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中散記 何不打開心窗,同沐天赦?

阿中散記 何不打開心窗,同沐天赦?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195期 » 阿中散記 何不打開心窗,同沐天赦?

鐳力阿道場 呂光證  2000-05-01 10:30

  最近同奮們熱烈討論的話題之一是有關天赦年消業的條件,有些人誤以為三個月內要誦到皇誥五十萬聲,直呼吃不消;也有些人計畫今年辭去工作,專心拼皇誥,等今世甚至累世業障消除了,來年再重新賺錢。當然,也有許多人頗不以為然,認為一個人的業力不可能以數字來衡量,尤其把皇誥當成自己消業解厄的籌碼,實已毀棄了師尊「不為自己設想,不求個人福報」的精神。

 

每日掙扎於苦海中,卻又肩負拯救天下蒼生的重任,平凡的我們不免哀怨地問:「唸誥真的有效嗎?」卻難得一問:「我的心有因誦誥而覺醒了嗎?」

 

  本來同奮們基於不同背景,有各自看待事情的角度,也有各自的立場,因此人言言殊倒不令人意外,只是在此師尊百歲華誕、 上帝恩赦蒼生的年代裡,我們緬懷本教重來人間的史實,感念師尊、師母犧牲到底的慈悲與寬容,我們是否應該深刻地反省,誦誥的意義究竟為何?

  曾經,有一位年紀很大的同奮問我:「光證,我皇誥已經唸了一百萬聲了,我的業到底消了沒有?」我默然無語。

  因為什麼是業?心靈造作之謂業,透過行為表現出來的叫做身業,透過口語表現出來的叫做口業。有的老同奮雖然努力誦誥,但是多年來習性未改,言詞尖酸刻薄,常常搬弄是非,讓人敬而遠之,如此百萬聲皇誥的意義何在?恐怕都流於數字了。試問,百萬聲的慈心哀求尚且未能感化自己那顆犀利的心、偏執的心,口業不斷造作下去,舊業未除,新業再增,再拼百萬又有何益?

  曾經,有一位坤道同奮很想渡她先生皈師,但是怎麼說都渡不進來,有一次她先生感覺不舒服,看診結果疑似癌症,這位同奮心慌之下,每天在家裡廿字真言匾前為先生祈禱,有一天在旁邊看報的先生忍不住了,問她說:「你幹嘛這麼辛苦在磕頭,坐下來休息吧。」同奮聞言,心酸答道:「我是在為你的健康祈禱啊!」先生剎那愣住,感動不已,當下說:「好!我跟你一起祈禱!」於是放下報紙,一起跪下來磕頭。

  有同奮聽了這件事,直接反應:「啊!那位太太是唸了多少聲廿字真言呢?這麼有效!」我又只好默然。

  「要唸多少聲才有效?」「我已經唸了多少聲了,怎麼沒效?」這兩個問題看似相反,其實都是一樣。數字迷障一直是橫亙在山谷的那片白雲,讓我們的心靈永遠尋找不到歸巢啊!於是迷惘終究是迷惘,煩惱始終仍在煩惱,平凡的我們每日掙扎於苦海中,卻又肩負拯救天下蒼生的重任,因此有時不免哀怨地問:「唸誥真的有效嗎?」卻難得一問:「我的心有因唸誥而覺醒嗎?」

 

寶誥諸仙佛大慈大悲、捨己為人的精神被傳承下來了嗎?「大肚能容乾坤中。合掌笑言廉恕忠」的胸懷,在誦誥同奮身上找得到嗎?

 

  曾經,在一場七、八十分鐘「超快」的集體持誦寶誥之後,有同奮對一些「新加入陣容」的同奮說:「你們如果跟不上,就去唸皇誥嘛!」於是唸寶誥變成一場比賽氣長、氣短、快嘴、慢嘴的工夫訓練,強者得勝,劣者淘汰,當場我能說什麼呢?只好繼續默然。

  但可惜的是,這麼辛苦唸下來,為什麼「大肚能容乾坤中。合掌笑言廉恕忠」的包容胸懷不見於這些同奮身上?我請問其故,原來同奮們認為寶誥持誦越快,頭頂氣感越強,心念越易專注,兼之又抵皇誥三千,哈,豈不妙哉?

  原來如此,我想到「金聲鐘。喚起萬物夢」的誥文,萬物之夢除了「數字」外,現在又多了一個「氣感」。往好的方向想,從迷執於數字到迷執於氣感,已經是從「象天」進步到「氣天」,也不能說一無是處了,遺憾的是,真正昊天心法昭示的「無極理天」總是被遺忘,我們總是習慣「以音聲求我,以色相見我」,至於是否「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在亢奮地感應中,則變成永遠寂寞的真理。

  我常想,寶誥諸仙佛聖真祂們無私的精神被傳承下來了嗎?祂們大慈大悲、捨己為人的精神在持誦之人的身上找得到嗎?集體持誦之可貴就在於彼此體貼,彼此關懷,人心一體共感天心,不是嗎?個人習慣的速度、方式、聲調就留待個人持誦時去鍛煉吧,如果在聖潔的殿堂裡都不能為他人著想,何況落到這滾滾紅塵之後?

  因此,最近許多有識同奮要醞釀一種呼籲,呼籲全教同奮重新檢討誦誥救劫的運動,如果說過去二十年本教已經把誦誥的形式成功的融為一種宗教生活,那麼,新的二十年,新的千禧年,新的天赦年,紀念師尊百歲華誕的赦罪年,我們是否要有一新的作法、新的主張、新的自覺?

 

在「心」的千年伊始,要把誦誥精神落實在生活上,在行為舉止裡,在你我同奮的相知相惜中,因為,「心有所感」才能無怨無悔,才能自覺省懺。

 

  毫無疑問地,我們真要有心的作法、心的主張、心的自覺,我們呼籲,要把誦誥的精神落實在生活上,在紅塵裡,在行為舉止上,在嘴角動口處,在你我同奮的相知相惜中。

  我們呼籲,誦誥救劫真正的威力,來自同奮內心的洞開,來自同奮心靈自覺的甦醒,唯有深刻反省,才能將聲聲皇誥化為道道金光,唯有返光自照,才能沐浴在 上帝恩赦之中。

  有一次我請教一位樞機,為什麼人要與 上帝相通只能靠心靈感動呢?難道 上帝整天等著被感動嗎?樞機答得真切極了:

  「人與人相處,如果希望對方幫忙,你能用什麼方法?可以用利益交換,可以用威脅利誘,可以用誠意感動,對不對?」

  我同意,樞機接著說:「但是你今天希望 上帝幫忙你, 上帝不需要利益,也沒有可以威脅的,你還能用什麼方法呢?」

  「只有靠感動了。」我答道,

  「也只有靠誠意感動建立的關係,才是真正永恆的、可靠的聯繫。」樞機如是結語。

  所以我懂了,「心有所感」才能無怨無悔,才能永不止息,才能自覺省懺。

  「心有所感」才是祈禱真正力量的所在。

  但這是多麼不容易啊!有許多同奮累了、倦了,他們說:「從十幾年以前開始,師尊每次都強調今年是台灣的關鍵年,每年都是關鍵年,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其實,師尊不是不知道同奮的累,不是不知道同奮們要忙於工作、家庭,還要每天來教院誦誥的苦處,但是三期末劫是人間幾千年來的總清,氣運瞬息萬變,非同小可,師尊曾說:「除了唸皇誥還有什麼辦法?」為了鼓勵同奮唸誥,師尊也不得不透露其中奧妙,老人家曾指出:「大家想想看,你們唸誥的功德多大啊!如果當時美國與蘇聯核子戰爭爆發,你們看看,要死多少人,人類不得了了,現在你們唸誥把核戰浩劫化化化,這功德有多大!救了多少人啊!」

  但是再堅強的人也無奈了,兩岸危機興起後,取代了美蘇核戰浩劫,卻更直接衝擊台灣本島之生命安全,同奮累了、倦了,再唸也是這一批人,再唸也是一波來一波去,師尊考慮肉身已油盡燈枯的他,該如何激勵同奮持續唸誥奮鬥,為兩岸子孫保留一線生機呢?於是他老人家決定不如歸去罷,回到太虛大空世界,直接從無形運化,尚有可為。

  同奮們,今年我們紀念師尊百歲華誕,豈可不知老人家用心之良苦。

 

心靈滋潤的甘甜永不嫌多,靈覺甦醒的智慧不正是解脫大道。想一想,您的疲憊、倦怠、反彈從何而起?您的壓力、負擔、厭煩從何而來?

 

  所以,在「心」的千年伊始,在天赦年啟建之際,我們要呼籲,誦誥絕不是一種負擔、一種壓力,絕不是難以承受之重,但是如果我們執迷於數字、感應與功德,在看似耀眼的成績之後,仍是空虛、迷惘、閉塞的心。沒有回歸心靈共鳴的祈禱,唸誥永遠只是歌唱,只是運動,只是形式,當繁華落幕、喧鬧寂靜之後,抱怨與質疑必將接踵而來,唸誥有沒有效的老話題又將再度激化。

  我們更要呼籲,已經不想來唸誥的同奮們,當您看到此文時,不妨想一想,您的疲憊、倦怠、反彈從何而起?您的壓力、負擔、厭煩從何而來?心靈滋潤的甘甜永遠不會嫌多吧!靈覺甦醒的智慧不正是解脫大道!天赦年最大的意義在於諸天神媒專案護持,使得被累世宿業、家業、共業纏身的我們,能在深刻省懺的自覺中,在聲聲願願的感動裡,撥雲見日,花開長春,活出圓滿生命。

  同奮們,當下一個千年來臨,你我都不復存在這地球上。

  當遍佈各星球的後代同奮們要迎接第二個天赦年時,讓他們恭敬且感恩地朗誦教史,來紀念第一個天赦年充滿自覺、寬恕與感恩的啟建吧。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