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奮點點滴滴

同奮點點滴滴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95期 » 同奮點點滴滴

呂靜式、趙敏柔、蘇素膳  2000-05-01 10:05

北東教區   /呂靜式

向道之心.歷久彌堅
天人堂靈魂人物 敏成喜獲外孫

  台北市掌院詹敏成與林緒汽同奮近日喜氣洋洋,二人升格為人祖父母,敏成的女兒與洋夫婿「做人」成功,於上個月五日自然產下一混血壯丁,活潑可愛,家人樂不可支,敏成子孫綿衍,享受含飴弄孫之樂。以保母為業的敏成,這下家裡孩童成群,更是熱鬧非凡了。

  正宗三期的敏成自幼失學,早年生活困頓,一直為生活忙碌奔波的她,有感於追求物質不虞匱乏之餘,精神生活卻相對地空虛,因此年輕時即開始接觸民間宗教,禮佛誦經,但在她內心深處,卻渴望能遇一明師指點迷津,爾後因緣際會,她在民國六十九年遇見師尊並皈宗,參加了靜坐班的修煉。

  據敏成表示,當時參加的學員有十二人,各個皆是高學歷的知識份子,唯獨她一個歐巴桑,令她自慚形穢。而當時的靜坐班主要是以培養弘教中堅幹部為旨,師尊不計學歷,破例收她為徒的慈悲,最是讓敏成感動不已,長久以來銘感於心,這也是入帝教近二十年來的她堅持信仰、道心不惑的最大原因了。

  在靜坐班修煉期間,卻也有一件令敏成永難忘懷,引以為傲的小插曲。原來當年師尊上課要求嚴格,常指定《太上感應篇》或《玉皇心印妙經》等經典要學員背誦並默寫。一日師尊指示學員需背《玉皇心印妙經》,敏成深恐不會默寫,緊張得廢寢忘食,每天一邊忙著擺地攤作生意,還要躲警察;一邊抽空抄寫背誦,沒想到考試當天跌破眾人眼鏡,全班只有敏成一人一字不漏、一字未錯的默寫完成,提及這件往事,敏成依然難掩興奮得意之情,而她好學及向道之心,更是可見一斑了。

  大約五、六年前,敏成眼見台北各區皆有親和集會,唯獨北區沒有。於是敏成祈禱,若是自宅頂樓加蓋的房子能順利完工並保存下來,她願提供作為帝教弘教之所。後來果然天從人願,於是敏成便當起親和小組長,常常騎著腳踏車至北區的同奮家親和,並多次在自家頂樓辦親和集會,凝聚同奮的向道之心。而在三年多前,更是無條件將頂樓奉獻為「天人堂臨時光殿」,提供北區同奮一個方便誦誥的道場,她也兼顧起維護道場的責任;對北區同奮而言,敏成是「天人堂」的一位靈魂人物,每次的親和集會,她更是拿出絕活,作出各式的蛋糕以饗同奮,個性豪爽的她廣結善緣,這次女兒一舉得男,她還是親自掌廚,作了三梯次的油飯,才夠分享眾親朋好友呢!

  如今「天人堂」已順利覓得堂所,即將進入整修裝潢之工程。敏成的內心充滿了不捨之情,她很感恩地表示,三年多來能一邊在家帶小孩;一邊就近上樓誦誥打坐,天人兩道得以相衡,她非常感激 上帝無形的成全及眷顧,而她也認為,多年來每遇到挫折,每次祈禱後皆能化減於無形,就是她一本初衷、持續奮鬥的最大福報了。

中部教區   /呂靜式.趙敏柔

姚躍降世.正啟樂當奶爸
始終善盡坤德 敏鮮萬事足矣

  彰化縣初院楊敏鮮與姚正啟同奮,兩人結婚二年餘,終於上個月底初嘗為人父母的滋味,敏鮮剖腹順利產下一子,弄璋之喜,讓兩人雖手忙腳亂,卻也心滿意足。

  體貼的正啟為了讓老婆好好作月子,奶瓶、尿布幾乎一手包辦,是位名副其實的「奶爸」,而可愛的小壯丁,更蒙維生首席賜一單名「躍」字,鏗鏘有力,一躍千里。

  「敏」字輩的敏鮮在民國七十五年即皈師入帝門,自認百日築基修煉不夠紮實的她,在七十九年爺爺歸空之後,猛然覺悟人生之無常,肉身不過是個臭皮囊,當下決心認真修道,不但參加第四期高教班,更在台灣省掌院專職。

  而入帝門之初,父母及家人強烈地反彈,敏鮮憑著毅力與決心,不顧反對的聲浪。尤其正宗靜坐班期間,她好幾次在自家工廠輪值晚班,做到第二天早上七、八點,稍事休息後,中午又風塵僕僕騎著機車前往天極行宮上課,這樣的誠心感動了父母,而父母也由敏鮮個性的改變,漸漸肯定了天帝教。

  大約八十三年左右,敏鮮的父親因工作積勞成疾,因此得了肝硬化,最後在一次開刀意外中,變成了長期臥床的植物人。一向愛家、顧家、疼惜子女的父親,雖受困在癱瘓而逐漸腐壞的肉軀裡,卻流露出對家人的深切關懷及不捨,以堅決的意志存活下來,敏鮮內心悲痛不已,不忍父親受苦,於是屢次虔誦廿字真經迴向給父親,祈禱父親若陽壽已盡,但盼靈魂得以早日解脫,如此持績了一段時間。另一方面,則委請彰化初院開導師及資深同奮,幾次向父親婉言開導,以靈魂永恆歸宿為最後依尋大道,父親像是頓悟了,就在同奮離開的第二天安詳地回歸自然。

  父親的過世帶給家人莫大傷慟,至今思及猶然心疼,若說有所遺憾,敏鮮表示應是自己未能積極鼓勵父親奮鬥,若父親能早日向自己奮鬥,或許會有所轉機,自創新命。

  個性柔中帶剛的敏鮮一直謙稱奮鬥不夠,但在妹妹靜則的眼裡,姊姊心胸豁達,對父母至孝,待手足備極呵護關愛,以及時時刻刻充滿真誠感恩之心,讓她深以有這樣的姊姊為榮。

  敏鮮特別感激無形巧妙的安排,賜與她一位好爸爸、好伴侶,讓她擁有兩個最愛她的男人,這一生夫復何求。正啟脾氣好,凡事包容忍讓,在父親生病及離世的那段日子,正啟是敏鮮精神上最大的支柱,陪她渡過了最受煎熬的時刻,如今小寶寶的誕生,更加豐富了他們的人生。敏鮮一直認為平安即是福,她期許自己在盡人道之餘,亦要及時把握當下,在天道上有所精進,畢竟修道是一輩子的志業。

這家人.天道人道分層負責
緒史傳承文史 靜蒼用心修持

 ●緒史(中)熱愛鄉土,對台灣輿地及文化傳承,功不可沒。

  埔里鎮天南堂的黃緒史同奮,熱愛大自然,喜好爬山,凡山巔水湄之處,幾乎都有他的足跡。而從事教育工作的他,八十二年自埔里國中退休後,更投入了台灣歷史、地理的文化研究,為了廣集資料,他不辭辛苦的上山下海,對於這些研究心得,緒史將之付梓成書。十年前省新聞處《台灣的古道》一書,以及最近縣政府出版的《南投縣誌—原住民篇》、鄉土大系之一—《南投地理》,皆是緒史煞費苦心的著作,對於台灣輿地及文化傳承的貢獻,功不可沒。

  緒史表示他從事文化研究的工作,四處奔走是家常便飯,因此無法時常去教院誦誥,但是遇有重大活動,他一定會盡己之責。緒史開玩笑說他是入世盡人道者,而他的老婆及兒子,則是出世修道者,他們家是天道、人道分層負責的。

  原來緒史的太太靜蒼,自八年前靜坐班結業後,便養成每天去教院誦誥的習慣,多年如一日。國小教師的她,每天下班回家作晚餐收拾後,即匆匆前往天南堂誦誥,而且每天固定打一至二坐,有段時間甚至維持三坐,這樣的毅力及恆心,靜蒼表示,不為別的,只是遵照師尊所言,老老實實做好五門功課,況且誦誥是為天下蒼生、為兩岸的和平,她也願盡棉薄之力。靜蒼親和力極佳,早年曾一人渡了三十幾個原人,不過她也感慨表示如今環境變遷,渡人似乎是愈來愈難了。

  兒子嗣專目前在鐳力阿專職,學化工的嗣專本身對宗教修持很有興趣,在母親的渡化下入帝教,靜坐班結業即到天南堂專職,爾後為了進一步進修,到鐳力阿唸研究學院,因故休學又轉為專職,靜蒼皆開明地順應兒子決定,沒有一般功名利碌的世俗罣礙,靜蒼認為凡事只要抱持著順其自然、心胸開闊的態度,自然沒有什麼好煩惱,這也是她能生活充實、快樂度日的最大秘訣。

  這一家人天道、人道相輔相成,一路奮鬥下來,家庭和樂,平安順利,不就是最大的福澤嗎?   (撰寫/呂靜式)

功在帝教.入祀配祀堂
天祥堂前主事光導堅守天命不輟

 ●光導八年來,服從師命,堅守道場,功果園滿,獲得「入祀」天祥堂「配祀堂」之殊榮。

  彰化縣初院所屬天祥堂前主事洪光導同奮,於八十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歸空,為緬懷其生前功在帝教,經宏教汪光活開導師行文極院申請褒祀天祥堂之「配祀堂」,並合行覆蓋教旗及頒發功德狀,八十九年三月十九日同奮及其家屬五十餘人於天祥堂參與此項「入祀」大典之殊榮。

  光導同奮生於民國四年八月十九日,於七十六年三月七日以七十三歲高齡皈依帝教,並參加正宗靜坐先修第五期,其深具慧根,於靜坐班期間與本師世尊面談時,師尊勉之「年歲已有,該修道了」,他即毅然在結業後,放下幫忙國術館的工作,發心參與籌備員林地區道場,終有天祥堂於七十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成立開光,光導並經本師特派天命擔任主事一職。

  在光導任職長達八年期間,以堂為家,穩固堂基,為了維持堂務,須與犧牲奮鬥同奮親和奉獻,或向子女「募款」,子、午、卯、酉四時上香常年不斷,為節縮財源而奔波往返於員林、田尾間,購置光殿之「供花」。

  以其高齡應是在家含飴弄孫之際,卻以服從師命,慘澹經營堅守道場,任勞任怨,雖曾因有道氣不彰之憾,欲辭主事一職,終究是師尊一句「天命未了」,而持續奮鬥不輟,並且延伸出溪湖「天根堂」,功果圓滿並獲無形肯定,其精神足為同奮楷模,藉教訊披露,以彰顯功德,並申緬懷之情。   (撰寫/趙敏柔)

南部教區   /蘇素膳

一年痛失三位至親 敏財開導師逆增道緣
師尊加光諸多病痛不藥而癒 多年以財養道不忘初衷

  高雄縣初院呂敏財開導師在去年一年內痛失三位親人—婆婆、母親、丈夫,相繼過世。在一連串的照顧、料理後事、以及教內重大慶典之後,肢體上的勞累得以暫歇,內心五味雜陳的感受卻一下子激盪起來,想到在接二連三家庭的紛擾之後,竟是以三位親人的辭世為休止符,這對敏財開導師而言無疑是最大且最深的打擊。

  或許,正如八十四年師資班,師尊在聖訓上所要告訴敏財開導師的:「一切的橫逆都是助道之緣,要人道圓滿,才能更上一層樓。」生存在傳統夾縫中的女性,在一個大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多元的,媳婦、妻子、妯娌、母親、甚至是原本為人女兒的身分,敏財開導師覺得這些都是人生中難得的緣,許多年來,她紮紮實實地體會了師尊「要人道圓滿」的用意,她更深覺圓融的人道是需要有情有義的彼此對待的,過程中雖然有甘有苦,卻也越發真實、難忘。

  敏財開導師雖然沒有傲人的學歷,卻有一顆真誠與敏銳的心思,這表現在她的知人善任,給同奮盡情發揮的空間上,而開導師和教院同奮的感情也就是在這種互動之下,一點一滴培養起來的,同奮之間的情感也因而更加緊密,所以儘管敏財開導師一度曾因人道的問題而無法兼顧教院,同奮們卻更加團結、奮鬥。

  在敏財開導師被派任天命前,坤道中僅有敏奇擔任開導師,她也自謙在能力、學識上,並不全然符合師資班的要求,但師尊於無形的媒壓,敏財開導師加入了培訓的行列,在光殿發願時,她回想起師尊證道前未了的心願是:親眼看到高雄縣以及澎湖縣初院的成立。憑藉著這一份心,使敏財開導師從出關行道後,就一直致力於高雄縣初院的成立事宜,因著這份對初院從無到有的殷殷期盼,與到處奔走的投入,敏財開導師不求而得地被任命為高雄縣初院第一位開導師,對於一向不喜歡談玄機、神通等等虛無縹緲之類事情的敏財開導師,當年卻是在一連串的顯化中與天帝教結下不解之緣,同時也對師尊深懷感激。

 ●敏財開導師在痛失三位至親後,對於師尊的聖訓指示:「一切的橫逆,都是助道之緣。」深有感悟。

  當時接觸天帝教是因為孱弱的身體,尤其一場意外車禍,更讓開導師脊椎骨嚴重受創,群醫束手無策。她偶然在《時報週刊》上閱讀到台中一家中醫院楊光贊醫師對於無形靈療的報導,在先生光飢體貼地陪同下,遠征台中登門求診,楊醫師給她開了一帖藥,叫做:廿字真言禮拜法;後來,在同奮熱心的帶領下,到鐳力阿拜訪師尊,適逢師尊修煉鐳炁真身大法百日閉關結束,當時只是慕道者的敏財開導師,一見到師尊就不由得雙膝下跪,師尊慈祥和藹地在她頭上加光並親和,在訪道結束的路途中,敏財開導師竟感到全身一陣發熱與乾渴,在此後的一周內,二十年來不曾排汗的虛弱身體,竟在一跪一叩的皇誥祈禱中流下黃黃濃濁的汗水,肉體上的諸多病痛奇蹟似地一一消失,通體舒暢,自此之後,就再也沒有生過病。

  一眼見到敏財開導師,很難把「她」跟「財」字聯想在一起,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把當初這一段師徒間耐人尋味的對話倒帶一次—

  師:妳想不想發財?

  徒:不想。

  師:為什麼?

  徒:因為錢財容易使人迷失。

  師:世界上竟然有這種人,好,那麼這「財」就是妳的沒錯。

  師尊繼而豪邁地表示:「發財有什麼不好,發財是要妳拿來奉獻,而不是要妳拿來花用的!」

  果真,在日後各種募款活動中,開導師總能募集到豐富的教財,高雄縣初院成立之初,只要有敏財開導師,一切的資源、教財問題就能迎刃而解,談到這一連串的顯化,敏財開導師臉上沒有絲毫的得意神色,只有加倍的珍惜與感恩。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想必是敏財開導師如今的心情寫照,畢竟最難捱的都過去了,還有什麼苦是吞不下去的呢?這樣的豁達,或許才是最真實的修道人本色吧!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