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與溝通

了解與溝通

首頁 » 天帝教教訊第242期 » 了解與溝通

林月開  2004-04-01 09:55

來到大陸讀書,切身與大陸及香港同學接觸,在我們把觀點還原到對中華民族的單純感情時,才恍然發現,原來彼此的差異並不大,我們有著共同的語言和文字,讓大家的感情順利的溝通與了解。在這當中,我們試著打破自己的侷限,不再把關注的焦點,集中在怎樣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權益,而願意以真心、以更長遠更寬廣的目光,注意到對方缺少什麼,該如何幫助對方成長。也相信唯有這樣從小處做起,始終不放棄,中國人長久的和平與燦爛的未來,終究會有實現與到來的希望。

彼此不信任 造成決裂鴻溝

  二○○四年台灣總統大選完後,三月二十二日禮拜一我在北京電影學院上課時,教授和同學們討論起台灣的政治,藍綠不同陣營的學生立刻針對藍軍是否該靜坐抗議而吵起來。綠派的同學當場生氣的反應:台灣同學怎能聯合大陸老師,來攻擊我對台灣未來發展的觀點呢?我們都是台灣人,是台灣養育我們長大的,不能忘記台灣的恩情,台灣問題不關大陸的事。這句話說出來,整個課堂一下沉寂下來。

  這個事件,讓我特別感受到不管是台灣同學之間,或是台灣與大陸之間,那種不相信對方會再有善意的感情決裂,因為這份決裂,我們也就拒絕了彼此的了解與溝通,與共同尋求更好解決方法的努力。這個在課堂上發生的極小事件,具體而微地反應出目前台海兩岸甚至台灣內部的中華人民之間,真實存在著不能溝通的巨大鴻溝。

  這讓我不斷反覆思考,為什麼我們會陷入這樣一種無法了解不能溝通的狀態呢?我們犯了哪些思考上的錯誤和盲點?在彼此都不信任,而無法溝通的狀態中,怎樣才能和平解決中華民族未來發展的問題呢?

善意互動 讓感情有了更多交流

  因為禮拜一的經驗,大家都避免碰觸台灣大選這個敏感的話題。然而到了禮拜五八點一早的課,老師睡過頭沒到,班上同學又在課堂上談起台灣目前的政治情況,香港學生以不太標準的國語唱大陸義勇軍進行曲,中間一段歌詞應該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被迫發出最後的吼聲。」她唱成「『中華民國』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大陸同學笑成一片,大喊:怎麼義勇軍進行曲中會出現中華民國?我們就開玩笑的說:沒錯,現在真是中華民國在最危險的時刻,每個人被迫著要發出最後的吼聲。

  接下來幾個台灣同學推我唱中華民國的國歌,我正經的唱了幾次,都因為音調不準,自己笑場,我急的說: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從來沒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上,唱中華民國的國歌,我一定要把它唱完。一位台灣同學在黑板上抄上國歌的歌詞,同學在底下說:妳唱呀,就是要聽妳唱的呀。我看到,大陸同學在桌子底下悄悄的抄下:「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的國歌歌詞。

  早上的溝通,讓同學對彼此的感情,有了更多了解及善意的回應。晚上大家就約好一起吃飯,並偷進學校宿舍看鳳凰衛視有關台灣的新聞。電視上播放著台灣人民對於選舉不公的抗爭畫面,螢幕標題聳動的寫著:流血暴動。下面字幕走馬燈不斷轉著:國台辦發表聲明,台灣目前的情況如果危及台灣人民的生存安全,中央不會坐視不管。

  幾個同學看到台灣的情況,當場就流下眼淚,大家都擔心台灣發生動亂,擔心兩岸發生戰爭,也關心在台灣朋友親人的生活狀態,並擔憂能不能平平安安的把三年的書唸完。以前討論到台灣獨立問題,大陸同學一定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獨立,不計任何代價都要打。那一天幾個大陸同學看到我們對台灣憂心忡忡的反應,反而不斷安慰我們:別擔心,絕對不會有戰爭的。有同學更表示:不管台灣獨立與否,都不要動武,有問題大家繼續談,維持兩岸和平才是中國目前最重要的政治問題。

大陸與台灣 在生活上早已互通

  因為這一份共同對台灣關心的感情,讓同學們欲罷不能的深入了解台灣想獨立的各項歷史、地理、人民心理因素,並從大陸的歷史與目前政治、社會以及國際關係的各項問題,談及為何大陸不能放棄對台灣武力威脅的種種原因?以及兩岸發生戰爭後,對於大陸及台灣會產生何種傷害?並討論如果台灣不放棄獨立,大陸是否有可能退一步,放棄對台灣的武力威脅?

  這個晚上的談話,讓我特別感動。我想不只是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士,才不會出賣台灣,才有與台灣同生死共存亡的深厚感情吧。我們這些來大陸讀書的學生,總統大選前,到處聯絡,大家都希望在能力範圍內,付出自己的時間和金錢,回台參與大選的投票活動。選後台灣情況混亂,更多同學憂心的想放下學業,拿著攝影機及照相機,以自己的所學回去了解及記錄台灣這一路走來的變化過程,這是對台灣的感情。

  寒假到台灣參訪的大陸老師,感覺台灣處處保留中華文化,有一種相當熟悉親切的感覺,真心的希望台灣這個寶島能有更好的發展。大陸同學每天看新聞,了解台灣的各項消息,他們唱台灣的流行歌曲,喜歡吳宗憲等綜藝人物,開心的參加蔡琴演唱會,全場在台灣的話劇表演上痛哭流涕,這也是他們與台灣互通的自然感情。

  我到東北的吉林,在下雪冰凍的湖上和當地的民工一邊砌著冰雕迷宮的牆;一邊談著台灣的情況,大家開心的笑著,在那麼遙遠的地方,對於這些每個月只賺台幣一、兩千元的大陸人民而言,我也感受到他們對台灣的關心與感情。

在溝通中 我們超越侷限關懷彼此

  來到大陸讀書,讓我以一種不同的感受來看台灣問題。這個變化在於,在切身與大陸及香港同學的接觸過程中,對於彼此的社會及思想,難免有不同程度的誤解及扭曲,然而在還原到願意對中華民族的人民付出感情的這個共同點上,才恍然發現原來彼此的差異並不大,我們還是可以使用共同的語言和文字,讓大家的感情順利溝通。

  也在願意了解及溝通的過程中,開闊了彼此狹隘及短缺不足的想法;在溝通中,看到大家的缺點與優點,更看到彼此的努力與成長;在溝通中,讓我們超越表象,看到背後複雜的歷史地理各項原因;在溝通中,因為更深入的了解,我們願意付出更多的感情,希望對方各項政治、社會及經濟情況都能有更好的發展;在溝通中,我們看到更多的共同點,更多的感情與善意,以及更多大家可以共同合作發展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在付出感情的溝通狀態中,讓我們能夠打破自己的侷限,不再把關注的焦點,只是集中注視著怎樣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權益,而願意放下彼此利益的衝突,以更長遠更寬廣的眼光注意到對方缺少什麼,並且真心的付出自己的力量來幫助對方。在這樣一種想法下,對不同地區社會與人民的關心和善意,自然湧現出來。也因為有這一份共同對中華民族人民的感情,與願意了解溝通及付出的誠懇,也才能夠讓我們相信,中國人長久的和平與燦爛輝煌的未來,在我們不放棄的努力下,終究還是有實現與到來的希望。(作者目前就讀於北京電影學院)

您可能也會喜歡…