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師世尊天人合一心路歷程─天人合一研究(二)

本師世尊天人合一心路歷程─天人合一研究(二)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39期 » 本師世尊天人合一心路歷程─天人合一研究(二)

維生樞機  1995-08-25 09:25

  今天我所探討的「天人合一」,是從師尊由有為法入無為法的心路歷程來了解參透天帝教天人合一的昊天心法的源頭和精神。第一部份:我想透過師尊留下的文字資料來研究、整理。第二部份:則是我追隨師尊六十年來聞見記憶與有意無意間直接向師尊求證的理解。分別來探索天帝教的「天人合一」。

  儘管我是師尊的兒子,追隨師尊六十年以上,但我所接觸到的如若同奮一般地為外在世界的表面,看不到、接觸不到師尊內在世界的深層。同時,師尊對我們兄弟從來沒有特殊私授,尤其天人合一的修持,必須一點一滴的功夫累積,一步一步地走進內景。

  我一貫強調師尊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淚、有感情、有喜怒哀樂的人,不是「神」。我們研究師尊的修持,自然應該以一般對人研究的方法切入,比較實際。

  人生有三個時期:一、如夢如幻詩的時期、二、如火如花散文的時期、三、如金如石論文的時期。

  第一、詩的時期:是師尊三十幾歲在華山的時期,我們可以從師尊的《清虛集》中看到師尊心路歷程,屬於師尊的第一天命時期。

  第二、散文時期:是師尊到台灣入世階段,在紅塵滾滾中,他老人家的心路歷程分散記載在《天聲人語》書中,屬於師尊第二天命時期。

  第三、論文階段:這是師尊復興天帝教修煉的黃金時期,可從《靜坐要義》、《宇宙應元妙法至寶》了解師尊修持心路歷程,屬於師尊第三天命時期。

  而教義《新境界》則是從第一詩的時期直接貫穿到第二散文時期、第三論文時期。

  我熟讀這三大部分的資料,並且參考師尊八十歲以後的日記,其中記載有關修持、閉關等等心路歷程,首先我願意提出的是師尊在民國三十四年間所寫的三首詩:

  第一首 感懷明志 國曆三十四年十月十七日答贈冠洲

    捨身奮鬥非為我

    -為真理、為天人、為救世,誓願犧牲到底、奮鬥到底,願步耶穌教主後塵,不求成功。

    與世無爭樂自由

    -人棄我取,隨分守法,根本與任何人無利害衝突,與任何人無恩無怨,淡泊寧靜,毀家創教,還我本來自由。

    遊遍人間行教化

    -瀟洒自如,隨緣應化,多結緣、多了緣,潛心研究,充實教義,以學者姿態新宗教家身份出現,週遊環球,教化自然流行。

    希賢希聖有何憂

    -中外古今聖賢行道救世之心志卓絕不變,但聖賢行道應世之方法則可適應時代環境隨時變遷,故曰孔子聖之時者也。蓋聖賢事業標準不一,凡能犧牲小我為大眾謀福利,救世救人者,必定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堅持意志,勇往精進,自有完成使命之一日,來書所引證者盡為將相之流、功利之徒,及今日之政治家也、軍事家也,與我之所謂聖賢者不同也,是故十餘年來超然物外,希聖希賢,我行我素,悠然自得。

  這首詩是師尊他老人家自述一生希聖希賢的心志、行道救世的願望,他老人家一生以身許道,毀家創教,以教為家,甚至他強調願步耶穌教主的後塵而殉道。師尊「回歸自然」之心境在這首詩中可以說表達無遺,尤其詩句下的註腳更是值得各位同奮在研究時特別加以用心體會。

  第二首 真理行健 (民國三十三年甲申上元龍華天人圓滿之翌日有感而吟于始院)

    宇宙大無涯 時空相假借

    生化原自然 新陳來代謝

    惟有性心真 靈明常放射

    斯天不生人 萬古長如夜

  從這首詩不僅可以了解師尊對教義的心裁與一貫的人本精神,更重要是可以依此了解,師尊在華山時期的天人合一心路歷程。

  第三首 感靜 觀音成道日(註:師尊寫於民國三十四年)

    紅紫競芬芳 蠶蜂為誰忙

    道魔任為闡 邪正在心房

    宦海愛河泱 後浪推前浪

    沈溺觀沈溺 循環終一樣

  這首詩可以說是師尊探求天人合一心路歷程的結晶,前半段是依據有為法談煉心功夫,後半段指出了師尊從有為法走到無為法。

  第二、民國六十九年十一月一日師尊在日記中有一段記錄:「有人說靜坐宜全神守注海底,行住坐臥都不離這個,只要一通,奇經八脈全通,妙不可說,我從華山以後就不再守竅,我倒願意試一下。」我看了這段日記之後,特別去仔細地尋找師尊在此之後的所有日記,想要了解師尊是否有用有為法來補充無為法,但都沒有找到落腳處,直到《靜坐要義》和《宇宙應元妙法至寶》書中,師尊在不守竅下邊再次提到:「竅者,人身上的穴道,道家說要守竅,有丹田、山根、海底者,然如守久,即易生毛病。」師尊在很多場合都特別強調這一點,應該是師尊當年實驗的結論,現在不可能再有向師尊請求炬深體會和失悔到我們真的失去一位明師,真的明師難求啊!

  師尊在《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第十二講中自敘了他老人家在修「回想當年在華山時代,我從民國二十六年七七蘆溝橋事變,中國正式全面對日抗戰,證明三期末劫行劫已經開始以後,即奉天命在華山白雲深處,一面虔誦皇誥祈禱抗戰最後勝利,一面靜坐讀書養氣,在八年山居靜坐過程中,一直暗中摸索,潛修法華上乘昊天心法。」這是師尊提出他自己心路歷程,是「在華山時一直暗自摸索」而來。

  在《靜坐基本教材》中又有說:

  「現在回頭來談正宗靜坐,從學術研究觀點說,有關中國道家養生修煉的方法,數千年流傳下來的道書丹經很多,但這些道書丹經的作者,只是敘述他本人得道的體驗,滿紙都是陰陽五行,他們既怕後人得道成仙,又怕初學者貪功躁進力求表現,影響身體健康,故多是含混其詞,有意隱藏的術語,使人看了莫名其妙,如墜入五里霧中。所以本人根本不看道書丹經,全憑自修自創。」師尊說這段話的原因,是因為他老人家以前走過很多冤枉路,所以不希望同奮步入他的後塵而浪費時間,所以建議大家真修實煉,要身體力行。

  「在我二十歲左右開始學習靜坐,正在摸索階段,幸蒙蕭師引進入門,咫門深入,直到潛隱華山白雲峰下,親承雲龍至聖崑崙祖師們天人親和時得自金仙們流露的證言,對我功夫的求證啟發,得意師尊自證地說:在靜坐是一方面「暗中摸索」,一方面蕭師引進門,便「痛下功夫,一門深入。」直到華山時得到雲龍至聖、崑崙祖師們的慈悲指點,也在天人親和時經大羅金仙指證。

  回溯師尊天人合一修持的歷程,他說:「我二十歲左右開始學習靜坐」應該是當年師尊在財政部擔任宋子文部長的機要秘書時,為了完成宋子文部長緊急交辦,即刻提出一項財稅法草案,他老人家徹夜趕出後就得一個病,每逢大節氣(約三個月)一定會發作,發作時倒臥在床天旋地轉,所以師尊開始學靜坐,先是向《因是子靜坐法》作者武進同鄉蔣維喬先生學靜坐,蔣維喬先生告訴師尊:以後若有機會遇到明師,要跟隨明師去學,我自己雖然奇經八脈都通了,但是天門無法打開,所以無法煉神還虛。

  後來師尊皈依天德教主蕭公昌明後,蕭公正式傳授了師尊靜坐法。但蕭公告誡同道:打坐不可能成仙成佛,要成仙成佛,第一要照廿字眞言所選二個字好好的做人,天上沒有不忠不義的仙佛,第二要渡人,可以培功立德、消災解厄,然後才可以學靜坐。

  根據坤元輔教回憶:「蕭師對靜坐,非人不傳的,絕對不像師尊廣開大門。蕭師一定先要弟子做天人炁功,培功立德,到一定的時機才會傳授靜坐『點坐』。他老本身的業障尚未消除,這是害了他。」

  師尊在天德教時期第一期開導師訓練班留下的《闡教法乳》中有當時規定:「五教聖人之教滿,各受凌夷,天滿人滿教滿,乃起爭奪,殺伐興焉,世界已滿,原來種子始有回頭之機,現在各道林立,概行以指破先天密旨為念,度我未覺之士,余察諸丹書,皆不合先天本旨,特此一致請明玄關大道,使諸同人,易於了解,凡在各教之中,以為玄關一竅,乃天地之私,余曰天地大公無私,專心向道者,無不得之,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緣諸生切實思之。」

  又在《闡教法乳》中「開導源起與約法」第十條有:「吾教點坐,乃宗主之逾格慈悲,究竟何得知慈悲?菩提大道有幾人能體慈悲?所點之坐,乃出死入生,又為超生免死,又是不生不死,有幾人能知此道之微?又有幾人能按時打坐?能按時打坐,既蒙特恩,過孽必已超矣,倘尚未超脫,宗主絕不點坐,有此一段因緣,誰能知之。」

  「凡學道之人,有內果外功,兩種修持,改過遷善,修心養性,屬之內果,博施濟眾,宏法利生,屬外功。」《闡教法乳》中附有《入定捷徑》其中第二章「命宮」提到:

  「一物一陰陽,即太極也,命宮即陰陽之母,守此而周天動矣。」

  第九章「丹田」有:

  「於每日夜靜子時,略坐一小時,使神守宮。」、「丹田在人身臍下一、二、三公分。」

  第十二章「合一」則有:

  「合一,道也。道本無為,精氣神三者合而為一,凝結玄關剛氣成矣。飛行入石,若有若無,若亡若存,二我固矣。」

  「儒為正氣,佛為舍利,道為金丹,耶為真神,回為二我,在吾道則曰剛氣,剛氣者金剛之氣也。」

  「自然之道,生於一炁。」

  綜觀以上資料說明,可知師尊自蕭師公所獲得的天人合一的心傳有三個重點:

  一、守下丹田有為法的守竅入手,以守命宮為進階。

  二、積善行:培功立德,改過遷善,弘法利生,博施濟眾。

  三、修剛氣。

  現在我舉二個小故事來說明師尊在華山時期,如何從有為法走進無為法的關鍵:

  第一、呂祖與道家內丹啟導:民國二十四年,師尊在西安開辦第一期開導師訓練時,有一天在睡夢中,似醒非醒,看到呂祖向他招手。醒來之後,師尊問弟子:西安附近有無呂祖廟?弟子回答:八仙庵。於是師尊當早餐後,就由當時在班受訓的楊紹時等弟子陪同去到八仙庵,一進入廟門,當時八仙庵住持唐旭庵監院問師尊:您姓什麼?師尊回答:姓李。唐監院請師尊等一下,從裡面拿出一套線裝書給師尊說:「昨晚我要關廟門時,有一位穿藍衣服的老人家說:明天有一位李先生會來,把這一套線裝書交給李先生。」師尊當場打開,是一套《鍾呂傳道集》,是一本寫二位祖師研究靜坐的對話記錄,云疑鰜,造成師尊和華山陳摶的學術體系結合,所以師尊以呂祖《闡教法乳》中有一首呂祖贈給師尊的一首詩,在《清虛集》第「頌渡師純陽祖師」,我們把二首詩排比起來看:

  第一首 呂祖贈師尊的詩為

    仙音齊鳴下九天

    待露更殘出玉階

    青峰先燄騰牛斗

    度盡殘靈證彩蓮

  第二首 師尊作頌渡師純陽祖師

    願渡殘靈證金蓮 淵源說透到秦川

    共沾雨露來天上 更沐光輝自日邊

    金液大還親口授 學庸細看奉心傳

    九天他日傳恩詔 應許儒冠拜聖顏

  從二首詩中,呂祖在前詩落句「度盡殘靈證彩蓮」後詩師尊緊和著說「願渡殘靈證金蓮」,可以證明清虛集是師尊在華山時心路歷程的表白,亦說明昊天心法的淵源。

  第二個故事為雲龍至聖兩指的自然之道:每次我和師尊談到太白山訪問雲龍至聖時,我總有些心結與疑問,一次師尊又講到當年和郭大化前去太白山謁見雲龍至聖的經過,我忍不住地問師尊:「您老人家在棲霞洞中至少待二個小時以上,不可能只聽師伯公雲龍至聖說:『浩劫將興,國難臨頭』而已吧!」師尊笑著回答說:「我們在棲霞洞大約四小時,棲霞洞有內洞與外洞,當大師兄流水子帶我們進外洞時,至聖正在靜坐,流水子要我們不要驚動他老人家,並給我們吃黃精、玉米饃和喝看起來黃黃綠綠的水。我向流水子請問雲龍至聖有沒有講解《玉皇心印妙經》,流水子回答:『老師只要我們背誦,從不講解,說日後我們自然明白。』一會兒雲龍至聖出來指示:『郭大化轉告蕭師到黃山去隱居,玉階你到華山白雲峰下,我會常來看你。』我和郭大化當場跪下,想請雲龍至聖收留我們,雲龍至聖揮著手說:『胡鬧!』、『浩劫將興,國難臨頭,趕快下山。』我請求指點靜坐之道,雲龍至聖才色霽地笑著伸出左手舉二指頭說:『我告訴你二個字-自然』,雲龍至聖就回內洞了。」

  師尊當時意為至聖所說的自然是老子所稱的自然,直到後來師尊入證自然無為心法之後,師尊說:「現在才懂得什麼才是自然。」各位同奮!自然無為心法的另個源頭就是來自雲龍至聖。

  這二個故事,第一是呂祖影響了師尊,成為在華山時期和陳摶學術結合的原因。第二可以了解到自然無為心法的源頭來自雲龍至聖,我們可以從這個背景,探討雲龍至聖誦唸玉皇心印妙經百萬遍得道,蕭師公誦唸廿字眞言千萬遍得道,華山時代師尊誦唸皇誥千萬遍而得道,根據我所體會和了解,除了蕭師公、雲龍至聖、呂祖以及許多崑崙祖師、大羅金仙外,我可以肯定地指出華山時代直接形成師尊昊天心法的總源頭應該是「上帝聖誥」,在 上帝聖誥的誥文中,「玄真靈覺中」應該是昊天心法的總源頭,因而「法華上乘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就是 上帝聖誥中的「遍灑法華雨」、「普頌昊天德」了!
(八十四年七月十日)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