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師母二老 相知相惜

師尊師母二老 相知相惜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13期 » 師尊師母二老 相知相惜

維生首席  2001-11-01 11:10

  剛才有三位同奮代表追思坤元輔教,大家對坤元輔教的用心、關愛非常的懷念,事實上,坤元輔教「在功而不居功」,從不在人前表現自己的功勞。

  我在坤元輔教的回憶錄第一段標題出:「悔教夫婿學神仙」。做太太的都會對先生有一些抱怨,師母對師尊的抱怨是:唉!我就不應該鼓勵他修道。我從師母留下的小紙條裡看到淡淡的無奈,她服從自己的天命,接引師尊走到修天道的路,但是接引之後有很多的無奈,她老人家對師尊說:「我是一個傳統的中國婦女,那肯把手頭的一點積蓄吃盡、用光?那一個家庭主婦做得到?我還有什麼地方對你不起?」這是因為師尊修天道之後就完全放下了人道,不僅如此,剛剛光中樞機講到師尊在復興天帝教之後,住在新店就不再回家了,我的二弟維公有一封信向師尊抗議,他說:您以教為家,母親怎樣安排?師尊要我的三弟維光帶給他一封信,反問:你教訓我,「你以教為家,母親怎樣安頓?」我現在問你一句,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你到了美國那麼久,有沒有盡到子女的責任?這一封信充份顯現師尊為教奉獻的心力,但是二位老人家是人,也有人的喜、怒、哀、樂。

  師尊與師母之間還有很多的默契,每一次師尊講課的時候,師母坐在旁邊,師尊講了一句話,師母認為師尊應該還要補充,會寫個便條給師尊,這裡舉個例子,師尊說:「我一生信仰 上帝信心不惑。」師母寫一張紙,只有三個字:「你是人」。師尊看了後,就補上一句:「我相信我們同奮也會像我一樣信心不惑的,但是要有時間。」這就是他們倆位老人家的默契,真是絕配。

  師尊剛去西安時,那時候西安還沒有一般民用電話,一般通訊都是用信,航空信從西安到上海也要半個月,但是師母幾乎是每天一封信給師尊,師尊則是三天回一封信,師母每一封信都編了號,師尊當年在蘭州的日記,還記著:接到編號幾號的信,中間差了一號,遲了三天才到。師母最喜歡寫信,師母給師尊的信是情意綿綿,師尊回信則是一點情調也沒有,都是一、二、三、四,一條一條說清楚。
(講於九十年六月廿四日)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