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關期間風雲人物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92期 » 閉關期間風雲人物

趙敏狀  1991-09-25 10:20

鐳力阿龍虎榜

 

  台北始院 劉光成

「劉婆婆」吼聲唬人

  「嗶……起床了!集合了!」哨聲加上吼聲,即使不猜,任誰也知道,這是本班班長「劉婆婆」的聲音。

  劉婆婆不是女性,劉光成是也。五十五個受訓天,從起床到就寢,他總是不斷地叫著、吼著、唸著,憑良心說,他那股嚕嗦勁,還真是只有婆婆媽媽們差堪比擬,坤道同奮以此外號贈他真是再適當也沒有。但也多虧了他,我們才能睡眼惺忪地趕上卯刻祈禱,心不甘情不願地起床練廿字煉心步。

  逮到時間,光成常會談起他當年在日本求學,如何被媒壓媒挾,又如何從認同天帝教而至不斷的奉獻財力,成為鐳力阿建設的最大功臣。

  從一個花花公子的形象,到為全教努力,以及現在為全班盡心盡力的榜樣,光成為兩百多個同奮的所作所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奇怪的是,他越吼越有勁,精神也越來越好,使大家忍不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紛紛臆測:莫非仙佛對他青睞有加,加給他的光特別多?

  如今,五十五天轉瞬即逝,眼看著出關以後,再也沒人大清早吼我們起床,有人已開始為光成杞人憂天:光成,以後你沒這麼多人好吆喝,日子怎麼過?

 

  台北始院 沈敏卹

「二姊」是個開心果

  到了「知天命」之年,一般人都頗有架勢,敏卹卻是個例外,她走到那裡,笑聲就跟到那裡,隨隨便便說一個自身的經歷,就可以在餐廳裡把全桌笑得直不起腰,更引來乾道抗議:喂,你們害我們消化不良了!

  叨弟弟光壽之福,五十五天中學員都稱敏卹為「二姊」,這個胖嘟嘟的善良二姊也的確對眾姊妹們很好。有人生病,她施以天人炁功療理;有人聽不懂師母的話,她充當翻譯;大家情緒不穩時,她更充當開心果,負責講笑話,而且保證一定讓人大笑!

  坦白,是「二姊」另一個特質:她從不忌諱自己膽小怕鬼,聽說有邪靈來到,第一個嚷著要去跟別人擠一床的是她:談到婚姻,也勇敢地表示自己凡心未死,有機會遇到緣人還將再婚,惹得熱心的坤道同奮既想為她作媒,又忍不住勸她,二姊,還是修道比較好。

  糊塗事一籮筐,人卻是可愛,五十五天後,敏卹並決定報考天人研究學院,使天人炁功的功夫更上層樓。

 

  台南市初院 林光幽

太極拳師女緣好

  「來,先做鬆身五式再開始。」聽到這句話,熟悉的人都知道,準是林光幽又在教太極拳了。

  從答應在閉關期間教人打太極拳起,光幽幾乎花了他所有的休閒時間。早晨,七點從卯坐下來,他總是先到一○五教室等待姍姍來遲的同奮們,而且不管來者多少,都一樣認真教授,直到快到八點十分的集合鐘響起,才匆匆忙忙趕去餐聽。而這時,別說稀飯,住往連饅頭都已吃得光光。可憐的光幽只好靠幾片餅乾勉強充飢,也難怪他長保身材削瘦,眼眶黑得有如四川特產貓熊了。

  目前擔任台南市初院教務中心執事的光幽,一家三代都是帝教同奮。中興大學經濟系畢業的他,是一家紡織公司的財務襄理,據他坦白招認,他一向跟女性很有緣;在家是一妻三女中的唯一男性,在公司也有一堆女性屬下,唯有這次在教院五十五天中,週遭才沒有陰盛陽衰。

  光幽的坐功不錯,是南區天人合一研究小組副召集人之一,也是個極肯發心的同奮。而這一切,他認為全該歸功於賢內助敏薦;多虧了她,他才無後顧之憂,也才能靜心修持,全力奉獻。

 

  花蓮初院 黃光戒

中氣十足未成家

  「不知道我的人,簡直是白混了五十五天!」口出此大話的人,不是別個,來自花蓮的光戒是也。

  「很頑皮」,是他給自己的評語,至於乾坤兩道都「應該」認識他的原因,則在他當司儀,贊禮台前經常可以見到他的蹤影。

  光戒的個子不大,講起話來却中氣十足,當司儀自然不在話下。尤其難得的是,當維生樞機帶領大家誦唸北斗徵祥真經時,繁繁複複的跪叩禮節,他居然沒一樣弄錯,老道務的經驗,果真不是蓋的。

  三十九歲「高齡」,還未成家,許多人乍聽之下都不相信,也因此,大家對他的「戒」字特別有興趣。他自己的解釋則是:師尊要我戒很多東西,而且八戒都不夠,要十戒才行!

  不過,偶爾喜歡和人小抬一下槓的光戒,對這個容易引起聯想的「戒」字倒是毫不在意。同樂晚會時,甚至還犧牲色相,表演了一齣「豬八戒大鬧盤絲洞」,只是,他扮演的不是八戒,而是盤絲洞內的妖精!

 

  桃園初院 陳光亙

圓滿身軀多喜感

  從頭到腳,整個人都是圓的光亙,充滿了喜感。事實上,他也的確很有表演天才,司講研習中,一有機會發揮,立刻把所有的人絕倒。

  日常生活中,光亙卻是個與他外型並不相襯的外科醫師,專攻骨科,而且已做主治醫師三年了。

  談起進入帝門,光亙說連他自己都莫名其妙。想當年讀北醫時,他還是個虔誠得無以復加的基督徒,經常四處去傳播福音,對「異教徒」更是一點好感也沒有。行醫後,又曾自掏腰包購置大批聖經送人,再沒想到,後來卻皈宗了 天帝敘。

  來自馬來西亞的光亙,今年卅五歲,在先修七靜坐班期間,別人所批的皇誥數都只十五萬遍,他老兄卻獨獲師尊青睞──一批就是整整一百萬遍。

  這個龐大數字,光亙坦白承認;到現在都還沒唸完。也因此,聖訓考評下來,又特別叮嚀他要以天命換人命。經常笑瞇瞇的光亙這下也收斂起笑容正經地表示:回去可不能開玩笑了!

  最後輪到光亙同奮,他的心得最為有趣,他是桃園初院成立以來被師尊批皇誥數最多的一位同奮,「一百萬遍皇誥」,因此師尊特別記得他,面談第一天就問他唸了多少皇誥。光亙說:「他沒閉關前很怕死、閉關後對生死再也不那麼執著了。」

  總結他們的心得讓在場的同奮滿載而歸,也讓我們大家明白了所肩負的使命的重大。展望未來十年我們還有更多的事要做,希望這股士氣能一直持續下去。

 

  台北始院 鍾敏蓬

心胸寬闊定力強

  剛剛進關受訓的同奮,對廚房服務人員想盡辦法變化花樣做出的各式佳餚,無不是大快朵頤再說。敏蓬卻是個例外,任憑色香味再具誘惑力,她就是打定主意,除了水果外,一天絕對只進一餐。定力之強,直讓人打心眼裡佩服。

  雖然定力強,身為一個十歲女兒的媽,敏蓬卻純潔得可以,經常上同奮的當。譬如,師尊傳授法技時,有人告訴她:先用香皂把手洗乾淨,以後取出法技時就會帶有香味,敏蓬小姐就真相信,趕緊用香皂洗手,直到別人過意不去告訴她真象,她這才恍然大悟:又上當了!

  敏蓬是師大畢業,當過國中老師,如今則獨力主持兩家幼稚園。她外型娟秀,生性卻保守,更有份男子漢大丈夫都未必及得上的寬闊心胸,使她在道業上進步也相當的快速。

  論起練功、打坐,敏蓬可是比任何人都勤奮,打坐是再忙仍每天必坐,八年來未曾間斷,法技也是練完一個一百天再練第二個一百天,很值得大家學習。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