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奮動態

同奮動態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06期 » 同奮動態

呂靜式‧宋靜貴‧蘇素膳  2001-04-01 11:25

北東教區   /呂靜式‧宋靜貴

大起大落歷盡重重磨考
鏡緜通過挑戰更上層樓

 ■台北市掌院林鏡緜同奮,正宗靜坐廿一期春季班結業,家住林口的她,雖在八十八年五月於桃園縣初院皈師,後因工作變遷,遂轉而至北市掌院奮鬥。身材高挑亮麗的她,由於自小家庭背景及豐富的人生閱歷,造就出她獨立果斷、處事練達的個性;目前雖未在教院擔任職務,但每逢教院有大型活動,必會借助她的專才,而古道熱腸的鏡緜總會運用自己多年工作累積的政商及藝術界的人脈,運籌帷幄,交出一張張漂漂亮亮的成績單來。

  說起她入帝門的因緣,鏡緜爽朗的笑說:「大概是媒挾吧!」在金寶山擔任企劃部主管時,有次公司開會,她順道搭敏萊同奮的便車,閒聊之際,發現兩人對靈修的觀念頗多相通,相談甚歡。後來敏萊在公司辦靜心靜坐,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鏡緜在第二堂課嘗試靜心靜坐,從未有打坐經驗的她當下身體即有反應,感覺很特別;接著在光思開導師、光診及敏萊同奮多次親和中,有次到桃園縣初院參訪,一進教院看到師尊的法相,以及「天地正氣」四個大字,鏡緜沒來由的哭了起來,她說:「那是種回家的熟悉感。」這個向來不輕易皈依任何宗教的時代女性,就如此輕而易舉的進入帝教了。

  鏡緜給人總有一種積極樂觀、天之驕女的氣質,然而在她成長過程中,卻遭逢磨考重重、坎坷多舛的命運。小時候家境優渥,物質上的不虞匱乏,並未給她帶來快樂,從小她看盡送往迎來,承歡獻媚的排場,得不到父母的真愛,讓她自小即有「金錢不是萬能」的認知。

  自十歲起,她的身體開始遭到骨頭、肌肉神經病變的折磨,從開始一年痛一次,到後來密集的疼痛,父母親花大錢遍尋名醫,始終無法査出病因,平常在學校相當活躍的鏡緜,發病時只能病得打滾,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因為「病西施」的關係,她小學起就開始接觸探討生命本質的書籍,並漸進養成她大量閱讀孔孟思想、西方哲學,甚至三民主義及存在主義亦多所涉獵,在成長的歲月中,慢慢奠定了她思想的主軸。

  二十歲左右,鏡緜的家庭遭逢巨變,從此家道中落,她看到世態炎涼,嘗到人世間的冷暖,感慨之餘,反而激勵了她的成長,也慶幸自己因而尋回了父母親的真愛。後來她更獨自赴美,自我調理病體,說也奇怪,群醫束手無策的病症,居然在她改變飲食,養生及自創的「九九功」多管齊下,奇蹟似地慢慢康復了。在鏡緜的觀念中,金錢物質並不是生命的全部,人應該去善用物質而不被奴役,有「捨」才有「得」,若非她家逢變故,她怎會越加成長?怎會得到父母真心的愛護?

  除了肉體、家庭的考驗,在婚姻的旅途中,她亦受到了磨考,經常周遊各國的鏡緜,在埃及碰到了身為貴族後裔的先生,相識未幾即結婚,先生高大英俊,對她呵護備至,包容及癡心她之程度,讓一干好友羨煞也。然而在她懐孕六個月,先生突然毫無預警心臓衰竭病故,不到三年的婚姻從此劃下了休止符,但也留給鏡緜無限的回憶及省思,她很感恩先生,更相信先生的回歸自然是上天為了讓她更進一步的成長。

  鏡緜回憶這種種的磨考,她說她從不徬徨失措,反而自覺得很幸運,她相信這是上天給她的挑戰,曾經對基督教、道教、回教都有些接觸的她,在天帝教中找到了正規依循的法門。自小即有「覆巢之下無完卵」的強烈愛國意識、大我的觀念,讓她在看到師尊為天下蒼生,不為自己謀福利的胸襟,感動得痛哭流涕,而對帝教「愛其所同、敬其所異」的宗教大同觀,她更是覺得難能可貴。常閱讀帝教經典的鏡緜表示,經典中深入淺出的真理,更讓她依修持境界不同,體悟亦有所不同。四、五年前即開始作省懺工夫的她,更是頗多心得,省懺讓人反觀自我,刮垢磨光,她藉著省懺,自修自證,自我警惕,她表示修持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切無他,唯有「實」修而已。

  藉著五門功課的奉行,她的朋友都感受到她的改變,不再咄咄逼人,不再完美主義,能設身處地替人著想,她很願意與同奮共勉,願大家更團結合作,放下身段,伸出雙臂歡迎「近鄉情祛」的失聯同奮回家,找回老同奮,廣渡新原人,共為三期末劫而效力。   (呂靜式採訪)

傳播健將緒播英年早逝
廣傳紅心大愛計劃成空

 ■紅心字會理事陳绪播同奮於今年一月間回歸自然,很遺憾天帝教少了一名熱誠的傳播大將!

  緒播是於十多年前於雲南賑災時與帝教結緣,因平日工作忙碌,所以只能參加春節特訓班來了解本教修持法門,雖平日鲜少參舆帝教各項活動,但每當有需要他幫忙時,都很熱情、迅速的給予協助!

  這十多年來,緒播運用他在報社、傳播界上的工作網域,將紅心字會的活動訊息推展開來,刊登在五、六家報紙,並在第四台作文宣,使社會大眾有機會認識紅心字會。

  緒播在回歸前任職東昇電視台特別助理,本來策劃要做紅心字會系列報導事宜,包括影片拍攝、各項活動之策劃、媒體造勢等,可惜才五十多歲的緖播,英年早逝,許多計劃也只能空留遺憾。

  緒播對公益事業的一片熱誠,讓上天也對他眷顧,他在參加維剛樞機的飾終大典後表示,以後他回歸自然也要以天帝教的儀式辦理,所以他的家人便依其願,舉辦了詳和、莊嚴的飾終大典,相信緒播在天之靈也是安寧、詳和!   (宋靜貴採訪)

 ●緒播同奮對公益事業一片熱誠。

南部教區   蘇素膳

敏斂骨折手術求助仙佛
刻骨銘心再接奮鬥因緣

 ■高雄市掌院張敏斂同奮於十二月四日上午,途經正在鋪路的大馬路,雖然她已經盡量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地騎著騎車,還是在轉彎處硬生生地給摔個正著,說巧不巧,剛好就跌在光効的家門前,手肘關節受到劇烈的撞擊而疼痛不已,原本以為是骨折,一直捱到檢驗結果出來才得知是骨頭碎裂,醫生做了最壞的假設:由於骨頭碎裂的情況嚴重,鋼釘恐無法支撐住骨頭,但仍然需要動手術才能知道效果如何。

 ●靠著天人親和的力量,敏斂手術進行得相當順利。

  由於敏斂一對兒女都是剖腹生產,已經有兩次手術麻醉經驗的她,真的是閱「麻醉」色變,麻醉的過程中讓她有靈魂出竅而回不來的恐慌,麻醉藥退去之後顫抖、支氣管受傷、嘔吐、抵抗力變差……等等的情況一一浮現,那種近乎瀕死的體驗、精氣神潰散以及精神上痛苦的經驗,讓她只能夠一直掉眼淚,情緒變得非常不安定,雖然醫生一直和她溝通對策,她也能夠理解醫生的用心,但面對過去經驗的情緖與醫生生理性的溝通,再加上眼前必須立即施行手術的壓力,使她感受到「理智」舆「情感」的強烈衝突,突然,她護著疼痛的手臂跟醫生說:「醫生,我決定我不開刀!」醫生按住她的肩膀告訴她手可能會就此殘廢,當時的她很想衝出去逃避這一切,但從一早至下午都沒有進食,哪來的力氣呢?由於情緖不穩定不宜進行手術,醫生暫時離開,敏斂只好拼命地告訴自己要靜下來!靜下來!求助無門之際,一股念頭閃現,「教主!我願奮鬥!」、「上聖高真全部都來救我!」她幾乎是用了僅存的力氣吶喊著,就在幾秒鐘的時間,一股炁迅速地下貫,敏斂發覺自己已經能夠平靜下來,於是請醫生為她進行手術。

  手術的過程中敏斂堅持不打睡眠針,讓自己的神識清醒,口中不斷的唸著廿字真言、不斷的請仙佛護持、不斷的發願,同時,也不斷的請求醫生盡全力幫助她,不要換裝人工關節、並頻頻謝謝醫生,就這樣、不止千遍做著這樣的祈禱、這樣的請求與這樣的感謝,眼淚不聽使喚地直流,醫生體貼地為她拭去淚水,手術進行順利,而且意識、精神一直保持在最佳的狀態,連在恢復室時敏斂還有餘力熱心的關懷其他患者,醫生見她恢復情況良好,便讓她馬上辦理出院手續。

  經過這一次事件,使她猛然反省到:自己取之於帝教的太多,付出的太少,慾望無窮的結果,终有福報享盡的一天,該是她回饋帝教的時候了!

  進入帝教十年來,敏斂不斷地領受天恩,幫助她化解人生當中多次刻骨銘心的災劫,也為她找到一份美滿的婚姻,她始終相信這是上天對她的恩寵,而這幾年在人道上忙忙碌碌著,很少有機會回歸到生命的基本面來檢視自己,這次的手術事件,使她回想起過去不愉快的麻醉經驗,但也承接上她和帝教曾經有過的那一段巧妙機缘,讓她再次重溫舊夢,更提醒她在生命當中非常深刻的回憶與最值得珍惜與感恩的初心,使她願意慢慢調整時間、生活步調,讓自己再回到掌院、著道袍上光殿,獻上自己最誠摯的心祈誦,為天下蒼生盡棉薄心力!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