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相

我與相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6期 » 我與相

吳光直  1986-01-01 09:25

我有念我有相,我無念我無相。
吾等幸為天帝教同奮,自當捨念參習昊天虛無心法
一旦豁然貫通,便可直接還虛,一步登天

  元始之我,居於混同真空,如如不動、罄然獨存。其時並無所謂佛、我、眾生之存在,僅有昭靈昭性同主宰共運行,與之共始終。然不知是那一天,忽地若有所感,一動一動的發出一微芒纖細之覺,此覺非等圓妙覺,乃我本覺中稍有一點趨向者然已將離乎本覺矣。此後此我乃漸行漸遠宇宙主宰,而覺悟我之存在也就愈來愈強烈。積覺生明。明者,明此覺也,此外並無一物,但覺此宇宙是一片大光明而已。此後,我愈形墮落,能力愈低,逐漸追不及光速,曠眼四望,光明在世界漸失而演化為一大虛空矣,疑慮間、覺明能力更弱,大空漸昧,無明已生,渾沌一片、恍恍惚惚、杳杳冥冥。此時眾性眾靈心有不甘,努力想欲還無量清淨之我,然而縱使用盡心力,因受困於無明,能突破空昧者幾希矣。久之,由於用心想,因想生氣,氣盛力大則成風,風有來往進退,進為陽往前想追未來,退為陰往回思尋本源。此風吹來吹去遂吹出一物,依旋和力定律,漸漸堅實成為金,即此天也,風與金磨即生光明,謂之曰火。火上燒金即生水,水下降而有渣滓即成土,土與水交則生木,此大千世界,萬有萬眾於焉備矣。

  風雲際會,因緣乃合,此我和子即假借四大五行電子而衍生出我肉身,此時先天心、後天身二我既備,即能上思翱翔於九天,下行萬物之生化,故曰萬物之靈,舍我其誰。二我己有、身、口、意三業則經由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神共同創造。

  由於靜者亦動,動者更動,導致世事無常,流轉不已,而我心又是個極靈極敏之無相明鏡,遂令我心不由己地不斷向外攝取萬象鏡頭。一象一念生出一相,念止象或存相則亡,念不止則相再生相,不知將止於何處?我有念我有相,我無念我無相。然我張眼便瞧,過事即擬,舉手投足不曾停,念念不絕如縷,我思我念我想是我心相,我動我靜我行是我身相,窮我一生均是在此「相」字網內作活,求學、有名利、工作好、住好、穿好,奮力以求之是為相好,相好則樂。反之卑微、舉止粗陋、無知識是為相不好,吾等均勞苦身心惟恐蹈之。然而白雲蒼狗、大千世界、有形無形均自虛無而來,它自將回到虛無中去。是故凡有所相皆屬虛妄,如露亦如電,智者不取也。是故有心人當願破除執著於我心之我相及執著於我身之我相以求大自由、大解脫,若然則可立地現出實相無相之我,如如不動、歷歷孤明,然當以何破之?

  臨濟公云:「人要求真正見解,勿求殊勝。」可見正見之重要,每思及師尊苦口婆心一遍再一遍地糾正我們錯誤的觀念時,同奮豈可不自勉哉。

  光明普照謂之心,寂然不動謂之性,凝結於此謂之身,萬化流行謂之命,性為此我無形之體,心為此我無形之用,身為此我有形之體,命為此我有形之用,若有人能於二六時中,將此四大觀念了徹在胸,則將隨緣不變自然相破矣。今誠為之釋。命既是萬化流行,那麼命之基本原理即是源之於變,無變則無命,所有命相皆是只今所存剎那形象而已,何真之有?凝結於此是為身,凝則有,不凝則亡,有無相間,經云:「天生天殺,道之理也。」故曰:「不願犧牲奉獻,不能把握住該死就死的時機而欲永保此身者,愚也,執相也。」光明普照謂之心,可見心之為用大矣。世上有何事能逃於我心之明覺查照?然而吾等縱容心意識迷戀於美好事物,厭惡醜陋事物,導致因之障我此無邊際之心。總為浮雲能蔽日,此刻當取出金剛慧劍,反省懺悔,覺逝者之非,掃三心飛四相,若然則皓月已當空矣。寂然不動謂之性,吾等當下認同本性不動如虛空,至實至虛,混同真空與天地壽同,此刻若能撒手懸崖,截斷眾流、無慮無掛礙,青山坐視浮雲任往來,如木人看老鳥,那麼尚有何相可著?尚有何相可破?

  所謂修行者,是在修身、了命是也。修道者,是在修心。覺識見也,修真者,是在修性,悟空是也,而了命就是在修持八萬四千無量數個我相,使之成為一心一意的一個我,有一法以無所住而生其心舉其止,或可蹴也。而覺識就是在明此我正大光明,普照三千之我心,亦即覺悟今我無所不裝,喜好連想,以有為樂等心意識之非,以呂祖太乙金華宗旨所揭示之迴光返照,或首席師尊之反省懺悔四門功課,或可成也。而悟空,即是悟開真空,爍破虛空,跳開有無界完成真我實我,以無所住而無其心或可至也。事若至此直可謂:「我真相真一切真」早已脫離我迷相昧一切在夢中之境矣。

  我見,我有所見,即有所相,有絲毫之見即有絲毫之相,故欲破除我相先除去我見,所謂我見解之門打開是我悟覺之門閉時,蓋我一有見解,即是往前用心,用心愈深愈近枝末生滅益熾,老子曰:「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我相當更趨複雜瑣碎,古德云:「往前用心是知,往後察心是智」故唯有放棄心意識之前用,凝覺返照,以真我明覺事境,則所得之知不因思考而來而是靜中自然若有所覺,稱之曰悟,此時真相垂手可得。

  觀自在,即是觀想我自己的存在,亦是破除我相法門之一。觀想自己久之,觀想之意念失僅剩我矣,再久則我亦失僅餘存在之念,功夫圓熟時,存在亦無,僅留歷歷孤明,如皓月當空,真實之我。至此有相、無相、無無相早巳灰飛矣。

  世上無形界最枝末、最微細者是相,最珍貴、最真純者則是我,然而十方大法界,一一皆是我變相,故我是我,相亦是我,千相萬相終將回歸流入于我,有道是:「任你千義萬義,歸于一義,一義歸于無義,無義發出一義,一義發為千義萬義,此我乃千義萬義之大總持。」若云相之破法,乃漸法也。吾等有幸為天帝教同奮,應當捨念,絕學無為,參習本教之昊天虛無心法,不用心念去運氣,調息、守竅,而是截斷眾緒,一切放下,心無所住,一切不想,心無所注,以此昊天大法修煉,終於一旦豁然貫通,直接還虛,一步登天。所謂一靈常照,萬念皆空,「我」即可揭開宇宙之真「相」矣。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