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主院暨玉和殿將會展現新的面貌

日本主院暨玉和殿將會展現新的面貌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48期 » 日本主院暨玉和殿將會展現新的面貌

 1987-12-01 10:40

  藤岡光忠同奮(藤岡瑛),日本廣島縣人,生於一九一五年,畢業於上海東亞同文書院。一九八三年八月七日皈宗,參加本教在日本開辦之「短期講習班」。首席師尊回國後,便派其主持日本主院迄今。其於今年十月中旬到台灣與始院同奮親和,暢談其皈宗經過、交換宏教心得、與對今後日本主院之展望,本篇即為其談話紀錄:

各位同奮:

  今天有這個好機會,能與大家見面談話親和,感到非常榮幸,也非常難得。所以,我先介紹我自己,讓各位認識,知道我是誰?

  很早就與中國結緣

  我是藤岡光忠,公元一九八三年師尊到日本宏教救劫時皈宗的。我生於一九一五年,是日本廣島縣人,十八歲高中畢業後,就到中國大陸上海。因為,那裡有一所由日本外務省成立的大學,名叫上海東亞同文書院,是專門研究中國的文物、政治、經濟等問題。廿三歲畢業,然後就到東北長春的電信局工作,此後又先後在天津、南京、青島、上海等地服務,最後我還是帶著全家回到日本的佐世保。

  然而世局動盪不安,社會秩序混亂,人們生活清苦。但個人卻很幸運的在海上保安大學、廣島大學謀得講師的教職,而有了較固定的工作與薪水,生活才安定下來。

  不久又和三個朋友到東京開辦「亞洲研究所」,以蒐集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有關資料,並出版雜誌,但生意並不如理想,幸好小孩子都已長大成人,有一個是擔任攝影師的工作,他們都很孝順,每月都固定拿錢回家,使我有能力到台灣來。

  敬佩師尊胸懷大志

  再談到中、日文化交流,十年前來過台灣,參加人生哲學的講習,認識一位與人生哲學研究會有關的穆超先生,那次的講習主旨,是探究人生哲理,發揚人性為目標,根據日本繩文時代、彌生時代、古墳時代的文化,融合中國儒、道、釋,以發揚對祖先崇尚心,並對自然有敬畏心。而日本人對中國孫中山先生的大同思想很敬佩,有廣泛的研究。目前我是擔任人生哲學會東京分會的理事長,計劃將來開一個世界性的學術研究會議。

  加入天帝教是穆超先生的介紹,當時對天帝教完全陌生,後來經過同奮多次的講解與學習,才有了粗略的概念。

  公元一九八三年春天,接到師尊的信,知道師尊要到日本,並囑付安排一切,因當時不瞭解師尊去的目的,總認為是觀光,遊覽名勝,所以沒有充分準備,等師尊到了日本,才知道師尊去的目的與我的想法完全不一樣,師尊是去弘揚 1.天帝真道。2.挽救日本國難。才知道有這麼大的使命在,而很吃驚。日本有兩億人口,卻沒有像師尊這樣胸懷大志的人。

  祈禱大會影響深遠

  一九八三年九月四日,在富士山頂舉行的祈禱大會,目的是1.祈禱化解人類毀滅浩劫。2.減少日本天然災害。台灣同奮去了六十多位,日本人及華僑也有八十多位參加,這個祈禱大會非常成功,而其影響更是深遠。後來山上也立了碑文,以為永久紀念。

  在祈禱大會的那天晚上,日本五大神:大日如來、不動明王、神武天王、天照大神、日蓮上人等,都對日本民眾降示了一番忠告,由楊光贊侍錄,由我譯成日文,集輯成冊,名為「大和吼聲」,並印了一千五百本,贈送有緣,想不到回響熱烈,接到電話或收到的信件,大概有三百份左右,而至目前為止,還保持密切連繫的有五十七位,成為大和吼聲的會員,這些人可算是與帝教有緣,也比較瞭解與認同帝教,可作為將來日本主院重新開壇的基礎。

  玉和殿將重新開光

  談到日本主院暨玉和殿的現況。在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中旬,師尊到東京都三重縣尾高山三論宗引接寺(由大僧正中山法元主持),成立日本主院暨玉和殿時,本來只是想在該寺找一偏殿設置,但中山法元卻慨然將正殿讓出,成立玉和殿,由我和光和輪流負責主持,但由我住的地方到引接寺,搭火車單程就要八小時,光和與我的情形也差不多。因此,平常便請中山法元就近管理。

  一年後,引接寺有了變化,有一個惡質不動產屋(即所謂的非法貸款集團),利用中山法元的名義,以引接寺作抵押,向銀行貸款,到期後錢未還,銀行便沒收了引接寺,所以玉和殿便遷到我家裡。

  個人對這件事感到非常抱歉與內疚,沒有盡到職責,但現在已經積極的在東京近郊,另找地方,準備重新開光,希望台灣地區的同奮多予支持與鼓勵。

  謝謝!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