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日本主院開光典禮紀行

天帝教日本主院開光典禮紀行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三期 » 天帝教日本主院開光典禮紀行

王金盛  1984-02-01 09:50

十一月廿五日 天氣晴時陰雨

  今天是日本主院開光大典的重要日子,全團預訂十一點抵達會場,所以九點多便離開了美麗的湯山溫泉。由於山路狹窄,加上路途不熟,眼看時間都快到了還找不著力向,大家真是心焦如焚。就正當我們走出山林找尋問路的時候,於正前方的山谷間突然出現了一道鮮艷明麗的七色彩虹,似在指引我們─主院就在這裏呀!亦或表示歡迎之意呢?隨著上方又再出現一道,同奮們見此祥瑞奇景,莫不驚喜萬分,有相機的同奮更趕快拿著拍照。依當時的天氣,正是陽光普照晴空萬里,但何以出此七彩虹輪奇觀,也就太不可思議了。

  隨著彩虹的方向,來到了引接寺。但見四週環境清靜幽雅,山川靈秀地靈人傑,直引人入勝,歷身其間更有超凡脫俗之感。雖然沒有大廟宇的雄偉建築,但整潔的寺觀卻不落俗套,正是吾教理想的道場之地。

  光和同奮正在做地上碎石的整平工作,先到的同奮也正欲將教旗升上,但因旗杆出了點小毛病,於是大家合力花了一番工夫將它拽下,修好之後再安裝上去。

  一點鐘左右,典禮正式開始,天空也開始飄下絲絲細雨,儀式莊嚴肅穆,同奮們個個虔敬赤誠。當誦唸玉皇心印妙經時,師尊因悲憫天下蒼生以及日本同胞即將遭受空前的毀滅浩劫,哀禱 上帝聖號之音聲聲悲切,哀泣不已。同奮們也早已淚眼直流,慈心哀禱 上帝化解人類浩劫,場面真是天人同悲氣氛哀壯。

  師尊致詞時說:「今天天帝教奉 上帝命令在日本尾高山下設立天帝教主院,一來是要拯救地球上三期末劫將要來臨的時代。二來是為拯救日本原人,保留日本皇室命脈,由於美蘇兩個超級強國的武器競爭,勢必造成人類空前的毀滅浩劫。今天玉和殿已經正式成立, 上帝特命天照大神為殿主,日蓮上人為副殿主,不動明王為總護法,大日如來為總參議,神武天王為境主。希望今後日本同奮及以後皈宗同奮,要努力發展維護本殿。這對日本將來的國運非常重要。中日同奮都是一家人,也都是黃帝的子孫,為了中國人的前途,也為了日本人的前途,此地將不會遭受核子武器的損害,將可保留為人間淨土。

  由於世局的緊張情勢,核子武器的競爭,整個人類已正處於核子浩劫的危機之中。而核子戰爭一旦爆發,日本是站在世界戰略重要地位上,正首當其衝損失不堪設想。我們宇宙主宰─ 上帝是愛護我們日本同胞的,所以這個劫運開始的時候, 上帝要我來搶救日本原人。所以今年七月廿五日來到此地,是奉 上帝命令而來,並不是為傳教而來。」

  我們到此之後,即在東京富士山舉辦擴大祈禱大會,祈禱化減災害。因為當時相樂正俊先生正預測富士山將大爆發,東京地區也將遭受八級大地震災害,經我天人親和證實此事正確,所以我們在九月四日舉辦了祈禱大會,一切相當圓滿成功,並已感動 上帝特蒙准予延緩。這次的祈禱大會,在日本方面是由籐岡瑛先生代表,並承日本東京地區各宗教界及本寺道長中山法元先生列席參加。而在台灣的同奮只能出錢出力,能來參加的也有四、五十人,是自有富士山以來,台灣同胞第一次來為天下蒼生,為拯救日本人而作的祈禱。

  為了救世救人的理想,也由於真情流露而感動得天人同悲。從九月四日那天晚上起,保護日本的五位大神前來與我們商量,希望能藉天人交通的方式傳遞他們的心聲,因為他們與日本的淵源太深了。經過三天三夜的天人親和,而把他們鬱積在心中多少要向日本人說的話全部講了出來。因為他們知道日本人要受到的災劫太嚴重了,所以他們非讓日本人知道不可。現在我們已將五位大神的心聲談話印刷成中、日文、各為「大和民族的無形吼尊」,這本書不但台灣人要看,日本人更要看。

  我此次東來要辦的三件大事,第一件是在富士山舉辦祈禱大會,第二件是為守護日本的五位大神傳佈他們要拯救日本人的心聲。第三件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因為日本同胞智慧非常高, 上帝為了愛護日本這個國家,所以希望這次的核子戰爭,不要好人與壞人同遭毀滅,必須留下善良的人種。所以一定要在關西地區找尋一塊理想的地方,將來可變為最安全最乾淨的地方。經過帝教同奮光忠、光和兩人的努力協助,才與他們一起來拜訪中山法元道長;並承先生深明大義,今天才能有此成果。因為奉 上帝命令,要保存日本皇家的命脈,就必須找與皇家有淵源關係的地方,也所以才找上此地。因此帝教主院何不設在都市鬧區,卻設在這深山裏頭的原因便可想而知了。

  中山道長是日本皇家的正統後裔,他早年從很好的大學高等教育畢業,出家巳經卅多年。日本皇族都是信奉佛教,本寺是皇家的廟宇,並非一般普通寺廟。我來之後看到這地區非常理想,而中山道長雖然身為佛教徒,雖然沒有歸宗天帝教,但是他的心早巳完全奉獻給 上帝。為了國家的前途,也為了日本的前途,他毅然決定提供此地供我們設立光殿,今天我們能順利達成任務,要感謝中山先生的大德。

  隨著也請中山道長致詞,他說:「我非常歡迎各位到日本來。中國自古以來即是日本的師之國,因為我們的文化、宗教、文學等種種都是由中國傳來日本的,所以說中國是日本的老師之國。當年本寺的名稱,還是請貴國何應欽將軍命名的。並且在大正三年的時候,貴國 國父孫中山先生為了避難滿清政府來到日本,他因在我門中山家族住過一段時日,所以才又名為中山。再說我們中日兩國更是有很深淵源的,我們也非常感謝貴國先總統 蔣公保存了日本皇室和大戰期間的日本人。當年若不是蔣中正先生,而是北京的毛澤東的話,今天可能已經沒有日本的存在了。今天本人因為非常瞭解天帝教負有救世救劫的重要使命,是一個世界性宗教歸一的宗教,所以我非常願意奉獻一切。站在日本皇家的關係上,我願代表向首席使者李師尊及台灣的同奮們表示無限謝意,謝謝大家。

  最後師尊再告訴所有日本同奮說:「因為我愛日本同胞如同愛中國同胞一樣(所以稱日人為同胞是因日本人與中國人是有深厚血緣關係的,又同為黃帝之子孫,故亦以同胞稱之),我在此奮鬥了四個多月,今天已順利達成最後一個使命,任務已經完成了。希望今後日本同奮必須輔助光忠光和同奮發展維護本院,相信他們一定可以達成任務。將來萬一遇有非常的危機時,你們只要想起我的面容,並三呼天人親和呼號,你們就可獲救。」

  典禮歷經一時十五分結束,時間是下午二點十五分,此時外面的雨也停了,陽光又普照著大地,鳥兒也飛回了樹上吱叫跳躍,一切一切似乎皆在歡慶著主院的誕生,慶幸日本大和民族已留下一線生機。

  ●

  兩點五十分,我們揮手告別日本主院,到師尊下榻的尾高會館。在那兒與師尊相聚一起互相盡情的談論許多道務問題,直到四點才又依依不捨的辭別師尊返回大阪。晚上導遊先生特地帶大家去開開眼界,乘坐地下鐵體會了地下鐵的滋味。

十一月廿六日 天氣晴

  四天的旅程已剩最後一日,時間一分一秒都感到特別珍貴,導遊先生為了讓大家多點時間去參觀百貨公司和地下街,所以只安排一個小時去參觀大阪城。在城區內大夥像走馬燈似的繞了半圈,餘興未盡便又趕著上路,就像軍中的急行軍一樣,令人回味無窮。

  從日本的百貨公司和百貨業的繁榮與營運狀況,以及他們對產品精良的要求程度來看,使人不難想像日本之所以經濟會躍居世界之最的理由。也不由得令人對日人之敬業精神產生由衷的佩服。但若仔細的看一看日本年輕的一代與上一代在精神領域上的差距,實在已存著很不平衡的狀態。由於他們過度急速的西化,以及社會上到處充斥著色情暴力之氾濫,已經嚴重腐蝕了整個人心,也迫使舊有的道德觀念之日趨沒落,這也許就正是日本大和民族所面臨的另一個重大危機吧!咎由自取,一切只看日本人自身的造化了。

  二點四十分,當我們離開大阪準備往機場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終又發生了,在那晴朗的天空中再度的出現了一道七色彩虹奇蹟,似是眾神佛正屹立在那兒向大家揮手道別呢!隨興所至作打油詩一首以誌懷念─

  彩虹呀彩虹

  您可是仙佛的化身?亦或天使復臨人間為此次的盛會

  在這聖道旅途上

  我們不遠千里而此相會、是因緣、是喜悅!

  在尾高山嶺上,在大阪近郊的青空中

  當稱兩度神化奇蹟般的顯現時,可知道

  在我們的心底下曾激起了多大的悸動與震憾?

  雖然我們默默無言相對

  但於彼此心靈的深處,不正做著靈犀相通的呼喚!

  今日離別已匆匆,但願他日再重逢。

  珍重吧!再見!

  在大阪伊月機場,我們搭乘亞細亞航空公司四點五十分飛往高雄的班機。此時天際已經泛起片片紅霞,落日的餘輝猶可見地面的一切,俯拾著掠過的每一寸日本國土,心中依然有著無限惦念。願 上帝保佑在此國土的子民們,大難來時能夠逢凶化吉安然無恙。

  經過三小時又十分鐘的飛行,承天之佑終使我們一行平安順利的回到了可愛的家鄉。

  日本之旅,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天,雖然在有形的獲得極為有限。但在無形的精神領域裏,大家的獲得卻遠非金錢、物質所能比擬的,看!大家不是滿載而歸嗎?朝夕與同奮們的相處,與師尊在國外做第四回的見面,委實使我獲益良多,更啟發了我內心的感觸很深很深。今後除了更堅定自己的道心,並矢志永隨師尊師母為拯救天下蒼生,化延人類浩劫之目標而奮鬥外,更願寄語所有同奮們,當加倍珍惜這份寶貴的「道緣」才是。如今師尊已把道根撒下大地,爾後就是要靠大家同來勤耕、灌溉、施肥了,同奮鬥,奮鬥吧!(二之二)(上接第六版)正自己的過錯,使日常生活中言語行為思想,做到問心無愧,達到此種心境就是聖凡平等之境界,站在人際社會中,精神與肉體和諧無比,人與人之間相處都圓通無礙,是一位少私寡慾的天帝教標準同奮,更是奠定向天、地奮鬥最優秀基礎的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