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一德完成本師「團結奮鬥」的期望

一心一德完成本師「團結奮鬥」的期望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48期 » 一心一德完成本師「團結奮鬥」的期望

 1996-05-25 11:15

維生樞機在高雄市掌院親和講話

各位同奮!

  首先要感謝各位同奮在中心祈禱期間不休不眠的參與誦誥,大家同心同德為台灣內求安定、外求安全而祈禱,同時還要感謝高雄市掌院一些同奮支援日本祈禱大會的誦誥奮鬥。

  這一次我從四月四日至四月十二日前往日本訪問,九天的時間走訪了日本十個地區,我深深的感受到師尊他老人家在日本所播下去的種子已經看到成果,帝教在日本地區有二百八十位以上同奮,其中有一百六十位曾來台灣參加靜坐訓練,人數最多的一期是日本特訓班第八期,有五十五位,日本特訓班第八期也是師尊體力相當衰弱的時候,每一節課是六十五分鐘,但是加上翻譯,結果師尊每一堂課都是超過一個半小時以上,下課之後回到清虛妙境,他老人家就靠在無為居的藤椅上,完全癱瘓了,我們請求師尊:「您老人家可不可以節勞?」他老人家說:「這是我為日本播下最重要的種子。」我可以舉幾個例子:(一)現在在東京都週圍有四所教院,其中三所都是日訓班第八期的同奮負責。(二)在大阪地區有十六位同奮,其中七位是第八期特訓班的學員。(三)在九州鹿兒島有一位緒朽同奮,十六歲開始學空手道,十八歲開始學打坐,是日本空手道剛柔流在九州的主持人,向他學習空手道的學生有遠從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國而來,他參加第八期特訓班主要是為了學打坐,同時學天人炁功,到現在為止,他為人做天人炁功的紀錄是二千人以上,教他空手道的老師告訴他:「明師難求,今天你找到了明師,要好好的學下去。」我從鹿兒島到琉球,這一期日訓班預定有二十位同奮參加,其中十五位來自琉球,六位來自鹿兒島,都是緒朽同奮直接間接引渡進來。

  我在日本同時也集合前十期的同奮在東京辦了一次複訓班,有三十八位同奮參加,日本同奮講了一段話讓我非常感動,他們告訴我:「師尊說我們是特訓班,只有五天的時間,要好好下功夫,要做好百日的築基的功夫。我們每天要打二坐,午坐是一定要坐,連續一百天,在一百天中夫妻不能同房,同時煉天人炁功也必須一百天不能中斷。因此,我們煉了差不多二百天才完成。」在大阪還有一位第八期夫妻雙修的坤道同奮告訴我:「當我完成了一百天之後,我與先生相擁痛哭。」這說明了日本同奮相當遵守師規,師尊告訴他們什麼,他們就照著做,所以我在這次的日本訪問中,深感天帝教將會在日本生根茁壯。

  接下來我要向各位同奮提出一個請求,目前復興基地台灣的各教院、教堂中,最有規模的教堂是彰化溪湖的天根堂,這次中心祈禱第一個完成誦誥目標即是天根堂,在弘教上彰化縣初院和台中縣初院可以說是模範初院,在這次中心祈禱都是超前完成目標,而以掌院為例,最早成立的是台北市掌院,其次是台灣省掌院,後來居上的是高雄市掌院,有很多外賓到高雄市掌院訪問,上了玉清殿之後,他們說:「你們這個光殿真是有氣勢磅礡的感覺。」高雄市掌院有今天的規模是全體高雄同奮的驕傲,應該是天帝教的模範掌院,是同奮共同奮鬥的成果,我們要感激所有為高雄市掌院建立規模的所有同奮。

  師尊證道之後,天帝教未來的發展有一個基本原則,就是建立制度,只有制度可久可遠,我在代理首席使者的二年期間中,首先就是要建立制度,以師尊他老人家的建教憲章教綱為依據建立制度,我在建立制度的第一件事是先建立會計制度,因為財政部規定,凡是財團法人的財產總額超過新台幣壹億元以上或是當年度經費收支超過新台幣壹億元以上,都必須經由會計師查核簽證申報,我們正式委託一家會計公司辦理簽證申報,但中間有一筆,就是高雄市掌院新台幣壹仟參佰伍拾萬元的貸款,會計師建議必須想辦法儘速加以處理。因此,我今天是在此要請求各位同奮,為了天帝教今後整體的教財財務制度,希望高雄市掌院能夠採用一些可行的方法,儘快將貸款的部分處理完成,我建議高雄市掌院可以採用彰化縣初院或天根堂的模式,先由同奮量力承擔,無息借給教院清償貸款,然後由教院分期攤還,使得高雄市掌院對外無債一身輕,我很願意提出我個人的一些看法,請高雄市掌院的同奮共同交換意見。

  我還有幾件事情想要向各位同奮說明:

  第一、極院預定今年下半年開辦先修乾十七期、坤十期靜坐班,希望南區分班在高雄市掌院內開班,由高雄市掌院承擔這一件工作,南區分班最基本的人數應該是一百位,我相信高雄市掌院一定可容納,南部教區五院一堂以高雄市掌院為中心,如籌備得及,今年十月在高雄市掌院辦理下期的正宗靜坐班南部教區的訓練。

  第二、今年七月第六期師資高教班在鐳力阿道場舉行,我希望在座的多數同奮都能夠參加,同時我會依據徵召的原則,徵召高雄市掌院部分同奮參加師資班。

  這二件事從長遠來看,對高雄市掌院應該是有非常大的影響,我特別希望從現在開始,高雄市掌院能夠鼓勵後進、培養幹部,達到師尊所勉勵的「團結奮鬥」。

  最後,我先報告預定今年下半年再到各地教院親和訪問,每一個教院停留一天半的時間,與當地同奮在心靈修持和心性修養上多作心得交流,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在這一次中心祈禱的階段中,我分別到各地教院和同奮一起會禱,追隨在各位同奮之後誦唸皇誥,我的感受真的非常深,我誠懇的向各位同奮報告,過去我對師尊有許多不敬,我聽到很多同奮講:「天帝教有做不完的事、叩不完的頭、唸不完的誥和捐不完的錢。」當我被師尊指定和參加靜坐班的同奮複談時,我請示師尊說:「您老人家有什麼原則?」師尊說:「我給你的原則就是參加的同奮都要誦唸皇誥四十萬聲,你只有權加,沒有權減。」當時我就對師尊說:「您老人家為什麼那麼堅持?」他老人家笑一笑說:「你現在體會不到,你就照我的原則做。」我引用同奮的說法告訴師尊:「同奮都在說天帝教同奮有唸不完的誥、叩不完頭和捐不完的錢,我不懂您老人家為什麼還要要求同奮不斷的唸誥,同奮的壓力很大。」師尊從不解釋為什麼?現在我懂了,我每一次在光殿和同奮一起祈禱,幾乎都回想起當年在華山和師尊一起祈禱的景像,我在台灣省掌院和同奮一起會禱的時候,在誦唸皇誥十五聲之後,我感受到跪在前面的是師尊,就是當年在華山的情景,我個人深深體會到師尊他老人家告訴我「行入」的重要性,在誦唸皇誥的過程中,我體會到我的聲音和同奮的聲音融合在一起,我的心和同奮的心也融合在一起,當我的聲音和心和同奮會合在一起時,我的靈和同奮的靈會合在一起,聲、心、靈合一,我們的炁氣完全凝聚在一起,為什麼誦唸皇誥是會禱會靈?為什麼誦唸皇誥可以凝聚正氣,化除戾氣?經過這一次我參與中心祈禱誦誥,我才真正的體會到。

  各位同奮!我感覺到我的體會太遲了,我在自己的體會中懺悔對師尊的不敬,我在這一次中心祈禱的體悟,唸誥的功能是完成聲、心、靈合一,這是真正修持的最高境界,真正發揮最高的正氣,可以說是天帝教最高的心法、最大的武器,我很願意以我個人的體悟提供各位同奮思考。在今年五月以前,兩岸的失衡現象可以慢慢調整,內在的不安定也可以慢慢調整,現在我們正面對著的經濟的危機,祇要我們渡過經濟危機,台灣才能進入到真正復甦的時刻,為了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同胞、我們的家人,我們還要持續奮鬥。

  現在我們一起向師尊禱告:

  「師尊!感激您老人家在無形不斷的加持高雄市掌院所有同奮,我們一定不會辜負您老人家對高雄市掌院的啟示『團結奮鬥』,一定會在南部教區形成一個奮鬥核心,請您老人家不斷的加持奮鬥光、親和光,感謝您老人家!」
  (八十五年四月廿六日)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