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摩門教在快速擴張中引起的分歧問題

美國摩門教在快速擴張中引起的分歧問題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19期 » 美國摩門教在快速擴張中引起的分歧問題

駐紐約特派員 馬莉  1993-12-25 11:25

  從摩門教在美國的起源,談到摩門教徒因不同的風俗習慣所受到的歧視和譏笑,進而談到該教在擴大成長多元化以來,現今所面臨到各個宗教上共通困擾的問題。

史密斯的創教與被人殺害

  摩門教(MORMON CHURCH)是起源於美國的一個基督教的宗派,大約是在一百六十五年前創始於美國的紐約,創始人名叫約瑟夫史密斯(JOSEPH SMITH)。在一八二七年間,住在紐約州保美拉城(PALMYRA,NY)的史密斯表示,有一個天使出現,授予他使命來創設一個新的教會,並且帶領他到一處堆藏著金牌的地方。金牌上刻寫的即是所謂摩門的聖經(BOOK OF MORMON),也稱之為金色聖經(GOLDEN BIBLE)。據史密斯說,這本刻寫在金牌上的聖經,是先知摩門在一千五百五十年前住在紐約時所寫,一直隱藏著不為世人知曉,直到天使指示他才發掘出來。

  到一八三一年時,史密斯已經有了很多的門徒,他們從紐約遷移到俄亥俄州的凱特蘭城(KIRTLAND,OHIO)定居,同時期有很多人從美國其它地區前來皈依,信仰非常虔誠。但是,由於他們的信仰與其它鄰居人民頗不相同,例如他們相信採取多妻制,他們生活謹嚴,不煙不酒,連咖啡都不能喝。所以當時的摩門教徒經常地成為一般人攻擊和譏笑的對象。

  有一部分摩門教徒跟隨史密斯移至密蘇里州(MISSOURI)定居,也同樣遭受到人們對他們不友善的待遇,史密斯和一些門徒曾經被捕下獄。最後這些摩門教徒終於遷離密蘇里州而轉往伊利諾州(ILLINOIS),並且創建了一個叫諾烏的城市(NAUVOO)。雖然他們創設城市的方式和他們勤苦的精神很受伊州人民的讚美,但是,他們與眾不同的習慣卻引起了當地人的憤怒和不滿。伊州州長又把史密斯和他的弟弟抓進監獄。一八四六年六月廿七日,一群暴徒搗毀監獄,把史密斯兄弟倆雙雙殺害掉了。

布瑞根楊選定在猶他州鹽湖城定居

  史密斯死後,布瑞根楊(BRIGHAM YOUNG)被推選為摩門教的新領袖。他決定把摩門教遷往西部的猶他州(UTAH),歷經了長途辛苦的跋涉,終於選定在該州的鹽湖城(SALT LAKE CITY)和平地定居下來。

  布瑞根楊的組織能力極強,在他的領導和教徒們勤奮的努力下,摩門教很成功的擴展開來。布瑞根楊並當選為猶他州的首任州長。但是,一般人依然不喜歡摩門教徒,而摩門教徒們因外人的歧視也變得不信任外界人,彼此之間竟形成了排斥的現象。

  摩門教信仰 上帝有一個無形的化身,而且, 上帝以前也是一個凡人,不過卻是一個在心靈上和凡體上都是十全十美的「凡人」。摩門教中有兩種分掌職務的牧師,管理教會業務的牧師稱之為”ARRON”,而掌管精神信仰的稱為”MELCHIZEDEK”。整個摩門教會是在「十二高徒會議」(THE COUNCIL OF THE TWELVE APOSTLES)的統治下,這個由十二個教徒組成的會議,總合管理著全部摩門教徒的業務和宗教生活。

世界上成長得最快的一個宗教

  最初,摩門教是主張多妻制的(POLYGAMY),但是,自一八九0年開始,多妻制已被嚴禁廢除,並且,對於任何一個違規擁有多妻的摩門教徒,即被處分排除於教會之外。因為,摩門教申令教徒們應該遵從居住當地國家的法律,而多妻制在美國本土是違法而禁止的。

  摩門教,又稱為基督近代聖教(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LATTER-DAY SAINTS),是當今世界上成長得最快的一個宗教,根據調查,現在全球一百廿個國家裡,已經有教徒八百五十萬。但是,在一九五0年的時候,摩門教徒只有一百萬人左右,其中約有一半的人數生活在美國的猶他州,現今這種集居的情況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據說,住在猶他州的摩門教徒連六分之一的數字都不到了。

婦女教徒譴責教內對她們的歧視

  隨著摩門教的擴大,教內的意見也多元化起來了。例如,許多婦女教徒就憤怒地譴責教內在職位上對婦女的歧視,進而要求開放讓婦女能夠擔任牧師等職位。同時,摩門教的一些學者也引證教會的傳統歷史,責難現今教內實行的許多做法均與傳統不相一致。面對這些異議,在今年九月間,教內曾經對六個摩門教學者和女權活動份子,採取了相當嚴厲的懲罰處分。

  因為,在最近數十年間,摩門教徒聚居的鹽湖城出現了很多獨立性的刊物和團體,其中包括「摩門婦女公會」(MORMON WOMEN’S FORUM)。這個摩門婦女公會自稱已經擁有二千以上的會員。它的主席懷特賽滋女士(LYNN KANAVEL WHITESIDES),即是受到摩門教懲罰的六個人之一。她所受到的處分,是被暫時剝奪摩門教徒的身份(DISFELLOWSHIPPED),因此,她已不再有去教堂受領聖體等權利了。另外五個人所受的處分較重,他們都被驅逐出教會(EXCOMMUNICATED),而且,他們的名字也從教會會員的名冊中被刪除掉。

  摩門教的發言人拉費維爾(DON LEFEVER)表示,摩門教會從來不討論有關教內的處分行為,可是,他說,凡是任何傷害到摩門教徒的行為事件,都是受到處分的根據。

  在摩門教內,婦女有時可以允許在教壇裡談經論道,有時也帶領教徒們祈禱唸經,但是,婦女卻不允許主持受洗的儀式,或祝聖,或者分發聖體,也不許主持教會的聚會等等。

婦女教徒呼籲教內開放門戶

  所以,摩門教這種以男性為中心的做法,頗為特別。譬如,摩門教的男童在十二歲時已經可以擔任教內的副主祭或執事(DEACONS),並且可以分發聖體。男孩到了十六歲,即可主持受洗,過了廿歲,已經可以成為牧師或者擔任與牧師等相等地位的神職人員。可是,這些職位卻都是女性所不能取得的,因此引起了教內婦女教徒們的憤怒與不滿。

  摩門婦女公會的主席懷特賽滋女士說:「我們並沒有要拆毀教會的意思,我們只是希望尋求到一個合理的理由,使婦女教友們能繼續信仰並留守在摩門教內。」她曾經一再呼籲摩門教開放門戶,使婦女取得在教內領導階層的職位。「摩門婦女公會」也曾經組織活動,抗議摩門教所屬的布瑞根楊大學(BRIGHAM YOUNG UNIV.)拒絕對兩個自由開明的女教授予教職保障權的決定。她說,她知道摩門教當局很不滿意她這種抗議行動,因此對她採取了處分。可是,她依然出現在鹽湖城的電視台節目中,對摩門教領導階層提出警告,告訴他們的作法是不能平息教內的婦女運動的。她表示,如果對一個摩門女性異議份子做出除名的處分,將會有十個婦女教徒起而代之。如果除名十個,則將有一百個起而代之的。

深信天父天母是人類共同精神父母

  實際上,摩門教教內長期傳襲的教條,是深信「天父」與「天母」實是人類共同的精神父母。

  因此,最近數年以來,摩門女權運動份子就指出,教內這種「天母」的說法,應該是開放教內婦女領導地位的合理依據。同時,教內很多婦女教徒在她們的祈禱中,除了祈求「天父」的降福以外,也同樣地祈求「天母」的保祐的。

  摩門教的一位領導人辛克利(GORDON HINCKLEY),在一九九一年發表的一次演說中,曾經表示並不否認「天母」的說法,但是,他卻禁止教徒們對「天母」的祈求。另一位摩門教領袖派克(BOYD PACKER),曾經在一九九三年五月的一次教內會議中,引證當初耶穌在山中談經論道(SERMON)時,表示教徒們祈禱時應該只向「天父」祈祝而已。派克並指出,女權運動份子、同性戀者,以及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和學者們,已經構成了一種對教會嚴重的威脅。他說,教會各級低層教區領導人,現在必須花費很多的時間和精神,經常去注意對付教內這三種類型的異議份子。

  摩門教有一首流行的聖歌(HYMN),是一八四三年當時教內一位有名的人物史諾(ELIZA SNOW)所作,聖歌的內容即在呼籲教會給予婦女平等的權利。而這首聖歌迄今仍在星期日的教會禮拜中唱誦不已。

  在廿世紀年代中,摩門教的領袖們曾經試圖推動該教的信仰,使之更為接近基督教正統的信仰,但同時仍能保持摩門教文化上的特性。例如,摩門教的教規很嚴,規定教徒們應向教會奉獻自己收入的百分之十,教徒們不得喝咖啡或茶,不得吸煙飲酒,而且必須嚴格的遵行保守性的家庭價值觀念。

  可是,隨著時代的變遷,典型的摩門教徒的形象也在逐漸改變中。根據統計的資料顯示,摩門教徒家庭的成員人口數字,出外工作的家庭主婦,以及離婚比率的數字都在日漸增加,情況一如其他的美國家庭一樣。

外出工作的家庭主婦日漸增加

  據布瑞根楊大學社會學家希頓(TIM HEATON)的調查統計,在一九七0年代中,典型的摩門教徒家庭人口,平均要比全美國的一般家庭多出百分之五十。但是,近年來,這種差距已經縮小了很多。比如在猶他州,典型的摩門教家庭中夫婦現今只有二點五個小孩,而美國全國的平均家庭數字為一點九。

  希頓表示,摩門教徒的家庭如同美國其它的家庭一樣,對經濟社會情況的反應,完全相同。事實上,要供養一個大家庭真是很不容易。他並且指出,摩門教婦女出外工作的比率,也與全國一般的家庭婦女相同。僅僅是在離婚率上,摩門教徒集居的猶他州比較美國其它各地要稍為少一點而已。

  一般來說,摩門教是鼓勵婦女呆在家庭中養育孩子,而不鼓勵婦女們出外工作的。可是,正如摩門教的發言人拉費維爾所說,那只是一種理想,教會也深知,對於一般教徒的家庭經濟情況而言,不讓婦女出外工作實在是不太可能的事。

歷史傳統給予女權運動很大啟示

  一個被摩門教除名的婦女異議份子漢柯思女士(MAXINE HANKS)說,實際上,女權主義在摩門教的歷史文化上早已有了深厚的根基。她在一九九二年出版的「婦女與權威:摩門女權的重現」(”WOMEN AND AUTHORITY :REEMERGING MORMON FEMMINISM”)一書中就提出過,摩門教原始的神學論即已潛在地授權予女性。可是,教會的當權派卻一直對婦女不利,對婦女在教內的權利加以限制。

  曾經在布瑞根楊大學任教過的一位學者邁克昆(MICHAEL QUINN)也表示,他相信自己被摩門教除名的原因,是與他所作的研究有關。他說,因為在一九八五年的時候,他在研究中發現證據,證明摩門教的領袖們,在一八九0年教會當局宣布了禁止多妻制的規定後,依然擁有多妻違規不誤。而且,他也寫文章支持漢柯思女士書中的論點,認為遠自一八四三年時,摩門教婦女已經擔任過牧師的職位,並且,證明當初在摩門教創始人約瑟夫史密斯的主持下,婦女們曾經正式地授予牧師的職權。

  其它受到除名處分的人,都是摩門教內有名的學者、講師和作家。其中的一位女作家安德生(LAVINA F. ANDERSON)說:「我被除名處分,是因為我寫文章批評教內的牧師們,以及批評教會對學者們不公平的待遇。」她又說:「對我來說,這真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我們一家六代都是忠誠的摩門教徒。」

  事實上,摩門教內女權問題的爭辯,並不是一種獨特的現象,現今,基督教、天主教以及猶太教等等均有同樣的爭論。可是,摩門教的一位宗教學者簡謝普(JAN SHIPPS)卻認為,摩門教內的歷史與傳統,給予了女權運動很大的資源和啟示,特別是摩門教所謂的「天母」之說,更給予了美國女權運動圈子裡廣泛可討論而憑藉的話題。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一日於紐澤西)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