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日本藤澤老人養護中心

介紹日本藤澤老人養護中心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39期 » 介紹日本藤澤老人養護中心

王增勇  1995-08-25 10:05

-一個與社區參與為經營理念的老人機構

前言:

  今年暑假有幸帶隊前往日本考察癡呆老人服務,行程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神奈川縣的藤澤老人養護中心。它之所以特別,在於其經營哲學以及其硬體設計上的用心。

背景:

  神奈川縣在日本是個特別的地方,因為它有強烈的社會意義,社區居民對社會議題十分關切,不吝於發出聲音並採取行動。這得歸功於神奈川縣長期活躍的消費者運動。多年前,由家庭主婦主動發起成立「消費合作社」,直接向產地和廠商進貨,有效地避免了經銷商的剝削。這群以家庭主婦為主力的消費者團體就利用消費合作社所賺的盈餘,投入於老人照護事業,與當地政府合作興建了這座藤澤老人養護中心。(以下簡稱「藤澤」)

經營理念:社區參與

  在這個以基層民眾為主導的消費者運動的支持下,藤澤的經營理念是讓社區每一個人共同參與照顧老人的工作,藤澤自稱為「市民參加型福利機構」。

  傳統常見的機構經營方式是,主要工作和責任由專職工作人員負責,而社區居民則是以義工的方式參與照顧老人的工作,而義工所負責的多是無關緊要的事。藤澤打破了這種專職、義工的人力運用模式。他們希望的是社區居民真正地參與照顧老人,也希望藉由參與照顧老人,社區得以發展成長。他們認為真正的參與就是要負責一些重要的事,社區的參與也可以使老人接觸的人多元化,不致使老人成天只接觸到工作人員,多元化的社區參與同時保證了老人與社會多方面接觸的機會。

  藤澤的作法是將老人照顧的工作,如洗衣、煮飯、交通等,分項委託給社區裡的家庭主婦團體。社區也因為參與了藤澤的照顧老人工作,而增加了就業機會。家庭主婦可以利用餘暇兼差,一方面可以協助老人,二方面可以貼補家用。在此互利關係下,社區也因此更緊密聯結,這些原本居住在社區的老人也不致因入住老人機構而喪失與社區互動的機會。

  藤澤另一個增加社區參與的方法是不提供與社區重複的服務項目,鼓勵老人去社區中使用服務。例如,許多老人養護中心都有機能復健室,供老人復健之用,藤澤卻不提供復健設施,而改以與地區醫院復健室建立合作關係,鼓勵老人前往使用,增加老人與外界接觸的機會。這個作法提供了在強調多元化服務的看法很好的警惕,多元化服務固然提供了老人生活上的方便,但過於完善的服務可能減少老人與外界接觸的機會,而使老人更孤立。由此看來,一個老人機構服務項目的選擇應在老人的需要與社區現有資源之間去取得平衡點。

  藤澤第三個增進與社區互動的方法是,提供連續性服務以適合不同需要的老人使用,使社區中的老人可以持續使用藤澤而不必因為健康惡化而需另謀服務機構。滿足老人多方面的需求使老人可以長期服務,讓老人得以在藤澤享有「老友」的友情滋潤。有了真實感情的孕育,藤澤自然而然流露出「家」的氣息,而這正是一個社區服務機構對老人所能提供的最好禮物了。

服務內容

  至此,我應該說明一下藤澤的服務項目以及它與社區間的互動。針對居住在社區裡的老人,藤澤設計了一套電話服務網路,有九十名老人家中安裝了與藤澤電腦連線的電話。電話上有兩個大的按鍵,一個綠色的,是供老人想與人聊天談話之用;另一個是紅色的,是提供老人緊急求救之用。當老人把電話拿起之後,藤澤的電腦上會自動顯示老人的個人資料以及住在老人附近最近的三名志工的資料。與老人談話中,藤澤的工作人員可以立即透過電腦與志工、醫院、救護車、消防隊或與警察局連絡做緊急處理。不過,至目前為止,急救電話的使用多數是老人誤報,這恐是藤澤始料未及的。但這項服務卻帶給居家老人無比的安全感。

  對於居家老人,藤澤還提供送飯到家的服務,營養不良常常是導致老人健康惡化的重要原因。因此藉由送飯到家提供老人營養均衡的飲食具有老人保健的預防效果。

  對於居家的痴呆老人,藤澤提供日間照顧服務,每天早晚接送痴呆老人到中心,接受沐浴、復健、理容、遊戲、餐飲的服務。若家人有事短期無法照顧,藤澤提供短期安置床位給老人。由於老人多已接受日間照顧,對藤澤的工作人員與環境並不陌生,因此短期進住時的不適應情形會大為減低。

  日本人是個非常喜愛洗澡的民族,這個文化特質在藤澤的老人沐浴服務中表露無遺。藤澤內部有七種不同的沐浴設備,適合各種不同行動能力的老人使用。有的可以坐輪椅進入,有的可以平躺進入,有的有滑道可坐輪椅進入浴池後,再自行站立沐浴,這種種設施都使老人的沐浴成為享受,老年生活最基本的尊嚴無非是身體的清潔,更因此而得以保障。

  對於那些不能居住在家中而需入住機構的痴呆老人,藤澤則提供安置照顧服務。為了照顧痴呆老人的日常生活,藤澤在其硬體建設上有十分精心的規劃。例如,痴呆老人的行為特徵是,痴呆老人有四處遊走徘徊的現象,因此規劃足夠且安全的空間給痴呆老人遊走是十分重要的。藤澤針對痴呆老人此一行為特徵,將建築物規劃為圓形,中間是中庭花園,內環是一步行迴廊供老人遊走。為提供老人遊走時休息之處,迴廊上分段設計休息座椅區,供老人休息聊天。在休息區,我們還看見置有梳子及指甲剪供工作人員為老人服務之用。

  痴呆老人的病徵是記憶力的退化,時常忘記自己身在何處、所處何地、此時何時。因此空間規劃上必須有種種標記提醒老人空間的功能。於是在藤澤的空間標示上有種種可愛、親切又明顯的標記顯示該處的用途。例如在餐廳門口,就有刀叉和湯匙的圖案。澡堂門口門簾上面寫著大大的「湯」字,那是日本公共澡堂外共有的標示。種種標記都佈置得十分溫馨,就像是家裡一般。

後記

  參觀了藤澤之後,心中對於藤澤為痴呆老人需要的周到設想所感動;也深深覺得藤澤的產生不是一日可成的。有了消費者運動長期的耕耘,才有積極熱心的居民參與,也才有社區參與的經營理念。台灣現在流行著社區熱,文建會喊出「社區總體營造」,陳水扁喊出「市民主義」,但似乎都缺乏具體落實的措施。畢竟,社區動員的過程需要時間和人力的投入,不似硬體建設一般容易看見效果。但反過來說,社區建設的動力若不來自民眾本身,社區建設必然成為官樣文章及政治口號;而眾參與的動力必須來自人們對自身生活及社會處境的真切反省,寄望政府推動社區建設是不實際的。

  台灣在經濟發展後的今天,社會呈現了許多資本市場發達後的病態,如貧富不均、環境污染等。這些病態固然為人詬病,但也未嘗不是台灣人民藉此發揮團體力量改善自身生活的契機。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