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懺一刻覺 一刻悟一刻得

一刻懺一刻覺 一刻悟一刻得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11期 » 一刻懺一刻覺 一刻悟一刻得

傳教使者班.卓敏需  2001-09-01 09:40

在人間修道,難免見境思遷,
久之忘卻初心,疏於奮鬥,
這四位學員勇於跨出心檻,痛下省懺,
更勇於破相,
公開披露自請補開天門的心聲,
笑中帶淚,真誠感人。

死寂的心活了起來

  教訊雜誌社再三邀稿,而我再三推辭下,最後仍接下這份撰寫自赦的心裡歷程,讓自己再度面對最深沈的那個「我」。

  回溯一個月前,因自覺到面臨僵化的瓶頸,排除萬難而入關,並且,訂下入關志向,紮實五門基本功課及開發潛在自我。因此,在入關的第一星期,我總是戰戰兢兢,首席的叮嚀、講師的勉勵、聖訓的訓示,甚而靜坐中的每一細節,都不敢掉以輕心,而在這過程中,歡喜心慢慢生起。

  然而,在進入第二星期時,煉心課程接踵而來,五門功課中的自我省懺,透過講師不斷帶領,在我心裡慢慢萌芽,但愈面對自己的內心,卻只能用「痛」來形容,幾乎每日以淚洗面,從來不知自己有這麼多的無知,我一直以來不都是認真負責的部屬、父母的好女兒嗎?但在光殿省懺,重新面對廿字真言的「孝」字時,心中竟升起「傲慢」二字,對待父母我表面上順親─陪伴、準備晚餐、完成每一件父母交代的事,但是,這份孝並非發自內心由衷的「愛」。回想起從孩提時,父母無怨無悔的照顧我這個瘦骨如柴且眾人皆已放棄的孩子,而我呢?我是如何回報?總是用周遭人「孝」的標準來衡量自己,自認為無愧於心,但如同光赦講師所言,反省應以孝經為標竿,如此相較之下,自己是如此不堪啊!

  自我省懺的挖掘課題,總是接連不斷而來,但這不是當初入關所立的願心─紮實五門基本功課?首席於課堂上,嚴肅宣佈師尊於無形中降示本班學員有廿六位天門阻塞,應重新「點道」,希望學員反省懺悔主動寫自懺文,由首席稟報無形。當下即思─去年複訓班首席已重新「點道」,而這一年裡自己做了什麼呢?偶爾誦誥、偶爾打坐,但唯一未曾做的即「反省懺悔」,只因終日在忙碌之中度過。在「自懺文」中我感謝師尊慈悲,感謝首席寬容,再度給我一次省懺機會,請求 上帝、師尊、首席原諒弟子。

  當被通知重新「點道」時,自己告訴自己要面對現實,要承擔既往過錯,但隨即聖訓降示─有四位同奮因為能深入反省懺悔感動原靈相助,無須重新點道,而我就是其中一位。面對學員關懷、質疑、鼓勵……等不同反應,一時間覺得無助,一直以來自認為表現總是優秀的我,聖訓的公佈,赤裸裸的把我的不奮鬥行為公開,但我深知師尊用心良苦,讓我學會「破相」,讓我學會「承擔」,所以,當內心興起感恩時,一切煩惱隨即放下。

  聖訓的降示,讓我再度自省,反觀踏入社會這幾年,為了讓自己不受傷害,待人接物總是盡心盡力,竭盡所能為他人服務,然而內在的這顆心早已麻木不仁,完全無愛,無自覺能力,似乎陷入死寂狀態。感謝師尊讓我發現沈靜在深處的那顆陌生的心。

  師尊說:「點道後,從此了斷生死。」感謝 上帝,感謝有形、無形給予我愛與關懷,融化我僵化的心,開啟我回天之路,讓我免去此次閉關入寶山空手而回之憾。

黃粱夢覺

  我的故事必須從今年五月在美國洛杉磯談起,那時我拿到了美國名校的企管碩士,告別了來自四十個國家的精英同學,隻身一人、二箱行李、從北卡羅萊納州飛到加州來找工作。豈知一踏上洛杉磯的機場就一切都變了,首先是談好的公寓出租不見了,房東將我鎖在門外二天二夜,我只好去找便宜的汽車旅館投宿,由於盤纏的限制,我選擇的旅社條件越來越差,從第一天五十五美元到二十美元,到最後我找到了大陸偷渡客住的朋友之家(一天八美元)蜷縮在一個角落。

  誰知美國警察也來找我麻煩,我在洛杉磯開車兩個禮拜就吃了三張罰單(包括一張違警事故要上法院),後來在中古行買台車也弄得和老闆大吵一架(車子太爛了),更令人頹喪的是我找了好久的公寓,每個房東都不願租給我。於是我靈機一動,找到了帝教加州洛杉磯掌院……。

  誰料我在掌院誦誥沒幾天,就接到了母親貞護病倒的消息。大姊從家中打緊急電話告訴我母親昏倒,到臺大醫院檢查結果判斷為左肺一大顆惡性腫瘤,轉移到腦部三顆,我們姊弟二人哭成一團,一陣驚慌失措之後,我立刻收拾行囊準備返國,我不斷地打電話給台北縣初院,甚至於找光證、靜式求救,終於請到了台北市掌院敏繫和顯門為我母親療理。接著惡耗不斷傳來,例如母親視力大損、不良於行等等。

  我這邊考題才剛開始,首先我的護照遺失,出不了國門,報案遺失時被警局刁難,其次車子難以脫手,在美辦事處很難應付,飛機票又難以購買,誠如俗諺:「禍不單行」、「屋漏偏逢連夜雨」。

  我只好上光殿祈禱,希望一切順利,讓我儘速成行。果然,第二天辦事處來電入國許可證特地通融下來,車子也順利賣給原車行,華航當晚十一點的飛機有了空位。所有的事情畢其功於一役,所有的困難突然奇蹟似的在同一天解決,最後我將戶頭裡僅存的八十美元捐給了美國掌院,告別了幫我最多忙的緒止,和帶著光凜伯伯給我做的熱包子饅頭,倉惶而逃。就這樣身無分文、沒有工作、母親病危下飛回了台灣。

  昔日金榜狀元郎,

  今日落魄至客鄉。

  苦難磨考歸帝途,

  思母安危形神傷。

  回到台北,直奔醫院,看到了冰冷的磁磚和蒼白的病床,不禁覺得夢魘再度來臨,幾年前父親才中風住院,折磨了四年才回歸自然。沒想到今日又為母親來到醫院,真是造化弄人。第一眼看到母親形容枯槁、神情憔悴的樣子,眼淚就潸潸而下。母親在急診室待了好多天,苦無病房,我們就衝上院長室以「為人子女之心,不忍母親苦候病房多時」為由,請求院長大力幫忙安排病床,果然奏效,第二日獲得了寶貴一床。

  在病房療養時,一個人二十四小時照顧母親,穿衣、蓋被、梳洗、敷藥、準備食物、注意點滴,凡事必須照顧周全,由於藥物之故,母親必須一、二個鐘頭上一次廁所,我雖然很少休息,但是見到母親日漸康復,內心覺得平安喜樂,想起幼兒時期,母親就是這樣照顧我的,不覺感恩萬千。況且最近幾年出國留學未能克盡孝道,沒能在母親身邊照顧她,這份歉疚未能釋懷,正所謂:

  今日侍奉父母於左側,

  遠勝於明日光耀門楣。

  若不是當初為了求得更好的工作機會和更高的待遇,今天母親就不會病成這樣了。我的學位,難道就是這樣換來的?

  於是我決定不顧一切地救活母親,適逢今年第三期傳教、傳道班開訓,我立刻報名參加,之後經過傳道師黃光戒大力幫忙,入關事情一切安排妥當。

  不過事情早就如我所料,不會一直那麼順利,原以為母親情況好轉,誰知就在入關前幾天,母親和我都發了高燒,一直未退,我自己一天內掛兩次急診,吃了二顆退燒藥體溫還是高達三十八度半。

  七月六日,不顧醫生反對之下,我們母子倆硬是懷著高燒出院,再度倉惶而逃。就這樣母親沒有醫院開的藥,肺部完全沒有治療,冒險來到了鐳力阿閉關,奇怪的是,隔天母親和我的燒都退了。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知道考驗就在前面。母親咳嗽、氣喘、水腫一併發作,我個人也每天感冒、生病、全身疼痛,一直到今天。掃地區域被分到我最討厭的廁所,傳道班課程也很緊湊,為了求藥、求功、求黃表紙、求甘露水、求人幫忙,有些人不願意,求得我都怕了。在光殿上誦誥誦得撐不下去,幾欲昏倒之際,智慧偶生,我知道這在鍛鍊我「忍」字,忍病、忍痛、忍辱、忍不如意……為了成全孝字,為了贖罪,為了增益其所不能,我必須忍。

  有時候在光殿下坐時,突然不知身在何處,我還以為自己身在美國,感覺上星期天才看了一場百老匯音樂劇;昨天不是應該在紐約華爾街的摩根史丹利公司談菲利普莫瑞斯的購併案?昨天不是才在洛杉磯和迪士尼.福斯公司面談的嗎?昨天我的同學們不是才告訴我他們找到了麥肯錫顧問公司十三萬美金的工作?怎麼我今天在這裡?這麼地一無所有?母親還病成這樣子。

  我的百萬元學生貸款和母親的債務,以台灣的薪水難以短期還清。我還全身病痛地跪在這裡。

  但是,一見到母親康復的笑容,一見到母親進步,一步一步地自己攀著樓梯慢慢地走向光殿,這些都是值得的。

  黃粱夢覺,忘卻世上之功名。

  伴母奮鬥,甘棄榮華如敝屣。

  這些日子,感謝天人訓練團、傳道、傳教班及阿內同奮的許多幫忙,讓我們母子二人身心得以安頓。為了讓我的學位更加有價值,我應該將所學貢獻給帝教,進而報效國家與弘揚中華文化。時值國內天災人禍頻生,教內一切待舉,正待用人之際,也許我能略盡棉薄之力。最後,我以英文做結語:

  God bless my mom..

  God bless my People.

  God bless The Lord of Universe Church..

  God bless my land.

  God bless my country.

  意思是說:天佑吾母,天佑吾民,天佑吾教,天佑吾土,天佑吾國。

 

  編註:據本師世尊於八月二日聖訓之降示,光笏同奮因省懺深入,感動原靈相助,重開天門。

不再做個變色龍

  一種貴重的東西,倘若失而復得,那是興奮的、激動的,感謝師尊的慈悲,不放棄我這愚駑的弟子。

  八月三日是首席於參機左殿為平日不論是人道上,信心面,靜坐修持等未能精進的同奮補點道,而我是其中一位,看著首席佈施自己的靈光,神凝專注的神情,愧疚之心不禁油然而生,慚愧之餘,期許自己奮鬥、奮鬥再奮鬥!千言萬語化成一句─衷心感謝您,為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特將省懺文張貼日記頁面,督促自我複閱時能不忘初衷。

  良藥奇苦難入口,衷心苦諫逆於耳,一人一生中為了因應生活、事業、家庭常常扮演著許多角色,但當角色衝突時,人們常因過度保護自己,而擅於偽裝,「變色龍」無非是人類最適切的代名詞。

  自從正宗靜坐班結業後,偶而上上教院誦誥、參加親和集會、接接青年團的講課之餘,坦白而言,在靜坐功課修持上,可說從未下過工夫。

  補點道省懺文的書寫,著實的,徹徹底底的讓我脫下了愛面子、怕被取笑的外表,當交出那篇省懺文之際,身、心、靈有如釋重負的解脫感,以往的我,要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的失敗,突顯自己的弱點,那真是比登天還難,堅強的外表下,內心其實是非常非常脆弱。

  經過這次事件之後,發覺內心深處,被我經年累月深鎖的心檻、心牢,正逐漸的被開啟,反省懺悔,認錯改過乃是師尊心傳本教同奮之每日修證功課,然而我在多年後方才學會了碰觸內心幽暗之角落,誠如首席所言,反省懺悔需要堅強挑戰的勇氣和智慧,感謝首席您的教導,假以時日裹著糖衣外表的靜儲,將會有所改變。

  著上道袍,踩著閉關幾天來早已熟悉的路線,默默地拾級而上,參機正殿上一個獨自省懺的身影,對著光幕俯首,向 上帝認錯……。

  當初只為著一個念頭:「一旦來了,就把它做好,不然就不要來!」當聖訓說要重開天門時,我就想到可能自己有問題,因為打坐不如預期理想,雖然還是有回教院,也有在認真做事,但很少打坐誦誥,更別提其他功課了。所以當晚我就把省懺文寫好,吃完晚飯,一個人上光殿跪懺,一一表露這幾年自己犯的大錯小錯,表示願立下勇於承擔、知錯必改的決心,並永不再犯,從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爬起來。

  隔天果然得到感應,靜參時突然悟出什麼叫真正「放下」的感覺,整個氣場能量都改變了。我就知道,是省懺的關係。後來聖訓下來,才知道不用重開天門,因為原靈下來幫忙。訓練團緒禧開導師拿著省懺文還給我道聲恭禧!我回應說:「感謝師尊慈悲,感謝首席教導有方,並感謝原靈幫忙。」我又向自己說:「加油!勤耕功課,奮鬥!再奮鬥!」

  曾經,對於自己的霸氣感到驕傲,讓他能夠馳騁商場,得意於一時;讓他在處理同奮、教院的事務,當仁不讓地一肩扛起;讓他自告奮勇地擔任起天安太和道場的興建委員,在每月長途往返於天極行宮開天安委員會議的疲累之餘,仍能創造出斐然的募款佳績,更帶動了屏東初院及天然堂的安悅奉獻及道氣。

  在這霸氣的背後,還有一份豪爽與真誠,讓緒本勇於承擔。當首席帶領學員在光殿集體跪懺時,向 上帝承諾願以己身承擔學員們所犯的過錯,緒本當下一念:「我做的錯事,我自己擔,不用首席來承擔!」首席以身教展現「承擔」的魄力;清虛宮弘法院教師同時也以言教諄諄告誡:「『自赦』之道即自我反省懺悔,重點在誠實『承擔』一己之過,進而認錯改過。」在一次又一次的省懺中,感受最深刻的是─「心裡真的認錯了,會覺得跟 上帝很接近。」這是一個嶄新的經驗;但銜接上在紅塵中與無形親和的經驗卻是似曾相識的:作天人功義診,施診者與受診者對無形天醫療的顯化同受感動;持續的誦誥、打坐,使身體狀況日有改善,生意也做得越來越好;為教院活動而在外奔波,遭遇到幾次狀況都化險為夷。回想起這一件件和仙佛親和的奇妙體驗,「對自己要有自信,無形會幫忙的!」激發他堅持向道的初心,更大的顯化往往就在起心動念的當下,真心的「承擔」,徹底的「省懺」,就此「放下」,誠心做好自赦的工夫。

  是機緣到了吧!這次閉關雖然開導師、教長主動找他參加的,但因三、四年來不奮鬥,動機沒有很強烈,可能是仙佛媒挾的吧,居然在種種不可能的情況下還能夠順利地入關參訓。

  這次獲得重開天門的機會,他希望回去後要重新再出發,更努力的奉獻、奮鬥,以示感恩,「我知道,天帝教是我人生唯一的路,別無其他選擇。」

  一種貴重的東西,倘若失而復得,那是興奮的、激動的,感謝師尊的慈悲,不放棄我這愚駑的弟子。

  八月三日是首席於參機左殿為平日不論是人道上,信心面,靜坐修持等未能精進的同奮補點道,而我是其中一位,看著首席佈施自己的靈光,神凝專注的神情,愧疚之心不禁油然而生,慚愧之餘,期許自己奮鬥、奮鬥再奮鬥!千言萬語化成一句─衷心感謝您,為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特將省懺文張貼日記頁面,督促自我複閱時能不忘初衷。

  良藥奇苦難入口,衷心苦諫逆於耳,一人一生中為了因應生活、事業、家庭常常扮演著許多角色,但當角色衝突時,人們常因過度保護自己,而擅於偽裝,「變色龍」無非是人類最適切的代名詞。

  自從正宗靜坐班結業後,偶而上上教院誦誥、參加親和集會、接接青年團的講課之餘,坦白而言,在靜坐功課修持上,可說從未下過工夫。

  補點道省懺文的書寫,著實的,徹徹底底的讓我脫下了愛面子、怕被取笑的外表,當交出那篇省懺文之際,身、心、靈有如釋重負的解脫感,以往的我,要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的失敗,突顯自己的弱點,那真是比登天還難,堅強的外表下,內心其實是非常非常脆弱。

  經過這次事件之後,發覺內心深處,被我經年累月深鎖的心檻、心牢,正逐漸的被開啟,反省懺悔,認錯改過乃是師尊心傳本教同奮之每日修證功課,然而我在多年後方才學會了碰觸內心幽暗之角落,誠如首席所言,反省懺悔需要堅強挑戰的勇氣和智慧,感謝首席您的教導,假以時日裹著糖衣外表的靜儲,將會有所改變。

真心承擔己過 說放下就放下

  著上道袍,踩著閉關幾天來早已熟悉的路線,默默地拾級而上,參機正殿上一個獨自省懺的身影,對著光幕俯首,向 上帝認錯……。

  當初只為著一個念頭:「一旦來了,就把它做好,不然就不要來!」當聖訓說要重開天門時,我就想到可能自己有問題,因為打坐不如預期理想,雖然還是有回教院,也有在認真做事,但很少打坐誦誥,更別提其他功課了。所以當晚我就把省懺文寫好,吃完晚飯,一個人上光殿跪懺,一一表露這幾年自己犯的大錯小錯,表示願立下勇於承擔、知錯必改的決心,並永不再犯,從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爬起來。

  隔天果然得到感應,靜參時突然悟出什麼叫真正「放下」的感覺,整個氣場能量都改變了。我就知道,是省懺的關係。後來聖訓下來,才知道不用重開天門,因為原靈下來幫忙。訓練團緒禧開導師拿著省懺文還給我道聲恭禧!我回應說:「感謝師尊慈悲,感謝首席教導有方,並感謝原靈幫忙。」我又向自己說:「加油!勤耕功課,奮鬥!再奮鬥!」

  曾經,對於自己的霸氣感到驕傲,讓他能夠馳騁商場,得意於一時;讓他在處理同奮、教院的事務,當仁不讓地一肩扛起;讓他自告奮勇地擔任起天安太和道場的興建委員,在每月長途往返於天極行宮開天安委員會議的疲累之餘,仍能創造出斐然的募款佳績,更帶動了屏東初院及天然堂的安悅奉獻及道氣。

  在這霸氣的背後,還有一份豪爽與真誠,讓緒本勇於承擔。當首席帶領學員在光殿集體跪懺時,向 上帝承諾願以己身承擔學員們所犯的過錯,緒本當下一念:「我做的錯事,我自己擔,不用首席來承擔!」首席以身教展現「承擔」的魄力;清虛宮弘法院教師同時也以言教諄諄告誡:「『自赦』之道即自我反省懺悔,重點在誠實『承擔』一己之過,進而認錯改過。」在一次又一次的省懺中,感受最深刻的是─「心裡真的認錯了,會覺得跟 上帝很接近。」這是一個嶄新的經驗;但銜接上在紅塵中與無形親和的經驗卻是似曾相識的:作天人功義診,施診者與受診者對無形天醫療的顯化同受感動;持續的誦誥、打坐,使身體狀況日有改善,生意也做得越來越好;為教院活動而在外奔波,遭遇到幾次狀況都化險為夷。回想起這一件件和仙佛親和的奇妙體驗,「對自己要有自信,無形會幫忙的!」激發他堅持向道的初心,更大的顯化往往就在起心動念的當下,真心的「承擔」,徹底的「省懺」,就此「放下」,誠心做好自赦的工夫。

  是機緣到了吧!這次閉關雖然開導師、教長主動找他參加的,但因三、四年來不奮鬥,動機沒有很強烈,可能是仙佛媒挾的吧,居然在種種不可能的情況下還能夠順利地入關參訓。

  這次獲得重開天門的機會,他希望回去後要重新再出發,更努力的奉獻、奮鬥,以示感恩,「我知道,天帝教是我人生唯一的路,別無其他選擇。」

  一種貴重的東西,倘若失而復得,那是興奮的、激動的,感謝師尊的慈悲,不放棄我這愚駑的弟子。

  八月三日是首席於參機左殿為平日不論是人道上,信心面,靜坐修持等未能精進的同奮補點道,而我是其中一位,看著首席佈施自己的靈光,神凝專注的神情,愧疚之心不禁油然而生,慚愧之餘,期許自己奮鬥、奮鬥再奮鬥!千言萬語化成一句─衷心感謝您,為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特將省懺文張貼日記頁面,督促自我複閱時能不忘初衷。

  良藥奇苦難入口,衷心苦諫逆於耳,一人一生中為了因應生活、事業、家庭常常扮演著許多角色,但當角色衝突時,人們常因過度保護自己,而擅於偽裝,「變色龍」無非是人類最適切的代名詞。

  自從正宗靜坐班結業後,偶而上上教院誦誥、參加親和集會、接接青年團的講課之餘,坦白而言,在靜坐功課修持上,可說從未下過工夫。

  補點道省懺文的書寫,著實的,徹徹底底的讓我脫下了愛面子、怕被取笑的外表,當交出那篇省懺文之際,身、心、靈有如釋重負的解脫感,以往的我,要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的失敗,突顯自己的弱點,那真是比登天還難,堅強的外表下,內心其實是非常非常脆弱。

  經過這次事件之後,發覺內心深處,被我經年累月深鎖的心檻、心牢,正逐漸的被開啟,反省懺悔,認錯改過乃是師尊心傳本教同奮之每日修證功課,然而我在多年後方才學會了碰觸內心幽暗之角落,誠如首席所言,反省懺悔需要堅強挑戰的勇氣和智慧,感謝首席您的教導,假以時日裹著糖衣外表的靜儲,將會有所改變。

  著上道袍,踩著閉關幾天來早已熟悉的路線,默默地拾級而上,參機正殿上一個獨自省懺的身影,對著光幕俯首,向 上帝認錯……。

  當初只為著一個念頭:「一旦來了,就把它做好,不然就不要來!」當聖訓說要重開天門時,我就想到可能自己有問題,因為打坐不如預期理想,雖然還是有回教院,也有在認真做事,但很少打坐誦誥,更別提其他功課了。所以當晚我就把省懺文寫好,吃完晚飯,一個人上光殿跪懺,一一表露這幾年自己犯的大錯小錯,表示願立下勇於承擔、知錯必改的決心,並永不再犯,從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爬起來。

  隔天果然得到感應,靜參時突然悟出什麼叫真正「放下」的感覺,整個氣場能量都改變了。我就知道,是省懺的關係。後來聖訓下來,才知道不用重開天門,因為原靈下來幫忙。訓練團緒禧開導師拿著省懺文還給我道聲恭禧!我回應說:「感謝師尊慈悲,感謝首席教導有方,並感謝原靈幫忙。」我又向自己說:「加油!勤耕功課,奮鬥!再奮鬥!」

  曾經,對於自己的霸氣感到驕傲,讓他能夠馳騁商場,得意於一時;讓他在處理同奮、教院的事務,當仁不讓地一肩扛起;讓他自告奮勇地擔任起天安太和道場的興建委員,在每月長途往返於天極行宮開天安委員會議的疲累之餘,仍能創造出斐然的募款佳績,更帶動了屏東初院及天然堂的安悅奉獻及道氣。

  在這霸氣的背後,還有一份豪爽與真誠,讓緒本勇於承擔。當首席帶領學員在光殿集體跪懺時,向 上帝承諾願以己身承擔學員們所犯的過錯,緒本當下一念:「我做的錯事,我自己擔,不用首席來承擔!」首席以身教展現「承擔」的魄力;清虛宮弘法院教師同時也以言教諄諄告誡:「『自赦』之道即自我反省懺悔,重點在誠實『承擔』一己之過,進而認錯改過。」在一次又一次的省懺中,感受最深刻的是─「心裡真的認錯了,會覺得跟 上帝很接近。」這是一個嶄新的經驗;但銜接上在紅塵中與無形親和的經驗卻是似曾相識的:作天人功義診,施診者與受診者對無形天醫療的顯化同受感動;持續的誦誥、打坐,使身體狀況日有改善,生意也做得越來越好;為教院活動而在外奔波,遭遇到幾次狀況都化險為夷。回想起這一件件和仙佛親和的奇妙體驗,「對自己要有自信,無形會幫忙的!」激發他堅持向道的初心,更大的顯化往往就在起心動念的當下,真心的「承擔」,徹底的「省懺」,就此「放下」,誠心做好自赦的工夫。

  是機緣到了吧!這次閉關雖然開導師、教長主動找他參加的,但因三、四年來不奮鬥,動機沒有很強烈,可能是仙佛媒挾的吧,居然在種種不可能的情況下還能夠順利地入關參訓。

  這次獲得重開天門的機會,他希望回去後要重新再出發,更努力的奉獻、奮鬥,以示感恩,「我知道,天帝教是我人生唯一的路,別無其他選擇。」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