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271期  > 【學做同奮】

絕對信賴 上帝─信

清虛師心.廿字詩心(十一)

天賦五常信為基,大綱小紀賴維持,
試看大學言平治,緊要功夫在勿欺。

詩譯:

「上天賦予我們的五種人倫關係中,

 首要當以信為基礎。

 無論是社會秩序或國家法紀,

 都有賴信字才得以維持。

 且看《大學》談到治國平天下的終極關懷,

 最重要的關鍵就在誠信不欺。」

 

  我信,我絕對信賴 上帝。

  關於「信」,我恆常地總以這兩句話做為它最究竟的註腳。試若,「以心印心」的深淺能以刻度衡量,我想,「信」的重量是最好的指標。

  在人生的際遇中,是否有某種「信念」成為生命追尋的方向,並且使我們願意窮畢生之力去相信、去投入、去付出、去實現?那樣的過程,常使我深切的感動莫名。相信一個人,必是彼此推誠相與的印證;相信一件事,必是禁得起時間千錘百鍊的考驗;相信 上帝,必是幾經黯淡、困頓、磨考,才能由衷透發的銘心刻骨。

  當一切生命的智慧,淬煉為「單純的信仰」、「簡單的信念」、「由衷的信任」,而不是「愚信」、更不是「迷信」,「只是相信」—這就是「信」最無堅不摧的力量。

  「天賦五常信為基」,一語道破「信」的重要:沒有信,生命如何安頓?五常,是「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五種人倫關係,這五倫,涵蓋了生活中所有的人際互動範疇,而互動的基礎,便築基在「信」的立足點上。君臣無信,便有猜忌;父子無信,便有疏離;兄弟無信,便有紛爭;夫婦無信,便有背棄;朋友無信,便有是非。沒有「信」,我們的生活會何其紛擾,分崩離析。有了「信」,彼此互信、互重,「小我」的生命—個人、家庭、工作才能建構在和諧的狀態中,穩定發展。

  「大綱小紀賴維持」,則將「信」的影響力擴展到「大我」的層面。「綱」,是「社會秩序」;「紀」,指「國家法紀」。「綱紀」,憑藉的是「取信於民」,使人民心悅誠服。《論語》〈為政篇〉:「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哉?」古代駕車時,將馬或牛駕在轅裡,必須將車轅與橫木相接處的輗或軏關上,否則就套不住牲口,車也無法行走。「信」,就像是「輗」與「軏」,將每一個榫頭穩固地環環相扣,扣住「大綱」、「小紀」,扣住人民的心,於是德政才能為民所信,雖蠻陌之邦,亦行矣。

  「試看大學言平治,緊要功夫在勿欺。」兩句話可同時解讀。且看《大學》八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在這八目中,「修身」是根本,其他前四目是「修身」的方法,後三目是「修身」的目的。「試看大學言平治」,指出大學之道的終極關懷在治國平天下;「緊要功夫在勿欺」,則提出了平治的樞紐在「勿欺」。《大學》:「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仔細精讀,才發現這首詩的最後兩句進一步闡述了「信」的意義:在「勿欺」,在「慎獨」。

  「勿欺」,就是不欺人。有時想想,「信任」有這麼難嗎?可嘆,隨著年歲的增長,信任的困難指數似乎也越來越高。人心不古,世風日下,詐騙的歪風時有耳聞;社會洗鍊,人情應對,也讓人變得世故。環境使然,或可體諒;但若居心、存心,那真會使人心寒至極。欺,是一把刀,可以瞬間將一顆信任的心剮得鮮血淋漓;欺,是一根刺,讓我們對人性失去信心;欺,是一道牆,讓人彼此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與心結。春秋時代晉文公以「信」攻原得衛,商鞅「徙木立信」以強國,可說是「以勿欺平治天下」的最佳範例。治國尚且如此,何況做人呢!勿欺,提醒著我們如何實踐「信」?就是誠實不欺,實實在在,不欺騙,不打誑,說到做到,不輕然諾,言行相顧。「慎獨」,就是不欺己,一個人在獨處時更要謹慎,這將「信」的意涵推展到更謹嚴的層面。《中庸》:「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試以此段檢測:在不被看見的地方,也能謹慎敬戒嗎?在不被聽見的時候,也能不欺暗室嗎?這段話提點我們「慎獨」的關鍵在:「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沒有比幽暗之中更為顯著的,沒有比細微之處更為明顯的。」也就是說,本師在這首詩的最後隱然告誡:信的實踐,有賴平時的「涵養省察」。《明心哲學精華〉〈省察篇〉:「未發之前,只須涵養,纔發處,便須用省察功夫,至於涵養愈熟,則省察愈精矣。」涵養什麼?涵養天賦的善性使其充實飽滿。省察什麼?省察幽微隱藏的私欲惡念。或問:這和「信」有何直截關連?因為,欺騙別人,心知肚明;欺騙自己,卻往往不自知。慎獨,進一步告訴我們,「信」的實踐,惟其從近處做去,在小處盡心,才能真實地面對自己,進而誠信地對待別人。

  是的,真實地面對自己,誠信地對待別人,這是對自己也是對別人最基本的尊重。戴著面具,是多麼虛偽的可悲;背信忘義,會造成多大的傷害。信,是「以心印心」的同心圓,在這個圈圈裡,試著寫下你絕對信賴的人有誰?你絕對信任的事是什麼?你深信不疑的人生信念可還在追尋?

  當我們能絕對的信賴,生命的答案,也在那裡。

  只因我信,我絕對的信賴 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