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洛杉磯教院「看家」的光功開導師

在洛杉磯教院「看家」的光功開導師

首頁 » 緬懷師尊 » 在洛杉磯教院「看家」的光功開導師

熊敏晨  1996-05-25 11:10

親炙大師系列─我在師尊身邊的日子之一

  光功開導師,一般較後期的台灣同奮對這名字可能不甚熟悉,一方面美國洛杉磯初院天高皇帝遠,鮮少人知;一方面他鄉異地弘教不易拓展,並無太多消息傳入,但打從民國七十六年九月十日開始,耳順之年的光功同奮,在師尊授意下,於洛杉磯初院舊址接了天命狀後,便老老實實地「以教為家」,守了近十年的教院,的確勞苦「功」高。

初謁師尊說「你了不起!」

  民國六十八年,師尊接受了長孫李顯光(光光開導師)的建議,首先在淡江大學開講「中國正宗靜坐」的奧妙,並開班授徒,當時,師尊老人家只準備開辦十期正宗靜坐班後續觀其變,光功開導師就在最後一期招生前接上這曠劫難逢的因緣。

  三十八年時隨國軍撤退來台,山東籍的光功開導師從此待在部隊好些年,一直到七十二年才轉至中科院飛彈火箭兵工廠,當時,中科院的同僚郝光聖同奮老拿帝教書籍給他看,有時丟下一句話:「你再不參加沒機會了,老師辦完這期就不辦了!」有時又拿翹的糗他:「你想參加靜坐班,師尊可能還不一定收你咧!」這樣連脅帶拐地,最後終於奏效,數年來每天從始院經過的他走進了大門。

  面談時,他已誦滿五千聲皇誥,在旁觀看到師尊對著一位六十多歲的乾道笑說:「我看你還是回去享享清福好了!」接連又好幾個沒准,心中有些忐忑,還好輪到他時,師尊只說了句:「你了不起!」外人看得不明就裡,他可心知肚明得很,因為原本吃喝嫖賭都來的他,憑著一股毅力硬在皈宗前一概戒除了。

 ●光功開導師跪受天命狀。

以最大犧牲參加首期高教班

  他被派為當期的總班長,師尊課堂上聲若洪鐘地傾囊相授,常常一發不止,因為這點他還挨過老人家的罵呢!說到這裡,光功開導師不禁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當時他二楞子似的,一點都不明師尊脾性,下課時間一到便善盡職責的猛搖下課鈴,惹得師尊皺眉怒喝一聲:「誰搞不清楚,搖什麼鈴?」這一來,把他嚇得以後再晚也不敢搖鈴了。

  受訓期間到高雄出差途中,轉往探望長住天極行宮的師尊,他表示有意參加即將舉辦的高教師資班,師尊坐在門旁的櫃台,帶著深意的目光炯然有神:「你還剩一年就退休了,我看你就別參加第一期了。」他忙問:「那第二期什麼時候辦?」老人家只一派悠閒地笑望著他:「我也不知道何時辦呀!」

  對財物一向淡泊,來台後又因身無長物未再續弦,光功開導師這時感到兩袖清風的好處,他心想:「該給我的 上帝自然會給我,不是我的要也要不到。」靜坐班結束不到半年,他便提前退休,捨棄即將到手的退休金,七十四年七月一日即到始院專任管理中心典司人兼典司文,等著五十五天的閉關訓練。

申請設立財團法人累煞人了

  專職歲月中,所經手的案件讓他記憶較深的應算是接辦天帝教申請設立「財團法人」的事宜了。本教在七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奉內政部特准自由傳播後,為建立財務公開制度、博取公信力,使天帝教化延綿不絕,遂於三月間依法向內政部提出申請「財團法人天帝教」。但其間迭經磨難,等到他接辦此案,已延宕三載有餘了。

  當時與內政部宗教司往返交涉的期間,真感到累煞人也,本以為證件齊全可辦妥差事,一被問及:「天帝教本身的經典呢?」便傻了眼,師尊於是將華山八年的天人智慧結晶─「天人日誦大同、平等、奮鬥真經」、「天人親和真經」及「天人親和北斗徵祥真經」等天人教時代的壓箱寶拿了出來。等這項問題解決,另一項又滋生─帝教不動產總數不合乎法令規定,幸賴忠貞同奮光得樞機、維統、光壽、敏化夫妻等人的房產奉獻,方得通過。但重重的關卡仍在一次次遞件申請中層層疊障,到後來,師尊只得委託數十年的好友,後來成為本教資深同奮的光化樞機,以專業會計師的身份申請,終於在七十五年七月十六日奉內政部台內(75)民字第四一七九O八號函准設立「財團法人天帝教」,成為合法的第十大宗教,前後整整奮鬥了四餘年,日後師尊憶及這段往事時曾說:「其中周折,實為天人奮鬥的痛苦經驗,亦實為極初時時記取吾師創教行道之艱辛教訓也。」

始院凌霄寶殿恭逢其盛

  七十五年九月十八日第一期高教師資班結訓,許多同奮跟著被派了教職,只他遲遲未發佈人事令,直到十二月師尊才正式宣佈他擔任始院道務中心執事,也因而躬逢其盛,參與了隔年三月間始院「凌霄寶殿直轄寶殿」的擴建工程。

  當時始院僅佔有一五三號、一五五號兩幢房宅的空間,為因應弘教計劃的推展,而租下隔壁一五七、一五九號的三至五樓,五樓全部打通,擴充為光殿,四樓做為辦公室,三樓則為大同堂,每層有一百坪之譜。經負責教職同奮出心、出錢、出力設計監工,僅兩個月時間便完成這壯觀的工程,開光當天,師尊意興風發的表示,始院的擴建,奠定了向世界人類弘教的時代使命。也許那時也埋下了光功開導師赴美的機緣吧!

玉霄殿開光奉派赴美看家

  此時天帝的教化在美國正逐漸萌芽中,正宗九期的李光擴同奮七十三年底舉家遷居於美後,經過兩年多的觀察,發現當地華人的迷惘無助、矛盾痛苦,故興起在洛杉磯以「協談中心」的方式,將宗教內涵介紹給有緣人士的決心,一年多來頗有績效。師尊一面嘉許他的用心良苦,一面又指派國際巡迴傳道使者陸光鵬同奮赴美支援,光鵬同奮亦藉中華航空副駕駛的工作之便,在無形安排下,多次飛抵落杉磯以天人炁功方式實施愛心義診,在有心同奮的努力,該地弘教建院的時機漸趨成熟,師尊於是在天人會商後,決定以洛杉磯為本教在美洲的第一個橋頭堡,並於七十六年九月十二日親自主持玉霄殿開光暨美國洛杉磯初院成立大典。

  那麼要派誰代表師尊駐美負起弘教任務?這個同奮須具有相當道歷,為人忠誠奮鬥,又無後顧之憂,得以長途跋涉遠赴他鄉。師尊將光功開導師找了來,問他願不願意,他幾乎未經考慮就說:「您派我去,我就去!」師尊一拍大腿,開心的笑起來:「好啊!聽我消息,馬上動身先去辦手續。」

  憑著師尊一句話及對帝教的信心,光功開導師便隻身前往一個人生地不熟的所在,就這樣成為天帝教第一個在國外領授天命狀的開導師。由於美國工商業社會繁忙,生活步調緊張,許多人現實功利、要求速戰速決,弘教工作不易拓展,靜坐班的同奮又因林林總總的人事問題剩下七零八落,好長一段時間,教務狀況幾近停頓,安悅奉獻只夠維持基本的開銷,值得安慰的是,平均每週還維持一次的親和集會,宣讀聖訓並互相研討,對凝聚同奮感情不無小補。其間除了光得副院教及光符開導師支援,大部份時日幾乎都是光功開導師一人,從開門七件事、灑掃庭廚到侍天應人,「校長兼敲鐘」的獨守偌大的教院。

一度返台未久又被邀請回美

  雖然常往來教院的同奮不過十來個,但日久相親,同奮對光功開導師間產生了家長似的親暱情感,因為沒有綠卡,每次落地簽證又僅能簽六個月,光功開導師每半年不到就得回國一次,有一回只簽准三個月,師尊大概也有意讓他休養生息,於是派他到宜蘭縣初院,但他心中總有預感可能待不長,果不其然,沒多久,洛杉磯初院的同奮聯名簽署請他重回「領導」,於是包袱捆一捆,他又踏上「歸途」。

  當然他也曾萌生放下一切,回國安心修道之念,卻三番兩次被師尊溫言婉語安撫下來,老人家只一再重申七十六年赴美弘教回來前,所叮囑他的:「安心守好教院及光殿,等待機緣發展。」他也自知自己階段性的使命就是「守成」,回國拜謁師尊,報告在美變化不大的近況時,師尊也不曾在弘教渡人方面給過什麼壓力,有時會問問:「渡了幾個人啦!」聽到他的回答後,會調侃的笑說:「喔!不錯嘛!每個月還能渡到一個人。」

  「不守如何發展?」老人家也知道時機未到,強求不得,但祂念茲在茲的一直是希望初院能擁有自己的教產,只有這樣上帝教化才能在美生根發展,開創出一番新天地。但在異邦買個現成適用的房宅何嘗容易,最好的辦法是買土地自己蓋。

親見洛杉磯新教院落成了

  找了多年,終於覓妥一塊交通適中、環境良好的土地,很順利的第一次便以五票全數通過公聽會的同意,配合兩地同奮的出心、出錢、出力而在八十三年五月建成現今美輪美奐的洛杉磯新教院。

  由於師尊不斷承擔眾業,加上不顧己身的「節勞」,一再地大量消耗靈力、體力,八十三年六月親至初院開光並舉辦靜坐班等弘教活動時,身體已明顯的大不如前,光功開導師深深感受到前後兩次的差距,八年前,八十七歲的師尊講起課來聲震山河,氣勢懾人,嗓門大得連鄰居都來抗議要求「消音」,而且一高興起來,連著幾小時滔滔不歇,健步如飛得連年輕同奮都跟的氣喘吁吁。第二次來一方面受到血壓高、腳水腫等病痛影響,氣力衰頹得真正是油盡燈枯,令人心疼不忍,那次也是他與師尊天人永隔的最後一面。

一生魔考不斷絕對信賴師尊

  從皈宗入教,毅然戒絕不良嗜好,提前退休,捨棄數額不貲的退休金,直到謹遵師命,身居他鄉異地「以教為家」了近十年,為了什麼?應該是與師尊有緣吧!很奇怪,一面見師尊老人家,他便有著全然的信賴,「老師都八、九十歲了,他會騙人嗎?要騙不去騙有錢有勢的,何必騙我這窮光棍。」師尊唸起誥來的至虔至誠更感動他,他覺得自己默默無聞,於社會世界無所貢獻,卻能藉著誦誥化延劫難,拯救天下蒼生,又能學習打坐變化身心、改造氣質,這何嘗不是生命的轉捩點?

  他對師尊佩服得五體投地,「什麼事經師尊眼光一瞄,馬上就知道」。憶及初任專職時,他因一時手癢打了幾圈麻將,結果隔日早上,到教院碰到師尊,老人家突地目光一凜,瞪著他便說:「你要多培養正氣。」把心虛的他嚇出一身冷汗。

  他一直覺得這一生業障、魔考不斷,七十一年喉頭氣管處長了骨刺,手也像針刺似的抬不起來,吃了中藥稍緩症狀,卻始終好不了,這是生理上的毛病。還有的是無形的業緣索討,一回在始院值夜,好夢方酣,整個床竟然左搖右撼劇烈震動,晃得他又懼又恐,一時情急便蜷擁著棉被大喊:「師尊啊!救命啊!」真靈,剎那間床應聲而止。第二天老人家看到他又說話了:「有事不要找我,找總護法就好了,知道總護法是誰嗎?」

師尊許多教誨始終銘刻在心

  源於本身經歷,師尊十幾年來的許多話,真正銘刻在心的只有兩段短短的話語,一次是春節團拜時,師尊有感而發的說:「業力來了,不要恨、不要怨。」也因此每逢身心上的橫逆來阻,他的眼前便不期然的浮凸出這句話,像醍醐灌頂般,能頓時熄卻隨之而起的怨憎不滿。這就如同達摩祖師曾說過的,業力如果熟,機緣到了自然落下,光功開導師覺得,惡業來討,要懂得安心隨意承受,若越是心生怨懟,則業力就會像雪球般越滾越不可收拾。

  要如何消業呢?只有靠自己奮鬥,在他任職道務中心執事期間,師尊替李氏家族最後一次皈宗後感歎的表示:「不要因為你姓『李』,而不來奮鬥, 上帝對人一律平等,只有靠自己奮鬥,才有福報,靠我的關係是沒有用的,因為天道無私呀!」師尊都要自家子孫自力奮鬥了,何況是他?要藉著誦持皇誥消業,他本身亦有所體會,首先便不能心不甘情不願,要能歡喜受、歡喜施,並且重點不在多,「心誠最重要」。

  從七十六年九月十日洛杉磯初院在阿罕布拉市的租處奠基以來,分別獲得洛杉磯市政府及加州州政府立案,許可自由傳播,七十八年喬遷至光京、敏土開導師夫婦所提供的一棟民房,慘淡經營,到八十三年五月終於在柔絲密市購妥一千三百坪土地,建構一幢富麗堂皇的華廈,其中自然有不少同奮的奮鬥血汗,光功開導師更是厥功甚偉。

師尊殷切鼓勵使他一生受用

  多年的奮鬥,業力不求自解,如今光功開導師是「無債一身輕」,但他始終銘記著師尊給他的兩幅墨寶:「命由自造,功歸太空」「在功而不居功,在名而不居名」,老師的殷切鼓勵、期許督導,將是他一生中受用不盡的珍寶。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