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宗師的助道源流──智忠夫人回憶錄(二)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92期 » 天人宗師的助道源流──智忠夫人回憶錄(二)

維剛樞機整理  1991-09-25 09:45

  濟佛祖是我的渡師

  我這一講是說明濟佛祖如何來渡我的經過。我從小跟隨我母親信佛,當時祗有八歲,便跟著母親到廟寺去拜佛。那時,一般善男信女們都是到附近的佛寺裡去拜當地有修持和道行的老和尚為師,早上由老和尚教他們唸大悲咒、十小咒,晚上則唸八十八佛彌陀經。我在八歲時,便由母親帶領前往我們家鄉的天寧寺,拜我們那位老和尚作所謂童子師,成為一個小佛教徒。因而,我從小便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

  九個兄妹存活一人

  從幼年起,我母親身體就一直是十分虛弱。因她老人家前後一共生有九胎兒女,我自己是她老人家第九胎生下來的,前面八胎的哥哥姊姊們都因為患有血癌症,活不到五、六歲便相繼去世,沒有一位是能活存的!現在醫藥科學非常發達,一個剛一生下來患有血癌的嬰孩馬上可以在醫院進行全身換血的手續,就可以很健康的活著,根本沒有什麼生命的危險。當然,他長大到兩、三歲或四、五、六歲時,再患有這樣的血癌症,仍然可以再進行全身換血的手續,其活存的機會還是比成人要大得很多很多,幾乎有一半多以上有存活的可能。但是,在八、九十年以前,剛出生或幾歲大的嬰兒患有這種毛病便是註定必死的絕症。我前面的八位哥哥姊姊們都不幸地患有這種絕症。

  慈母用牙咬斷臍帶

  很不幸地,我母親便是一位這樣苦命的媽媽。當她老人家生到我第九胎時,她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不管是男或是女,不論是生或是死,她都準備把我當作最後一胎。所以要盡全力讓我能存活。當時,一般產婦大多均由本人自己接生。我母親在生我的時侯,也像以前一樣,自己穿著長裙,坐在一隻放著燒得滾燙熱水的大產盆上,強忍著痛苦把我生了下來了。這次,她老人家決心不用剪刀來剪斷繞在我頭上的臍帶,自己低下頭去,費了很大的氣力用牙把臍帶咬斷。因為她聽人家說,這樣生下來的嬰孩也許可以不致于會患得血癌絕症。所以,她在一陣陣襲來的陣痛過後,拖著自己虛弱到極點的身子,用這樣困難到極點的接生方法,把我迎接到世間。我便是她老人家唯一能存活下來的女兒。這無形當中是不是有神明助了我母親一臂之力,才讓她老人家有機會最後生下我這個相依為命的女兒呢?

  為了保命改了生辰

  我生下來以後,母親特別跑去找算命先生來幫我排生辰八字,算一算我這一生的命運。這位算命先生要母親把我的生日由陰曆四月四日改為三月廿六日,否則我可能還是命運多坎坷!於是,我母親便把我的生日改為陰曆三月廿六日,想盡辦法讓我有存活的機會。當時,她老人家一直沒有告訴我為什麼要替我改生日。我便這樣過了八十三個生日。直到六年以前,我自己決心把我的生日再由陰曆三月廿六日改回四月初四日,因為我想到雖然我母親是一番好意,替我挑選了一個吉祥的生辰八字,可是,我既然已經活到八十幾歲,那裡還在乎沖犯不沖犯這一回事呢?況且師尊生日是四月初五日,我自己這樣巧祇跟他相差一天,我為什麼不改回原來我自己的真生日,讓我從此也過一過我自己真正的母難日,紀念一下我那位一生苦命的母親。

  家父是在我五歲那年不幸與世長辭,從此,我便與母親相依為命,一起再過了十個千辛萬苦的年月。我從小也是身體虛弱到了極點,每年從頭到尾都在生病,而且每隔三、四年便有一場大病,真所謂:年年都有病,三年一大病!每次大病一場以後,我的頭髮都會全部脫落得光光的,可見病得有多麼的嚴重呀。也可以看出我母親為了我花費了多少的精神和體力呀!直到十五歲那一年,我母親不幸也與世長辭以後,我自己的身體反而好了起來,不再生什麼病。這樣我才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繼續改讀女子師範,完成了時斷時續的學業。

  濟佛祖到了我家裡

  這時,濟佛祖也就來到了我們的家裡。原來我有一位小表妹,她是我第四位姑姑的女兒,從小八歲時重病發了幾天高燒,自此便不會講話,成為一個後天性的啞巴。那時正巧一位有名的吳老師,經過別人的推薦請來看小表妹的病。這位吳老師本來是當地有名的棉紗大王,後來不幸生意做不好,傾家蕩產,甚至背負了很大的債,幸得濟佛祖慈悲渡化他,解脫了他經濟上的困境,從此他便皈依濟佛祖成為他老人家的替身,到處去渡化世人,成為遠近聞名的活菩薩。

  平時,吳老師替任何人看病都不收分文費用,也不用針服藥,跟我們天帝教現在的天人炁功一樣,採用精神治療來診病。有時,他會接受病人帶去送給他的檀香塊,囚為濟祖平日不讓他的弟子們點線香,一律燒點檀香塊,並且要病人帶一壺水,等吳老師替他看好病以後,讓人從一大缸水中倒一些水到病人所帶來的水壺裡,帶回家去服用,也正好像我們天帝教天人炁功療理後讓病人服用的甘露水。從此,吳老師的名聲在我們家鄉傳播開來,也就被姑父請到家來看小表妹的病。

  童年能看光幕上字

  吳老師請來以後,特別要四姑父找幾位童女來讓她們用他所說的方法來看光,這樣也許可以從看光治好小表妹的病。這樣,四姑父便將他家裡後花園的一間雅室闢為光殿,由吳老師佈置香案,點燃起檀香塊後,便在牆壁上貼好一張乾淨的宣紙,要幾位挑選出來的童女一個個試著看光,看一看那一位有道根的童女可以從宣紙上看到形象和文字。

  我便是這幾位被挑選出來童女中的一個,其他還有我的小表妹本人,另外一位表妹,一位姪女和一位遠房的親戚。因為我過去小時候一生病,便可以看到神仙鬼怪,所以,我那次到了花園雅室裡,一眼便從宣紙上看到文字,也是所有在場的童女中唯一能看到光的一個,當時便被吳老師挑中來跟他一起配合看病渡人。

  吳老師就這樣代表濟佛祖來引渡我,所以,濟佛祖可以說是我的渡師,蕭教主是我的恩師。(待績)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