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聆弦外之音 神會物外之境

心聆弦外之音 神會物外之境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11期 » 心聆弦外之音 神會物外之境

 2001-09-01 09:45

在日與天參中,學員們與 上帝對話,
與大自然對話,與古聖先賢對話,
與同奮對話,更與自己對話,
正如首席督統鐳力前鋒於關內聖訓的期勉,
「常有淡泊寧靜,益知滌新道心」之覺醒與體察,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則近道矣!」

【傳道使者班】

.黃緒我

入道途徑 7.15

  梢楠問旁邊的波羅蜜說:波羅蜜媽媽,妳看今天特別顯得安靜哦!

  波羅蜜:小楠啊,這是因為他們在執行禁語啊!

  梢楠:為什麼要禁語呢?

  波羅蜜:因為想藉這個機會讓他們摒除外緣,反觀自我,平常講話習慣了,只會注重外在感官知覺,現在規定不能講話,讓他們有機會靜一靜,自己看看自己的內心,甚至寧靜的聽一聽大自然的萬籟。

  梢楠:但是為什麼還要集體下坐及集體會餐呢?

  波羅蜜:修道首先要能去除我執,減低一切以為我中心的想法、作法,克己復禮,再從小我走入大我,團體行動就有減少「我」的好處,不能處處以「我」為中心,必須要融入團體裡,了解如此,就能體悟凡事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要感恩的太多,進而知足、惜福。這些都是修道的入門途徑。

  梢楠:我們講話會不會吵到他們呢?

  波羅蜜:那就要看他們「靜」的工夫了!

  梢楠:乾脆我們也禁語好了。

  波羅蜜:哈!好主意!

真正的靜 7.20

  麻雀甲:喂!你聽!他們在心性修持耶!

  麻雀乙:對啊!這可是他們這期的重點之一。

  麻雀甲:你對他們所談的「靜」有什麼看法?有什麼體會?

  麻雀乙:這是修道應經的途徑,但是有人總認為「靜」先要有優良的條件,外在環境沒有雜音,事實上,「靜」是內在的寧靜,外在環境如何吵鬧,心也不受其左右,這是真靜的表現!

  麻雀甲:你能不能再說得簡單一點?

  麻雀乙:靜就是心不受外來的干擾,保持原來的寧靜。

  麻雀甲:喔!所以說「鬧處煉心」。

  麻雀乙:你真聰明!

  麻雀甲:謝謝!

毛毛蟲說道 7.22

  這幾天發現教室有很大的毛毛蟲,心裡很好奇,問牠:為什麼不去享受大自然的沐浴,要來我們教室幹嘛?

  牠說:我在外面聽到你們在談道論德,說人生之究竟,談宇宙之形成,萬生萬靈同源同根……這些不是常可聽聞的大道,雖然我生在自然、長在自然,以自然為家,以自然為源,稍有體會自然的奧妙,但聽到你們談的「道」,也想來一探究竟。

  我說:聽您這麼一講,我覺得很慚愧,因為這些對同奮是再熟悉不過的,也因為如此,所以我們顯得不怎麼重視。您就這麼進來教室,一方面擔心我們不小心踩扁了你;一方面也擔心你嚇到班上的女同學。

  牠說:我雖醜,但也是 上帝所賦予的生命,身體一節一節,千足腳,可以使得我在滑溜的樹葉上不掉下來,每一個肢體,都是上天巧妙的安排,如果了解此理,當要好好欣賞我,更可體會上帝的偉大!

  所謂:朝聞道,夕死可也。若因聞道不幸而亡,也算是命也!但還是請你們「腳」下留情。

  我說:聽您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謝謝您了!

  突然清明,這一段對話,莫非是夢!

宇宙自然大法 7.28

  五十五天的訓練是短暫的,但是修行卻是一輩子的事情,如何把五十五天所學、所惑、所得融入於生命中,終生奉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事實上,修道所講的自然,即是指任何事情都無法強求,如何了解自己、了解人心、了解天心,是很重要的課題。常常認為,當你能夠真正體會到六賊之苦,你是避六賊惟恐不及;當你體內不能夠陰陽相濟,也唯有靠男女正常夫妻關係來調合;當你能夠體悟到本性的無色無相,才能夠了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情況,自然會「不爭」、「放下」!

  「自然」實是宇宙大法!

.歐陽靜繪

面對自己的勇氣  7.8-7.31

  我上次參加傳教班是第一期,當時週日奮鬥日晚上首席曾帶領我們在光殿上集體省懺,那也是我第一次聽到首席要自願承擔我們所犯的過錯。

  上週,奮鬥日的集體省懺,首席又痛心疾首的表示願承擔弟子們的一切罪過。

  首席,我們實在沒有權利要您為我們這麼做。您也不需要為我們這麼做。天赦年的「自赦」,不是要打開心鎖、自我承擔嗎?沒有自我承擔的勇氣、能力,怎能自我成長,迎向考驗呢?

  我們的錯,大部份是明知故犯,自私、欲望所造成,若不能徹底自本身從心做起,我不知道將來所謂的救劫使者會不會被行劫魔王所利用。

  雖說每天在光殿上都有反省懺悔,每週也都要寫省懺文,但我們的錯卻也沒停犯過。首席曾傳授過自己跪懺體驗,我相信在光殿上是讓人比較容易「良心」發現。

  這次閉關,在光殿上誦誥、打坐都曾讓我數度哽咽淚流滿面,想到自己的個性態度,性格上的逞強好勝,使生命中最親近的人都曾搖頭嘆息,不知所措。記得小時候爸爸常搖頭說:「都是牛奶喝錯牌子(紅牛牌),才會有這種牛脾氣。」轉眼爸爸都快七十歲了,而我這最令他頭痛、淘氣的孩子才正要成長;我是很努力讓自己快點進步,唯恐父母來不及看到我最好的一面。類似這種思緒感情,在光殿裡常一波一波的襲向我,心中頓時悔恨、慚愧交加。可是在週日晚上的「心靈之音」,我卻無法在音樂的烘托、感人的引言下寫出(或抒發)自己內在真正的感受,交的只是擠出來的漂亮文字樣本而已。

  只有真正的靜下來,內心深處的真實世界才會出現,這時候的自我觀照真是一覽無遺,所有的「錯」「罪」「過」都難以遁形,逃不過自己良心的譴責。這些大錯小錯,我們怎麼能不自己承擔?若要我們負起天帝教時代使命,天赦年自恕恕人、自覺覺人的從自己做起,首席,您實在應該讓我們自己承擔所有一切,天帝教同奮不趁此時鼓起勇氣面對自己的過錯,不趁此時把握機會洗心革面,那天帝教的明天在哪裡?對我們的要求再多一點,對我們的標準再高一點,讓我們成長得更快一點,希望 上帝能早一點感受到我們的改變,這個天赦年的意義、感受才能更實在。

  p.s.首席,這些話我忍了好一段時間。

  我實在不能在美好的音樂下,感性的引言裡「靜下來」寫我的省懺文,我需要的是面對自己的「勇氣」。

  對!就是這勇氣才能讓我面對真實的自我;就是這勇氣才能讓我承擔自己的「過」;就是這勇氣,才能讓我敢回憶過往種種,承認自己的「錯」。

  這股勇氣不是一個感性節目能給我的,因為它觸不到、開不了我內心需要刮垢磨光的部份。

與內在小宇宙同步

  那天首席和我們親和完,找時間在圖書室瀏覽一下,經敏珮指點,找到一些碑帖資料。以前在家,時間大部份花在臨帖,對於書藝的理論只看了一些康有為所著的「廣藝舟雙楫」,其它真的只有靠老師上課的點撥。

  圖書室所藏的歐體九成宮,前文剛好有篇介紹分析歐體結構及所有他的碑帖特色。幾乎歐陽詢所有傳世的佳作都在七十歲以後所完成,甚至在八十四、五歲都還能創作不輟,留下佳作。

  這份資料讓我覺得很有意思,使我聯想到教義,也是日前「首席闡道」內容所提之「生命究竟」部份─電子、和子在人成長過程中與肉體的關係。一般人至老年時「靜勝於動,物勝於心」,按理此時氣血衰敗、行將就木;但從歐陽詢的生平及創作歷程看來,一個以書藝創作為終生職志的書法家,在練習操作的外在過程外,其內在精神心境的變化、成長,應該也算是一種修持鍛煉吧!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傑出作品反而是在他人生歷練豐富、技法純青的古稀之年所作;這個過程、結果和我們的修持方式,就某方面來講具有異曲同工之妙。

  事實上,練字除了很有意思外,在聚精會神的過程中,的確讓我更融入、體會自己內在小宇宙的活動、運轉,跟靜坐相輔相成。以前自己個性中的躁、不定、不安,在這兩三年裡因為用對了方法,慢慢感覺得到身體內在運轉的速度,只要心一靜下來,整個人即能配合內在小宇宙的頻律活動,自然穩定、平和,煩惱、焦慮也少多了。也許我只是回到本來已有的自然軌道裡,按照它的律動呼吸。這也許就是首席所說的「改變」吧!

.沈緒氣

深沈的悔懺 7.22

  今天晚上首席帶領大家一起在光殿祈禱省懺,個人深深感受到首席對第三期傳教、傳道班的殷切期盼,天赦年行運再延半年,是首席不斷聲聲願願的請命才蒙 上帝的恩准,首席一再的感恩,於上週帶領我們一起感謝 上帝外,這次的省懺,再次感謝 上帝賜予我們人間的恩典,並且反省懺悔人間帝教同奮並沒有因天赦年之行運而加緊救劫的腳步。

  我深感 上帝的慈悲,師尊在無形的辛苦領導,首席剴切的悲憤陳述,而個人卻一再忙於人道瑣事而愧疚不已,懺悔之深,涕泗縱橫,深深覺得當年在傳教班結訓之後,雖然於青年團兼職,負責北區新境界事務,但卻沒有善盡責任,且貪、嗔、癡慢之人欲橫流,沒有好好發揮正氣力量,為師尊與首席在無形有形分憂解勞於千萬分之一,思及悔恨不已。

  光殿上許多同奮也都深沈的悔懺,更因首席不惜靈肉俱毀只為劫運平息,只為萬生萬靈能獲得喘息機會,大地回春而痛哭失聲, 上帝、師尊、首席,我們錯了,一切只祈求 上帝再次原諒我們的無知與怠惰,再給我們一次為帝教之救劫大業奉獻心力的機會,改過自新。

靈台回復清明 7.23

  昨日晚間首席與我們一起跪懺之後,子刻的誦誥,我個人突然感覺通體舒暢,再仔細聆聽大家一起誦的皇誥聲,竟也比往常的和諧許多,我恍然體會,原來深刻的反省懺悔,真正洗滌了我們內心的污穢,深刻的懺悔之功,洗去沾染於身體中的陰電質,回復清明。原來祈禱與懺悔是一體之兩面,無反省功夫之配合,則祈禱只具表層,無法發揮正氣力量為蒼生、為救劫而奮鬥。

  常看到聖訓提及收經成數約七成、七成五,雖有同奮認為與誦誥之專注與否相關,但我個人則有另外的想法,即是誦誥之成數與同奮具有正氣的多寡息息相關。看看本師世尊在華山時代精誠祈禱,使關中始終保有一方淨土,八年期間之皇誥數遠不及現在全教同奮每年之皇誥總數,而卻能完成天命,且成就多位封靈,這不僅僅是師尊本身的精誠悲願、更尤以師尊在人間之有所為有所不為之浩然正氣,為天人所共同敬仰之故。

  反省懺悔之功,也是誠實的面對躲在內心陰暗角落的負面自我,正如佛家所謂之無明。無從得知其所何來,卻是造成貪、嗔、癡、慢、疑之根。第一週的反省懺悔─與自己談心,在寧靜夜晚的鐳力阿大同堂,我真切的把自己目前的人道問題與疑惑,奮筆急書一口氣侃侃與自己內心對談,寫著寫著,在之後的子刻誦誥,我內心似乎也浮現出清楚的答案,期待出關後能穩健踏出步履。

  在真誠的面對自我後,我感謝師尊慈悲能開啟通往 上帝的兩扇門。讓我真正體驗了 上帝的慈心,也在認識 上帝之後,知道如何走向「開創新命、開創新運」的光明大道(「開創新命、新運」分別是傳教班與去年年底無形上聖高真對我的考評),一切感恩、謝天!

憂心國事 上山只為行道 7.28

  早上「首席闡道」的課中,首席急切、悲憤的指出,傳道、傳教使者班同奮是所謂帝教精英,卻無人能深切體認天赦年行運對台灣、兩岸、地球之重要性,尤以天赦年期間再延半年,究竟有多少人能深刻體悟呢?首席又說,多數的同奮來此次閉關只是為了「隱」、「遊」或當「仙」,又有多少人為「憂」而來?

  我自我反省一番是為何事而來呢?閉目一想,為隱也為憂而來。隱者,到鐳力阿參加傳道使者之訓練,只期望能在有形智識上再深入深知我天帝教之宇宙本體論、生命觀,大經、大法、大寶,並期望以自己的心體證本師世尊救劫悲願,捨身奮鬥非為我,並在無形上開發靈覺,轉化成為為帝教、為青年團弘教渡人之動力,上山修道只為下山行道、體道。尤其下學期的警專學生社團之再出發、教職員靜心靜坐班開班、政治大學新成立的宗教哲學研究社社務開展與青年團、北區新境界之事務,如:國際(美、日)弘教遊學參訪計劃之構思等,在在唯有厚植自己的實力,始足以勝任之。

  憂者,此次閉關,誦誥時偶感台灣經濟蕭條、成長率已是歷年最低,再加上年底立委選舉,國內政治生態丕變,雖天赦年行運又延半年,但卻仍感受無形組織之應元與反應元都是嚴陣以待,就像以往每當選舉投票時,我常必須帶領學生,每人攜帶鎮暴裝備跟睡袋到縣市警察機關支援、待命一般。

  我則擔心年底選舉省籍情結,族群分化的技倆可能又被有心人士挑起,而政黨族群的分別越明顯,對峙越強烈,則社會成本之耗費勢必更大。再加上國內經濟無法短期好轉,失業率不斷提昇,人心的浮動與經濟能力不足,犯罪率必然增高,社會人心動盪,民生凋蔽,情況實非才疏學淺的我所能想像,只是這樣的預感頗強,個人很擔心,但也只有在關內精誠祈禱,出關後多奮鬥,為救劫努力。

  希望因國內民主強化與政治環境較安定後,警專學生的支援勤務能夠沉寂,暫時停幾年之後,不用再出勤,則國家、民族幸甚!

憂遊隱仙新解 7.29

  這幾天腦海突然蹦出一個想法,首席曾於課堂中提到中國人的詩風多重於─憂、隱、遊、仙,以修道生活來看,我倒是有一些不同觀點」憂」即是應效法本師之憂患意識的奮鬥觀,「我本悲時非遯世」,憂國憂民,憂天下蒼生,期望眾生能離苦得樂;「隱」者,則是靜坐的昊天心法─一切放下,放下一切;一切不想,不想一切」,且該打坐時即應放下手邊俗務,雖「隱」亦是奮鬥;另外在辦道奮鬥時,更須「謀定而後動」,如孫子所言:「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有隱有動。

  「『遊』遍人間行教化」,希望身為救劫使者的我,所到之處均能為傳佈宇宙大道、天帝教化而努力,隨緣渡化,週遭的人能感受上帝真道而得渡;「仙」者,他日回歸自然時能回清虛宮再修煉,跟隨本師世尊到其他星球救劫救蒼生。

.黃靜窮

親和應從自己生命做起 7.23

  教義中的人生之性質,談性與欲的關鍵,在於常能運用撥陰電作用的情緒轉為陽電作用的情緒,始終維持在「熱準」「愛力」,即「允執厥中」、「致中和」。想想我自己,心念起伏,大起大總是激盪不已,所以造成人格偏激、愛恨分明,其實落於兩端不斷抗爭,實在好累、好累、好累!我終於玩夠了,我不想再嘗試「刺激」的「反應」了。

  我不贊成心物本質是「爭鬥」不已,我試過強勢的「控制」、「管束」欲望、電子體,但是反應的是更加暴烈、叛逆;我轉而用耐心的等待、傾聽、同理的心去試著感同身受,然後鼓勵、愛「它」,它的反應是善意、協調、配合,於是我體會到中庸的狀態,才是可長久之計,而且一切的美好就此順利展開,想做的事才能順利推動。

  「親和」應該先從自己的生命開始,讓自己的親力發出,得到和力回應,或耐心不予應和以維持己身靈肉和諧,進而有能力去愛別人。親力以親力去對抗,就算是不講「理」的念力發出,立即就以親力打壓批判,以教義來說,那會結下「孽緣」、「惡緣」,想了業、了緣,培功立德都來不及了,竟然再結下「樑子」,實在太愚痴,實令人感歎:教義沒讀通!自召禍害呀!

  我要深自惕勵:「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平常心」。

  .親和力者,異性相引之電力作用也。

  .蓋人類之思想,即為一種電力之放射。

  .若專心集注凝向一點,則久而久之,即能引起其所集注對象之電力的反應,兩電相交,乃有和力之發生。

  親力(陰電)→對象

      ↖和力(陽電)

  .親和力之產生,誠之物理結果而已。(教義第七十八、七十九頁)

  .人想超越肉體的限制,以人心與靈界產生交流,必須用親和來達成。親和的原理在於培養自己的心念貫注、集中,即精誠,若能達到「至誠」,雜念、妄念都沒有,而且能持久,則必能感應對象發射和力,達到親和、交流目的。

  宗教的修持除了指導人突破物的迷障,了解心的作用,進而悟得生命之究竟、勘透生死;更積極的目的,是鼓勵人鍛煉精神力量,善用親和力的原理,掌握心力的機制,集中貫注親力於最後之神,引來終極的和力,成人、成物、成己,那麼這個「和子結合電子體」存在的生命狀態,便真正發揮了生命無限的價值,得到了生命最大的喜樂!

.李緒諍

修道由降低私慾下手

  想要做好五門功課,必須由降低慾望下手,師尊一再告訴我們「去私慾,存天理」、「凡心死、道心生」,因此平日在修行過程中對私慾的處理,特別下工夫:

  一、去口慾:以降低、降伏著手,從勉強到自然,行住坐臥對「食」一事漸趨冷淡,則可減輕每日對「食」的依賴。

  二、去思慾:從多慮、少想到神思,多凝神聚氣,不搖不傷不漏。

  三、去學慾:切勿囫圇吞棗,粗枝大葉之學,妄想一日之間讀遍古今書,卻在讀時不求甚解,提筆作文時東拼西湊,全無個人之感動存乎一心,如是,絕無大用,必須發於內心至誠之感,才是真正消化。

  四、去爭慾:「勿道人短,我亦有短;莫言己長,人亦有長。」雙方交論以「公義」為先,以「理」為運用,以「和」為結果,勿因爭論而傷和,「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五、去觀慾:此乃太多修道、修行者所犯之大忌,世人皆好打量他人、他物,小則算命看相,大則招靈通心,殊不知觀人者,實為觀己,己心在動,則見人心動,以己心化他心,談天論地,引古論今,實則是自己的寫照。且觀人者,人恆觀之,殊不知,你在觀人,高人早已知道你在觀之也。

  六、去教慾:人之大患在好為人師,常認為得一新知即忍不住告訴他人,得一靈感,即以為一得永得,想炫耀,殊不知「三人行,必有我師」,「人不知而不慍」,此慾不除,難成大器。

【傳教使者班】

.史靜儲

知行合一 近仁矣 7.10

  開訓典禮─維生首席告誡知行合一之自我省懺,一句提醒現代人「說的多、做的卻很少」做為開訓典禮勸勉全體學員的結語,維生首席的背影隨著同學起立鼓掌的聲響中,緩慢而平穩的消失,留下的卻是那句「知行合一」。

  那種鏗鏘有力、清脆而響亮的頻律,迴盪在教室的每個角落,許久許久仍無法消弭,中庸有云:「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但最後所得的結果,仍須透過「篤行」的工夫來完成,方是讀書人求學問、學做人的基本態度與方法,維生首席的諄諄教誨,無非是教導我們學道更應如此。

  所謂知者,識也;識者,究其根本。人知見不通透便要力行,雖只是淺近語,但行來卻要下一番工夫。維生首席於學員閉關前做了個人為期二十一天「悔過靜思」,其中更參悟了跪懺心得,首席毫無保留、毫無私心的在課堂中,赤誠的與學員們分享,他的用心良苦,身為帝教教徒的我們能不為之動容嗎?

  易經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一個人不管他的學問如何淵博,行不正則鮮恥,無心而誤則謂之過,知過不改謂之暴惡,透過此次的課程,讓我真切體會出師尊的慈悲,勤做五門功課的叮嚀猶在耳邊,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過去了,不禁捫心自問實踐了多少,思考至此,內心不禁驚悚而汗顏。

  俗語有云:知不行,寡仁也。想必師尊及維生首席殷切的期盼全教同奮能藉由五門功課的實踐,培養出知行合一的生活態度,積極奮鬥,累積時日,自然遠離暴惡的習氣,進而接近了仁,也因為如此的潛移默化,才能真正達到自度度人的境界。走筆至此,歡喜心油然而生,慶幸自己何等有幸,在人生學道的路途中,能親臨大師的風範,更能親聆大師的教誨,在這宗教殊遇裡,你說我能不珍惜而更加努力嗎?

禁語心自然靜 7.15

  「時時禁語、斂心,刻刻持氣、養氣」的標語,明顯的張貼在宿舍二樓牆上,正好面對著樓梯口,每天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宿舍時,總是會不由自主的複誦一次,心想人若能達到那樣的境界,我想身、心、靈必定是悠遊自在的。

  期待禁語靜心的心情,終於在今天落實於生活中,那種安靜的感覺真舒坦,不僅個人安靜了,整個鐳力阿大環境,也因為我們的禁語,而更突顯出它的靈氣與優雅。

  禁語靜心可以讓人擁有冷靜、清晰的頭腦,總覺得無論看經書,或書寫心得、筆記,效率似乎比平時高出好幾倍。大學有云:「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透過力行禁語靜心,似乎體悟出這句話些許的涵意,轉而渾然專注,在一定時間內,一氣呵成的完成某件事,內心所呈現出寧靜的喜悅,可說是筆墨難以形容。

  所謂心猿意馬,隱喻著一個人不夠專注,也因為不夠專注,因此做事容易犯錯,與人相處易造成他人誤解,透過禁語靜心的身體力行,同時也體悟出心中一念來時,甚至一次湧出多個念頭時,因為禁語的限制,讓這些念頭有足夠且充裕的時間過濾、沈澱,而一一的理出很好的頭緒,不禁也讓我真正認識以往世俗的我,事事講求效率的當下,一心多用,效率是被激發了,但過程卻是粗糙的,而且所呈現出的結果亦是不精緻,也不夠完美,最後導致身心交疲不堪,真可說是得不償失。禁語確實讓我受益良多。

活在當下真好 7.22

  「古聖先賢千言萬語,教人且從近處作去,若有大處開拓不去,即是小處不曾盡心。」在心性親和課程中,緒禧開導師無不時時提醒各位學員,心性修持首重持敬的工夫,生活習性當落實於活在當下。我想「活在當下」琅琅上口,殊不知若淪為口號時,生命將毫無深度可言,內心亦會失去感性與知性的訪客。一杯香醇濃郁的「生命咖啡」,非得要以活在當下來細細品味。

  舉凡用餐時,除了食物的香味引起了愉悅的用餐心情之外,更體悟出因食物供養營養來源,生命才得以延續,食物的犧牲奉獻精神,不得不由內心真誠的生起尊敬心,進而活在當下細細咀嚼,深怕踐踏了食物供給人類的慈悲。

  人類生命的維持,端賴宇宙中的空氣、食物及水,回想起少女青春期,常因鼻子長得不夠尖挺,而責怪父母親,殊不知死人和活人之間的差別在於一呼一吸間尚存的一口氣,如今卻感恩父母親生了一個健全的鼻子可以讓我呼吸,然而由於空氣是嗅之無味,視之不見,聽之不聞的狀態,故人們常會在不知不覺中忽視了它的存在,倘若人人能以敬畏大自然的心,在每當呼與吸的當下,用心體會,就會感覺到自己已渾然倘佯在大自然的搖籃之中,那種身輕體飄的感覺,正與空氣息息相融。

  對待事物若能時時心存誠敬,刻刻活在當下,細心體會,假以時日,真積力久真工夫,自然不負古聖先賢當時立言對後人的期待,更感謝緒禧開導師不厭其煩的叮囑,讓我得以利用此次閉關機會,在毫無世俗的干擾之下,學習活在當下,那種跟著大地感受的包容,頭仰望天,感受著天永不放棄任何生靈的慈悲,真覺得活在當下真好。

與大自然對話 7.22

  自律奮鬥修持日,訓練團精心設計了多元選項的服勤項目,學員們也依興趣,選了適合自己之勞動服務,而我選擇了旋和系花圃的整理。

  汗珠兒經由酷熱的大太陽蒸曬之後,像串串珍珠般的滑落,看著它快速的滲入土壤,突然間覺得有股莫名的成就感,平日花園所綻放的花草,彷彿理所當然的僅供我們欣賞,殊不知今天我的汗水可以透過勞動服務來灌溉它,我和花草因此有了互動與對話。

  小草呀小草!你怎麼能任憑人們的踐踏仍默默不語,你是否能對我細說分明。小草說:俗諺有云,一枝草一點露,我雖然是一棵小草,卻生長在鐳力阿旋和系花圃裡, 上帝指派我提醒同奮們,生命中人道、天道之路挫折難免,且希望大家學習我的生機盎然,任憑風吹雨打,仍持續保持翠綠,充分展現我當小草的本職及生命力;這也就是修道的活力啊!

  檳榔樹佇立一旁,隨風搖曳的娓娓道出,心性的修持在於戒貪,中醫本草綱要記載檳榔藥用功效為破氣行積,但人類卻拿來咀嚼,然而過度貪念於口慾,享受之際,接踵而來的卻是造成口腔癌的主因,因此用之得當則可救人,反之則會致人於死地,同奮們在平日為人處事時不能不理解箇中道理啊!

  鐵樹在旁已迫不及待的想抒發它的哲理,鐵樹開花曇花一現,無不警示我們生前不修,死後已無能為力的迫切性。透過默語印心的與大自然對話,不禁喟嘆大自然的奧妙,更印證教義裡「自然是充滿生命的自然,生命亦是充滿自然的生命」,「吾人在一呼一吸之間,生命已與自然交織成為一體」之精髓。

願力─怨力 7.28

  證嚴法師曾說過一句發人深思的話:「歡喜做,甘願受。」我想一般的人大多是不歡喜做更遑論甘願受了。維生首席在悔過靜思第七天的日記中曾提到三不可變原則,其中一項是「不論別人怎麼講(謗我、譽我、毀我、成我),也不論別人怎麼做,我祇選擇父親留下以宗教、哲學、科學三結合的天人實學的身教、言教、心教的原則,以及建教憲章的教綱精神,堅持地做下去、走下去,再苦、再難、再屈辱,也堅持不變。」願力之大,引領著全教同奮堅持 上帝的信仰不可變,立教憲章的教綱精神不可變及師尊所立的規矩不可變。

  聖訓曾訓示我們,以心為教,以身為教,獻出心力、勞力,當出心、出力之時,面對有正面評述、有蜚短流長,是欣然謙受、研討修正,作為出心、出力的一部份?亦或心生委屈、怒氣勃發,捨棄出心、出力的培外功機會?

  想想自己,再看看維生首席的殫精竭慮,為同奮一肩承擔,耗用靈光,布化靈力,犧牲奉獻的願力,不免為自己面對蜚短流長之際而心生委屈的怨力而慚愧不已,靜儲願赤裸坦誠的在 上帝及首席面前懺悔,爾後定以首席之精神做為靜儲行人道行天道的座右銘。

.徐靜協

自己的「心」在那裡 7.22

  晚上維生首席帶領我們第三期傳道使者班、傳教使者班及長青班等同奮於參機正殿跪懺,在場所有同奮無不被首席至真至誠的懺悔與祈禱所感動,我也如同大部分坤道同奮一樣慟泣得不能自己。

  首席不但為天下眾生祈禱承擔,也為我們天帝教同奮承擔,首席說同奮們迷失了、做錯了,全是他的責任……,聽到這裡,我心很痛很痛,我覺得很慚愧,我們「同奮」都已踏上天帝教化的道路中,不但沒有因此而體天行道,分擔眾生的業,修身修德,闡揚帝德;而依然是積習難改,「和子」被「電子」的我執、私慾、傲慢所蒙昧。心中有千百個問號,為什麼我們每天都在反省懺悔,洗心,而心還是那麼污濁呢?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會」反省懺悔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卻還是不懂得尊重他人,還是以「自我」為重,自私自利?

  如果反省懺悔變成只是一種形式,沒有用心檢視自己,或只以壞人做的壞事(作姦犯科)作為檢視的標準,而非自己的習氣,起心動念去觀照,那麼這樣的反省怎樣能潔淨我們的心呢?再者,在反省中覺察到自己的習氣,慾念時,如果沒有身體力行去改變自己的行為,「依然故我」,積習難改,還認為這是人之常情時,即使「身」已在上帝的真道上,「心」還是迷失在五濁惡世中,不是嗎?

  想到這裡,不禁心生警惕,我自己的「心」在哪裡呢?是在 上帝的真道中,還是迷失在外。

在當下過活 7.29

  今天又逢「奮鬥日」,服勤項目我填選「拔草」。猶記得上週早上服勤時陽光很熾熱,我們在烈日下揮汗除草。腳蹲得發麻,感覺好像被「烘」得快中暑了,心根本不在花圃上除草,只求時間過快些,好休息休息。

  很快的又是奮鬥日了,我對烈日下除草有了恐懼,甚至可說是有排斥感,但不管怎樣一定要去呀!總不能裝病請假吧!我寧願去面對大熱天的太陽跟他挑戰。

  很幸運,今天的太陽溫和多了,時而露露臉,時而躲在雲端,今天割草時很專心,全心投入,蹲也蹲出技巧來了,兩腳要交換使力,這樣就不易發麻;割草的速度也很平均快捷。我發現割草並不是件苦差事了,只要身、心、意都在當下,什麼雜念都沒有,只有眼前要做的事,就能把事情做得好又有效率。

逮住負面念頭 8.6

  晚上心性親和系列課程更改為由光中樞機主持的「天赦年自赦人赦實例體驗分享」。

  上台分享心得與經驗的有二位,第一位是傳道使者班的敏君,第二位是傳教使者班的光瞄,從倆人的自赦、人赦過程中,我們發現他們的共同點─皆是往內反省,尋找自己的錯在那裡,將自己最弱的一環勇敢揭露,繼而認錯改過。

  在我個人的經驗與體會中,要改變習性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只要努力在發現不良習性時,能在行為上踏出一小步,在心性的修持上即是一大步。只要時時警惕、覺察自己負面的情緒背後到底藏著什麼念頭,當這個念頭被逮住時,負面的情緒就如樹上熟透的果子掉落了,不再影響我的行為,當然我們不可能由幾次的深層自我反省懺悔就能從此無過、完美。這只不過是把堆積在內心深處的垃圾挖出一些而已。但如果我們能日日反省、時時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一步一步地修正不良習性、改正過錯,相信我們的心可以一天比一天潔淨,修持也一年比一年好。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