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赦年紙上座談(一)培功立德特別奮鬥年

天赦年紙上座談(一)培功立德特別奮鬥年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95期 » 天赦年紙上座談(一)培功立德特別奮鬥年

孤臣孽子  2000-05-01 10:25

我們要關心的是—
「天赦年」有什麼「心法」可以貫通千百年,
從現在、從自己當下就可以做到?能確立這個「心法」,
就能顯現出帝教可大、可久、可遠的格局。

  本教特定經典「皇誥」為:

  慈心哀求

  金闕玄穹主 宇宙主宰 赦罪大天尊 玄穹高 上帝

  其中有一關鍵為「赦罪大天尊」。

  如與天曹應元寶誥之「萬天至尊宇宙主宰 玄穹高上帝聖誥」對照,以嚴格的意義比對,並無相對應之誥文。

  如於「教綱」之中探究,亦無相對應之文字紀錄。

從教內文獻試解「赦」字特殊意涵

  如以「教義」的內涵分析,其中對 上帝的詮釋可歸納為:

  一、最後之神。

  二、御統全宇宙和子—性靈之唯一主宰。

  三、維持宇宙自然律之最高執行者。

  四、於自然與物質之間,自有運用媒介自然與物質之權威,並指揮逐級神媒施用「壓」與「挾」之神能力。

  五、具有最精華純鐳質,能以鐳力驅使一切現象,並賦予生物之性靈。

  六、調和宇宙規律,自有其法度、律令。

  七、可以通行全宇宙的旋和系。

  八、鐳力之操縱亦能影響風雨雷電等自然現象之發生。

  而在《天帝教答客問》中,對上帝觀的解釋,則有下列十點:

  一、創造宇宙萬物唯一至高無上的道源。

  二、純鐳質之陽電。

  三、宇宙中心點之鐳都。

  四、生生不息,提供宇宙運化之能源。

  五、安排萬性萬靈依一定的規則生活與修行。

  六、掌握宇宙一切事物變化的自然法則。

  七、調和自然律的最高執行者。

  八、順應大自然的氣運,分清別濁。

  九、期望有形無形有情無情都能獲得永久的和諧。

  十、人類修持到最高境界可與 上帝合而為一,可成為 上帝的化身。

  綜上所論,「赦罪」,尤其是「赦」,在天帝教化之宇宙大道而言,實具有一非常特殊之意義,一般而言,面對此一命題,都會想了解:

  一、赦罪的意義為何?

  二、為什麼需要赦罪?

  三、赦罪的範圍為何?

  四、赦罪的對象為何?

  五、赦罪的條件為何?

  ……

  進一步想,如果「調和」、「維持」、「生生」即是一種「赦罪」,則大宇宙、大空間之中,無時無刻不都是在仰賴 上帝的赦罪嗎?為什麼要特別強調「赦罪」?設定出所謂的「赦罪」?以一般反向式的思考,那麼,在沒有「赦罪」的時候?沒有「赦罪」的機會?怎麼辦?人類、萬性萬靈,會不會沒有了「赦罪」的時候與機會呢?

以中華文化式思考分析「赦罪」文義

  以中華文化式的思考,來分析「赦罪」的文義:

  一、「赦」有寬免之意,「罪」有過失、苦難之意。

  二、上帝為「赦罪」大天尊,先天大老、上聖高真可以「救」、「渡」、「教」、「化」、「應」、「闡」、「育」、「管」、「宰」、「主」……就是沒有「赦」。可以說「赦罪」是 上帝獨一無二的至高無上法權,諸天神媒(先天、後天、第一神、第二神、第三神)只是奉命執行此 上帝的律法而己。

  三、如果以「說文解字」的方式,將天赦之「天」拆解,有「一大」赦之意,有「二人」赦之意。

  1、「一大赦」之意,表示來自於「宇宙主宰 玄穹高上帝」,至尊至大,無可比擬,在宇宙之中,乃是獨一無二的。

  2、「二人赦」之意,表示宇宙的真理是「相對」的,在天(曹)為陽與陰(一陰一陽之謂道),在人(曹)為男與女,在地(曹)為清與濁,這「相對」的真理以親以和,常感常應。我們可以從其中凸顯出來一層意義,那就是從「個別」進入「集體」,以人類來舉例,一個人絕不能離群索居,也因此人在與萬物萬靈的互動中,滋生了一股相互疼惜、愛護的情操,在其中體悟到萬物一體的意涵,這也正是「民我同胞物我與」的精神體現。所以即使是 上帝的「赦」,也不是單向的,它必須以自赦、人赦作基礎,在絕對的信仰態度揉和了人文的思考在其中。

  如果可以推想出「天赦」的恩典來自於無可取代的「 上帝」,那麼從人間的角度出發,其實一落入後天,就是「有限」,想要了解所謂的「意義、條件、範圍」等等,就會有障礙、有瓶頸,豈能盡如人意!

以犧牲奉獻謹遵天命 落實天赦年教化

  而我這樣的想法,並不是主張:反正也不懂,那麼人間就可以無所事事。基本上這是違背了「救劫」天命的行事態度。

  我們反而要行動,要積極主動的行動,要做一個宗教徒的行動,要做一個有天命信仰的宗教徒行動,我們首先確立行動指導方針。其中如果有玄機的話,應該就是在「皇誥」本身之中,正所謂「以經解經」,經外無經。

  探討皇誥誥文,或許就在經首「慈心哀求」這四個字的微言大義:

  一、慈:不忍。慈心:不忍的心。

  二、哀:憐惜。從「口」,言為心聲。哀求:乞憐。謙卑的祈求。

  我們可以相信人間的行動指標就是「慈心哀求」。如果要有範圍, 上帝特許恩典的條件就是「皇誥五億聲」。

  所以天赦年,對同奮而言,不是什麼「贖罪年」(談到「贖」,也許方法不同,但都有「赦罪券」的思惟在其中),而是難得已得的「特別培功立德奮鬥年」(千載一逢,百年一見),我們要關心的是「天赦年」有什麼「心法」可以心傳貫通千年、百年?不但是從現在、從自己就可以去做到的,更是有信心、有誠心當下即是的去做,確定了這一個心法,就看到願景,就顯現出帝教可大、可久、可遠格局。

  從各宗教傳之久遠的「心法」來舉例:

  一、儒(教):忠恕(仁義)。

  二、佛教:慈悲。

  三、耶教:博愛。

  天帝教在「人間」是從本師世尊首任首席使者開始,在師尊的世壽一百歲,同奮特別感念師尊毀裝下凡救劫救世救人,希望發揚光大,希望傳承下去,走出時間與空間的束縛,突破身與心、人與人、人與天的束縛,所以請求訂為「天赦年」。但是這個必要發揚光大、必要傳承下去的精神與心法是什麼?

  維生首席使者提出:

  一、自赦、人赦、天赦。

  二、寬恕。

  個人淺短的體會則是「犧牲奉獻」、「謹遵天命」,只是「仰之彌高,鑽之彌堅」,不能謹遵天命、犧牲奉獻,則很難落實天赦年崇高的教化理念,所以自赦變成很難,人赦變成很少,天赦轉化成不可得,這其中知與行的距離,就像人與天的距離一樣的遙遠,在「天赦年」的恩典之中,能拉近多少呢?

  對於渴望從黑暗走向光明、從有限回到無限的你我而言,是不是已經準備好迎接「天赦」了呢?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