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雙修/情牽五十載 莫逆於心

夫妻雙修/情牽五十載 莫逆於心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13期 » 夫妻雙修/情牽五十載 莫逆於心

趙敏柔  2001-11-01 12:25

光典開導師‧敏籟的天人雙修路

光典開導師的一生,
交織出來的是夫婦之間的至情至性,
是敏籟為了開導師的病情,不惜跪求師尊,
一步步牽引無神論的他,走入帝教;
是開導師為了成就愛妻以音樂感化人心的宏願,
甘於負起全部家務,督導兒女,
那份結合在音樂中的相知相契,
即使是天人永隔了,
仍然那樣鮮活動人。

看到師尊 莫名請求當弟子

  「光典開導師是一個無神論者,個性固執,心思卻細膩,是一個文質彬彬正直的人」,其妻敏籟同奮如此描述著。憶起當初為了渡化他進入天帝教,可真是費盡千辛萬苦,得來卻又那麼自然神奇─與光典一家原為舊識的敏教同奮,因生病接受光贊同奮的診療進而皈師,間接也促成敏籟接上這份道緣,在光贊處並印證了婆婆(普陀寺住持)及小姑所說的「桂璋有危險」,敏籟深知開導師長期以來風濕性心臟病的嚴重性,急欲渡他進入帝門,奈何無神論的他遲遲不肯。

  七十五年某日,光典心血來潮表示想去天極行宮,湊巧光南同奮在,並帶領他夫婦二人面見師尊,師尊慈祥的對著敏籟笑笑,敏籟一怔(因為傳說師尊對同奮笑,這位同奮大概活不過三天),心中不禁擔憂起來。而原本帶著一探究竟的光典,在師尊一句:「老弟你有什麼指教啊?」竟莫名的脫口而出:「我有沒有這個榮幸當你的學生呢?」師尊又說:「你心裡有什麼疑問啊?」直性子的光典問:「宗教為什麼會有國旗、還有孫中山、蔣中正的像呢?」師尊當場一拍桌子,把旁邊的人都嚇了一大跳,以為師尊生氣了,結果師尊說:「問得好,從來沒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沒有國哪會有家呢?你就從廿字真言裡選二個字,並持誦三萬聲皇誥,參加這一期靜坐班吧!」就這樣什麼都不懂就莫名其妙的皈師了。

  難怪事後光典有一種被騙進來的感覺,但似乎又是自己跟師尊要求來的,所以四個月靜坐班期間,一直想找師尊的毛病與缺點,偏偏敏籟總是心向著師尊,因而倆人常為了師尊而吵,最後透過數次無形顯化於敏籟的天人炁功,讓開導師大開眼界,不得不逐漸信服。

顯化多得讓他不得不信服

  好友光復國小林昭順校長重病住院,光典央求敏籟前往救治,親眼目睹在炁功療理下,十五分鐘後校長竟自己拔掉呼吸器,並開口讚嘆聞到一股清香,隔日再去,老友已能自行起身坐在床上。

  有一次夫婦二人由菲律賓回程台灣,機上有一位廖小姐,曾被警告過她有劫難不能出遠門,果然就在飛機抵達台北前廿分鐘,突然休克,幸好敏籟為其炁療才甦醒,救回一命。

  光典公司會計小姐的父親因得癌症,非常痛苦,也是在療理後得到紓解,數日後光典要敏籟再去,但敏籟直覺不宜故而婉拒,不久對方即回天乏術。

  大兒子普發、次子普範欲往加拿大、西雅圖進修之前,蒙師尊親書二幅「天人親和」匾,夫婦二人特地前往鐳力阿致謝,路程中開導師又嘀咕著:「老師有那麼多侍從,明明是在享受……。」霎那間前窗突然應聲破裂,敏籟只好撐起雨傘擋雨,就這樣一路到了阿中,師尊和藹可親的對著光典說:「光典你來看看,我沒有在享受,我只是偶爾喝點清涼的綠豆、蓮子湯而已。」

  敏籟相信種種的顯化,都是為了點化開導師,更感恩師尊幫光典延壽了十二年,這份師徒深深的道緣,敏籟永銘心中。師尊於第二期師資班徵召光典,原本欲指派他為巡迴開導師,但出關後才知閉關期間有一位員工挪捲巨額公款,而開導師的身體狀況也令敏籟隱憂,只好跪求師尊幫忙,能從巡迴轉任專職開導師,讓他天命換人命,並延後兩年上任,讓開導師處理人道上的債務問題。

  兩年後開導師履任於南投縣初院,任期中忍受身體的不適,一週三天來往於台中、南投,並深入南投各鄉鎮弘教,爾後再調任彰化縣初院擔任宏教、傳道使者團秘書、天人圖書館館長等職。

  人間奮鬥三分、天上自然加持七分,陷入債務困境的他們,雖無現金,但開導師經商期間曾購置多筆不動產,因敏籟的虔誠祈禱,總會適時出現貴人相助,在房地產低迷之際,還能脫手賣出減輕壓力。

  陳緒賡醫師,於參加靜坐班期間,因敏籟教唱教歌,僅有數面之緣,當光贊告訴他敏籟的困境時,竟義無反顧的居中介紹其胞姊陳綉齡(民視的製作人)以伍佰萬買下敏籟一間房子,隔年緒賡又撥了一百萬、其姊撥二百萬幫助敏籟,這分恩情讓敏籟銘感五內,於是把自己名下的某公司股份轉讓他們。爾後緒賡亦不時關懷著是否需要再幫忙?尤其是陳女士完全不認識她,卻能這樣雪中送炭,敏籟深深感懷!

  開導師在加拿大、西雅圖各投資有土地及房屋,原本也有重重難題,亦是透過敏籟虔誠持誦北斗徵祥真經,而順利解決!

在他心中 妻子的手是彈琴用的

  在天道上或許有身體的侷限性難以發揮,但光典全心全意支持敏籟以音樂感化人心的宏願,除了於走入帝教後成立了天聲合唱團,並創立台中瓊音媽媽合唱團,為有志音樂者共組藝術團體,經常巡迴演出,深獲好評,而開導師最引以為傲的是公元二000年世運還代表台灣到雪梨歌劇院參加演出。

  開導師了解敏籟對音樂的投入、忙碌,毅然肩負起人道的責任,督導三子一女接受良好之高等教育,長子普發獲得二個碩士學位,並考上愛樂交響樂團擔任第二小提琴手,目前於德國公司任業務經理一職。次子普範畢業於加拿大藝術系,現推動環保工作。三子普皎則完成淡江管理碩士學位後,學以致用,擔任菩提養老院院長。師尊賜道名:「願上帝『眷』顧你們」的么女淑眷,獲約翰霍普斯金 大學附設學院琵琶豎琴、演奏家雙碩士,現在是中國醫藥學院的講師。

  訪問當天敏籟帶我們到家裡,各樓層逐一介紹,開導師房間、靜參室、廚房等,看著那井然有序的擺設,包括抽屜的小東西都是放得整整齊齊,很難想像如此一個個性率直又有點固執的開導師,是如此的細膩,又甘於負起全部的家務,一個大男人穿梭於傳統市場,手提著菜籃晃啊晃的一點都不以為忤,因為在開導師的心裡,敏籟那雙手是彈琴用的,他不要敏籟做家事,即使被開玩笑:「你是怕老婆!」他亦能坦然的回答:「我不是怕老婆,是我老婆不怕我。」即使在生病的後期,夜晚輾轉難眠時,開導師便坐在餐廳的椅子上等天亮,一聽到家人起床的聲音,就忙著準備早餐,調理敏籟喜歡的咖啡、蘋果、蛋等食物。

  這樣扶持大半輩子的伴侶,敏籟頓失所依,難過的訴說著開導師的點滴:「家裡、事業都是他在打理,開導師真的很好,什麼都為我想,都是他煮飯給我吃,我沒有煮過一頓好吃的給他,現在……唉!不管他生病沒生病都好,就算要照顧他也沒關係,只要他在家裡就好」,「到現在每天看著開導師的相片還是會哭」,「每天早晨,都是開導師播放舒伯特鱒魚四重奏,由小聲轉而漸大聲,在這種音樂聲中叫我起床」,「他生性節儉,對小孩的音樂教育,卻非常捨得,一部一百多萬的豎琴、七十幾萬的鋼琴,就這麼大方的愛護、栽培孩子」,「對岳母極為孝順,岳母生病時,還推著老人家去公園散心」,「我與開導師是心靈上的結合,對音樂一致的默契」,這正是彼此相知相惜的夫妻寫照!

打開燈 他回來時比較亮

  開導師於身體狀況惡化時,曾告訴前往醫院探望他的敏隱同奮說,死的時候不要回到家裡,因為怕家人難過。但在敏籟的執意下,七月廿三日,開導師在大雨中回到家,於安詳中回歸自然。聖訓下來說開導師和師尊師母回到了清虛妙境,敏籟還半信半疑的,第二張聖訓,則說開導師任意妄為的回到家裡,讓無形作業大費周章,敏籟終於相信,因為那就是開導師的行為,他整個心都放在敏籟與孩子身上,所以敏籟說:「夫妻感情太好也不好。」彼此割捨不下的那份情義,又豈是短時間能釋懷,但她相信,世緣雖盡,然只要跟著師尊救劫的腳步,他日必能再續道緣!

  開導師的牌位奉於家中頂樓神明廳,敏籟介紹前面陽台是開導師生病時常坐的地方,不禁唏噓景物依舊,而故人已不在,為了報導開導師生平,就由我代表上香與開導師親和,臨走前敏籟順手關好落地門,還打開陽台的燈,因為:「打開燈,他來的時候,比較亮。」一句話道盡夫婦之間那份即使天人兩隔亦難捨,而又交織著希望開導師於無形好好修煉,不要掛念家裡的矛盾掙扎中,內心的澎湃是結褵五十多年累積的深情啊!

  遵從開導師的遺願,敏籟拂逆了母親要以佛教儀式為生前對她極為孝順的女婿盡一份心,而以天帝教的飾終大典,輔以音樂感懷的方式追思,這對開導師畢生奉獻音樂的理念,是何等的意義啊!八月五日,飾終典禮的隆重、莊嚴、順利,偏勞了緒岱總幹事策劃執行,還有光喜副總幹事、光文等人,敏堅掌教及各開導師、教長、天聲合唱團、瓊音媽媽合唱團所有團員,全力幫忙,更感恩師尊師母的眷顧,爾後敏籟希望能持續秉持音樂淨化人心的方式,行使她自己的願力及天命,讓開導師在無形也能放下記掛她的心,安心養靈修煉。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