯絡光難,及顯德、賢被、敏供、靜漸、靜堅。

  每車均有無線電話手機,代號為紅心X號。會中臨時增列炁功服務定點十二處,本來只安排彰化縣政府及嘉義新港公園,臨時變更順應大甲鎮瀾宮的媽祖遶境進香活動,八天七夜路程二百八十餘公里,這下子整個計劃變得複雜化,比如地點未曾去過,時間不知如何抓準,住宿更是一大難題。整個策劃人員也沒有經驗,提供參考資料,在在顯示四月十六日首席督統鐳力前鋒聖訓的指示:「團結才是力量,此次之全程活動亦可考驗各參與教院對團體活動之熱忱與態度。」事實天上早已洞悉未來的變化,才有先見之明,騎虎已難下,走一步算一步了。

  晚上七點一行人去鎮瀾宮前流水席解決晚餐,順便對媽祖焚香膜拜。八點再回到天甲堂,召開行前五車會議,討論第一站─王田交流道之任務分配。大家都臨時編組,默契不夠又沒經驗,外面天氣又寒冷得刮起大風下著大雨。但是困難總是要解決,萬事起頭難呀!

四月廿日 陰雨

  媽祖元君神威顯赫,凌晨起駕。前半小時,突然大雨傾盆,刮著大風及打雷,氣溫亦一直下降,令送駕人士嘖嘖稱奇,據報導這是數十年來第一次。

  早上七點大家準備在追分火車站沙田路旁的新建透天房屋走廊會合。八點,廿字真言匾加光儀式,同奮們高興的一起照相和親和。九點時好不容易有輛轎車停下來,有三位人士要做天人炁功,似乎是好預兆,十分鐘後突然起風氣溫降低且很冷,五分鐘後,陣前的自行車行列來了,約十點左右,眾人皆知的傳統報馬來了,十點二十分最前頭的台中天上聖母會車隊緊接著贊香隊、頭香隊、貳香隊、參香隊,別小看這些行列車隊,他們的代價可要百萬元以上,尤其贊香隊就要千萬元以上,再來是媽祖本尊神轎前的兵器衛護隊、哨角隊、旗隊,最後是大甲天上聖母神轎,整個遶境行列少說也有五百公尺之長。

  說也奇怪,抬神轎的隊伍突然停住了,不偏不倚的在廿字真言匾前互對著。這種情景很玄妙,同奮們當時有的在車裡避風看熱鬧,有的拿相機與神轎合照。過五分鐘,有位同奮很機警的把車裡面同奮叫出來,做天人炁功示範,這招不錯,果然有人來詢問並願意做天人炁功,一下子來了五位報名。在短短的十七分鐘有十四位報名,大家不禁忙碌起來,並分發廿字真言卡(反面印有大甲鎮瀾宮媽祖神像)給抬轎、護轎的人(相當於護身符)。

  下午二點在彰化敏嬌同奮家裡親和,五車長討論明日怎麼活動,原則上由五號車去探索地點,並做公關解決明日住宿問題。下午二點廿五分出發,領隊緒拓也隨車同行,人不親、地不熟,輾轉問好多人,竟然花了兩小時才到溪州鄉后天宮,或許上天不負有心人,在后天宮一下車,禮貌性進去膜拜之後,就有一位熱心的羅先生來問候,他不僅是該宮的委員之一,在地方上頗有名望,他熱心的告訴我們注意事項並安排炁功服務地點,有了他主人家很樂意配合,就這樣子選在十字路口旁邊的二間走廊上。

  晚上六點召開五車長親和,討論決議:一、二、四號車今晚去溪州鄉后天宮,跟前次一樣佈置地點,擺設器材。三、五號人員留在敏嬌、敏鐵家過夜。約定明早九點準時會合,明日行徑就此定案了。光難、光住與敏嬌夫婦深夜十一點多,共同研討第三日、第四日的行程及住宿問題。因第三日在土庫鎮,完全陌生,僅靠電話聯絡,問問當地同奮了解情況,真是出門靠同奮,虎尾、西螺地區旅館似乎已客滿了,一行十七人也沒法擠在只有兩位同奮的家裡,連雲林縣初院也想過了,最後初步決定第二天晚住宿在溪州鄉后天宮,最壞打算再回到此地過夜,凌晨一點多才各自回房休息。

四月廿一日 陰雨

  上午九時依約準時在定點場所會合,真苦了一、二、四號車同奮,有的睡在車上,有的睡在后天宮。九點十五分廿字真言匾加光儀式。這個地點離后天宮出入十字路口只有廿公尺,要做炁功服務的人一下子很多,加上一號廣告車的事前宣傳,現場就客滿了,還增加十幾個坐位的待診區。除了敏弱、敏供做親和填表及兩位小弟當現場引導,其餘的同奮忙得可不亦樂乎,一直到中午,求診人較少了,大家才有時間分批到后天宮的流水席吃午餐。一點多時,遶境行列已到后天宮,此時炁功服務也接近尾聲,同奮們索性看熱鬧了。因定點不錯,此半日接受炁功的人數竟有一二九位之多,其中有不少人前兩站已做過,反應不錯,邀同伴來做天人炁功的,大有人在。

  下午五車長親和討論,決議明日的工作,還是由五號車做公關,查看地點,其餘同奮自由活動,並約定晚上六點在西螺福興宮會合,住宿再回到此地后天宮過夜。

  五號車依決定出發前去土庫鎮,還是跟前兩次一樣,問東問西的,看路指標,因為有經驗很順利到土庫鎮圓環一四五甲路,但要找定點場所是不簡單的,隨時要應變更改,大家很謙虛的問在地人,才發現我們的想法和需要跟實際有很大出入,這一站時間相當不好,因為凌晨三、四點香客睡飽了匆匆忙忙的趕路,無暇停留,若是等媽祖遶境回來,神轎停留在圓環邊接受當地四方各鄉鎮的善男信女齊集膜拜時,土庫鎮猶如不夜城,天人炁功服務擺設在圓環公園裡面,應是很不錯的溝想,但基於同奮們需要充份的休息,所以取消土庫鎮這一站。

  回程中途,弘化院主任維剛樞機下午五時半抵達來慰問大家,大家在西螺福興宮前親和照相,跟隨來的有維剛樞機好朋友傅啟賢先生、光態開導師、光舒、敏產,隨後在宮後的學校裡頭品嚐流水席晚餐。

 ●維剛樞機等在福興宮前留影。

  五車約好,隔日早上九點在嘉義新港公園會合,今晚住宿,各車自由選擇,四號車住麥寮,一、二、三號車住新港,五號車回頭住溪州后天宮。光住老兄晚餐可能吃了有酒味的湯,引起反胃,沿途上吐了五次之多,堅強的他把車安全開到目的地。那一夜在車裡也吐了多次,光住虔誠的祈禱上天護佑,果然那天晚上光住說有強烈的兩道光透入全身,很舒服、暖和的一覺睡到天亮。

四月廿二日 陰雨

  因光住身體欠佳,下午約一點才到新港公園,中途在崙子村碰上遶境行列,耽誤了近一小時,因禍得福,跟善良純樸的當地人聊天,並分送廿字真言卡,他們很高興,虔誠的接受並要求多拿一些分給鄰居們。過崙子大橋那一端的新港,路旁兩側盡是老老少少信徒,虔誠的等候大甲媽祖到臨。民俗信仰在鄉下如此的根深蒂固,是家庭和睦的根基。

  白天陰雨綿綿,嘉義縣初院的同奮一上午在新港公園內做天人炁功,場面冷冷清清的,做不到廿位,下午也是一樣,三三兩兩的求診者,好在參教長光弭隨機應變,地點改在新港鄉圖書館對面村長聯誼中心,搭起蓬子,因同奮的親和力,用電及用地不成問題。晚上六點半雨停了,可能大甲媽祖神轎已安置在新港奉天宮內,不久街道熱鬧起來,燈火通明,人擠人,一號廣告車也出來穿梭的宣傳,求診人潮一時湧入小小的蓬子內。台中縣初院以南台南縣初院以北同奮支援約有十三位之多,晚上尚留下來支援,一晚下來,就診者少說也有一百多位。

  一至四號車轉往緒禧的老家,臨時在屋內設炁功服務,下午台灣省掌院有六位同奮,也從新港公園轉到緒禧家停留,可能地點不錯的關係,求診人一個一個接著來,這證明定點的選擇是沒有標準的。

  下午六時熱鬧的媽祖遶境團也來了,經過緒禧老家門前,神轎居然停住了,剛好又與廿字真言匾互對著,前面行列與神轎已拉開一段距離。由於緒禧靜懂夫婦的奮鬥,緒禧的老家才有此榮幸,蒙媽祖的親和,約莫五分鐘,神轎才起鑾,此一景像近廿位同奮可見證。

  晚上十點兩地同時舉行收光儀式,算算今日求診人共計三百八十位,成績不錯,同奮辛苦了!

四月廿三日 晴

  昨日天人炁功可能反應不錯,緒禧的老家早上八點一開張,很多人來求診,十五位同奮忙得不可開交,至十一點左右已破一百人數了。

  新港公園炁功服務在下午一點開始,不到幾分鐘,求診人一波一波的來,各地教院來支援的同奮及時趕到,化解了初院人手的不夠,兩地似乎在比賽。

  今日可說是團結日,台灣省掌院專職人員幾乎出動,一行人十多位,台中縣初院則將近十位參加,連光謗開導師也來了,天極行宮和其他教院加起來大概也有十來位。

  晚上十點,兩地同時的收光儀式,兩地的求診人數差不多,合計有六六六位,績效不錯。

  要特別感謝嘉義縣初院的人情,送每位同奮一份土產─金讚城花生糖。晚上五號車還是一樣到嘉義縣初院打擾一晚。

 ●宣傳車領先奔馳招徠求診者。

四月廿四日 晴

  依昨日親和的決定,今晚六點在西螺中正路的黎明旅社會合,為辛苦的義務交通隊人員做天人炁功。

  五號車依然是公關車,為明日北斗鎮奠安宮的炁功定點奔波,早上八時十分出發,一路上路標很清楚,中午十二時四十分到達,大家提議先上去拜碼頭,照會一下。當我們行三鞠躬禮完之後,有位林文雄先生親切的前來問候,光難和光住靈機一動,順勢與他親和,泡泡茶,言談之中才知他是奠安宮所有活動實際策劃及執行委員,且在北斗鎮也相當有名望。皇天不負苦心人,親和得很投緣,我們大家藉機向他提到此次來的動機及目的,他很爽快的帶我們選在奠安宮正門前十字路口。午餐很不好意思,讓他破費了,還他之禮是廿字真言卡兩百張與他結緣。

  下午六時五輛車準時在黎明旅社會合,遶境的關係,延遲一小時多,義交尚未全回來,到八點才一一的為義交們做天人炁功。人數雖然不到廿位,但已表示我們關懷他們的辛苦。義交的總隊長在新港時做過天人炁功,認為效果不錯,緒禧同奮就提出建議能否為其他的同仁服務,這樣才有這次的公關天人炁功。

  有一情景很特別,義交們有輛箱型車隨著遶境行列活動,只見義交每個人主動的上車作同樣動作,好奇的趨前看個究竟,原來車裡面佈置猶如小廟般,供奉著兩尊媽祖,他們稱謂交通媽祖,保佑他們安全,工作順利。第一次看到民俗信仰如此的無所不在,實在不可思議。就好像我們同奮的車子,貼上紅心標誌,應讓是相同的狀況吧!

四月廿五日 晴

  一大早五輛車即從溪州鄉后天宮出發,到北斗奠安宮時才八點而已,大夥兒開始佈置場地,右前方的珠寶店老闆娘很善意的邀請我們到店裡坐一坐,順便泡泡茶,很有人情味。左前面的雜貨店為媽祖香客免費提供午餐,我們便就地解決了。

  來求診的人數到中午後漸多,一時忙不過來,還好支援生力軍來了,台灣省掌院八位,台中海線、彰化初院及其他教院的同奮也陸續而來,使本日的參與同奮高達四十三位,包括總領隊光南樞機使者也來了。到了下午三點多時,求診人數已達二百位。遶境行列可能要來了,求診人數突然減少,同奮們樂得在走廊上看全程遶境表演。地點相當的好,好像是貴賓席,遶境隊伍一一呈現眼前而過,宮前街兩旁有護法的自行車隊。好奇的問一位坤道護法者,她的皮膚光滑臉好似媽祖很福相,看起來只有五十歲左右,實際已有六十歲的她提起一件事:自行車和人均需行過火儀式,象徵無形會派護法神跟隨每輛自行車及騎者,所以車和人不能分開。有一次,她的車讓其他同仁騎,一上自行車,騎不到幾公尺就摔下來了,由此不得不相信以前他人的告誡。再問一件事,從出發到今日快有二百公里了,有沒有車子破胎,她說:沒有,有補胎的師父及裝置,但備而不用。可見大甲媽祖遶境的其他隊伍或跟隨的香客,同樣的也是受到大甲媽祖無形的庇佑,讓他們很有信心的走完「聖旅」。還有他們擔任此神聖任務,事前均要在鎮瀾宮媽祖面前擲三次杯,如三次笑杯恩準了,是要連續三年服侍「聖旅」,不管自己身心是否有障礙或人道上困難,不得違背天意。真佩服他們忠信於媽祖的精神,同奮們最缺少的就是這股傻勁,何況我們的教主是萬天至尊宇宙主宰 玄穹高上帝。

  五時四十分支援的同奮陸續離開,誰曉得精彩忙碌的在後頭,還好留住光通、敏還、敏增和靜嶙,勉強有十九位可以做天人炁功。晚上鄉下北斗鎮成了不夜城,人潮人山人海,好奇的堵住道路,求診的應接不暇,到十點時求診人數已破四百位,眼看著求診者依然那麼多,不得已同奮們硬著頭皮繼續服務下去,每位同奮眼皮沈重,七十三歲的顯鑛,做到記不得誰做過誰沒做過,光超似乎快站著睡著了,敏增腳酸不得不休息一下再繼續工作,看其他的同奮也是差不多模樣,敏弱的右手掌書寫親和卡寫到磨破皮了,還好十一點不再受理報名,不然到凌晨還是有人會來做天人炁功的。當場統計求診者數字,達五0二位之多,這次是很成功的活動。

  住宿老早已跟當地的靜嶙同奮接洽了,快凌晨了打擾她全家人的作息,他們還為我們準備豐盛的點心、水果。她爸爸媽媽真不簡單,雖然沒有皈宗天帝教,但對女兒在教內的所為很放心,大家才有榮幸的在此投宿,領隊緒拓帶同奮們誦廿字真言七遍,為靜嶙的家人祈福。

 ●彰化縣縣長阮剛猛與參加義診同奮合影。

四月廿六日 晴

  靜嶙的媽媽凌晨二點才休息,到六點為我們張羅早餐,有素的、葷的、中式、西式均有,有媽媽的味道。此時大家尚在睡夢中,真難為她了。上午八時十一分才與靜嶙的家人暫時別離,往彰化縣政府去。

  緒拓領隊建議到八卦山散散心,算是忙裡偷閒,想想當年維法佛王在八卦山掃妖除魔,讓天帝教在中部的發祥地天真堂,真正的落地生根。

  回到縣政府大禮堂,看同奮們炁功奮鬥的情形怎樣,以昨日在北斗鎮的情況來衡量今日應是很熱鬧的,但事實上現場冷清了很多,回頭看看外面廣場停滿了載香客的大大小小卡車,可能阻礙了人們前來的意願,可是對面永樂街的天后宮十字路口人潮不斷,那就很奇怪了。依天時、地利、人和來判斷,應是出在地點問題上,如改在天后宮的永樂街十字路口,事前借左鄰右舍三間走廊做場地,想必很轟動,求診人數勢必超過千人。因此日是媽祖遶境最後停留的大站,服務時間可以延長至晚間十一點,何況大甲媽祖停鑾在天后宮是在七時二十分,那時才是最高潮的開始。一日的辛苦奮鬥,勝過教院整年度的廣告宣傳,省卻了同奮不少時間、精神和金錢,大大宣傳了廿字精神。所以地點的選擇是沒標準的。求新、求變、求通,有時叫好不叫座,相反的捨棄舒適場所,佳語風評不斷,這點是不是值得大家去深思。

四月廿七日 晴

  早上七點,車隊在沙鹿斗潭路福壽公司停留,光南樞機和同奮早已在此地要恭迎接駕媽祖,炁功服務場地也已佈置妥當,同奮們開始為民眾做天人炁功。八時二十分回程的大甲媽祖遶境隊伍來臨了,很多當地人老老少少爭先恐後有秩序的趴在地上,長長的成一條龍,祈求讓神轎跨過去,今年的霉頭一掃而光。

  為了與遶境行列搭上線,車隊先離開,九時四十分停留在大甲文曲路七一八號等候消息,閒著也閒著,大家下車聯天,路旁的民宅借方便、休息。光舒身體感覺不舒服,請同奮做天人炁功,靜漸功夫了得,為光舒做刮痧,背部紅紅紫紫的,跟緒禧、光住一樣都是中暑的現象。十時十五分車隊再移動一段距離,在文曲路六七五號停留,還是一樣等候消息。這戶人家開的店是電機行,家人很純樸敦厚,準備點心及午餐服務香客、過路人,每年均如此。這一停留可長了,竟然有五小時之久,同奮們等候忍耐功夫團體紀律不錯,不敢離車太遠,隨時聽候出發。三時十分我們紅心字會五車隊終於大大方方上路了,了卻七天七夜一直不能跟隨大甲媽祖遶境行列。

 ●號角聲中,車隊出發前全體男女炁功高手集合,在天甲堂內合影。

  大甲鎮人口並不多,此時沿路兩旁盡是人群,分不清是當地人或外來客,一路上虔誠的大甲人不時奉上薑母茶、豆漿、飲料、平安西瓜,慰勞七天七夜的行列,也代表他們對媽祖衷心的敬禮。行列停停動動,每車同奮們都趁機借民宅方便,大家實在吃太多水份的東西。中途路過光祥道長的家,只留開車同奮,在他家小聚親和一番。不知何時突然每車的同奮都聞出車內有一股濃濃的老鼠腐臭味,光舒下車問每車是否有這現象,然後給每一車一卷沈香環以淨化空氣。事後才曉得原來是當地求超靈待求超的現象,可見上帝使者的工作真是非同小可。

  從跟隨遶境隊伍開始,廿字真言卡各車沿路上發給善男信女,可能印有媽祖像及廿字真言顯得有意義,一時成搶手貨,拿到卡片的信徒看完媽祖聖像後就自然的誦出廿字真言,五車的顯德老同奮,面貌很慈祥猶如土地公有吸引力,群眾都向他索取,二萬張的廿字真言卡片不到三小時就發完了。六時四十八分到鎮瀾宮時,代表著一年一度「三月瘋媽祖」結束了,呆在車裡三小時以上很辛苦。

  五車隊同奮回到天甲堂,全體工作人員在平等堂一起誦廿字真言三遍,象徵感謝無形的幫忙,我們已平安的回來報到。誦廿字真言時,頭頂強烈感覺出無形的加持,內心很感激,不知其他人有何感覺。光舒為大家照個相做歷史的見證,天甲堂主事光介擺個宴席為大家洗麈。

 ●臨時佈置的天人炁功服務站很有規模。

結語

  這次天帝教支援大甲媽祖進香團天人炁功服務真的是考驗團體的紀律和合作,也考驗個人心性修養及處世能力。大家能否摒私為公,每日實實在在的接受新挑戰,九天八夜,同奮朝夕相處,難免會有糾紛,但彼此還是有容乃大相互容讓。整體而言,不負極院弘化院的期許,無形的要求,大大的把廿字真言及天人炁功散遍及沿途的鄉鎮,以功利的現實社會眼光來看,這次是低成本、無窮潛在力的開發,這樣的寶貴經驗值得各地教院參考。尤其在廿字真言卡印製很特別,經代首席同意及大甲鎮瀾宮的有形委員、無形媽祖同意,一面印廿字真言,一面印大甲媽祖像,是真正的與群眾在一起。往後也許可以仿做印製耶穌、佛祖、濟公、觀世音、土地公等等各層面。落實的與民間各種民俗信仰結合在一起,宏教就顯得輕鬆多了。近日大陸湄州媽祖來台朝聖,新港、北港均有,我們是不是也可以把廿字真言卡福音送到大陸媽祖聖地湄州?相信這種方式在地方上是較沒有爭議性。時代在變,民心在變,做事方法當然也要隨著轉。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