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義對話錄—三、談祈禱誦誥為什麼能救劫?

教義對話錄—三、談祈禱誦誥為什麼能救劫?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48期 » 教義對話錄—三、談祈禱誦誥為什麼能救劫?

呂光證  1996-05-25 12:35

  一個莽撞的小伙子側身在光殿門口,他好奇觀察著裡面二十幾個正在誦誥的同奮,教院頂樓散發出白天的餘熱,如蒸籠般悶著的熱力,濕透了每一個人的衣裳。誦誥的同奮老老少少都有,他們長跪在那兒,口中喃喃自語,一邊俯伏下去,將頭著墊,全身捲屈成一團,然後抬起身,舒展開來,又恢復成長跪姿勢,二十幾個人中有些動作極慢,不仔細看彷彿以為是一尊雕像,有些動作極快,好似腰背裝了彈簧一般,起起落落,連韻律都出來了,整個光殿構成一幅奇異的畫面。(注一)小伙子心裡納悶,今天是週末的夜晚,這麼多人不在家裡享福,跑到這兒做什麼?跪在前面的老先生沒事來拜拜也就算了,總是求個心安吧!但是角落那邊磕得正起勁的年輕人,看來像是個學生,他來幹嘛?還有!旁邊一位少婦拉著一個看來不過是十一、二歲的小孩子也在磕頭,小孩子不時拉拉過長的道袍,倒也有模有樣,小伙子心中更疑惑了,他知道這其中必然有他不知的道理。

  一位白髮老先生顫巍巍地拿起一張紙片,專心默念,小伙子知道這是迴向文,腦海不禁浮現出幾天前他也讀過的句子:

  「願以此哀求,為天下蒼生,化延毀滅劫,大地早回春。」

  老先生徐徐磕頭下去,原本瘦弱蒼白的頸項,此刻看來卻有如金剛巨石,紮紮實實地敲在小伙子心中,轟然作響,直如亙古以來迷失已久的呼喚,化作八方風雨,奔嘯而來。小伙子心中大震,幾十年制式教育下的僵化心靈彷彿裂開,一種從未曾有的感動從封閉的深淵中湧出,小伙子努力瞇起雙眼克制自己,但兩行清淚仍不爭氣地流下,他已察覺就在這一刻,身為天下蒼生之一的自己劫難已經開始消解,他已知道他的一生將有重大的轉變,因為他終於清醒了。

  …………

  新境界回憶著往事,不禁感謝 上帝的恩寵,看著這位倨傲不恭的青年同奮,新境界明白很難要他接受這種主觀內在的生命情懷,除非他自己去體會!但要如何鼓勵他去體會呢?新境界笑了, 上帝總會為每一個人開一扇窗的,對不?

  在教院的一樓,大家繼續吃麵,但有好些同奮必須回家,畢竟十一點多了。舊境界手上端碗麵僵立在那兒,彷彿硬被澆息的火山,仍撐得滿臉通紅,他狠狠地瞪著青年同奮,廟公走過來撫著舊境界的肩膀,道:「他沒唸過皇誥,當然不了解,你何必跟他一般見識呢?」轉過頭朝新境界說:「你不也是學科學的嗎?從科學的角度來談談皇誥,這年輕人也許能接受。」青年同奮眉稍揚起,看了新境界一眼,一副歡迎辯論的神色,他原是專精科學的。七八個同奮圍過來,決定挑燈夜戰。

  新境界搖頭道:「不急!不急!我們還是先談談經驗的問題吧。」向青年同奮說:「你還記得你對『氣』的體驗嗎?」青年同奮一愣,沒料道新境界提出這個問題,應道:「記得,那一次你幫我作天人炁功,我感覺到頭頂與眉心有兩股壓力進來,你手掌所到之處都有溫熱麻癢的感覺,事後的確全身覺得舒服輕鬆多了。」新境界接著說:「那麼你是否承認你體驗到『氣』了?」青年同奮大聲說:「這不能代表任何意義!氣的研究是科學的,舉世皆知,這跟你們在房間裡唱歌要救世界有何關係?」新境界道:「當然大有關係。你顯然對氣有很多知識上的了解,能否請你先談談?」

  青年同奮圓瞪著眼,半晌勉強道:「好!」

  「大陸自從一九七九年在四川發現唐雨小朋友能以耳朵識字,掀起了一陣對超能力的熱潮,一九八七年大陸『中國人體科學學會』成立,正式將中醫、氣功、特異功能納為人體科學的三大支柱,世界知名科學家,有中國原子彈之父稱譽的錢學森先生,認為人體科學的研究一定會導致一場新的科學革命,必將改進世界人類的福祉,而人體科學研究的入門關鍵,就在於氣功的研究。」(注二)

  「目前對於氣功的研究,已經有大量的實驗報告出來,一般可將『氣』分為『外氣』與『內氣』,所謂『外氣』是指人體所輻射出,受意念影響,傳輸生命信息的能量載體。科學家利用各種儀器探測到外氣含有紅外線、高能量的電磁波以及一些大型分子的碎片等,另外也觀察到外氣能對物質產生作用,如扭轉液晶的長鍵分子、影響雷射光的極化方向、培育或殺死細胞等實驗,均嚴格證明人體所放出的外氣,的的確確是客觀存在的實體,絕非想像中怪力亂神的東西;所謂『內氣』是指人體內部,受意念支配的,使活機體有序化的信息波動(注三)。如台灣大學李嗣涔教授以閃光或快速思想刺激大腦,使腦α波振幅大幅增加,引發人體氣感的實驗,及其後以腦α波測定心電感應與念力之研究,均證明氣在人體生命潛能的重要性。」(注四)

  舊境界聽他講得頭頭是道,不禁肅然起敬,沒想到氣功還有這麼大的學問。新境界朗聲道:「如你剛才對氣的介紹,顯然你在知識領域上,已接受氣是一種客觀存在的事實?」

  青年同奮點頭同意。新境界又續道:「先前你也親身體會到天人炁功的氣,感受非常深刻,顯然你對氣亦有了主觀內在的經驗?」青年同奮略微沈吟,仍是點頭同意。新境界一拍手道:「那麼,我們可不可以下一個結論:你已肯定氣的存在?」青年同奮偏頭想一想,終於道:「的確,我能接受氣這個事實。」

  一位老同奮忍不住發言:「但是天人炁功的氣和一般氣功的氣不同,它是天上下來的。」其他人亦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新境界站起來擺擺手,笑道:「別急,我們一步一步來討論。」向青年同奮道:「我注意到你剛才的介紹中,談到不論外氣與內氣皆與人的意念有關,對不?」青年同奮回答:「是的,這正是氣功最特殊的地方之一,它雖有物質上的現象,卻又明顯由人的心靈來控制,既不能說是傳統的唯物,但也決不是純粹的唯心。」

  「所以本教教義早已說明,心物一元二用才是宇宙人生的真相!」新境界開始切入主題。

  「事實上,在本教『天人日誦大同真經』中提出心與氣的關係,將足以解開我們的疑惑,因為氣由心生,但反過來,心也受氣的影響,心與氣是相互影響、相互依存在宇宙大空之際的。」

  「看廿字真言匾,其下二十個字:『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這就是二十顆心,其上橫批:『天地正氣』這就是氣,我們為人作天人炁功時,並不需像一般氣功師還要導引、吐納、運氣等,我們只憑一顆救人慈悲的心,感受患者痛苦難忍的心,兩顆心結合一起,向宇宙神媒祈禱,與神心心相印,自能炁氣交流,接引下天地正氣於患者身心靈之中,就有各種不可思議的療效。」

  「你說那天我所感受到的氣,並非你身上發出來的?」

  「當然,我的身體只是一個傳導體,天地正氣透過我們的心心相印,經由我身體傳到你身上,你若不信,你想想看,你何曾看過我們同奮在作炁功前,還要煉吐納、運氣的?我們只需祈禱而已。所以我們隨時隨地可以幫別人療理,一次療理多少人亦無限制,因為我們是導體,而不是氣源,所以不虞匱乏。」

  青年同奮思索一會兒,抬頭道:「我記得那天,你要我心頭默誦廿字真言,你手一放,我當場感受氣就來,這完全是祈禱的力量?」

  新境界傾身凝視青年同奮,全神貫注,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我為你一人之苦,發一己之慈悲心,即能引來天地正氣,你親身感受真實不虛;那麼,我們同奮在光殿上,為天下蒼生之苦,發無量之慈悲心,能引來什麼?豈是你所說的唱歌而已!」

  青年同奮呆立當場,沒有作聲。

  「事實上,師尊曾說過,宗教的一切現象若要以現代話來解釋,那就是『念力』,天人氣功是念力,誦皇誥也是念力,念力就是由心所發出來的氣,行如電射,有雷霆之威。此心稍起,念即四射,雖千萬里之遙,瞬間即至;雖百十代之隔,恍若今朝。念力具有各種形而上的特質與形而下的物理現象,後者已為當今人體科學研究者與超心理學者所肯定,只是尚不明其機制而已。如前述李嗣涔教授亦作過念力實驗,發現與磁場有關聯,但除此以外,發現尚有人類目前所不知的能量形態存在。」

  青年同奮請教:「所以說皇誥不只是唱歌,實質上是一種念力?」語氣開始透著誠意。

  新境界答:「當然,否則光殿上放個錄放音機唱歌,不就得了!」

  眾人譁然,不約而同想像到哪一天緊急誦誥時,光殿上擠滿了錄放音機,齊聲共唱,那光景…,大家忍不住笑得前伏後仰,不可收拾。

  青年同奮也覺有趣,新境界的話的確有道理,在天人炁功上他親身體驗到祈禱的效果,他也熟知現今科學對氣與念力的研究,他確是應當修改對皇誥的偏見,但他終是警覺的,還有一些觀念需要釐清,不能就此罷休。沈吟一會兒,便開口問:「那麼救劫呢?皇誥即使能引來宇宙最高的炁,但這跟化延核戰危機有什麼關係?」

  新境界知道他遲早要問這個問題,點點頭:「『劫由人造,必由人化』這句話你聽過?」青年同奮點頭。

  「人如何造劫?又如何化劫?可以從無形、有形的關係談起。」

  「無形、有形第一個關係是『無形應化有形』,就是說精神領域的無形氣運能支配物質領域的有形現象,下午談到劫的起因時,我引述教義所說『何嘗不是人類破壞自然律所引起之反應』,教義認為最大的自然律就是旋和律,旋和律是氣氣運轉的規律,引申為師尊講的『氣運』。大體說來,穩定和諧的無形氣運造就有形世界風調雨順,相反地,爆裂的氣運導致有形世界天災人禍。」

  青年同奮打斷新境界的話:「這可有證據?」新境界搖頭:「目前科學對於人體之氣的研究只在起步階段,更談不上對大空之間的氣運有所認識,但這是科學的不足,無關宗教價值。不過我仍可以借用科學的一些概念解說氣運,畢竟概念是常走在實驗之前的。」青年同奮攤手表示無異議。

  新境界說:「現在很多街頭的紅綠燈是由電腦控制,我就以『電腦控制紅綠燈』為例,電腦中的電流比喻為無形的氣運,往來的車輛比喻為有形的現象。

  穩定的電流(無形)→電腦功能正常→紅綠燈功能正常→交通井然有序(有形)

  紊亂的電流(無形)→電腦功能不正常→紅綠燈功能不正常→交通大亂(有形)

  上述的箭頭代表一個因果關係,這例子說明『什麼樣的無形』應化了『什麼樣的有形』。」

  青年同奮微蹙眉頭思索,新境界續道:

  「無形、有形第二個關係是『有形配合無形』,『配合』之意擴大說來是指有形亦能影響無形。因為大空之氣運固然屬自然法則,但人類為自然之精華,當然有能力參贊天地之化育,人類的心所發出的氣,經長久的累積,足以形成無形中龐大的力量,左右氣運的發展,尤其是在當今午未之交的時代。這一段下午我已解釋過了。教義五十七頁談到人心所發出的氣說:

  貪、瞋、凶、暴、怒、惡,喜、癡、怨皆屬陰電

  慈悲、和善、仁德………皆屬陽電

  這裡的『電』與『氣』本質上相同,只是在精微處有不同,因此大體說來,可謂人的貪、瞋、凶、暴、怒、惡、喜、癡、怨等的『心』會發射出陰濁爆烈之氣,反之人的慈悲、和善、仁德…等的『心』會發射出清陽和諧之氣。師尊每次痛陳浩劫之起因,莫不由人心墮落所致,其理正是人心的墮落所產生的陰濁爆烈之氣影響大自然氣運(旋和律),使得現今午會原本就充滿各種變數的氣運趨向紊亂之途,反應回有形人間,導致各種天災人禍,美蘇核戰危機是如此,兩岸關係亦是如此。」

  「誦皇誥正是我們同奮以至誠慈悲之心,在一叩首一迴向中,匯聚眾人的正氣直衝金闕,引來上帝至大至剛的靈炁,氣炁抱合沖擋,掃除即將引發有形災劫的暴戾陰霾之氣,代之以陽和正氣,自然與大地相感,得能風調雨順,與人心相應,轉化世局於潛移默化之中。」

  「各位要了解,皇誥偉大的地方,不僅在救『劫』,更在救『急』,因為現今地球充斥的是暴戾陰霾之氣,隨時隨地都可能轉化成人事衝突,引發刀鋒兵劫,或天災地震,天上神媒是根據氣運之趨向協助執行「行劫」或「救劫」方案,大公無私,不能也無法違反氣運,因為宇宙之中自然的力量是最大的。」

  「天帝教心法以自然為宗,正是循著最高層的自然法則,以皇誥的正氣扭轉氣運本身,從根本上下工夫,首席都統鐳力前鋒誥文為證:『大仁大德。扭轉系星劫運世運。無始無終』,這是參贊天地化育的功夫,是 上帝授與師尊轉達給每一位同奮的權柄,所以我們不是觀眾,而是演員。」

  「氣運既轉,一場災禍消弭於無形。師尊靜觀天下,自有一套解決『戾氣充塞天地』的理想方案,無奈人心沈淪,氣運多變,每當人心選擇災禍之途時,師尊總親率天帝教同奮虔誦皇誥,穩定氣數,以安人心。師尊常說:不得了!不得了!火燒眉頭啊!試想:等到真的戰爭發生,地震來襲,人類後悔來得及嗎?到時天帝教又能做什麼呢?做社會救濟?政府及其他宗教團體做很多了,我們充其量只是幫點忙而已,事後的救濟何如事前的消弭?天帝教重來地球在現階段真正的價值與使命,應是在災劫隱於無形中將發未發之際,即以皇誥念力化解於無形,並變化人心於不知不覺中,這是真正的『御心大法』,所以師尊關切時事,運作鐳炁真身隨時準備作戰,而同奮以緊急誦誥支援。即如師尊回天之後,仍不惜犧牲功果修為,一舉『破天時』,重新安排氣運,真正我命由我不由天,行大氣魄,履大悲願,一人承擔天上與人間重擔,我們有師如此,實應感奮已極。」

  新境界說著激動了,連舊境界都不解。青年同奮的眉頭漸朗,他覺得心中好似開了一片新天地。新境界感傷地說:「師尊曾跟周圍的人說過不如回天之事,我記得大家慰留師尊,師尊反問天帝教救劫靠的是什麼?我期期艾艾回答:皇誥。師尊噙著淚水的雙眼精光一閃,擊掌道:我們天帝教除了唸皇誥還有什麼!」

  「各位同奮,我相信等到人類的科學真正了解什麼是氣與念力時,人們將會感念天帝教這一段的奮鬥,因為在這危疑震撼的時代,在這陰霾動盪的歲月,我們如何流下汗水,我們如何犧牲享樂,我們參與了系星地球上最偉大的活動,這一段宇宙中的大事因緣,絕對會流傳在後代史冊之中。」

  新境界一口氣說完了,青年同奮謙虛地站起,向眾人拱手,道:「我願意虔誠地誦唸皇誥來體驗新境界所說的一切,因為他說得有理且教我感動,我想明白了,我當秉持著為天下蒼生的心來祈禱,因為即使最後一切都是假的,我又有何損失呢?」言語乾脆,新境界聽了哈哈大笑,握著青年同奮的手道:「真如我當初一般,相信不多久,你就會發現『真實』就在你祈禱的當下。」青年同奮揚眉笑道:「有一點跟你不同,我還打算把皇誥搬入實驗室中,尋求科學的證據。」

  眾人熱烈鼓掌,在這深夜的寒風中,教院竟熱氣騰騰呢!

  舊境界走來拉著新境界,帶著些許期盼道:「以後有空是否請你跟我們談談教義,我實在有太多不懂的地方。」新境界道:「不敢當,隨緣討論吧!」

  抬頭望天,不想已露出曙色,新境界心頭一凜,感覺師尊親切的笑容如在目前,彷彿傾聽了這三場對話,新境界惶恐了,也帶著一絲感懷。

 

注一:早期沒有華山模式的集體誦誥,同奮都是採一比一的個人誦誥方式祈禱。

注二:錢學森「氣功…人體科學」序言,《嚴新報告》,迅雷出版社。

注三:謝煥章「氣功的科學基礎」二十七頁,養生氣功文化出版社。

注四:李嗣涔「以刺激法導引氣感之產生」,台大工程學刊四十六期,一一七頁至一二五頁。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