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教教訊第88期  > 【祝壽特刊】

聽師語 觀師行 悟師意 則近道矣

  光中開導師打電話來要我寫一篇對師尊的體認。想想在師尊教導之下,我並不是很用功的弟子,因此不敢貿然嘗試。後來又想到也許我對師尊的這一點體認,可以供新進同奮在道業上的參考,故而欣然接受。

  我深深感到對師尊體認的深淺,與個人的心性修煉層次或對帝教所奉獻的心有關,心性修煉愈好,對帝教奉獻的心愈誠,對師尊的體認與了解也會隨之愈多愈深;反之則對師尊不易有太深入的體認。我是七十三年九月底皈宗帝教並參加正宗第十期靜坐班,然而我對師尊漸有體認與感受則是在七十六年初,我接受師尊的指示到天極行宮休養,治療我多年的所患的皮膚病之後,才開始逐漸的深入有所感受。在天極行宮一年多的時間裡,親眼見皮膚病在天醫的治療下起伏變化,繼而又吃表丹及布丹將病情控制,最後幾近將全身性的皮膚病完全治癒。在這治療的過程中,首先對師尊的體認,是對他的天命與權柄具敬畏與恐懼之心;我們肉體上所患的不治之症是可以透過師尊的慈悲而得到治癒,然而師尊之所以要醫治我們肉身所患的疾病,其主要目的是要診心,治肉體上的病很容易,但要醫治心理上的毛病──心病,卻是很難;要把這個充滿私慾的凡心醫治成一無所有(一無所染)的道心是非常艱難的。因此在我離開天極行宮之後的幾年裡,受到極大的磨考。師尊在我這一段的艱難日子裡,無形中給了我許多的暗示,最後終能引導我突破一層層的心障而稍具一點點修道的基礎。回想起來,在這個宇宙中我是何其幸運碰到了師尊,如果沒有師尊對我安排這許多無形、有形的機緣,我是不可能突破我給自己所設的心障,任何其他的神也無法引導我,只有師尊這樣的一位有大智、大仁、大勇的大導師,他驅使我一路向前,不敢稍有懈怠。

揣測師意 破除心障

  在先前的日子裡師尊是以暗示的方式指出我心性上的缺點,說的明白些是以誇讚某位同奮的優點來要我們大家學習他,當然是特別要我學習。我記得師尊說一位住在台中的光綱同奮,白天在法庭做法官,處理一般人的民事、刑事案件,晚上能脫下法官制服到教院的廚房為大家服務,.光綱同奮無色相的精神值得我們大家向他學習。之後師尊見到我時,並不說任何話,他只是在觀察,他觀察甚麼?看我對色相克服的程度。有時並不說一句話,只在我面前做一些很怪的舉動。有一次我到天極行宮講教義,正逢師尊也在,我在上課前,先到二樓向師尊行了一跪三叩首禮,即匆忙上樓,未想師尊卻立刻起身送我到門口,並在那裡行了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禮,在當時我也立刻回了一個九十度禮,對師尊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起初感覺很怪異,後來想通了,原來師尊是以他自己的行動──身教,來啟示弟子該怎麼樣做到無色相。在以前的一段日子裡,雖然師尊見到我都不說一句話,但我卻可感受到他對我的期望與關心。有一次我在心性上有了一點點突破,師尊見到我之後雖然仍是默默不語,照樣在和幾位同奮談論他們各自教院內的事,然而我卻看到師尊的眼角、嘴角露出興奮之色,這興奮是一種來自師尊內心深處的期盼,得到了回應之後的情不自禁的喜悅感。

磨鍊心性 克服色相

  有時當我們在師尊面前,表面上看起來心性已修煉到差強人意之境,師尊大概不能確定我們的心性,是否真的已經修煉到如此之境界,他常會測試我們,他會引出一些話題或事情,而這些話題或事情常是我們心頭上的弱點,因此常常當話過幾句之後,就一目了然不用再談了。有時師尊是以一些古怪的行動來測試我們,例如他會突然被地上一個凸起的障礙物絆了一下,或者他吃水果時食物掉在地上,做為他的弟子,您的反應如何?尤其是在您頭腦裡出現的第一個念頭最重要,善念出來之後,接著一個是「行」。只「知」而不「行」,功夫仍然未到家。我常常在師尊的一個古怪動作之後就楞在那裡,功夫就「不必再談了」。

  也許有人會說師尊偏心,對我特別照顧。事實上,師尊常是對有心障或心性上有問題的同奮特別加以關心或照顧,他會經常找那同奮來談話,觀察他奮鬥的情形,適時的給予暗示,因仳當您受到師尊特別關照的時候,先不必高興太早,也許您就是我所說的那位需要師尊特別關照的同奮。對於一些有困難的同奮,尤其是身體上久病不癒,或是自己的家庭事業上遇到困境的時候,師尊常會主動交付一些事情要他們去做,或要他們捐些能力範圍以內的財物,以此來培些功德,化解自己的困境或惡運。因此當師尊主動要您為帝教奉獻一點心力或財力的時候,應以感恩的心情來完成它,因為這正是師尊要幫助我們改變命運的時刻。

  師尊交付弟子任何一件工作或任務,都是先讓弟子自由發心奉獻,很少有明確指示我們應該如何辦理,對待專職同奮也是如此,很少主動交代他們來到教院應該做些甚麼事情,大半都是任由弟子自己發揮,憑自己的良知感覺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例如,他要我和幾位同奮負責籌辦天人學院,但到現在為止卻很少有明確的指示該怎麼做,然而若細心觀察,卻不難發現師尊正在積極的暗中一邊規劃、一邊期望我們去配合做一些事情。愚鈍的我卻很少能體悟師尊的用心。有許多專職同奮初來教院不知該做些甚麼事,經常感到閒著無事可做,再加上師尊也不太有任何明確指示,以致常有所誤會。事實上師尊是希望我們來到教院憑著良心做事,不論事情大小、有無功勞,但求盡心而已。

奉獻財力 改變命運

  我曾經有機緣參加一些師尊主持的會議,與其說是開會討論議案,不如說師尊是借許許多多實際的例子來教化我們,因此我很喜歡參加這種會議,因為每次開會我都會有一些體悟。例如最近一次開首席使者辦公室會議時,會中正值光湘開導師報告教務工作執行情形時,師尊突然因誤會開導師的報告內容而發怒指責,後來似乎光湘開導師急欲辯解,但是師尊卻一直聽不懂,最後師尊突然打斷說不談了。然而我卻從師尊一瞬間的表情看出,他好像在說不能體會就此打斷了吧!

  師尊是有大神通與大智慧的人,然而他卻很少在同奮面前表現出來。據光交同奮說,大約在民國七十四年時,那時他尚未結婚,已來帝教專職為師尊開車,然光交的家人卻希望他早日回家成婚,了卻父母心願。光交經百般考慮後覺得應聽從家人的勸告,於是上樓稟明師尊,準備打包回家。沒想到師尊見到光交後不等他開口,就告訴光交「你的婚事再等兩年就有希望」。光交甚感驚訝與信服,就此打住了想回家的念頭。師尊的智慧在我參加高教班受訓時,他帶領我們一起討論教綱及禮儀等事項時有深刻的體悟,一般同奮在討論問題時常常掌握不住要點,經過一段時間研討後也無法有所突破,然而師尊常能一語點破問題的重心所在,再經一番討論後竟能在限定的時間內得到圓滿的結論。師尊對各地教院的人事、教務、財務、管理等狀況非常清楚,故而對各級教院能作及時適當的處理。不過師尊卻絕不公開顯示他的神通,多半是以各人辦事的方式,處理了許多他早已瞭如指掌的事,但是細心的人不難體會到老人家的神通與智慧。師尊的精力過人,以九十一歲的高齡仍然經常南北巡迴全台灣各地教院、教堂,舉行親和集會,他老人家卻常擔心他身邊的秘書、侍童是否能受得了。但也很佩服同奮們犧牲奮鬥的精神,師尊每到各地教院後除了忙於應付人間的事務以外,還要處理無形界的問題。最近師尊南下到台南市初院,曾慨嘆!因為大家平常奮鬥不足,以致影響到總護法延平郡王的蕩妖驅魔之氣勢。師尊似乎在無形中做了一些處理,集結了一些正氣來支持,並化解了一場將要發生的危機。在師尊離開台南教院後,我發現大部份的同奮都病倒了。

上帝使者 曠古明師

  師尊到底修煉到甚麼層次,他從未向人說明,我們也糊里糊塗搞不清楚。在帝教現有的資料裡也不易找到,唯有在第一期高教班時看到過 上帝賜封師尊為天人教主的一段文字中提到師尊結了聖胎。若打開教義來看的話,修到聖胎的階段是已到了明自心而見自性的層次,這似乎在人間是最難修煉到的最高境界。因為再高一層是修煉鐳胎,然修鐳胎是不可能在人間進行,必須到無形宇宙特定場所去修煉。師尊現在每次閉關是修煉鐳氣真身,我想這大概是接近鐳胎的層次。若以師尊的天職來看,他是 上帝派駐人間的首席使者,本地球自有人類以來 上帝派駐人間的首席使者第一位是摩西,師尊是第二位。也就是說自摩西之後,只有師尊有此機緣及德性得到 上帝的任命。他是人間復興天帝教的始祖,他在天帝教有如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與耶教教主耶穌,因此我們對他的尊敬及感受應有如佛教、耶教徒對待他們的教主一樣。

自我磨考 愈挫愈奮

  師尊雖然是個證道成聖的人,然而仍逃不過 上帝對他的磨考,但他的磨考大部份是我們弟子所帶給他的。早年曾有一位同奮當過師尊的侍童,然而後來他無法對師尊的教化有所體認,而跑去皈依了另一位師父。另外一位就是曾任師尊侍童長的陳光始同奮,現在與帝教可說是藕斷絲連。與師尊這樣親近的同奮,也因無法體悟師尊的教化而萌退志。然而師尊對此事似乎並不在意,他時而會提起陳光始同奮的優點,卻不曾聽過師尊對他有任何批評過。

  師尊曾有過不小的磨考,例如對已過世的王維基副院教。師尊曾向當時得肝癌的維基保證,只要他好好修煉,道心堅定,誠心誠意接受天命為教奮鬥,師尊願求天上給他治病及延壽,這件事也由侍筆得到天上的同意。但維基似乎因太專注於自己的事業,而無法體認師尊慈悲的心意,不久之後仍然回歸自然。師尊為這件事難過了近一個月之久。師尊曾感慨的對光傑說:「我連一位同奮的性命都救不了,怎麼去救天下蒼生呢?」在我們修道的過程中常常會碰到許多不如意的事,因而怨聲四起。師尊所受到不平的待遇遠遠超過我們。例如上天賜封師尊為天人教主,繼道統之推衍而不墜,為化延人類浩劫而奮鬥。雖然師尊為礙於人間傳統而無法立即貫徹 天帝所交付的任務,但卻從未聽到師尊有所抱怨。又如常常聽到同奮抱怨光殿上禮儀多而繁,一上去就要先行四跪八叩禮。然而師尊一上清平殿卻要行八跪十六叩禮,因師尊是對 上帝行禮,故每次上清平殿都是行如此的大禮。我親眼見他每次都是一個接一個不慌不忙的行完禮之後,才開始進行祈禱、打坐或其他的儀式。因此師尊的奮鬥心路歷程是我們的榜樣,也是我們的精神來源。當我們在失意或怨聲四起之時,不要忘記想想師尊的遭遇,這世界上還有一位老人正受著比您我還要艱難的考驗。

用心體悟 師尊言行

  師尊為貫徹兩大時代使命:一、為化延世界核戰毀滅浩劫。二、為確保台灣復興基地,最後希望以三民主義理想和平統一中國,師尊無時不以貫徹這兩大使命為己任。

承膺使命 創新文明

  師尊每日都要看九份報紙,並收集人間重大消息呈報 天帝。遇有人間重大天災人禍或戰爭衝突時,立刻舉行天人會談,與上聖高真討論人間的因應之道。一九八二年蘇共頭子布里茲涅夫死亡,師尊立刻舉行天人會談,得知天上正刻意培養一位新人,要等到他出任蘇共總書記之後,天下才會有和平的曙光。師尊後來透露這個人就是現任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事實證明正是如此。去年八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消息一經媒體披露,師尊也立刻舉行天人會談,在獲知有可能發展成核子戰爭之後,師尊馬上號召全教同奮早晚虔誦皇誥祈禱化解這場戰爭。在全教合力祈誦之下,歷經不到半年時間,這場浩劫卻以傷亡最輕的傳統戰爭方式速戰速決。歷史沒有重演,美國並未背負一個像越戰一樣的沈重包袱,布希總統因此而成為美國的歷史角色,獲得如日中天的聲譽。師尊最大的願望就是貫徹 天帝所交付他的這兩大使命,他也懇切希望全教同奮能和他一起完成這個天命。處於這個陰陽交泰的亂世,師尊是先知先覺,先天下之憂而憂,我們帝教同奮是後知後覺,然真正能體會師尊用心之人實在不多,難怪師尊在第一期高教班時曾對著我們大嘆:誰能了解他的用心,可是私底下卻很少見師尊有此抱怨。

  除了化延世界核子毀滅戰爭的心願,師尊還有一個大的心願,就是完成一部新的宗教哲學思想體系,這個思想體系是要契合現代人心,同時能結台科學思想領域,甚至要能領導科學,開創人類的新文明。二十世紀的宗教式微,人心趨向物質科技文明的發展,以致人類所發展的文明只是在滿足自己的私慾,終致發生目前宗教上所謂的三期末劫,也就是核子毀滅戰爭,要想徹底的化解人類的大危機──核子毀滅戰爭,最根本的方法,就是以一個新的宗教哲學思想來教化人心,引導人類走向心物合一的科學與宗教結合的思想文明。師尊所急欲成立的天人學院,就是希望能整理出一套新的宗教思想體系,來達到這個目的。

  常聽同奮說起,見到師尊時常會有感動,因無法控制而哭出來,然一般同奮因害羞而不願對此事多談,我認為這是一種對師尊更深一層的體悟,是超過言語文字所能描述的心靈感應,相信很多同奮都有過這種經驗。然而我在這方面的經驗不多,所以希望常有這種體悟的同奮,能出來談談您們在這方面的經驗,至少也能透露出一點這種更深一層所悟出的玄相,我相信這種體會對心性修煉不足的人,或與師尊的心境距離太遠而無法相印的人,是無法感受到的。

神通無礙 有即是無

  師尊有如此昊天的德性與智慧,也有這樣偉大天命與神通,然而常與他相處的弟子卻感受不到甚麼,他有時像個無知的老頭子;有時又像一個天真的小孩;偶或脾氣暴躁得不通情理;但平常又很能體諒做弟子的心情,和藹可親:有時動作怪異、言語矛盾,無法理解;有時又通情達理,處處為人著想。身為弟子的我們唯有以戰戰兢兢的心情,用心去體悟,以期無愧於 天帝,無愧於師尊對我們的期望。

  以上數點是我六年多來對師尊的一點心領神會,相信有更多體悟的同奮不在少數。我曾聽一個天主教徒說過一個小故事。他說有一次有位神父牽著一位小孩,神父對小孩說,那桌子上有蘋果,你要那個就自己去拿吧!小孩卻對神父說,請神父拿一個給我就可以了。神父後來問小孩為甚麼不自己去拿,這樣可以挑一個又大又甜的吃,小孩很天真的說,我知道神父所挑的一定比我自己所挑的要更大更甜。這個故事讓我體悟到,身為一個天帝教同奮,在處理事情時,應聽天命順師意而行,如此一來您所得到的,將是 天帝為您挑選到最大最好的果實。

  這件事也印證在我的婚姻之上,我當時的意思即為順天意而行,也就是順師意而行。婚後到現在,愈來愈發現我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另外在我過去有段奮鬥的黑暗期,那時因自己一意孤行,受到很大的磨考。李教授當時見到我,只關心的說了一句:聽師尊的話吧!這句話在我徬徨無助之時產生了很大的力量,我日後之所以能突破心障而能稍有進步,完全都是歸功於聽師尊的話,順上天的安排。我以自身的印證事實與各位同奮共勉。到現在我雖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聽命,然心嚮往之。值此師尊九秩晉一華誕前夕,謹以此文,敬向師尊、師母祝壽,並祝兩位老人家事事如意,早日完成第三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